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托管小藍單車 為共享單車退出機制探路

來源︰金羊網 作者︰盤和林 發表時間︰2018-01-12 10:27

□盤和林

據羊城晚報報道,1月9日,滴滴出行和小藍單車分別發布公告,兩者宣布達成合作。小藍單車將托管給滴滴出行,未來用戶將可以通過滴滴出行內的平台免押金使用小藍單車。

共享單車經過一輪短暫的狂熱之後,問題終于爆發。去年年底,不少共享單車企業相繼由于資金鏈斷裂而“倒閉”,其一大堆“身後事”成為社會擔憂的難題,比如消費者的押金問題、遺留在街頭巷尾的單車,等等。

筆者認為,在共享經濟的時代背景下,滴滴正式托管小藍單車是全國首次平台型共享經濟中以市場化手段解決企業倒閉問題的案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可以為共享單車等類似平台型經濟市場化退出機制探路。

2016年年底以來,國內共享單車突然火爆起來,仿佛一夜之間,各大城市路邊排滿各種顏色的共享單車。截至2017年7月,全國共享單車運營企業數量接近70家,累計投放的車輛超過1600萬輛,注冊人數超過1.3億人次,累計服務超過15億人次。

競爭是市場法則,行業調整洗牌,是發展的必然。去年下半年開始,共享單車公司倒閉的消息接連不斷,悟空單車、3Vbike單車、町町單車、小鳴單車、酷騎單車、小藍單車等6家共享單車公司相繼宣布停運。

公司倒閉本來是正常的市場現象,甚至是市場出清的必然選擇。但共享單車具有平台經濟屬性,其倒閉便有了較大的負外部性,例如公眾最關心的押金退還問題,遺留下來的共享單車影響城市管理問題。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到目前為止,僅共享單車領域的存量押金規模便近100億元。據中消協公開的譴責聲明稱,酷騎單車尚有數億押金未退還。

不同于一般普通企業,共享單車這種燒錢模式的平台型經濟倒閉後,牽涉面非常大,資產與負債遠遠不成正比,可以預見的是,6家共享單車公司的押金問題在相當大程度上是無解的。

在這個意義上,小藍單車將業務托管給滴滴出行,用戶今後可通過滴滴出行APP繼續使用小藍單車,滴滴出行為用戶的押金、特權卡和充值余額返還提供了備選方案。對于小藍單車創業團隊和滴滴出行,都不失為一種社會責任擔當。讓被廢棄的“小藍”重新轉動起來,用戶還能騎上舒適度高的共享單車,並為消費者的押金、特權卡、充值余額提供了解決出口,算是一個多贏的局面。

從具體的方案來看,就用戶最關心的押金問題,小藍單車的公告表示︰“根據托管安排,小藍單車的品牌、押金和欠款等各項事務仍歸屬于小藍公司。滴滴出行並無退還小藍單車用戶押金、特權卡和充值余額的責任和義務。”

實事求是地說,這樣的結果並不能取得全部消費者的認同,極少部分消費者還是期望拿回全部的押金或充值余額。雖然其訴求具有合理性,但在絕大多數的托管案例中恐怕難以實現。而且平台型企業與普通企業有所不同,公共利益最大化、整體消費者利益最大化,才是盤活小藍單車需要堅持的方向,而不是吹毛求疵地希望完美方案。

我們必須看到,共享單車公司倒閉事件以後或還會發生,而共享經濟類型的企業倒閉後,所牽涉的公共利益尤其是消費者利益的保障問題十分復雜、棘手。從這個方面來說,滴滴托管小藍單車可以為共享單車退出機制探路,社會公眾不妨多給予一些機會,助其重新站起來,這恐怕才是滴滴托管小藍單車的最大社會價值。

(作者系中國不良資產行業聯盟首席經濟學家)

編輯︰alan
數字報

滴滴托管小藍單車 為共享單車退出機制探路

金羊網2018-01-12 10:27:35

□盤和林

據羊城晚報報道,1月9日,滴滴出行和小藍單車分別發布公告,兩者宣布達成合作。小藍單車將托管給滴滴出行,未來用戶將可以通過滴滴出行內的平台免押金使用小藍單車。

共享單車經過一輪短暫的狂熱之後,問題終于爆發。去年年底,不少共享單車企業相繼由于資金鏈斷裂而“倒閉”,其一大堆“身後事”成為社會擔憂的難題,比如消費者的押金問題、遺留在街頭巷尾的單車,等等。

筆者認為,在共享經濟的時代背景下,滴滴正式托管小藍單車是全國首次平台型共享經濟中以市場化手段解決企業倒閉問題的案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可以為共享單車等類似平台型經濟市場化退出機制探路。

2016年年底以來,國內共享單車突然火爆起來,仿佛一夜之間,各大城市路邊排滿各種顏色的共享單車。截至2017年7月,全國共享單車運營企業數量接近70家,累計投放的車輛超過1600萬輛,注冊人數超過1.3億人次,累計服務超過15億人次。

競爭是市場法則,行業調整洗牌,是發展的必然。去年下半年開始,共享單車公司倒閉的消息接連不斷,悟空單車、3Vbike單車、町町單車、小鳴單車、酷騎單車、小藍單車等6家共享單車公司相繼宣布停運。

公司倒閉本來是正常的市場現象,甚至是市場出清的必然選擇。但共享單車具有平台經濟屬性,其倒閉便有了較大的負外部性,例如公眾最關心的押金退還問題,遺留下來的共享單車影響城市管理問題。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到目前為止,僅共享單車領域的存量押金規模便近100億元。據中消協公開的譴責聲明稱,酷騎單車尚有數億押金未退還。

不同于一般普通企業,共享單車這種燒錢模式的平台型經濟倒閉後,牽涉面非常大,資產與負債遠遠不成正比,可以預見的是,6家共享單車公司的押金問題在相當大程度上是無解的。

在這個意義上,小藍單車將業務托管給滴滴出行,用戶今後可通過滴滴出行APP繼續使用小藍單車,滴滴出行為用戶的押金、特權卡和充值余額返還提供了備選方案。對于小藍單車創業團隊和滴滴出行,都不失為一種社會責任擔當。讓被廢棄的“小藍”重新轉動起來,用戶還能騎上舒適度高的共享單車,並為消費者的押金、特權卡、充值余額提供了解決出口,算是一個多贏的局面。

從具體的方案來看,就用戶最關心的押金問題,小藍單車的公告表示︰“根據托管安排,小藍單車的品牌、押金和欠款等各項事務仍歸屬于小藍公司。滴滴出行並無退還小藍單車用戶押金、特權卡和充值余額的責任和義務。”

實事求是地說,這樣的結果並不能取得全部消費者的認同,極少部分消費者還是期望拿回全部的押金或充值余額。雖然其訴求具有合理性,但在絕大多數的托管案例中恐怕難以實現。而且平台型企業與普通企業有所不同,公共利益最大化、整體消費者利益最大化,才是盤活小藍單車需要堅持的方向,而不是吹毛求疵地希望完美方案。

我們必須看到,共享單車公司倒閉事件以後或還會發生,而共享經濟類型的企業倒閉後,所牽涉的公共利益尤其是消費者利益的保障問題十分復雜、棘手。從這個方面來說,滴滴托管小藍單車可以為共享單車退出機制探路,社會公眾不妨多給予一些機會,助其重新站起來,這恐怕才是滴滴托管小藍單車的最大社會價值。

(作者系中國不良資產行業聯盟首席經濟學家)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