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南山談生物醫藥産業發展:廣州要有危機感

來源:金羊網 作者:陳澤雲 王丹陽 發表時間:2019-06-11 10:04

金羊網記者 陳澤雲 王丹陽

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上圖)在接受金羊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廣州近年來致力于推動生物醫藥産學研轉化,走的路子很實在。不過,由于國際競爭的加劇,廣州還應該更有危機感。

金羊網:2017年廣州成功舉辦了第十屆中國生物産業大會,時隔兩年再度成為東道主,您怎麼看待廣州生物醫藥産業這兩年的發展?

鐘南山:廣州這兩年在推動産學研轉化方面走的路子比較實在,對于生物醫藥産業來説,除了要做好基礎研究,也要重視基礎研究的轉化,讓科研樣品能變成産品和商品,在市面上銷售使用,才能真正産生社會效應。産學研的轉化以前是我們比較缺乏的,不過現在各個高校、研究所都已經注意到了這一點,有了很大進步。

以我所在的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國家重點實驗室為例,目前我們在産學研方面已經取得了一些成就:一是新藥的研發,研究院與東莞一家藥企合作開發的抗流感新藥,目前各項臨床數據顯示效果比達菲要好,該藥年底將進入二期臨床試驗;二是醫療器械的研發,目前研究院在做的産品包括了紅外超聲成像儀和感染防控床等,我們希望在産學研基礎上,一方面探索世界前沿技術,另一方面也促使更多國家急需的簡單、效優、價廉、安全的醫療器械産品面世。三是借助互聯網技術推動先進醫療技術、理念、診斷方法,目前我們的實驗室已經建立了一個全國性的呼吸學科網絡互聯平臺,進行網上協同查房,讓更多技術得以在臨床上應用。

金羊網:立足于粵港澳大灣區,廣州應該如何更好推動生物醫藥産業發展,您有什麼建議?

鐘南山:廣州現在在生物醫藥産業方面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比如近年來,廣州吸引了不少跨國巨頭入駐落地,比如GE、百濟神州、藥明康德等,説明這幾年廣州發展生物醫藥的政策、環境都更有吸引力了。

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有危機感和緊迫感。我們現在有很多新藥,都是與全球醫藥公司在同一個賽道上同步競爭,這時候就要比拼誰走得快,比拼審批審評速度和政策支持力度,比拼生物産業鏈的完善程度。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大背景下,廣州可以與香港、澳門等城市加強合作,互相補充。比如可以參考香港的稅收政策,給予廣州生物醫藥産業和人才更大的稅收優惠,以調動積極性。同時,由于生物醫藥産業是前沿技術,相關的標準和規范還沒跟上,政府層面要盡快出臺針對性的政策和統一的標準,推動科研研究盡快進入到臨床。

【説法】

中科院院士施一公: 尖端科研突破靠尖端人才

生物醫藥等新興産業源自于核心技術的突破,核心技術來自于原始科學發展,原始科學的發現來自頂尖一流的學者。所有的尖端科研和核心技術的突破,依賴的是頂尖人才。從2008年以來,隨著海外高層次人才計劃實施,大量海外優秀人才回歸,我們的人才斷層影響基本消除。人才數量提上來了,下一步就是提高質量,為優秀人才營造良好的科研環境。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阿龍·切哈諾沃:讓高校和企業共享專利收益

發展生物醫藥産業,要加強對知識産權的保護。應該鼓勵高校和産業進行專利共享,通過轉讓專利,把專利和産業相結合取得收益。例如讓大學和企業通過專利收益比例分成,既可以實現産業化,又可以得到發展的資金。在我們以色列,有些大學有專門的孵化資金,在大學內部做孵化器。孵化本大學的研究成果的同時,也帶來更多的資金來源。也就是説,我們的創新項目不僅可以從政府獲得支持,也可以通過孵化成果來獲得社會資金支持,從而得到發展。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創新是一個團隊工程

對于創新,我認為有四個層面。首先,創新是一個産品、過程或者服務;其次創新不僅僅是創造新事物,也可以是改進、增進或者轉化;第三,創新需要對社會有所影響;另外,創新是一項團隊活動,須發揮團隊中人們各自的專長。

(記者  陳澤雲)

圖/宋金峪

編輯:海輝
數字報
鐘南山談生物醫藥産業發展:廣州要有危機感
金羊網  作者:陳澤雲 王丹陽  2019-06-11

金羊網記者 陳澤雲 王丹陽

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上圖)在接受金羊網記者採訪時表示,廣州近年來致力于推動生物醫藥産學研轉化,走的路子很實在。不過,由于國際競爭的加劇,廣州還應該更有危機感。

金羊網:2017年廣州成功舉辦了第十屆中國生物産業大會,時隔兩年再度成為東道主,您怎麼看待廣州生物醫藥産業這兩年的發展?

鐘南山:廣州這兩年在推動産學研轉化方面走的路子比較實在,對于生物醫藥産業來説,除了要做好基礎研究,也要重視基礎研究的轉化,讓科研樣品能變成産品和商品,在市面上銷售使用,才能真正産生社會效應。産學研的轉化以前是我們比較缺乏的,不過現在各個高校、研究所都已經注意到了這一點,有了很大進步。

以我所在的廣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國家重點實驗室為例,目前我們在産學研方面已經取得了一些成就:一是新藥的研發,研究院與東莞一家藥企合作開發的抗流感新藥,目前各項臨床數據顯示效果比達菲要好,該藥年底將進入二期臨床試驗;二是醫療器械的研發,目前研究院在做的産品包括了紅外超聲成像儀和感染防控床等,我們希望在産學研基礎上,一方面探索世界前沿技術,另一方面也促使更多國家急需的簡單、效優、價廉、安全的醫療器械産品面世。三是借助互聯網技術推動先進醫療技術、理念、診斷方法,目前我們的實驗室已經建立了一個全國性的呼吸學科網絡互聯平臺,進行網上協同查房,讓更多技術得以在臨床上應用。

金羊網:立足于粵港澳大灣區,廣州應該如何更好推動生物醫藥産業發展,您有什麼建議?

鐘南山:廣州現在在生物醫藥産業方面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就,比如近年來,廣州吸引了不少跨國巨頭入駐落地,比如GE、百濟神州、藥明康德等,説明這幾年廣州發展生物醫藥的政策、環境都更有吸引力了。

但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有危機感和緊迫感。我們現在有很多新藥,都是與全球醫藥公司在同一個賽道上同步競爭,這時候就要比拼誰走得快,比拼審批審評速度和政策支持力度,比拼生物産業鏈的完善程度。在粵港澳大灣區的大背景下,廣州可以與香港、澳門等城市加強合作,互相補充。比如可以參考香港的稅收政策,給予廣州生物醫藥産業和人才更大的稅收優惠,以調動積極性。同時,由于生物醫藥産業是前沿技術,相關的標準和規范還沒跟上,政府層面要盡快出臺針對性的政策和統一的標準,推動科研研究盡快進入到臨床。

【説法】

中科院院士施一公: 尖端科研突破靠尖端人才

生物醫藥等新興産業源自于核心技術的突破,核心技術來自于原始科學發展,原始科學的發現來自頂尖一流的學者。所有的尖端科研和核心技術的突破,依賴的是頂尖人才。從2008年以來,隨著海外高層次人才計劃實施,大量海外優秀人才回歸,我們的人才斷層影響基本消除。人才數量提上來了,下一步就是提高質量,為優秀人才營造良好的科研環境。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阿龍·切哈諾沃:讓高校和企業共享專利收益

發展生物醫藥産業,要加強對知識産權的保護。應該鼓勵高校和産業進行專利共享,通過轉讓專利,把專利和産業相結合取得收益。例如讓大學和企業通過專利收益比例分成,既可以實現産業化,又可以得到發展的資金。在我們以色列,有些大學有專門的孵化資金,在大學內部做孵化器。孵化本大學的研究成果的同時,也帶來更多的資金來源。也就是説,我們的創新項目不僅可以從政府獲得支持,也可以通過孵化成果來獲得社會資金支持,從而得到發展。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創新是一個團隊工程

對于創新,我認為有四個層面。首先,創新是一個産品、過程或者服務;其次創新不僅僅是創造新事物,也可以是改進、增進或者轉化;第三,創新需要對社會有所影響;另外,創新是一項團隊活動,須發揮團隊中人們各自的專長。

(記者  陳澤雲)

圖/宋金峪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