? “五毛食品”入侵農村地區 “辣條群體”健康堪憂_金羊網新聞

“五毛食品”入侵農村地區 “辣條群體”健康堪憂

來源︰工人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3-23 09:43

3月18日10時,河北張家口西河營鎮的紅旗小學小賣部內,孩子們在爭相購買一款辣條,其外包裝上的生產日期印得模糊不清,包裝也粗糙劣質,有些零食甚至沒有任何產品信息。

“辣條”,如今成了課間飯後流行于農村兒童間零食的代名詞。以辣條為代表,單價在五毛到1元的各類膨化食品、糖果被媒體稱為“五毛零食”,而酷愛吃辣條的消費者被稱為“辣條群體”。目前“五毛零食”正在包圍著農村校園,侵擾著成長中的農村兒童。

目前我國農村兒童有1.4億人,留守兒童有902萬人,一包包“五毛零食”在他們中流行,除了暴露出農村地區食品安全監管存在真空地帶外,更折射出農村地區在食育知識和意識上的普遍缺乏。

“五毛零食”包圍農村兒童

“滿客家”“宴遇”“酸π”……《工人日報》記者在紅旗小學這個不到10平方米的小賣部櫃台上看到堆放約幾十種花花綠綠的小零食。不到1分鐘這里已擠滿了孩子。“每天都吃很多辣條沒感覺到影響健康,一想到那個味道,我口水都流出來了。”一個三年級的學生邊買辣條邊跟記者說。

“這個牌子的辣條賣得很好,孩子們很喜歡吃。”據店主介紹,一款定價1元的大包辣條十分暢銷,每天可賣出20多包。但就是這種“暢銷”食品,外包裝上的生產日期卻印得模糊不清,無法識別。除了包裝不合格,有些散裝棒棒糖上沒有任何產品信息。

記者走訪鎮上其他學校和居民小區附近的十多家小賣部發現,其所賣多是這類生產信息不全、包裝不合格的辣條、香干、鹵蛋、糖果、膨化食品。

一家小賣部店主告訴記者,一元以內的糖賣得最好。“小孩子沒錢,家里給的零花錢平均每天也就一兩元。”紅旗小學的一名陳姓老師介紹說,“當地平均工資水平在3000元左右,家長花在孩子身上的零花錢水平不會太高。”

“五毛食品”入侵農村地區,其實早已有人關注。

從2013年開始,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彭亞拉團隊歷時3年調查了江西、河南、河北、四川、山西以及北京周邊的12所農村學校和2所流動兒童學校發現,與大多數城市孩子相比,在吃什麼才健康的問題上,我國一些貧困地區的農村兒童,特別是留守兒童和流動兒童面臨著嚴峻形勢。

調查團隊發現,農村學校周邊出售的許多小零食,生產廠家地址、電話等信息虛假比例達30%。這些劣質零食正在農村地區兒童間流行,佔據了他們食物攝入的很大比例。在被調查的孩子中,經常吃零食的佔73%,有些孩子甚至一天能吃三四包辣條,還有不少孩子把零食當正餐。

“辣條群體”形成的多重因素

以張家口市為例,記者調查發現,除了農村,一些城鄉結合部和集鎮也不同程度存在上述現象。而從農村到城市,隨著學校和居民聚居點附近大型連鎖生活超市分布的逐漸密集,銷售劣質食品的小賣部數量則出現下降趨勢。

“我家孩子一般很少吃那些劣質零食。一是附近大超市沒有賣,二是我們都在嚴格控制孩子吃零食的量。”在北京一家文化出版機構工作的周女士告訴記者,在飲食特別是孩子的零食方面,她很謹慎。

“五毛零食”為何能入侵農村,農村地區和貧困地區消費者為何鐘愛“辣條”?

記者采訪發現,農村地區食品安全監管缺位是其成為劣質食品泛濫之地的主因。“沒人管,小賣部從成本考慮就進那些低價劣質的零食了。”陳老師說。

而長期從事農村研究的社會學者呂盼博在接受《工人日報》記者采訪時認為,劣質零食在農村地區流行,除農村消費水平低、監管不夠等因素外,背後還有更深刻的社會文化因素。“零食雖然只是單一的飲食差異,其背後卻是基于經濟能力差異的受教育水平差異、認知能力的差異。由于父輩或者隔代監護的祖輩受教育水平低,他們對食物營養與食品安全認知存在盲區。”

呂盼博的觀點在農村家長身上得到印證。孩子在江西農村老家上小學的呂先生告訴記者,平時打工不在家,過年回家會帶很多孩子愛吃的零食,“我也覺得辣條挺好吃的,孩子想吃就買,能有什麼問題,但孩子不愛吃飯了還是挺頭疼的。”

彭亞拉的調研也發現,貧困地區的經濟條件改善了,但孩子的身體質量指數的合格率並不會提高。她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我們在山西和湖南的調研發現,原以為經濟條件好了以後,營養不良的孩子就變成了身體健康的孩子,實際情況卻是變成了超重和肥胖的孩子。所以經濟條件的改善不一定能夠改善孩子的營養狀況和健康狀況,我們還需要教育。”

加強監管更要開展食育

農村地區劣質零食橫行,威脅農村兒童飲食健康,而這些零食卻很難流入城市。對此,有專家認為要讓問題食品在農村無處藏身,必須從源頭治理,加強生產和流通環節的監管。

2016年底,國務院食品安全辦、公安部、農業部、國家工商總局、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五部門聯合開展農村食品安全治理專項督查,要求完善農村食品生產經營全鏈條監管,形成全方位、全環節、全覆蓋的農村食品安全治理長效機制。

而記者在所走訪的農村、鄉鎮發現,農村食育知識普遍缺乏,家長說不清、學校道不明、孩子不在意,也是除食品安全外,讓劣質零食橫行的重要原因。因此,需要加強宣傳教育,提高農村地區的食品安全意識。

在“2016中國食育高峰論壇”上,彭亞拉建議,把膳食營養與食品安全教育嵌入到國家“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中,提高孩子們的健康水平。

編輯︰龐詩彥
對《“五毛食品”入侵農村地區 “辣條群體”健康堪憂》表態
對《“五毛食品”入侵農村地區 “辣條群體”健康堪憂》發表評論

要聞 社會 娛樂 生活 文化

新聞熱詞

全國兩會 百名企業家建言2016兩會

機器人秘書讀兩會 中超揭幕戰

供給側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魚

奧斯卡頒獎典禮 小李奪奧斯卡獎

 

新聞排行

工人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