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學習英語 卻負債六萬元

來源:金羊網 作者:孫唯 張璐瑤 譚錚 沈泳楠 周興宇 發表時間:2018-12-13 14:19

申昭申請貸款後,手續費達3000余元

申昭的退款申請書

圖/視覺中國(資料圖)

這是一個關于貸款學英語的故事。

故事的一方是一群學生,對方是知名培訓機構華爾街英語。

學生們懷抱留學、求職、自我提升等美好願望,選擇了華爾街英語。銷售老師的熱情“話術”、稍不留神遭遇的貸款迷局、難以退掉的高價學費、償還不起的大額債務……卻為這些年輕人帶來了“不能承受之重”。

為什麼學個英語就背上了五六位數的債務了呢?

讓我們從廣州女大學生申昭(化名)的故事説起——

案例

按“班主任”指引申請的“分期付款”竟是貸款

報警後退了學費 利息卻還得還

我叫申昭,是廣州某高校學生,現在聽到“學英語”三個字,我還心有余悸。

2017年9月24日下午,舍友致電給我,説她正在上課的華爾街英語有個優惠活動,推薦我參加。當時,我正打算報考雅思。抱著了解一下的心態,我從大學城跑到了華爾街英語在體育西路的學習中心。

舍友在華爾街英語的“班主任”Angel了解我的情況後,便開始了長達兩小時的課程推介。

在咨詢學費時,Angel在沒有提供支付選項的情況下,直接向我推薦了“分期付款”。我按照她的指示,用相關APP申請“分期”,但填寫資料時,“工作狀態”一欄中並沒有“學生”選項,于是她讓我勾選了“自由職業者”。

雖然手機一直在我手中,但所有資料的填寫步驟都是在她的指引下完成。她説,每個月會有一些“手續費”,但不會很多。後來我才發現,每個月要多交180元“手續費”。

最後,我現場支付了6000元定金,APP分期付款53800元,共花費59800元,報讀了12個級別的課程。

當晚家長得知此事後,要求我立刻辦理退款,稱有親友買了十幾萬元的課程卻退不了款。但Angel一直試圖打消我退款的念頭。

在我堅持之下, Angel提出,辦理退款需要填申請表,並經過高層面試核準。我手寫了退款申請書交予Angel,她也現場簽字確認,但未標明其簽字日期。

遞交退款申請書後,華爾街英語並沒有作出任何回應。無奈之下,家長向公安機關求助。一個月後,在民警陪同下,我再一次來到華爾街英語。當時,副校長出面協商。直到此刻,我才知道自己的退款申請一直被扣在“班主任”手裏,並早已錯過了“七天無理由退款”的保護范圍。

在民警協助之下,11月21日,我被通知再次到華爾街英語解決退款事宜。這時,我才知道自己用APP貸款的“手續費”其實是貸款利息。半個月後,此前繳納的59800元全部退回,但這兩個月的貸款利息仍需我自己承擔。

追問

説好的“分期付款” 為何變成APP貸款?

真的是“分期付款”?

申昭告訴記者,像她這樣的大學生,一開始聽銷售説可以“分期付款”時,並沒有意識到這就是貸款,反而覺得可以減輕經濟壓力。

“交錢的時候,工作人員説可以‘分期付款’且不需要利息。他拿走我的手機,然後幫我下載了用于貸款的APP,拍了我的身份證和我本人,説這是必要的程序。我當時並不知道他正用我的名義在APP上貸款。後來我一查才發現,每個月的‘手續費’很高,最後我迫不得已一次性還清了5萬塊錢。”一名廣州大學生説。

為什麼是大學生?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糊裏糊涂簽了“貸款買課”協議的,很多是還沒獨立經濟能力的在校大學生。

申昭回憶起自己被銷售忽悠貸款的過程:“最記得的是,在貸款APP填‘工作狀態’那裏沒有‘學生’選項,讓我選‘自由職業’。很多是我們不會填的,她(銷售)就拿手機過去幫我們填。”

網名為“ceciliaxiong”的同濟大學在讀學生在網上説:“2016年3月14日,報讀上海徐家匯的華爾街英語,交了41800元,華爾街課程顧問推薦辦理‘學習信用卡’,在銀行用了10分鐘就辦了信用卡,剩余的37200元用此卡刷了24月的分期付款。”

為何退款難?

買課過程很容易,退款卻頗為困難。

一名廣州大學生告訴記者:“交錢之後,他們就讓我簽合同,一式三份,我沒多想就簽了。後來回去我後悔了,説想退款,他(銷售)搪塞了我很久,拖到最後一天才告訴我,華爾街沒有這樣的先例,需要本人到總部才能申請退款。我只能讓步,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編輯:
數字報
本想學習英語 卻負債六萬元
金羊網  作者:孫唯 張璐瑤 譚錚 沈泳楠 周興宇  2018-12-13

申昭申請貸款後,手續費達3000余元

申昭的退款申請書

圖/視覺中國(資料圖)

這是一個關于貸款學英語的故事。

故事的一方是一群學生,對方是知名培訓機構華爾街英語。

學生們懷抱留學、求職、自我提升等美好願望,選擇了華爾街英語。銷售老師的熱情“話術”、稍不留神遭遇的貸款迷局、難以退掉的高價學費、償還不起的大額債務……卻為這些年輕人帶來了“不能承受之重”。

為什麼學個英語就背上了五六位數的債務了呢?

讓我們從廣州女大學生申昭(化名)的故事説起——

案例

按“班主任”指引申請的“分期付款”竟是貸款

報警後退了學費 利息卻還得還

我叫申昭,是廣州某高校學生,現在聽到“學英語”三個字,我還心有余悸。

2017年9月24日下午,舍友致電給我,説她正在上課的華爾街英語有個優惠活動,推薦我參加。當時,我正打算報考雅思。抱著了解一下的心態,我從大學城跑到了華爾街英語在體育西路的學習中心。

舍友在華爾街英語的“班主任”Angel了解我的情況後,便開始了長達兩小時的課程推介。

在咨詢學費時,Angel在沒有提供支付選項的情況下,直接向我推薦了“分期付款”。我按照她的指示,用相關APP申請“分期”,但填寫資料時,“工作狀態”一欄中並沒有“學生”選項,于是她讓我勾選了“自由職業者”。

雖然手機一直在我手中,但所有資料的填寫步驟都是在她的指引下完成。她説,每個月會有一些“手續費”,但不會很多。後來我才發現,每個月要多交180元“手續費”。

最後,我現場支付了6000元定金,APP分期付款53800元,共花費59800元,報讀了12個級別的課程。

當晚家長得知此事後,要求我立刻辦理退款,稱有親友買了十幾萬元的課程卻退不了款。但Angel一直試圖打消我退款的念頭。

在我堅持之下, Angel提出,辦理退款需要填申請表,並經過高層面試核準。我手寫了退款申請書交予Angel,她也現場簽字確認,但未標明其簽字日期。

遞交退款申請書後,華爾街英語並沒有作出任何回應。無奈之下,家長向公安機關求助。一個月後,在民警陪同下,我再一次來到華爾街英語。當時,副校長出面協商。直到此刻,我才知道自己的退款申請一直被扣在“班主任”手裏,並早已錯過了“七天無理由退款”的保護范圍。

在民警協助之下,11月21日,我被通知再次到華爾街英語解決退款事宜。這時,我才知道自己用APP貸款的“手續費”其實是貸款利息。半個月後,此前繳納的59800元全部退回,但這兩個月的貸款利息仍需我自己承擔。

追問

説好的“分期付款” 為何變成APP貸款?

真的是“分期付款”?

申昭告訴記者,像她這樣的大學生,一開始聽銷售説可以“分期付款”時,並沒有意識到這就是貸款,反而覺得可以減輕經濟壓力。

“交錢的時候,工作人員説可以‘分期付款’且不需要利息。他拿走我的手機,然後幫我下載了用于貸款的APP,拍了我的身份證和我本人,説這是必要的程序。我當時並不知道他正用我的名義在APP上貸款。後來我一查才發現,每個月的‘手續費’很高,最後我迫不得已一次性還清了5萬塊錢。”一名廣州大學生説。

為什麼是大學生?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糊裏糊涂簽了“貸款買課”協議的,很多是還沒獨立經濟能力的在校大學生。

申昭回憶起自己被銷售忽悠貸款的過程:“最記得的是,在貸款APP填‘工作狀態’那裏沒有‘學生’選項,讓我選‘自由職業’。很多是我們不會填的,她(銷售)就拿手機過去幫我們填。”

網名為“ceciliaxiong”的同濟大學在讀學生在網上説:“2016年3月14日,報讀上海徐家匯的華爾街英語,交了41800元,華爾街課程顧問推薦辦理‘學習信用卡’,在銀行用了10分鐘就辦了信用卡,剩余的37200元用此卡刷了24月的分期付款。”

為何退款難?

買課過程很容易,退款卻頗為困難。

一名廣州大學生告訴記者:“交錢之後,他們就讓我簽合同,一式三份,我沒多想就簽了。後來回去我後悔了,説想退款,他(銷售)搪塞了我很久,拖到最後一天才告訴我,華爾街沒有這樣的先例,需要本人到總部才能申請退款。我只能讓步,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