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食鹽市場松綁 更要讓監管歸位

來源︰金羊網 作者︰朱昌俊 發表時間︰2018-01-08 09:34

□朱昌俊

近日,國務院公布修訂後的《食鹽專營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自公布之日起施行。1990年3月2日國務院發布的《鹽業管理條例》同時廢止。

修訂後的《食鹽專營辦法》,取消了食鹽產、運、銷環節的計劃管理,打破區域限制,取消了食鹽的政府定價,規定食鹽價格由經營者自主確定。但這並不等于廢除了食鹽專營——《辦法》的名稱就是直接證明,而只是對專營制度的優化和完善。

專營制度雖未被徹底改革,食鹽的生產和批發依然需要靠政府部門定點和審批,但《辦法》的進步所在仍顯而易見。比如,取消食鹽產、運、銷環節的計劃管理,打破區域限制,這其實宣告了嚴禁“跨區域用鹽”制度的終結,意味著食鹽企業可走向全國統一市場,而不再受地域限制,對消費者來說,在食用鹽的購買上將擁有更多選擇;而從由國家規定食鹽價格改由讓經營者自主確定食鹽價格,則是對市場價格杠桿機制的激活,這對于盤活食鹽市場的競爭活力大有裨益。

食鹽改革對普通消費者而言,基本上只有兩個評價標準︰一,食鹽價格松綁了,是否會出現價格虛高?二,食鹽的生產銷售流通打破了計劃性,是否會影響供應和質量的穩定?不過在這些方面,《辦法》中都有相關針對性的強化規定。

比如,雖然食鹽價格由經營者自主確定,但並不意味著監管部門可以完全放任不管。《辦法》同時要求,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價格主管部門應當加強對食鹽零售價格的市場日常監測。當食鹽價格顯著上漲或者有可能顯著上漲時,政府可以依法采取價格干預或者其他應急措施。

對于食鹽的安全問題,《辦法》規定由國務院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負責全國食鹽質量安全監督管理。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確定的食鹽質量安全監督管理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的食鹽質量安全監督管理。這相較于過去單純由鹽業主管部門負責,是一種明顯的監管力量配置的加碼。

為保障食鹽供應的穩定,《辦法》則要求省級鹽業主管部門和食鹽生產、批發企業承擔起食鹽儲備責任。鹽業主管部門還應當會同有關部門制定食鹽供應應急預案,在發生突發事件時,協調、保障食鹽供應。

從以上規定不難看出,《辦法》的一個突出特點,就是一方面要求鹽業主管部門放開食鹽生產、銷售、價格等環節的行政管制,另一方面則是強化對食鹽市場的事中事後監管,避免出現“一放就亂”的尷尬。

從食品安全領域的監管現實來看,政府部門更多從食鹽業的前端退出,並不意味著其責任可以弱化。相反,相較于過去統一的前置性計劃管理,現在的事中事後監管,其實更考驗相關部門的監管動力和監管能力︰首先,此前的諸多計劃管制權被削減,是否會讓一些部門產生“無利可圖”或“存在感”下降的錯誤認知,從而放松監管責任;其次,不同于以往統一設置許可門檻的“一勞永逸”,當前對鹽業市場的常態監管,更需要監管部門從管制思維走向服務思維,付出更多的管理精力,並且更柔性的處理好政府干預與市場自發調節的關系。

因此,在樂見《辦法》為食鹽市場松綁、釋放活力的同時,更應該關注改革後相應的政府職能是否能順利歸位。只有“該管的管好了”,鹽改的初衷才能真正得以實現,才能讓每一位民眾都能從中擁有“獲得感”。

編輯︰alan
數字報

給食鹽市場松綁 更要讓監管歸位

金羊網2018-01-08 09:34:03

□朱昌俊

近日,國務院公布修訂後的《食鹽專營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自公布之日起施行。1990年3月2日國務院發布的《鹽業管理條例》同時廢止。

修訂後的《食鹽專營辦法》,取消了食鹽產、運、銷環節的計劃管理,打破區域限制,取消了食鹽的政府定價,規定食鹽價格由經營者自主確定。但這並不等于廢除了食鹽專營——《辦法》的名稱就是直接證明,而只是對專營制度的優化和完善。

專營制度雖未被徹底改革,食鹽的生產和批發依然需要靠政府部門定點和審批,但《辦法》的進步所在仍顯而易見。比如,取消食鹽產、運、銷環節的計劃管理,打破區域限制,這其實宣告了嚴禁“跨區域用鹽”制度的終結,意味著食鹽企業可走向全國統一市場,而不再受地域限制,對消費者來說,在食用鹽的購買上將擁有更多選擇;而從由國家規定食鹽價格改由讓經營者自主確定食鹽價格,則是對市場價格杠桿機制的激活,這對于盤活食鹽市場的競爭活力大有裨益。

食鹽改革對普通消費者而言,基本上只有兩個評價標準︰一,食鹽價格松綁了,是否會出現價格虛高?二,食鹽的生產銷售流通打破了計劃性,是否會影響供應和質量的穩定?不過在這些方面,《辦法》中都有相關針對性的強化規定。

比如,雖然食鹽價格由經營者自主確定,但並不意味著監管部門可以完全放任不管。《辦法》同時要求,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價格主管部門應當加強對食鹽零售價格的市場日常監測。當食鹽價格顯著上漲或者有可能顯著上漲時,政府可以依法采取價格干預或者其他應急措施。

對于食鹽的安全問題,《辦法》規定由國務院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負責全國食鹽質量安全監督管理。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確定的食鹽質量安全監督管理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的食鹽質量安全監督管理。這相較于過去單純由鹽業主管部門負責,是一種明顯的監管力量配置的加碼。

為保障食鹽供應的穩定,《辦法》則要求省級鹽業主管部門和食鹽生產、批發企業承擔起食鹽儲備責任。鹽業主管部門還應當會同有關部門制定食鹽供應應急預案,在發生突發事件時,協調、保障食鹽供應。

從以上規定不難看出,《辦法》的一個突出特點,就是一方面要求鹽業主管部門放開食鹽生產、銷售、價格等環節的行政管制,另一方面則是強化對食鹽市場的事中事後監管,避免出現“一放就亂”的尷尬。

從食品安全領域的監管現實來看,政府部門更多從食鹽業的前端退出,並不意味著其責任可以弱化。相反,相較于過去統一的前置性計劃管理,現在的事中事後監管,其實更考驗相關部門的監管動力和監管能力︰首先,此前的諸多計劃管制權被削減,是否會讓一些部門產生“無利可圖”或“存在感”下降的錯誤認知,從而放松監管責任;其次,不同于以往統一設置許可門檻的“一勞永逸”,當前對鹽業市場的常態監管,更需要監管部門從管制思維走向服務思維,付出更多的管理精力,並且更柔性的處理好政府干預與市場自發調節的關系。

因此,在樂見《辦法》為食鹽市場松綁、釋放活力的同時,更應該關注改革後相應的政府職能是否能順利歸位。只有“該管的管好了”,鹽改的初衷才能真正得以實現,才能讓每一位民眾都能從中擁有“獲得感”。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