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人如今比長沙人還愛吃辣?

來源: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發表時間:2019-01-07 14:21

外賣大數據顯示:廣州川湘菜訂單比長沙多一倍,全年有84萬份外賣單備註“加辣”

羊城晚報訊 記者宋昀瀟報道:近日,美團外賣發佈2018年度趣味數據顯示,年度外賣花錢王花落廣州,一市民去年叫外賣花了32萬元!

此外,清淡的粵菜似乎已經不能滿足越來越重口味的廣州人,廣州每年消費的湘菜足足比長沙多了一倍,甚至外賣單都不忘備註“加辣椒”。

誰説老廣什麼都吃?

廣州有句俗話“辛苦揾來自在食”,意思是辛辛苦苦賺錢就是為了舒舒服服地吃。大數據統計,去年一年,廣州人民最愛吃的外賣種類分別是快餐簡餐、西式快餐、米粉/米線、川湘菜、麻辣燙/關東煮。和全國前五名進行對比,廣受全國人民喜歡的包子/粥卻掉出了廣州榜前五,取而代之的是麻辣燙/關東煮。這樣看來,比起艇仔粥及第粥,豆皮麻辣燙顯然更讓廣州人垂涎三尺。

事實上,廣州人民不吃的東西有很多,在大數據統計的幾十種菜品外賣量中,有5種菜品是廣州人全年度下單量最少的,分別是雲南火鍋、俄羅斯菜、老北京火鍋、西班牙菜與羊蝎子火鍋。其中雲南火鍋墊底,去年一年只有4單;羊蝎子火鍋下單量稍多,有317單。可在最愛羊蝎子火鍋的北京,外賣下單量足有35萬。

廣州腸粉在外地遇冷

在廣州,粵菜以649萬的訂單量排名該地區菜品統計第8位,腸粉與煲仔飯雙雙跌出前十,排名16、17。煲仔飯雖然是廣州地區特色美食,卻受到長沙人熱捧。

談及南粵傳統文化,早茶是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食在廣州,一盅兩件”,是不少老廣引以為傲的生活方式。可從外賣數據來看,廣州人似乎並不太感冒,腸粉不過排名16位,比意面披薩、烤串、炸雞這些“舶來品”都要低。腸粉在外省的接受度就更低了,上海排名60、南京排名71、北京排名82。嶺南名品腸粉在哈爾濱的境遇最慘,去年一年連1萬的訂單量都沒有達到。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記者問遍周邊好友,老廣阿神説腸粉還是要在廣州茶樓就著熱茶吃才夠“正”!常出差外省的老廣阿秋也説,雖然不少省份有推腸粉,可是無論醬汁還是粉皮,都和廣州味道大相徑庭。

一年花32萬元叫外賣

根據美團外賣對全國30個主要城市的統計,全國外賣花錢最多的用戶是廣州的羅先生,他一年花了32萬元叫外賣。不僅如此,他還以1678單的外賣下單量位居廣州市首位,相當於一年365天天早中晚外賣點不停,平均一頓外賣消費200元。

記者查詢發現,廣州人2018年平均工資為9.4萬元,羅先生一年就吃掉普通廣州人3年的年薪。

愛吃是廣州人的天性,高校學子同樣熱衷外賣美食。在全國2914所高校中,中山大學(大學城校區)以449萬的訂單量勇登全國高校之最。

在人們普遍的認知中,廣東人似乎都不太能吃辣,畢竟久負盛名的粵菜基本與辣絕緣。但在大數據面前,這種思維定式明顯被打臉,廣東人明明也很能吃辣!

在菜品統計中,川湘菜廣受追捧,在廣州以1100多萬的訂單量佔據年度最受歡迎菜品中的第四位。就在湘菜起源地長沙,川湘菜的訂單不過570多萬,才是廣州的一半。

不僅如此,廣州人在品嘗不辣美食時仍不忘提醒店家“加辣椒”。廣州有84萬份外賣單備註“加辣”,是全國第二名最多外賣備註“加辣”的城市。

編輯:
數字報
廣州人如今比長沙人還愛吃辣?
金羊網  作者:宋昀瀟  2019-01-07

外賣大數據顯示:廣州川湘菜訂單比長沙多一倍,全年有84萬份外賣單備註“加辣”

羊城晚報訊 記者宋昀瀟報道:近日,美團外賣發佈2018年度趣味數據顯示,年度外賣花錢王花落廣州,一市民去年叫外賣花了32萬元!

此外,清淡的粵菜似乎已經不能滿足越來越重口味的廣州人,廣州每年消費的湘菜足足比長沙多了一倍,甚至外賣單都不忘備註“加辣椒”。

誰説老廣什麼都吃?

廣州有句俗話“辛苦揾來自在食”,意思是辛辛苦苦賺錢就是為了舒舒服服地吃。大數據統計,去年一年,廣州人民最愛吃的外賣種類分別是快餐簡餐、西式快餐、米粉/米線、川湘菜、麻辣燙/關東煮。和全國前五名進行對比,廣受全國人民喜歡的包子/粥卻掉出了廣州榜前五,取而代之的是麻辣燙/關東煮。這樣看來,比起艇仔粥及第粥,豆皮麻辣燙顯然更讓廣州人垂涎三尺。

事實上,廣州人民不吃的東西有很多,在大數據統計的幾十種菜品外賣量中,有5種菜品是廣州人全年度下單量最少的,分別是雲南火鍋、俄羅斯菜、老北京火鍋、西班牙菜與羊蝎子火鍋。其中雲南火鍋墊底,去年一年只有4單;羊蝎子火鍋下單量稍多,有317單。可在最愛羊蝎子火鍋的北京,外賣下單量足有35萬。

廣州腸粉在外地遇冷

在廣州,粵菜以649萬的訂單量排名該地區菜品統計第8位,腸粉與煲仔飯雙雙跌出前十,排名16、17。煲仔飯雖然是廣州地區特色美食,卻受到長沙人熱捧。

談及南粵傳統文化,早茶是其中濃墨重彩的一筆。“食在廣州,一盅兩件”,是不少老廣引以為傲的生活方式。可從外賣數據來看,廣州人似乎並不太感冒,腸粉不過排名16位,比意面披薩、烤串、炸雞這些“舶來品”都要低。腸粉在外省的接受度就更低了,上海排名60、南京排名71、北京排名82。嶺南名品腸粉在哈爾濱的境遇最慘,去年一年連1萬的訂單量都沒有達到。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記者問遍周邊好友,老廣阿神説腸粉還是要在廣州茶樓就著熱茶吃才夠“正”!常出差外省的老廣阿秋也説,雖然不少省份有推腸粉,可是無論醬汁還是粉皮,都和廣州味道大相徑庭。

一年花32萬元叫外賣

根據美團外賣對全國30個主要城市的統計,全國外賣花錢最多的用戶是廣州的羅先生,他一年花了32萬元叫外賣。不僅如此,他還以1678單的外賣下單量位居廣州市首位,相當於一年365天天早中晚外賣點不停,平均一頓外賣消費200元。

記者查詢發現,廣州人2018年平均工資為9.4萬元,羅先生一年就吃掉普通廣州人3年的年薪。

愛吃是廣州人的天性,高校學子同樣熱衷外賣美食。在全國2914所高校中,中山大學(大學城校區)以449萬的訂單量勇登全國高校之最。

在人們普遍的認知中,廣東人似乎都不太能吃辣,畢竟久負盛名的粵菜基本與辣絕緣。但在大數據面前,這種思維定式明顯被打臉,廣東人明明也很能吃辣!

在菜品統計中,川湘菜廣受追捧,在廣州以1100多萬的訂單量佔據年度最受歡迎菜品中的第四位。就在湘菜起源地長沙,川湘菜的訂單不過570多萬,才是廣州的一半。

不僅如此,廣州人在品嘗不辣美食時仍不忘提醒店家“加辣椒”。廣州有84萬份外賣單備註“加辣”,是全國第二名最多外賣備註“加辣”的城市。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