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革命不必“追星”

來源︰金羊網 作者︰斯涵涵 發表時間︰2018-01-09 10:25

國家旅游局局長李金早8日在全國旅游工作會議上表示,要大力推進新一輪“廁所革命”,實施“廁所革命”示範工程,推廣“所長制”“廁所開放聯盟”。李金早強調,要堅決糾正一些地方搞形式主義、搞所謂“五星級廁所”的錯誤做法。(1月8日中新網)

前些年,廁所髒、亂、差、少、偏,是人民群眾和廣大游客反映最強烈的問題,也是社會公共服務體系和旅游過程中的最薄弱環節。不合格、不衛生、不方便的廁所讓人們煩心,也制約了旅游業發展。通過幾十年不斷的廁所革命,各地頒布了一系列法規,廁所管理有效機制初步建立,廁所科技應用水平全面提升,文明如廁新風尚逐步形成,城鄉面貌煥然一新。

然而,在廁所革命的進程中,某些地方走上了“追星”的歪路——不少星級公廁里新增了面積不小的“客廳”,還配備了高級沙發、免費飲水機、wifi等。一些地方大搞形式主義,“五星級廁所”層出不窮。

有城市管理部門宣稱,要“讓市民在方便的同時找到家的感覺”,但這個說法本身就不靠譜,在當下的衛生環境和道德背景下,廁所再好也是“方便”之所,“把廁所當家”恐怕只是管理部門的一廂情願,只是管理部門為了追求奢華鋪張的托詞罷了。

“五星級廁所”本身造價不菲,還需專人值守看護。昂貴的成本已讓市民嘆息,公廁硬件設施不斷提升的背後,黑手也如影隨形。水龍頭、廁所門上的把手等設施常常被損壞被偷竊,例如南京夫子廟四星級的豪華公廁,花費40萬元,後來里面竟空空如也,平板電視、座椅甚至是玻璃窗全都被竊,此類新聞常見諸報端。這些事實無不說明,城市街頭出現造價昂貴,設施先進的星級廁所,並不合理與實用。

廁所革命是要著力解決廁所用地、資金、技術、環保、文明宣傳等問題,重在解決有無、便利耐用以及衛生整潔,而不是盲目攀比搞一些花架子,把公廁建得怪異媚俗、好大喜功,嚴重偏離了廁所革命的良好初衷。

在公共廁所尚不足以滿足公眾需求的當下,廁所潔淨方便,合理實用應是現階段廁所革命的主旨。“五星級廁所”,為誰而建?由誰來管?不是一個小問題,“五星級廁所”的屢禁不止,無疑是畸形政績觀指引下對公帑的濫用和對民意的漠視,奢靡之風理當喝止。

□斯涵涵

編輯︰alan
數字報

廁所革命不必“追星”

金羊網2018-01-09 10:25:09

國家旅游局局長李金早8日在全國旅游工作會議上表示,要大力推進新一輪“廁所革命”,實施“廁所革命”示範工程,推廣“所長制”“廁所開放聯盟”。李金早強調,要堅決糾正一些地方搞形式主義、搞所謂“五星級廁所”的錯誤做法。(1月8日中新網)

前些年,廁所髒、亂、差、少、偏,是人民群眾和廣大游客反映最強烈的問題,也是社會公共服務體系和旅游過程中的最薄弱環節。不合格、不衛生、不方便的廁所讓人們煩心,也制約了旅游業發展。通過幾十年不斷的廁所革命,各地頒布了一系列法規,廁所管理有效機制初步建立,廁所科技應用水平全面提升,文明如廁新風尚逐步形成,城鄉面貌煥然一新。

然而,在廁所革命的進程中,某些地方走上了“追星”的歪路——不少星級公廁里新增了面積不小的“客廳”,還配備了高級沙發、免費飲水機、wifi等。一些地方大搞形式主義,“五星級廁所”層出不窮。

有城市管理部門宣稱,要“讓市民在方便的同時找到家的感覺”,但這個說法本身就不靠譜,在當下的衛生環境和道德背景下,廁所再好也是“方便”之所,“把廁所當家”恐怕只是管理部門的一廂情願,只是管理部門為了追求奢華鋪張的托詞罷了。

“五星級廁所”本身造價不菲,還需專人值守看護。昂貴的成本已讓市民嘆息,公廁硬件設施不斷提升的背後,黑手也如影隨形。水龍頭、廁所門上的把手等設施常常被損壞被偷竊,例如南京夫子廟四星級的豪華公廁,花費40萬元,後來里面竟空空如也,平板電視、座椅甚至是玻璃窗全都被竊,此類新聞常見諸報端。這些事實無不說明,城市街頭出現造價昂貴,設施先進的星級廁所,並不合理與實用。

廁所革命是要著力解決廁所用地、資金、技術、環保、文明宣傳等問題,重在解決有無、便利耐用以及衛生整潔,而不是盲目攀比搞一些花架子,把公廁建得怪異媚俗、好大喜功,嚴重偏離了廁所革命的良好初衷。

在公共廁所尚不足以滿足公眾需求的當下,廁所潔淨方便,合理實用應是現階段廁所革命的主旨。“五星級廁所”,為誰而建?由誰來管?不是一個小問題,“五星級廁所”的屢禁不止,無疑是畸形政績觀指引下對公帑的濫用和對民意的漠視,奢靡之風理當喝止。

□斯涵涵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