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春節前夕,探訪兒科重癥病房的溫情瞬間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2-12 07:26

重癥監護室醫護人員正在工作 記者 湯銘明 攝

文/記者 豐西西 通訊員 易靈敏 彭福祥 李紹斌

再過幾天就是除夕了,路上行人行色匆匆,他們都奔赴一個有著同樣名字的地方——家。可是,也有許多人並不能回家過年,譬如各大醫院里的重癥病人們,他們或因病情太重,或因治療尚未結束不能出院回家。不過,有一群人始終會陪伴在他們身邊,悉心守護。這些陪伴者中,有守護他們健康的醫護人員,也有悉心照料他們的家人,他們用大愛和親情築成溫暖的“港灣”,讓病人們不會感到孤單。

在春節即將到來時,這些一直在和病魔做斗爭的孩子們在想什麼?他們有什麼樣的新年願望?守護著他們的醫護人員和家人們將如何為他們實現願望呢?近日,記者走進兒科重癥病房,記錄了多個溫情瞬間。

鏡頭1

醫護湊錢買禮物

重病患兒笑開顏

“醫生不僅治病,還要醫心,我們希望他們更快樂。”

——中山一院大兒科主任蔣小雲

2月11日,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兒科一區病房里,9歲的小柔(化名)有一些不開心。這個身患一型糖尿病的女孩在各種治療中漸漸長大,可她自己卻不明白,自己除了臉色比別人蒼白、瘦一些、容易累以外,並沒有太多區別,“為什麼總要回到醫院呢?為什麼連過年也不能回去?”但小柔向記者提出這個問題時,一旁的媽媽濕了眼眶,她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回答,只好把女兒輕輕摟在懷里。

和小柔一樣不高興的還有來自江西的8歲男孩朱文峰。這個身患難治性腎病綜合征的孩子最近兩周都沒有了笑容,他擔心自己不能回家過年。朱文峰是個可憐的孩子,父母是殘障人士,自小跟爺爺長大的他活潑開朗,深得家人疼愛。可5年前的一場大病卻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62歲的爺爺朱世賢都記不清當時孩子具體的癥狀,“只記得他臉很腫,撒不出尿來,到醫院檢查發現是腎病,別人讓我們來廣州治病。”這一治就是5年,花光了家里的積蓄,爺爺依然不遺余力地每個月帶著他來廣州求醫。

“我想回家過年,在這里過年就沒有新衣服穿了。”沉默了很久後,孩子終于輕輕地說出了自己的心聲。一旁的爺爺只好嘆氣。

就在小柔和朱文峰悶悶不樂時,中山一院大兒科主任、兒童腎病專科主任蔣小雲帶著醫生護士給他們送來了一份驚喜——一只可愛的布絨小狗,這是醫護人員們自己湊錢給住院孩子們買的新年禮物。這樣的驚喜讓整個病區都熱鬧起來,原來,每一個住院的孩子都收到了這份禮物,他們紛紛走出病房,有的手上還帶著留置針頭,孩子們臉上綻放出了久違的笑容。

鏡頭2

PICU內外共同心願︰

孩子們早回普通病房

“ICU醫生直面生死線,工作辛苦壓力大,靠成就感支撐,成就感就是從生死線上把生命搶回來。”

——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PICU主治醫生黎明

“每年春節,就是PICU(兒科重癥監護病房)最忙碌的時候。”2月10日,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的PICU病房里,忙碌是這里的“關鍵詞”——20張床位全滿,還有一張加床塞在病床間。“待會我還得收一個病人上來。”正和記者說話時,黎明又收到了收治病人的信息。2018年是黎明在PICU的第10年,在此之前,他在兒科急診干了2年。在他看來,都是需要緊繃著一根弦的地方,不同的是,PICU里更加直面生死——“這里都是重癥患兒,每一個身上都插著呼吸機,要脫離了呼吸機才能轉出去。ICU醫生的心願就是孩子能盡快回到普通病房。”

“ICU醫生直面生死線,工作辛苦壓力大,靠成就感支撐,成就感就是從生死線上把生命搶回來。”在PICU10年,這是黎明對這份職業的認識,也是大多數ICU醫生的感受。

“PICU里其實並沒有太多過年的概念,除夕那天值班的醫生各自從家里帶點菜,插個電磁爐煮點東西就是一頓年夜飯。沒值班的同事也會送點菜過來。”黎明指著布置簡單的休息室告訴記者。記者了解到,由于PICU里都是重癥孩子,無法像普通病房那樣做節日布置,每年春節,醫護人員們自己貼一些福字、窗花應節。因為時刻都要關注到重癥孩子們的狀態,每天PICU的醫生們只能在半小時的吃飯時間里稍微休整一下。

鏡頭3

父子相依為命

等待親人平安出院

“我的新年願望就是陪著爸爸,一起把妹妹健健康康帶回家。”

——貴州少年羅畢林

“已經有兩個ECMO(體外膜肺氧合)的病人了,今年春節肯定更忙。”2月10日,記者剛剛走進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CICU(冠心病監護病房),在這個病房里,每一個醫護人員每天的工作時間都在12個小時以上。當天的值班醫生、心髒外科醫生馬力告訴記者,至如今,CICU已經收治了18個患兒,多數是先天性心髒病、心肌病和嚴重心律失常的孩子。“CICU的醫護人員壓力很大,面對的是低齡、低體重、復雜先心病患者,這些病人病情尤其危重,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們時刻都要密切關注每一個孩子的情況,尤其是ECMO的患者,我們都有專人看護。”馬力是兩個孩子的父親,由于常年做手術和值班,他幾乎沒有太多時間和孩子相處,“他們知道,我在搶救別人家的寶寶。”

父親羅先生和13歲的兒子羅畢林一直守候在病房外。他倆每天公交轉地鐵從番禺到位于珠江新城的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如果是我一個人,我就在醫院附近隨便找地方落腳了,可帶著兒子,我還是得找個安全的地方。”無奈,羅先生找了一家每晚只收他40元的小旅館落腳,代價就是每天得遠途跋涉趕來醫院。13歲的少年羅畢林十分懂事,他從未向父親提出任何要求,只是默默地陪伴在父親旁邊。

因為女兒還在CICU,這一次過年兩父子只能在廣州,羅先生覺得愧對兒子,此時,懂事的羅畢林輕輕地拍著父親的背說︰“我的新年願望就是陪著爸爸,一起把妹妹健健康康地帶回家。”說著,父子倆都落下淚來。

編輯︰yulin
數字報

【新春走基層】春節前夕,探訪兒科重癥病房的溫情瞬間

金羊網2018-02-12 07:26:01

重癥監護室醫護人員正在工作 記者 湯銘明 攝

文/記者 豐西西 通訊員 易靈敏 彭福祥 李紹斌

再過幾天就是除夕了,路上行人行色匆匆,他們都奔赴一個有著同樣名字的地方——家。可是,也有許多人並不能回家過年,譬如各大醫院里的重癥病人們,他們或因病情太重,或因治療尚未結束不能出院回家。不過,有一群人始終會陪伴在他們身邊,悉心守護。這些陪伴者中,有守護他們健康的醫護人員,也有悉心照料他們的家人,他們用大愛和親情築成溫暖的“港灣”,讓病人們不會感到孤單。

在春節即將到來時,這些一直在和病魔做斗爭的孩子們在想什麼?他們有什麼樣的新年願望?守護著他們的醫護人員和家人們將如何為他們實現願望呢?近日,記者走進兒科重癥病房,記錄了多個溫情瞬間。

鏡頭1

醫護湊錢買禮物

重病患兒笑開顏

“醫生不僅治病,還要醫心,我們希望他們更快樂。”

——中山一院大兒科主任蔣小雲

2月11日,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兒科一區病房里,9歲的小柔(化名)有一些不開心。這個身患一型糖尿病的女孩在各種治療中漸漸長大,可她自己卻不明白,自己除了臉色比別人蒼白、瘦一些、容易累以外,並沒有太多區別,“為什麼總要回到醫院呢?為什麼連過年也不能回去?”但小柔向記者提出這個問題時,一旁的媽媽濕了眼眶,她一時也不知該如何回答,只好把女兒輕輕摟在懷里。

和小柔一樣不高興的還有來自江西的8歲男孩朱文峰。這個身患難治性腎病綜合征的孩子最近兩周都沒有了笑容,他擔心自己不能回家過年。朱文峰是個可憐的孩子,父母是殘障人士,自小跟爺爺長大的他活潑開朗,深得家人疼愛。可5年前的一場大病卻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62歲的爺爺朱世賢都記不清當時孩子具體的癥狀,“只記得他臉很腫,撒不出尿來,到醫院檢查發現是腎病,別人讓我們來廣州治病。”這一治就是5年,花光了家里的積蓄,爺爺依然不遺余力地每個月帶著他來廣州求醫。

“我想回家過年,在這里過年就沒有新衣服穿了。”沉默了很久後,孩子終于輕輕地說出了自己的心聲。一旁的爺爺只好嘆氣。

就在小柔和朱文峰悶悶不樂時,中山一院大兒科主任、兒童腎病專科主任蔣小雲帶著醫生護士給他們送來了一份驚喜——一只可愛的布絨小狗,這是醫護人員們自己湊錢給住院孩子們買的新年禮物。這樣的驚喜讓整個病區都熱鬧起來,原來,每一個住院的孩子都收到了這份禮物,他們紛紛走出病房,有的手上還帶著留置針頭,孩子們臉上綻放出了久違的笑容。

鏡頭2

PICU內外共同心願︰

孩子們早回普通病房

“ICU醫生直面生死線,工作辛苦壓力大,靠成就感支撐,成就感就是從生死線上把生命搶回來。”

——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PICU主治醫生黎明

“每年春節,就是PICU(兒科重癥監護病房)最忙碌的時候。”2月10日,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的PICU病房里,忙碌是這里的“關鍵詞”——20張床位全滿,還有一張加床塞在病床間。“待會我還得收一個病人上來。”正和記者說話時,黎明又收到了收治病人的信息。2018年是黎明在PICU的第10年,在此之前,他在兒科急診干了2年。在他看來,都是需要緊繃著一根弦的地方,不同的是,PICU里更加直面生死——“這里都是重癥患兒,每一個身上都插著呼吸機,要脫離了呼吸機才能轉出去。ICU醫生的心願就是孩子能盡快回到普通病房。”

“ICU醫生直面生死線,工作辛苦壓力大,靠成就感支撐,成就感就是從生死線上把生命搶回來。”在PICU10年,這是黎明對這份職業的認識,也是大多數ICU醫生的感受。

“PICU里其實並沒有太多過年的概念,除夕那天值班的醫生各自從家里帶點菜,插個電磁爐煮點東西就是一頓年夜飯。沒值班的同事也會送點菜過來。”黎明指著布置簡單的休息室告訴記者。記者了解到,由于PICU里都是重癥孩子,無法像普通病房那樣做節日布置,每年春節,醫護人員們自己貼一些福字、窗花應節。因為時刻都要關注到重癥孩子們的狀態,每天PICU的醫生們只能在半小時的吃飯時間里稍微休整一下。

鏡頭3

父子相依為命

等待親人平安出院

“我的新年願望就是陪著爸爸,一起把妹妹健健康康帶回家。”

——貴州少年羅畢林

“已經有兩個ECMO(體外膜肺氧合)的病人了,今年春節肯定更忙。”2月10日,記者剛剛走進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CICU(冠心病監護病房),在這個病房里,每一個醫護人員每天的工作時間都在12個小時以上。當天的值班醫生、心髒外科醫生馬力告訴記者,至如今,CICU已經收治了18個患兒,多數是先天性心髒病、心肌病和嚴重心律失常的孩子。“CICU的醫護人員壓力很大,面對的是低齡、低體重、復雜先心病患者,這些病人病情尤其危重,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們時刻都要密切關注每一個孩子的情況,尤其是ECMO的患者,我們都有專人看護。”馬力是兩個孩子的父親,由于常年做手術和值班,他幾乎沒有太多時間和孩子相處,“他們知道,我在搶救別人家的寶寶。”

父親羅先生和13歲的兒子羅畢林一直守候在病房外。他倆每天公交轉地鐵從番禺到位于珠江新城的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如果是我一個人,我就在醫院附近隨便找地方落腳了,可帶著兒子,我還是得找個安全的地方。”無奈,羅先生找了一家每晚只收他40元的小旅館落腳,代價就是每天得遠途跋涉趕來醫院。13歲的少年羅畢林十分懂事,他從未向父親提出任何要求,只是默默地陪伴在父親旁邊。

因為女兒還在CICU,這一次過年兩父子只能在廣州,羅先生覺得愧對兒子,此時,懂事的羅畢林輕輕地拍著父親的背說︰“我的新年願望就是陪著爸爸,一起把妹妹健健康康地帶回家。”說著,父子倆都落下淚來。

編輯︰yuli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