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兒童對父母過度 “曬”娃説不 專家:這是兒童網絡隱私意識的覺醒

來源:新華社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6-02 08:56

“如果我的臉,經常被爸爸媽媽‘曬’在他們的微信朋友圈,可能不安全。”在“六一”兒童節前夕,上海市閔行區薔薇小學10歲學生章楚依向即將舉行的中國少年先鋒隊上海市第八次代表大會提交的一份提案引起社會熱議。

當成人世界正在討論大數據時代的私人信息過多暴露在公共空間時,中國的一些小學生也開始意識到——在互聯網上,保護自己的肖像等私人信息也很重要。

章楚依和她的小夥伴希望表達的是——反對父母過度“曬”娃。“爸爸媽媽如果要在網上‘曬’我們,應當先徵得我們同意。”她説。

章楚依所就讀的四年級某班有超過30名學生,調查顯示近七成學生曾經被父母以不同的方式“曬”在網上。而這所學校針對三至五年級全體學生的問卷調查顯示,八成孩子有被“曬”經歷。而且無論有沒有被“曬”,受訪孩子中絕大部分不樂意自己的照片和信息被隨意“秀”在網上。

章楚依認為,就好像媽媽教育孩子注意人身安全那樣,人臉信息的安全也變得越來越重要,最好不要經常“曬”。

“臉和身體都是隱私,不能隨便分享。”“現在可以‘用臉’辦很多事情,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就可以識別人臉。”“人臉信息還可以用來開關門鎖。”“大人們用手機支付的時候,好像也可以選擇人臉識別。”章楚依和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一些孩子擔心自己的肖像今後會被陌生人惡意使用。

截至2018年12月,中國網民規模達8.29億,普及率達59.6%。手機網民規模達8.17億,網民通過手機接入互聯網的比例高達98.6%。

章楚依和她的同學身處移動互聯時代,全班大部分學生佩戴了家長為他們購買的兒童電話手表,位置定位、雙向通話、SOS求助等功能,讓孩子們覺得安全而方便。盡管他們還沒有使用手機,但是已經感到了父母在互聯網上的各種行為,給他們帶來了“壓力”和“風險”。

章楚依的困惑不無道理。在中國,人臉識別應用正逐步擴大,對成年人來説,考勤、支付、交通出行、入住賓館等都可以“刷臉”,臉部信息使用逐漸普及。有人認為,兒童的臉部信息應當受到更嚴格的保護,這將有助于避免和減少拐賣兒童的可能性。

“中國各地加強對少年兒童的安全保護及相關的安全教育,是激發兒童自身網絡隱私意識及相關安全意識的主要原因之一。”上海市青少年服務和權益保護辦公室主任周建軍説。

他認為,讓孩子主動意識到在互聯網上也有個人隱私的界限,這對保護兒童肖像權等在內的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是一件好事。

絕大部分得知章楚依這個提案的家長都表示,可以用鏡頭記錄孩子的成長,至于在網上分享與否,還是需要先傾聽孩子的想法,未成年人應當得到充分尊重和保護。

“今天的小學生,大部分出生于2010年前後,這一代少年兒童很快也會成為互聯網的主要使用者,他們的自我保護意識和隱私界限意識,顯然比現在的成年人更強。”周建軍説。

(新華社)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中國兒童對父母過度 “曬”娃説不 專家:這是兒童網絡隱私意識的覺醒
新華社  作者:  2019-06-02

“如果我的臉,經常被爸爸媽媽‘曬’在他們的微信朋友圈,可能不安全。”在“六一”兒童節前夕,上海市閔行區薔薇小學10歲學生章楚依向即將舉行的中國少年先鋒隊上海市第八次代表大會提交的一份提案引起社會熱議。

當成人世界正在討論大數據時代的私人信息過多暴露在公共空間時,中國的一些小學生也開始意識到——在互聯網上,保護自己的肖像等私人信息也很重要。

章楚依和她的小夥伴希望表達的是——反對父母過度“曬”娃。“爸爸媽媽如果要在網上‘曬’我們,應當先徵得我們同意。”她説。

章楚依所就讀的四年級某班有超過30名學生,調查顯示近七成學生曾經被父母以不同的方式“曬”在網上。而這所學校針對三至五年級全體學生的問卷調查顯示,八成孩子有被“曬”經歷。而且無論有沒有被“曬”,受訪孩子中絕大部分不樂意自己的照片和信息被隨意“秀”在網上。

章楚依認為,就好像媽媽教育孩子注意人身安全那樣,人臉信息的安全也變得越來越重要,最好不要經常“曬”。

“臉和身體都是隱私,不能隨便分享。”“現在可以‘用臉’辦很多事情,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就可以識別人臉。”“人臉信息還可以用來開關門鎖。”“大人們用手機支付的時候,好像也可以選擇人臉識別。”章楚依和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一些孩子擔心自己的肖像今後會被陌生人惡意使用。

截至2018年12月,中國網民規模達8.29億,普及率達59.6%。手機網民規模達8.17億,網民通過手機接入互聯網的比例高達98.6%。

章楚依和她的同學身處移動互聯時代,全班大部分學生佩戴了家長為他們購買的兒童電話手表,位置定位、雙向通話、SOS求助等功能,讓孩子們覺得安全而方便。盡管他們還沒有使用手機,但是已經感到了父母在互聯網上的各種行為,給他們帶來了“壓力”和“風險”。

章楚依的困惑不無道理。在中國,人臉識別應用正逐步擴大,對成年人來説,考勤、支付、交通出行、入住賓館等都可以“刷臉”,臉部信息使用逐漸普及。有人認為,兒童的臉部信息應當受到更嚴格的保護,這將有助于避免和減少拐賣兒童的可能性。

“中國各地加強對少年兒童的安全保護及相關的安全教育,是激發兒童自身網絡隱私意識及相關安全意識的主要原因之一。”上海市青少年服務和權益保護辦公室主任周建軍説。

他認為,讓孩子主動意識到在互聯網上也有個人隱私的界限,這對保護兒童肖像權等在內的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是一件好事。

絕大部分得知章楚依這個提案的家長都表示,可以用鏡頭記錄孩子的成長,至于在網上分享與否,還是需要先傾聽孩子的想法,未成年人應當得到充分尊重和保護。

“今天的小學生,大部分出生于2010年前後,這一代少年兒童很快也會成為互聯網的主要使用者,他們的自我保護意識和隱私界限意識,顯然比現在的成年人更強。”周建軍説。

(新華社)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