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孩子能活下去, 借多少錢我們都會還

來源: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0-10 14:27

■玩具槍是其定最心愛的玩具,他相信,病魔也可以被打敗。

■劉其定 募捐專用 二維碼

溫暖訴求溫暖1243號

雲浮人劉卓富靠一份散工的薪酬養著一家七口。兩年前,劉卓富才還清弟弟治病時欠下的鉅款,原以為經濟條件自此可以舒緩,孰料順心日子沒過多久,他最小的兒子劉其定卻被確診患上了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急需大筆治療費。其定所患白血病屬於高危,醫生建議劉卓富考慮給孩子做骨髓移植手術,但他費盡力氣也湊不夠入倉費,兒子已經定好的手術日期,又只能延後。

雲浮三歲男童突患白血病,父母湊不夠入倉費致移植手術延期

被確診患上白血病

“噠噠噠,噠噠噠,不許動!我要把壞蛋通通幹掉……”踏入中山二院的這間血液科病房,記者感受到類似地點截然不同的熱鬧。

眼前,一個三歲左右的小男孩背著一桿玩具槍,神氣地站在病床上,對著“侵入者”橫掃。站在床邊的劉卓富伸出手護著兒子,生怕他踩空掉下來。

去年8月份,小兒子其定突然發燒咳嗽,媽媽熊灶英都以為只是普通感冒。但孩子持續高熱的狀態讓她不再樂觀,從村衛生站到鎮衛生站,其定的病情仍反反覆復,不見好轉。“總是白天沒發燒,到了晚上10點多又開始燒起來。”熊灶英沒辦法,又帶著孩子去了雲浮市婦幼保健醫院。

做過血常規檢查後,醫生的話讓媽媽大驚失色。“醫生説孩子很可能是白血病,讓我趕緊送去大醫院復查。”戰戰兢兢的熊灶英抱起其定趕到雲浮市人民醫院,一番檢查後,其定被確診患上白血病。去年11月底,她抱著其定來到廣州的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準備就醫。

曾舉債十幾萬為家人治病

説起家中的情況,劉卓富夫妻倆悲從中來。2005年,自己的弟弟結婚,但婚後才一年,弟弟就被確診患上肝癌。劉卓富借了十幾萬元給弟弟治病,可仍然無法留住他年輕的生命。

弟弟撒手人寰後,弟媳改嫁了,留下一個女兒,“我們不管,誰能管她?”劉卓富是個建築小工,常年跟著工地的人四處做泥水工,每個月收入不穩定,平均下來也就2000多元月薪,但他和妻子義無反顧收養了弟弟的女兒,將她視為己出。

十多年來,劉卓富夫妻倆要養育五個孩子,還要還弟弟治病時欠下的鉅款,生活舉步維艱。

“前兩年好不容易還清了欠款,這兩年還存了一萬多元,沒想到,我的孩子又得了重病。”劉卓富説,自從小兒子確診入院後,他們已經花費30萬元,這其中除了四成左右可以報銷,還有他們通過兩次網上籌款募集到的八萬元,其餘十多萬元,都是四處借來的。

沒錢做移植手術只好延期

讓劉卓富焦心的是,其定的白血病是很難治療的高危型,除了要進行化療之外,醫生建議他們做造血幹細胞移植手術,否則孩子日後的復發幾率可能高達八成。

“醫生跟我説,做手術的話,復發幾率可以降到兩成。”熊灶英插話,“只要孩子能活下去,借多少錢我們都會還。”她説,醫院也幫劉其定找到了匹配的臍帶血,本來一切都準備好了,手術日期定在9月10日,可惜夫妻倆沒能籌到手術所需的20萬元入倉費。

不能手術,劉卓富毫無辦法,只能申請延期。但在等待期,其定的治療不能停歇,否則病情惡化,有錢都不能保證可以手術。

“我們還是想,不管怎樣,要給孩子籌到錢做手術,要不然以後復發了,我們該花的錢也花了,更沒有辦法再救他了。”劉卓富説,只盼著能儘快籌到小其定救命的20萬元手術費,給兒子一個重生的機會。

編輯:
數字報

只要孩子能活下去, 借多少錢我們都會還

  作者:  2018-10-10

■玩具槍是其定最心愛的玩具,他相信,病魔也可以被打敗。

■劉其定 募捐專用 二維碼

溫暖訴求溫暖1243號

雲浮人劉卓富靠一份散工的薪酬養著一家七口。兩年前,劉卓富才還清弟弟治病時欠下的鉅款,原以為經濟條件自此可以舒緩,孰料順心日子沒過多久,他最小的兒子劉其定卻被確診患上了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急需大筆治療費。其定所患白血病屬於高危,醫生建議劉卓富考慮給孩子做骨髓移植手術,但他費盡力氣也湊不夠入倉費,兒子已經定好的手術日期,又只能延後。

雲浮三歲男童突患白血病,父母湊不夠入倉費致移植手術延期

被確診患上白血病

“噠噠噠,噠噠噠,不許動!我要把壞蛋通通幹掉……”踏入中山二院的這間血液科病房,記者感受到類似地點截然不同的熱鬧。

眼前,一個三歲左右的小男孩背著一桿玩具槍,神氣地站在病床上,對著“侵入者”橫掃。站在床邊的劉卓富伸出手護著兒子,生怕他踩空掉下來。

去年8月份,小兒子其定突然發燒咳嗽,媽媽熊灶英都以為只是普通感冒。但孩子持續高熱的狀態讓她不再樂觀,從村衛生站到鎮衛生站,其定的病情仍反反覆復,不見好轉。“總是白天沒發燒,到了晚上10點多又開始燒起來。”熊灶英沒辦法,又帶著孩子去了雲浮市婦幼保健醫院。

做過血常規檢查後,醫生的話讓媽媽大驚失色。“醫生説孩子很可能是白血病,讓我趕緊送去大醫院復查。”戰戰兢兢的熊灶英抱起其定趕到雲浮市人民醫院,一番檢查後,其定被確診患上白血病。去年11月底,她抱著其定來到廣州的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準備就醫。

曾舉債十幾萬為家人治病

説起家中的情況,劉卓富夫妻倆悲從中來。2005年,自己的弟弟結婚,但婚後才一年,弟弟就被確診患上肝癌。劉卓富借了十幾萬元給弟弟治病,可仍然無法留住他年輕的生命。

弟弟撒手人寰後,弟媳改嫁了,留下一個女兒,“我們不管,誰能管她?”劉卓富是個建築小工,常年跟著工地的人四處做泥水工,每個月收入不穩定,平均下來也就2000多元月薪,但他和妻子義無反顧收養了弟弟的女兒,將她視為己出。

十多年來,劉卓富夫妻倆要養育五個孩子,還要還弟弟治病時欠下的鉅款,生活舉步維艱。

“前兩年好不容易還清了欠款,這兩年還存了一萬多元,沒想到,我的孩子又得了重病。”劉卓富説,自從小兒子確診入院後,他們已經花費30萬元,這其中除了四成左右可以報銷,還有他們通過兩次網上籌款募集到的八萬元,其餘十多萬元,都是四處借來的。

沒錢做移植手術只好延期

讓劉卓富焦心的是,其定的白血病是很難治療的高危型,除了要進行化療之外,醫生建議他們做造血幹細胞移植手術,否則孩子日後的復發幾率可能高達八成。

“醫生跟我説,做手術的話,復發幾率可以降到兩成。”熊灶英插話,“只要孩子能活下去,借多少錢我們都會還。”她説,醫院也幫劉其定找到了匹配的臍帶血,本來一切都準備好了,手術日期定在9月10日,可惜夫妻倆沒能籌到手術所需的20萬元入倉費。

不能手術,劉卓富毫無辦法,只能申請延期。但在等待期,其定的治療不能停歇,否則病情惡化,有錢都不能保證可以手術。

“我們還是想,不管怎樣,要給孩子籌到錢做手術,要不然以後復發了,我們該花的錢也花了,更沒有辦法再救他了。”劉卓富説,只盼著能儘快籌到小其定救命的20萬元手術費,給兒子一個重生的機會。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