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水貝村事件”看網絡謠言傳播鏈_金羊網新聞

“深圳水貝村事件”看網絡謠言傳播鏈

來源︰金羊網 作者︰陳東明 郭丹萍 發表時間︰2016-11-16 18:12

10月23日,“深圳水貝村拆遷每戶賠2億”的傳言在朋友圈不脛而走。隨後,圍繞這則傳言真假性的討論,在網絡中不斷發酵,很多媒體紛紛充當起闢謠的角色,但謠言仍在擴散、甚至變著花樣傳播。直到26日,深圳市寶安公安分局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了“深圳某知名公眾號小編因造謠被抓”的情況通報後,針對這則傳言真假性的討論才正式告一段落。

網絡輿情方面,網友在為“政府辦事效率高”點贊的同時,還針對“造謠者被拘留五天”、“深圳水貝村拆遷每戶賠2億”的內容分別指出︰造謠者的處罰程度小,造成違法成本太低;譴責造謠者擾亂人心,社會太過浮躁,應該把心放在自己的工作上。與以往謠言出來時,媒體或多或少起到擴散謠言的角色不同,這次“深圳水貝村拆遷每戶賠2億元”的消息傳播出來後,很多媒體紛紛在第一時間出來闢謠,但這種闢謠卻被少部分網友質疑,甚至把它當作是證實“這則傳言是真”的證據。

【輿情傳播熱度】

根據羊城晚報智慧信息研究中心監測數據,自2016年10月23日零時開始至2016年11月16日,有關#深圳水貝村#這一話題引發的輿情共計條,其中新聞4392篇,論壇931篇,博客41篇,微信2498篇。微博原文及轉發3689條。

百度指數的顯示,10月24日至10月25日期間,有關“深圳水貝村”一詞的搜索指數頗為強烈,直到10月26日,關于深圳水貝村的搜索才逐漸下降並漸趨平衡。而相對的,“深圳水貝村”的媒體指數在10月25日至10月26日期間,達到高峰。筆者認為,這是因為10月26日23時09分,深圳市寶安公安分局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了“深圳某知名公眾號小編因造謠被抓”的情況通報,“深圳水貝村拆遷每戶賠2億”的謠言正式告一段落。

此外,10月27日,以“拆遷每家獲賠2億”為關鍵詞的話題討論,上了微博實時熱搜榜。

【網友評論】

“深圳水貝村拆遷每戶賠2億”的謠言自23日擴散以來,引起很多網友的關注。其中,有關“造謠者的懲罰程度”的內容,一度成為網友熱議的對象。在人人都是傳播者的網絡時代,任何人都可以通過網絡進行消息傳播。然而,網絡是把雙刃劍,在傳播正能量的同時,謠言借助網絡也在不斷滋長,這不僅讓“被造謠者”身處輿論的中心,對社會也造成極其不好的影響,但造謠者受懲罰的程度卻往往不能與造謠帶來的危害成正比。筆者認為,深圳水貝村這件事剛好觸踫到這個痛點,所以才會引發網絡輿論,成為網友討論的焦點。

造謠成本太低?

10月26日,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的通報中,對三名散布謠言的違法嫌疑人依法行政拘留5天。但針對這個處罰結果,網友卻紛紛有話說。27日,人民日報的官方微信公眾號推送的《深圳水貝村火了!村民每家拆遷補償最低近2億?真相是...》的文章中,下面的網友留言,點贊數排在前兩名的都稱“造謠成本過低”。

(微信截圖)

近幾年,名人“被死亡”的消息時有發生,例如六小齡童、閆肅等,被真人“打臉”後,散布謠言的人出來道歉之外,並沒有受到其他過多的處罰,甚至還為自己在微博等自媒體平台上贏得關注。

從2009年微博正式對外開放,到2011年微信推出,經過這幾年的沉澱,微博、微信形成“雙微”聯動平台,很多網友都利用“雙微”平台表達自己的觀點。但在虛擬的網絡里,由于真實信息可以隱藏,這個本對網民隱私起到保障作用的特點,卻同時存在弊端︰它成為很多人編造、散布、傳播謠言的“保護殼”。

其實,這幾年,國家針對網絡誹謗、謠言等都有采取一些相關的法律措施。2013年9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檢察院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釋公布,其中,利用信息網絡誹謗他人,同一誹謗信息實際被點擊、瀏覽次數達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轉發次數達到500次以上的,可構成誹謗罪,9月10日正式實施。

2015年8月29日,刑法修正案(九)正式通過,傳播網絡謠言入刑,修正案于2015年11月1日正式實施。

除此,于今年10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關于辦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審查判斷電子數據若干問題的規定》明確,微博、朋友圈等網絡平台發布的信息可作為電子數據,有權被法院、檢察院和公安機關依法收集、調取。

房價的提高是謠言炒出來的?

國慶期間,“廣州楊箕村擺1500桌酒席賀萬名村民回遷,村民坐擁800萬CBD豪宅”的新聞一度引發“奮斗一族”的不滿。

“廣州楊箕村村民坐擁800萬CBD豪宅”事件網絡評論(微博截圖)

然而,不到20天的時間,“深圳水貝村拆遷每戶賠2億”消息的傳出,網友們這下坐不住了,有網友稱︰“官二代,富二代,現在又多了一個拆二代。”微信網友“李子”更是直呼︰“深圳房價的虛高,就是被這些家伙(指散播謠言的人)炒起來的,應該趕緊降火,幫助更多有熱心有熱情的創業人才,能呆在深圳,使得居者有其屋,而不是整天浮躁的擔心房價的漲跌。”

謠言傳播開之後,廣州日報等多家媒體開始出來闢謠,隨後,深圳市政府新聞辦的官方微博和一些深圳媒體均跟進闢謠。廣州日報記者采寫的出自水貝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興祥的那話“沒有一戶居民接受現金補償,全部村民選擇的都是回遷”成為媒體闢謠報道的核心信息源。直到26日,三名散布謠言的違法嫌疑人被依法行政拘留5天,事件正式告一段落。

“闢謠”成“謠言”實錘?

深圳水貝村這次事件的謠言一開始是從朋友圈傳出來的,後來經媒體、政府機構進行闢謠。但卻引來部分網友的懷疑,微博網友“椰子_殼”稱︰“一開始看到網上傳的,還不信,現在闢謠了,我就信了。”這種將“闢謠”當成“謠言”實錘的觀點還獲得不少網友的點贊。對此,有網友直接回應︰“我最近發現很多人願意去相信謠言,致使有人劈謠也不信。”

【媒體觀點】

對于以盈利為目的的造謠營銷號,要及時追責,處罰到位,不能任其逍“謠”法外。只有當造謠公號在權衡造謠的風險與成本後,覺得成本大于收益,造謠無利可圖甚至“太不劃算”時,才能有效地起到震懾作用。(華聲在線)

【點評】

“深圳水貝村事件”讓我們看到網絡謠言的傳播鏈條,以及網友、政府、媒體在當中可能扮演的角色。筆者認為,網絡存在的一天,網絡謠言就無法避免,但我們可以在將網絡謠言降到最低值,筆者有以下幾點建議︰

一、在人人都是傳播者的互聯網時代,一方面,網友應該加強自己識別謠言的能力,另一方面,在進行自媒體傳播時,任何時候都不要為了某種目的去編造謠言,因為“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有可能成為呈堂供證”。

二、政府在處理社會熱點關注話題時,應全面考慮,一開始就要掐斷謠言的源頭,不要讓造謠者有機可乘。例如拆遷補償,作為備受社會熱點關注的問題,一旦處理不好,會讓很多網友有鑽空子編造謠言的機會。

三、媒體應增強自己的威信力。從這次“深圳水貝村事件”網友的評論中可以看出,雖然媒體在這次事件中充當的是闢謠的角色,但其闢謠反倒讓部分網友當做謠言的實錘,可見,網友對媒體的信任度並不是特別高。作為內容的“把關者”,媒體應該充分認識到自己的角色擔當,爭做謠言的“終結者”、“破解者”,而不應是“生產者”、“傳播者”。四、互聯網時代,雖然國家針對網絡謠言等出台了一系列相關法律法規,但仍然有局限性,例如在刑法修正案(九)中,只將在信息網絡上編造虛假的險情、疫情、災情、警情這四種謠言行為,以及明知是這些謠言而傳播的行為列入刑法。因此,針對網絡這個領域,法律還需要不斷完善,同時,網絡自媒體正處在激烈競爭的階段,作為自媒體人,應該更加拘束自己,不要試圖鑽法律的漏洞,以身試法。

(羊城晚報智慧信息研究中心)

編輯︰李慧詩

對《“深圳水貝村事件”看網絡謠言傳播鏈》表態
對《“深圳水貝村事件”看網絡謠言傳播鏈》發表評論

要聞 社會 娛樂 生活 文化

新聞熱詞

全國兩會 百名企業家建言2016兩會

機器人秘書讀兩會 中超揭幕戰

供給側改革 史上最萌美人魚

奧斯卡頒獎典禮 小李奪奧斯卡獎

 

新聞排行

金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