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我們如何進一步提高文化閱讀品質?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葉子 彭訓文 發表時間︰2018-01-09 10:12

2018 擁抱高品質文化閱讀

《阿拉伯的勞倫斯》,這是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徐楠最近在看的一本書。雖然工作繁忙,他還是見縫插針擠時間,每天閱讀幾頁。他說︰“高質量的文化閱讀帶來打開眼界的可能性,讓我能夠找到自己。”

剛剛過去的2017年,文化閱讀領域熱點紛呈。《朗讀者》《白鹿原》等文化綜藝節目和影視劇熱播、數字閱讀用戶規模突破3億、中共十九大報告及學習輔導讀物熱銷……高品質文化閱讀正更加廣泛地進入人們日常生活。

那麼,什麼樣的精神文化產品稱得上高品質?2018年,我們如何進一步提高文化閱讀品質?記者就此采訪了多位專家和業內人士。

文化閱讀新趨勢

形式更活 品質更優

文化閱讀,指與閱讀有關的文化現象,包括書籍、文化類影視劇、電視節目等。梳理2017年中國文化閱讀領域的諸多事件,其亮點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國家在推廣全民閱讀方面推出“大禮包”。

“書香中國•北京閱讀季”、上海“快閃書店”、深圳讀書月、合肥全球首家共享書店……2017年,全民閱讀活動在各大城市火熱開展。為這些活動提供支撐的,是相關政策的接連出台。《全民閱讀促進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圖書館法》等法律的通過和施行,更加明確了政府、圖書館等機構在服務全民閱讀、推進公共文化建設方面的職責。

“政府等相關機構現在願意為全民閱讀買單,促進了全民閱讀環境的形成。”中文在線教育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杜嘉,負責接洽圖書資源的政府購買工作,他認為,政府支持力度加大是2017年公共文化領域最重要的變化。

其次,時代在變,閱讀載體和人們獲取知識的方式也在變。2017年,中國數字閱讀用戶規模突破3億,電子閱讀應用層出不窮,還與社交場景緊密結合,形成線上的“讀書會”“書友群”。“忙時讀屏,閑時讀書”正在成為很多人的閱讀常態。

閱讀載體變化,也導致了內容付費經濟發展壯大。2017年9月,一名北京大學教授網絡課程價值3000萬元的消息刷屏朋友圈。隨著“喜馬拉雅FM”“分答”“知乎live”“得到”等內容付費平台不斷涌現,內容付費領域從最初的商業財經、技能培養等向更豐富的細分領域擴展,知識付費成為文化消費新的增長點,並推動著傳統出版業轉型升級。

第三,文化節目、文化類影視劇成為人們文化閱讀新渠道。從《中國詩詞大會》中的飛花令成為全民游戲,到《朗讀者》里的經典美文再次進入大眾視野,再到近期熱播的《國家寶藏》讓歷史文物“活起來”,許多網友表示,“如今看節目也能學到好多知識”。“附庸風雅總比附庸惡俗和丑陋好,在這個過程中,人們漸漸會變成真風雅,探究其中真正有價值的文化遺產。”徐楠說。

同時,《芳華》《白鹿原》等影視劇熱播熱映,同樣帶動了原著的熱銷。徐楠認為,這些影視劇創新之處在于,本著對歷史和現實負責的態度進行創作,並未一味地歌頌或譴責,而是創造機會、條件,讓人們去面對真實,做出自己的評判。

“這些文化閱讀的火爆,反映出公眾對文化鑒賞和審美是有追求的,也體現出當下社會對高品質精神文化產品的旺盛需求。”徐楠認為,大眾對文化有潛在興趣,但目前很多專業內容難以普及,如果能在作品形式和傳播方式上進行創新,做到好玩、有趣,是能夠擴大受眾面的。

文化產品重質量

淨化自我 觸動靈魂

夜幕降臨,位于北京市東城區美術館東街22號的三聯韜奮書店總店里更熱鬧了,很多下班人群都愛到這里看書、買書。

3年前,這家書店升級成為全國首家24小時書店。度過曾經面臨的實體書店危機後,如今它華麗變身,成為北京市著名文化地標。

“我們希望把書店打造成為北京的精神地標,讓不眠燈光陪護守夜讀者潛心前行,引領手不釋卷蔚然成風,讓更多的人從知識中汲取力量。”三聯韜奮書店總經理郝大超表示,書店如今不僅經營哲學社會科學、文學、藝術圖書,還兼及音像制品、文化創意產品銷售,每年舉辦百余場各類講座、新書發布、研討、展覽等活動,“人氣可以說越來越旺”。

不僅是三聯韜奮書店,每逢周末,北京的言幾又、單向街、萬聖書園等書店,都成為愛書人的聚集地,一些讀書會等文化交流活動也在此舉辦。共同的閱讀興趣和價值取向,讓不少人成為摯交。

“在碎片化閱讀、娛樂化日趨嚴重的當下,我們必須要重視文化閱讀的高品質。”杜嘉認為,精神文化產品的高品質與形式無關,但在內容上至少有兩點要求。一是與國家、社會所倡導的核心價值觀相吻合,“應該是弘揚正能量的,鼓勵人們積極向上、奮發有為,能夠讓讀者追求不斷實現自我提升的內容”。二是在文筆或創作方式上要能夠引人深思,觸動人的靈魂,促進讀者真正領會其文化內涵和精髓。

他以《朗讀者》為例說,該節目包括心靈類、哲理類、情感類等主題,朗讀者台風扎實,有助于將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優秀社會價值觀展現給讀者。

徐楠對此十分贊同。他認為,精神文化產品的高質量體現為關注人的價值、呵護人的尊嚴、對美的表現和理解等。

“高品質文化閱讀應該具有人文情懷和自我淨化功能,真實面對人性和人生,讓人們能看到千姿百態,找到打開自己的可能性。”徐楠說。

提升全民閱讀力

政府扶持 各方引導

在人們閱讀過程中,閱讀形式常被認為會影響閱讀的品質。徐楠認為,閱讀是一種綜合性體驗,翻書的樂趣是屏幕取代不了的。郝大超也認為,對于高品質圖書,讀者更偏愛閱讀紙質版。

不過,比較亞馬遜發布的電子書2017年度閱讀榜單和三聯韜奮書店銷售量前列的圖書,書目區別並不太大。

杜嘉認為,數字閱讀的優勢是便捷、海量、實時、方便,紙書則在深度閱讀、研究型閱讀方面佔據優勢。“泛閱讀和深閱讀應該相互補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他說,“電子出版也有很多正式出版物,二者只是載體不同,沒有內容區別。”

“政府應繼續加大公共數字文化建設,購買更多公共數字文化產品。”杜嘉同時建議,應繼續扶持實體書店成長,可實行低租金甚至零租金,並把實體書店建設與城市規劃結合起來,明確各個城市的實體書店保有量。

他表示,現在很多移動應用中充斥低俗、玄幻類作品,應強調出版社、平台的責任擔當和創新,引導積極向上、有思想深度的出版物佔領市場。

徐楠提醒,如今各級政府推進文化建設速度很快,但不能忽視質量,更不要違背文化發展規律、學術研究規律。他舉例說,一些基礎性閱讀文本如翻譯作品質量不高,主要原因是缺乏有力支持,使譯者無法靜下心來翻譯,造成一些普及性文本數量很多但精品很少。

“提高人們文化閱讀水平,每個相關環節都不可或缺。”徐楠表示,相關部門應做好規劃,建立健全相關保障制度。他建議從基礎教育環節抓起,將初中等教育貫穿整個國民教育體系;同時建立活躍而寬松的民間平台,讓高等教育從事者有情懷和興趣做文化普及工作。

在全社會營造全民閱讀氛圍、保持住人們對文化閱讀的興趣同樣重要。在這個過程中,一些文學、文化大師的榜樣作用明顯。剛剛過去的2017年,語言學家周有光、紅學家馮其庸、詩人余光中相繼離世,留下無盡嘆惋。

“大師對一個時代的影響是多方面的,他們的學力、扎實研究成果、人格、人生追求和境界,都會讓人們對學術、對文化產生‘了解之同情’和親和力,進而提升人們倫理道德水平和思想境界。”徐楠舉例說,馮其庸的紅學著作很多人沒看過,但他在商品經濟浪潮中全身心守護中國傳統文化,這種精神本身就具有普遍意義。“每個人都應該盡好自身責任,向大師看齊,這個時代才可能出現更多大師。”

“文化越喧囂,讀者越需要安靜和安寧。”郝大超表示,正如全民閱讀倡導者聶震寧在其《閱讀力》一書所說,閱讀力是一個人的學習力、思想力和創新力,貫穿人的一生。對讀者來說,應選擇品牌出版社出版的圖書,追求高層次作品,提升閱讀品位和層次。“只有人人形成閱讀能力,對真善美有所感悟,對文化生活充滿渴望,整個國民文化閱讀狀況才可能實現根本性改變。”

記者葉子 彭訓文

編輯︰邱邱
數字報

2018年我們如何進一步提高文化閱讀品質?

人民日報海外版2018-01-09 10:12:19

2018 擁抱高品質文化閱讀

《阿拉伯的勞倫斯》,這是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副教授徐楠最近在看的一本書。雖然工作繁忙,他還是見縫插針擠時間,每天閱讀幾頁。他說︰“高質量的文化閱讀帶來打開眼界的可能性,讓我能夠找到自己。”

剛剛過去的2017年,文化閱讀領域熱點紛呈。《朗讀者》《白鹿原》等文化綜藝節目和影視劇熱播、數字閱讀用戶規模突破3億、中共十九大報告及學習輔導讀物熱銷……高品質文化閱讀正更加廣泛地進入人們日常生活。

那麼,什麼樣的精神文化產品稱得上高品質?2018年,我們如何進一步提高文化閱讀品質?記者就此采訪了多位專家和業內人士。

文化閱讀新趨勢

形式更活 品質更優

文化閱讀,指與閱讀有關的文化現象,包括書籍、文化類影視劇、電視節目等。梳理2017年中國文化閱讀領域的諸多事件,其亮點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國家在推廣全民閱讀方面推出“大禮包”。

“書香中國•北京閱讀季”、上海“快閃書店”、深圳讀書月、合肥全球首家共享書店……2017年,全民閱讀活動在各大城市火熱開展。為這些活動提供支撐的,是相關政策的接連出台。《全民閱讀促進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圖書館法》等法律的通過和施行,更加明確了政府、圖書館等機構在服務全民閱讀、推進公共文化建設方面的職責。

“政府等相關機構現在願意為全民閱讀買單,促進了全民閱讀環境的形成。”中文在線教育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杜嘉,負責接洽圖書資源的政府購買工作,他認為,政府支持力度加大是2017年公共文化領域最重要的變化。

其次,時代在變,閱讀載體和人們獲取知識的方式也在變。2017年,中國數字閱讀用戶規模突破3億,電子閱讀應用層出不窮,還與社交場景緊密結合,形成線上的“讀書會”“書友群”。“忙時讀屏,閑時讀書”正在成為很多人的閱讀常態。

閱讀載體變化,也導致了內容付費經濟發展壯大。2017年9月,一名北京大學教授網絡課程價值3000萬元的消息刷屏朋友圈。隨著“喜馬拉雅FM”“分答”“知乎live”“得到”等內容付費平台不斷涌現,內容付費領域從最初的商業財經、技能培養等向更豐富的細分領域擴展,知識付費成為文化消費新的增長點,並推動著傳統出版業轉型升級。

第三,文化節目、文化類影視劇成為人們文化閱讀新渠道。從《中國詩詞大會》中的飛花令成為全民游戲,到《朗讀者》里的經典美文再次進入大眾視野,再到近期熱播的《國家寶藏》讓歷史文物“活起來”,許多網友表示,“如今看節目也能學到好多知識”。“附庸風雅總比附庸惡俗和丑陋好,在這個過程中,人們漸漸會變成真風雅,探究其中真正有價值的文化遺產。”徐楠說。

同時,《芳華》《白鹿原》等影視劇熱播熱映,同樣帶動了原著的熱銷。徐楠認為,這些影視劇創新之處在于,本著對歷史和現實負責的態度進行創作,並未一味地歌頌或譴責,而是創造機會、條件,讓人們去面對真實,做出自己的評判。

“這些文化閱讀的火爆,反映出公眾對文化鑒賞和審美是有追求的,也體現出當下社會對高品質精神文化產品的旺盛需求。”徐楠認為,大眾對文化有潛在興趣,但目前很多專業內容難以普及,如果能在作品形式和傳播方式上進行創新,做到好玩、有趣,是能夠擴大受眾面的。

文化產品重質量

淨化自我 觸動靈魂

夜幕降臨,位于北京市東城區美術館東街22號的三聯韜奮書店總店里更熱鬧了,很多下班人群都愛到這里看書、買書。

3年前,這家書店升級成為全國首家24小時書店。度過曾經面臨的實體書店危機後,如今它華麗變身,成為北京市著名文化地標。

“我們希望把書店打造成為北京的精神地標,讓不眠燈光陪護守夜讀者潛心前行,引領手不釋卷蔚然成風,讓更多的人從知識中汲取力量。”三聯韜奮書店總經理郝大超表示,書店如今不僅經營哲學社會科學、文學、藝術圖書,還兼及音像制品、文化創意產品銷售,每年舉辦百余場各類講座、新書發布、研討、展覽等活動,“人氣可以說越來越旺”。

不僅是三聯韜奮書店,每逢周末,北京的言幾又、單向街、萬聖書園等書店,都成為愛書人的聚集地,一些讀書會等文化交流活動也在此舉辦。共同的閱讀興趣和價值取向,讓不少人成為摯交。

“在碎片化閱讀、娛樂化日趨嚴重的當下,我們必須要重視文化閱讀的高品質。”杜嘉認為,精神文化產品的高品質與形式無關,但在內容上至少有兩點要求。一是與國家、社會所倡導的核心價值觀相吻合,“應該是弘揚正能量的,鼓勵人們積極向上、奮發有為,能夠讓讀者追求不斷實現自我提升的內容”。二是在文筆或創作方式上要能夠引人深思,觸動人的靈魂,促進讀者真正領會其文化內涵和精髓。

他以《朗讀者》為例說,該節目包括心靈類、哲理類、情感類等主題,朗讀者台風扎實,有助于將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優秀社會價值觀展現給讀者。

徐楠對此十分贊同。他認為,精神文化產品的高質量體現為關注人的價值、呵護人的尊嚴、對美的表現和理解等。

“高品質文化閱讀應該具有人文情懷和自我淨化功能,真實面對人性和人生,讓人們能看到千姿百態,找到打開自己的可能性。”徐楠說。

提升全民閱讀力

政府扶持 各方引導

在人們閱讀過程中,閱讀形式常被認為會影響閱讀的品質。徐楠認為,閱讀是一種綜合性體驗,翻書的樂趣是屏幕取代不了的。郝大超也認為,對于高品質圖書,讀者更偏愛閱讀紙質版。

不過,比較亞馬遜發布的電子書2017年度閱讀榜單和三聯韜奮書店銷售量前列的圖書,書目區別並不太大。

杜嘉認為,數字閱讀的優勢是便捷、海量、實時、方便,紙書則在深度閱讀、研究型閱讀方面佔據優勢。“泛閱讀和深閱讀應該相互補充,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他說,“電子出版也有很多正式出版物,二者只是載體不同,沒有內容區別。”

“政府應繼續加大公共數字文化建設,購買更多公共數字文化產品。”杜嘉同時建議,應繼續扶持實體書店成長,可實行低租金甚至零租金,並把實體書店建設與城市規劃結合起來,明確各個城市的實體書店保有量。

他表示,現在很多移動應用中充斥低俗、玄幻類作品,應強調出版社、平台的責任擔當和創新,引導積極向上、有思想深度的出版物佔領市場。

徐楠提醒,如今各級政府推進文化建設速度很快,但不能忽視質量,更不要違背文化發展規律、學術研究規律。他舉例說,一些基礎性閱讀文本如翻譯作品質量不高,主要原因是缺乏有力支持,使譯者無法靜下心來翻譯,造成一些普及性文本數量很多但精品很少。

“提高人們文化閱讀水平,每個相關環節都不可或缺。”徐楠表示,相關部門應做好規劃,建立健全相關保障制度。他建議從基礎教育環節抓起,將初中等教育貫穿整個國民教育體系;同時建立活躍而寬松的民間平台,讓高等教育從事者有情懷和興趣做文化普及工作。

在全社會營造全民閱讀氛圍、保持住人們對文化閱讀的興趣同樣重要。在這個過程中,一些文學、文化大師的榜樣作用明顯。剛剛過去的2017年,語言學家周有光、紅學家馮其庸、詩人余光中相繼離世,留下無盡嘆惋。

“大師對一個時代的影響是多方面的,他們的學力、扎實研究成果、人格、人生追求和境界,都會讓人們對學術、對文化產生‘了解之同情’和親和力,進而提升人們倫理道德水平和思想境界。”徐楠舉例說,馮其庸的紅學著作很多人沒看過,但他在商品經濟浪潮中全身心守護中國傳統文化,這種精神本身就具有普遍意義。“每個人都應該盡好自身責任,向大師看齊,這個時代才可能出現更多大師。”

“文化越喧囂,讀者越需要安靜和安寧。”郝大超表示,正如全民閱讀倡導者聶震寧在其《閱讀力》一書所說,閱讀力是一個人的學習力、思想力和創新力,貫穿人的一生。對讀者來說,應選擇品牌出版社出版的圖書,追求高層次作品,提升閱讀品位和層次。“只有人人形成閱讀能力,對真善美有所感悟,對文化生活充滿渴望,整個國民文化閱讀狀況才可能實現根本性改變。”

記者葉子 彭訓文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