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首例涉土壤修復民事公益訴訟案成功“調解”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8-02-14 07:36

金羊網訊 記者董柳報道︰記者13日從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獲悉,近日,廣州市人民檢察院訴被告陳某興、陳某根、鐘某光環境污染民事公益訴訟案最終通過“調解”方式落下帷幕,公益訴訟人與被告就污染地塊的土壤修復問題達成調解協議。該案是珠三角地區首例以調解方式結案涉土壤修復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

2012年1月18日,被告鐘某光將某潤滑油廠的部分場地出租給被告陳某興、陳某根等人使用,被告陳某興及陳某根在環保設備未經驗收、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對回收的廢液壓油進行精制提煉,後將提煉出的基礎油、齒輪油銷售獲利。2014年8月29日,某潤滑油廠被罰款10萬元。2015年5月21日,環保部門在執法檢查時,發現被告陳某興、陳某根並未停產。

2015年5月26日,廣州市開發區環境檢測站到某潤滑油廠進行執法監測,並對陳某興和陳某根工場儲罐內的原料進行采樣取證。

2015年7月15日,原廣州市公安局蘿崗區分局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大隊會同原廣州市蘿崗區環境保護和城市管理局到某潤滑油廠進行調查,當場在陳某興和陳某根工場查獲廢液壓油242桶(170公斤桶)、基礎油5罐(內容物共重約30噸)及便攜式發電機1台、供電箱1個、處置廢液壓油的油罐5個、加工廢液壓油的生產油罐3個、加熱液壓油排風設備1台等生產設備,並將上述物品就地查封,後將被告鐘某光、陳某興拘傳到案。

經中國廣州分析測試中心司法鑒定所鑒定,上述原料樣本含廢礦物油。經廣東省環境科學研究院認定,廢礦物油對照《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屬于危險廢物,廢物類別為HW08類,需要交有資質單位妥善處理,某潤滑油廠(采樣僅限陳某興工場)在不具備《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和必備生產條件的情況下,開展廢液壓油的處理處置活動,屬于非法處理處置危險廢物的行為。2016年7月7日,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判處陳某興、鐘某光犯污染環境罪,並判處有期徒刑及罰金,現該判決已生效。

2017年7月13日,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民事公益訴訟起訴書,以陳某興、陳某根、鐘某光為被告,提起環境污染民事公益訴訟。

案件受理後,以有利于環境修復為出發點,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庭經辦此案的合議庭多次組織公益訴訟人和被告進行調解。經合議庭主持,公益訴訟人與被告反復修改、推敲調解協議條款,雙方最終就污染地塊的土壤修復問題達成調解協議。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珠三角首例涉土壤修復民事公益訴訟案成功“調解”

金羊網2018-02-14 07:36:32

金羊網訊 記者董柳報道︰記者13日從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獲悉,近日,廣州市人民檢察院訴被告陳某興、陳某根、鐘某光環境污染民事公益訴訟案最終通過“調解”方式落下帷幕,公益訴訟人與被告就污染地塊的土壤修復問題達成調解協議。該案是珠三角地區首例以調解方式結案涉土壤修復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

2012年1月18日,被告鐘某光將某潤滑油廠的部分場地出租給被告陳某興、陳某根等人使用,被告陳某興及陳某根在環保設備未經驗收、未取得《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對回收的廢液壓油進行精制提煉,後將提煉出的基礎油、齒輪油銷售獲利。2014年8月29日,某潤滑油廠被罰款10萬元。2015年5月21日,環保部門在執法檢查時,發現被告陳某興、陳某根並未停產。

2015年5月26日,廣州市開發區環境檢測站到某潤滑油廠進行執法監測,並對陳某興和陳某根工場儲罐內的原料進行采樣取證。

2015年7月15日,原廣州市公安局蘿崗區分局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大隊會同原廣州市蘿崗區環境保護和城市管理局到某潤滑油廠進行調查,當場在陳某興和陳某根工場查獲廢液壓油242桶(170公斤桶)、基礎油5罐(內容物共重約30噸)及便攜式發電機1台、供電箱1個、處置廢液壓油的油罐5個、加工廢液壓油的生產油罐3個、加熱液壓油排風設備1台等生產設備,並將上述物品就地查封,後將被告鐘某光、陳某興拘傳到案。

經中國廣州分析測試中心司法鑒定所鑒定,上述原料樣本含廢礦物油。經廣東省環境科學研究院認定,廢礦物油對照《國家危險廢物名錄》,屬于危險廢物,廢物類別為HW08類,需要交有資質單位妥善處理,某潤滑油廠(采樣僅限陳某興工場)在不具備《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和必備生產條件的情況下,開展廢液壓油的處理處置活動,屬于非法處理處置危險廢物的行為。2016年7月7日,廣州市黃埔區人民法院判處陳某興、鐘某光犯污染環境罪,並判處有期徒刑及罰金,現該判決已生效。

2017年7月13日,廣州市人民檢察院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民事公益訴訟起訴書,以陳某興、陳某根、鐘某光為被告,提起環境污染民事公益訴訟。

案件受理後,以有利于環境修復為出發點,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庭經辦此案的合議庭多次組織公益訴訟人和被告進行調解。經合議庭主持,公益訴訟人與被告反復修改、推敲調解協議條款,雙方最終就污染地塊的土壤修復問題達成調解協議。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