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東莞的社會治理:繡花式治理讓城市有顏值有溫度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 李妹妍 發表時間:2019-05-31 08:52

總策劃:劉海陵 林海利

統籌:林兆均 王紅虹

執行:金羊網記者 李國輝 李妹妍 實習生 韓羽柔

從生態治理到鄉村建設,從平安莞邑到友善之城,富有莞味的城市管理,提升著城市的溫度,增強著人們對城市的認同感、親切感和歸屬感

水道縱橫、花草搖曳、白鷺低飛……正值五月,與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一江之隔的東莞麻涌西側的華陽湖裏風景如畫、遊客如織——很難想象,就在幾年前,這裏還是本地村民都掩鼻繞道的“臭水塘”。

華陽湖國家濕地公園的華麗蛻變,僅僅是東莞綜合治理、改善城市面貌的一個細小片段。

偏遠鄉村中,規劃師們正在為美麗鄉村量身定制建設方案;車水馬龍的城市大道上,“身兼數職”的東莞鐵騎開展巡邏防控;第一批友善企業天安數碼城內,志願者服務隊已發展到4278人……

去年,東莞被評為“全國社會治理創新示范市”。從生態治理到鄉村建設,從平安莞邑到友善之城,東莞用富有莞味的“繡花”方式,提升城市的溫度,增強著人們對城市的認同感、親切感和歸屬感。

華陽湖國家生態濕地公園,已成了東莞乃至珠三角市民的“後花園” 採訪對象供圖

1 魚米之鄉“浴血重生”

2012年,何啟銳走馬上任麻涌鎮華陽村黨工委書記,華陽湖的環境污染成為這個“新官”最頭疼的問題:“水面看起來就像是覆蓋了一層厚厚的油脂,發黑發臭”。

作為土生土長的華陽村人,何啟銳還記得,小時候大人們撐船載著香蕉去賣的場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這裏是嶺南的魚米之鄉,也是全國著名作家陳殘雲的小説《香飄四季》的原創地。

進入九十年代後,眾多污染工廠、企業紛紛開到了華陽湖周邊,鼎盛時更是高達110多家。經濟粗放發展的年代,化工、電鍍、洗水漂染等行業以及養殖場的廢水垃圾直接排入,村內縱橫交織的河涌常年淤塞。

2013年,麻涌鎮下定決心“治污促轉型”,一紙《廣東麻涌華陽湖國家濕地公園總體規劃》徹底改變了華陽人的命運。

“當時我們判斷,華陽湖項目成功的關鍵在先做好總體規劃。”麻涌鎮黨委委員尹礎全程參與了這一規劃整治,他告訴羊城晚報記者,麻涌借鑒杭州西溪濕地的經驗,聘請專業團隊進行規劃設計,並邀請國家林業局林産規劃設計院林業所編制《廣東麻涌華陽湖國家濕地公園總體規劃》,將華陽湖規劃打造成融防洪排澇、生態修復、環境保護、産業結構調整和新型城鎮化建設于一體的生態旅遊圈。

這片生態旅遊圈約有2/3的面積在華陽村轄區內。何啟銳回憶稱,自己面臨著巨大的壓力,“清拆非法禽畜養殖場、關停污染企業,還要土地統籌進行遷墳,部分村民不理解,對此意見很大。”

為了推進工作,麻涌鎮動員鎮村兩級幹部,用了三個月深入農村、企業進行動員,112家企業悉數被清,223家非法禽畜養殖場被拆,搬遷的農地墳墓達2.8萬個。為了打通水係,僅清理的淤泥就多達165萬立方米,“拔”掉20多個排污口。

經過整治,華陽湖的水質從原來的劣Ⅴ類恢復到逼近Ⅲ類,成功申報成為國家濕地公園,成為珠三角遠近聞名的度假勝地。

對周邊村民來説,這種環境變化不僅更宜居,還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經濟利益:華陽湖景區開放以來,景區木屋民宿、綠道驛站、創客坊、印象水鄉、漁人碼頭等新型商業體凝聚起越來越多的人氣和商機,正形成全域旅遊效應。

“春哥豬扒包”是華陽湖創客坊裏的一家小店,老板林沛春是土生土長的麻涌彰澎村人,看好華陽湖的發展,從東莞市區回到了麻涌創業,開業之初每日賣出6個豬扒包,如今每天能賣出100個。

麻涌鎮的村民蕭嘉裕如今在華陽湖景區內開遊船。多年前他以種香蕉為生,一年辛苦到頭賺不到兩萬塊錢,現在每月工資數千元,還能拿到村裏的分紅,“希望更多的遊客到華陽湖玩,這湖裏的第一株荷花,就是我種下的。”

2“量身定制”鄉村顏值

2018年10月,當時的東莞市城鄉規劃局發出了一份新鮮的“招賢令”:面向社會公開招募首批鄉村(社區)規劃師,用富有莞味的“量身定制”刷新鄉村顏值。

這是一份全新的職業。東莞市城建規劃設計院區域所所長譚名成得知後,立刻報名,成為東莞首批60個鄉村(社區)規劃師之一。如今,譚名成每周都要去到對口服務的黃村社區,把控社區的規劃建設,為美麗鄉村建設提供工作意見與建議。

在譚名成看來,東莞鄉村的顯著特徵是城鄉融合,在粵港澳大灣區戰略背景下,東莞以村為對象與視角來審視規劃具有現實意義。

“此時開展村莊規劃的關鍵在于明晰城市與鄉村的邊界,引導鄉村地區差異化發展。”東莞市自然資源局相關負責人透露,2020年底前,將逐步實現全市593條村(社區)規劃師的全面覆蓋。既要讓農村像城市一樣享受現代文明,擁有完善的公共服務與公共基礎設施;也要保留好農村生態本底,傳承好農村傳統優秀的文化基因。

鄉村振興,規劃先行。這句話,中堂鎮潢涌村黨總支書記黎錫康有著切身的體會。

作為東莞為數不多的以集體“實業經營型”為主導的村莊,潢涌村以造紙業為龍頭和支柱産業。但紙廠産品低端、耗能高,辦企業出身的黎錫康清楚地意識到這一點,2005年接下潢涌村黨總支書記的擔子時,他就提出“村裏粗放式發展的思路必須轉變”。

2015年,潢涌村請來華南理工大學專業團隊,為村裏量身打造鄉村旅遊規劃。隨著“美麗幸福村居生態整治”“美麗鄉村建設”等項目陸續啟動,潢涌有條不紊地推進各項建設:重塑古村嶺南風貌、升級濱江公園、打造濕地公園……整個村莊面貌煥然一新。

如今的中堂鎮潢涌村,江濱公園依江而建的步道成為村民們清晨傍晚休閒鍛煉的好去處,香樟樹掩映下的石護欄古色古香,20多座明清古建築吸引著不少遊客駐足觀看。

這一派生意盎然的景象讓黎錫康對未來信心十足,“將來潢涌作為非常美麗、幸福的村居,會讓自駕遊的客人自然停下來,把這裏當作有價值的全域旅遊目的地。”

3“共建共享”友善之城

清晨7時50分,在東莞運河旁,東莞天安數碼城的志願者們身穿白色工作服、手提黑色塑料袋,沿河一路清理岸邊的垃圾。

這是這一園區內組織的“清河、青園、親東莞”公益環保活動。在過去5年間,每個月的5號,來自不同企業的志願者們都會不約而同聚集于此。已有超過12000多人次志願者參與,清理垃圾約25噸。這已成為許多志願者“雷打不動”要參與的一件事。

作為東莞首批10家友善企業之一,東莞天安數碼城推行的友善文化,如今已成為東莞建設友善之城的重要示范。

2010年,園區就成立了一支76人的“轉型升級志願服務隊”,推行“一人一企終身服務制,對已入園的企業進行大數據跟進服務,8年間,這支服務隊一共走訪工業區1500多個,走訪企業達6萬多家。

園區內的一個個企業感受到了志願服務帶來的“友愛”關懷,也紛紛自發響應,成立志願服務隊伍。截至去年年底,天安數碼城內的眾多企業共有注冊志願者4278人,有203支志願服務隊。

園區黨總支向陽認為,友善文化已經融入了東莞天安數碼城和園區內的企業中。早在2013年,園區內的348家企業就共同發布了以“新五講四美三熱愛”為內容的園區文明公約,“互幫互助”成為重要文化。目前為止,已有1380家企業簽署了這一文明公約。

周晚霞在家庭服務行業摸爬滾打十幾年,是剛剛創立不久、專注于婦女兒童健康的一帆教育公司董事長。盡管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名員工,一帆教育卻一直致力于為眾多婦女舉辦公益培訓課,幫助她們實現就業創業。

外人難以想象,這樣一家僅有幾名員工的創業企業,也是東莞首批友善企業之一。

在東莞麻涌鎮,一帆教育不僅為當地幾百名婦女提供家庭健康教育技能培訓,包括“媽媽我要安全長大”綠色兒推項目,同時也幫助她們實現就業創業的夢想。

去年至今,一帆教育已在東莞的15個鎮街舉辦了33期公益培訓課,為近2000多名婦女提供免費的家庭健康服務技能培訓,為300多名婦女提供了創業就業服務。不僅如此,借助志願服務隊的載體,他們還遠赴清遠、茂名進行公益培訓。

“作為一家創業企業,能夠獲得友善企業的榮譽,也會反過來推動我們將友善文化進行下去。”周晚霞説,今年,他們將為一萬名女性提供免費培訓服務。

打破警種界限的1500名東莞鐵騎覆蓋東莞全市 採訪對象供圖

4“身兼數職”守護平安

2017年6月從警校畢業的陳泰未曾想過,剛開始“連車都扶不住”的她,如今,駕駛著排氣量為300cc,近400斤的重型摩托車,在復雜的路面上也能行駛自如。

每天,陳泰至少有5至6個小時在路面巡邏,不僅要處理鐵騎路遇的警情,也要處理指揮中心傳來的附近的警情。根據接處警的要求,要盡可能在1分鐘之內到達現場,遇到嚴重事故,附近的鐵騎都會相繼趕過去。最多的時候,她曾經一晚上處理了五起警情。

為了打造東莞社會治安治理的新格局,2017年8月起,東莞公安組建了第一支鐵騎隊伍,隨後迅速在全市進行推廣。如今,東莞的三支鐵騎隊伍已覆蓋33個鎮街(園區),鐵騎隊員達1500余名。

與各大城市的鐵騎不同的是,東莞的鐵騎直接打破了警種之間的界限,肩負著接處警、治安巡防、交通管理、服務群眾以及應急處突五大職能,真正做到“一警多能”。

“在此之前,如果發生治安事件,只能向民警求助,發生交通事故,也只能向交警求助,警種界限分明。”東莞市公安局指揮中心主任潘建軍告訴羊城晚報記者,打破了界限,也意味著每一個上路的鐵騎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為了讓執法更加規范,鐵騎隊員不僅要考駕駛證和特地制定的鐵騎證,還需要考取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的資格證書,持證才能上崗。

而在潘建軍看來,如今的東莞鐵騎,已真正做到了“無處不在”。

去年6月,東莞常平鎮鐵騎大隊剛組建不久,鐵騎隊員張黎暉就處置了一起重大警情。一名男子在銀行門口持刀搶劫押鈔車,張黎暉和其他鐵騎隊員“聲東擊西”,將嫌疑男子成功制服,從出警到處置結束,前後只用了八分鐘。

兩個月前,莞城運河東三路發生交通事故,一輛小車失控撞爛護欄衝到了河裏。鐵騎隊員湯飛林和同事不到三分鐘到達事發現場,用“手拉手”形成人墻的方式,將離岸十多米的被困女子拉上了岸。

1500名鐵騎覆蓋下的東莞治安新格局,正是東莞社會治理走向“繡花式”治理的體現。潘建軍告訴記者,“在2018年的全省排名中,東莞公安的滿意度和市民的安全感大大提升。”

“數”説東莞

2018年,東莞全市刑事立案數同比下降9.1%,命案立案數同比下降25.21%,“兩搶”立案數大幅下降近80%。截至2018年年底,東莞全市注冊志願者總數超過98.34萬人,志願服務組織及團體8400多個,累計開展志願活動數超13萬個,志願服務時長超2113萬小時。2018年以來,東莞市獲評“中國好人”3名、“廣東好人”1名,評選出“東莞好人”47名。

記者手記

“精細化”打造“灣區都市”

幾乎面對每一個採訪對象,我們都會問出:你覺得東莞這幾年的變化大嗎?

得到的回答千篇一律:大,太大了!

東莞的城市面貌,正在擺脫那個廠房林立、塵土飛揚的舊時代,城市夜景變得美麗。更令人感慨的是治安,我們採訪過的幾乎每一個東莞人都能説出過去自己遭遇或道聽途説來的“飛車搶奪”事件,而今的東莞,則讓他們內心感到實實在在的“安全、放心”……

是的,東莞的社會治理,正在逐步深入走向精細化。在“灣區都市、品質東莞”這一新的定位下,東莞正在全方位打造高品質的城市、産業和生活,並以城市提升帶動著經濟社會的綜合轉型。

站在新起點,東莞這座昔日以制造業聞名的“世界工廠”,如今正在粵港澳大灣區布局建設的召喚下,展示著一個宜居宜業的“灣區都市”形象。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今日東莞的社會治理:繡花式治理讓城市有顏值有溫度
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 李妹妍  2019-05-31

總策劃:劉海陵 林海利

統籌:林兆均 王紅虹

執行:金羊網記者 李國輝 李妹妍 實習生 韓羽柔

從生態治理到鄉村建設,從平安莞邑到友善之城,富有莞味的城市管理,提升著城市的溫度,增強著人們對城市的認同感、親切感和歸屬感

水道縱橫、花草搖曳、白鷺低飛……正值五月,與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一江之隔的東莞麻涌西側的華陽湖裏風景如畫、遊客如織——很難想象,就在幾年前,這裏還是本地村民都掩鼻繞道的“臭水塘”。

華陽湖國家濕地公園的華麗蛻變,僅僅是東莞綜合治理、改善城市面貌的一個細小片段。

偏遠鄉村中,規劃師們正在為美麗鄉村量身定制建設方案;車水馬龍的城市大道上,“身兼數職”的東莞鐵騎開展巡邏防控;第一批友善企業天安數碼城內,志願者服務隊已發展到4278人……

去年,東莞被評為“全國社會治理創新示范市”。從生態治理到鄉村建設,從平安莞邑到友善之城,東莞用富有莞味的“繡花”方式,提升城市的溫度,增強著人們對城市的認同感、親切感和歸屬感。

華陽湖國家生態濕地公園,已成了東莞乃至珠三角市民的“後花園” 採訪對象供圖

1 魚米之鄉“浴血重生”

2012年,何啟銳走馬上任麻涌鎮華陽村黨工委書記,華陽湖的環境污染成為這個“新官”最頭疼的問題:“水面看起來就像是覆蓋了一層厚厚的油脂,發黑發臭”。

作為土生土長的華陽村人,何啟銳還記得,小時候大人們撐船載著香蕉去賣的場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這裏是嶺南的魚米之鄉,也是全國著名作家陳殘雲的小説《香飄四季》的原創地。

進入九十年代後,眾多污染工廠、企業紛紛開到了華陽湖周邊,鼎盛時更是高達110多家。經濟粗放發展的年代,化工、電鍍、洗水漂染等行業以及養殖場的廢水垃圾直接排入,村內縱橫交織的河涌常年淤塞。

2013年,麻涌鎮下定決心“治污促轉型”,一紙《廣東麻涌華陽湖國家濕地公園總體規劃》徹底改變了華陽人的命運。

“當時我們判斷,華陽湖項目成功的關鍵在先做好總體規劃。”麻涌鎮黨委委員尹礎全程參與了這一規劃整治,他告訴羊城晚報記者,麻涌借鑒杭州西溪濕地的經驗,聘請專業團隊進行規劃設計,並邀請國家林業局林産規劃設計院林業所編制《廣東麻涌華陽湖國家濕地公園總體規劃》,將華陽湖規劃打造成融防洪排澇、生態修復、環境保護、産業結構調整和新型城鎮化建設于一體的生態旅遊圈。

這片生態旅遊圈約有2/3的面積在華陽村轄區內。何啟銳回憶稱,自己面臨著巨大的壓力,“清拆非法禽畜養殖場、關停污染企業,還要土地統籌進行遷墳,部分村民不理解,對此意見很大。”

為了推進工作,麻涌鎮動員鎮村兩級幹部,用了三個月深入農村、企業進行動員,112家企業悉數被清,223家非法禽畜養殖場被拆,搬遷的農地墳墓達2.8萬個。為了打通水係,僅清理的淤泥就多達165萬立方米,“拔”掉20多個排污口。

經過整治,華陽湖的水質從原來的劣Ⅴ類恢復到逼近Ⅲ類,成功申報成為國家濕地公園,成為珠三角遠近聞名的度假勝地。

對周邊村民來説,這種環境變化不僅更宜居,還帶來了實實在在的經濟利益:華陽湖景區開放以來,景區木屋民宿、綠道驛站、創客坊、印象水鄉、漁人碼頭等新型商業體凝聚起越來越多的人氣和商機,正形成全域旅遊效應。

“春哥豬扒包”是華陽湖創客坊裏的一家小店,老板林沛春是土生土長的麻涌彰澎村人,看好華陽湖的發展,從東莞市區回到了麻涌創業,開業之初每日賣出6個豬扒包,如今每天能賣出100個。

麻涌鎮的村民蕭嘉裕如今在華陽湖景區內開遊船。多年前他以種香蕉為生,一年辛苦到頭賺不到兩萬塊錢,現在每月工資數千元,還能拿到村裏的分紅,“希望更多的遊客到華陽湖玩,這湖裏的第一株荷花,就是我種下的。”

2“量身定制”鄉村顏值

2018年10月,當時的東莞市城鄉規劃局發出了一份新鮮的“招賢令”:面向社會公開招募首批鄉村(社區)規劃師,用富有莞味的“量身定制”刷新鄉村顏值。

這是一份全新的職業。東莞市城建規劃設計院區域所所長譚名成得知後,立刻報名,成為東莞首批60個鄉村(社區)規劃師之一。如今,譚名成每周都要去到對口服務的黃村社區,把控社區的規劃建設,為美麗鄉村建設提供工作意見與建議。

在譚名成看來,東莞鄉村的顯著特徵是城鄉融合,在粵港澳大灣區戰略背景下,東莞以村為對象與視角來審視規劃具有現實意義。

“此時開展村莊規劃的關鍵在于明晰城市與鄉村的邊界,引導鄉村地區差異化發展。”東莞市自然資源局相關負責人透露,2020年底前,將逐步實現全市593條村(社區)規劃師的全面覆蓋。既要讓農村像城市一樣享受現代文明,擁有完善的公共服務與公共基礎設施;也要保留好農村生態本底,傳承好農村傳統優秀的文化基因。

鄉村振興,規劃先行。這句話,中堂鎮潢涌村黨總支書記黎錫康有著切身的體會。

作為東莞為數不多的以集體“實業經營型”為主導的村莊,潢涌村以造紙業為龍頭和支柱産業。但紙廠産品低端、耗能高,辦企業出身的黎錫康清楚地意識到這一點,2005年接下潢涌村黨總支書記的擔子時,他就提出“村裏粗放式發展的思路必須轉變”。

2015年,潢涌村請來華南理工大學專業團隊,為村裏量身打造鄉村旅遊規劃。隨著“美麗幸福村居生態整治”“美麗鄉村建設”等項目陸續啟動,潢涌有條不紊地推進各項建設:重塑古村嶺南風貌、升級濱江公園、打造濕地公園……整個村莊面貌煥然一新。

如今的中堂鎮潢涌村,江濱公園依江而建的步道成為村民們清晨傍晚休閒鍛煉的好去處,香樟樹掩映下的石護欄古色古香,20多座明清古建築吸引著不少遊客駐足觀看。

這一派生意盎然的景象讓黎錫康對未來信心十足,“將來潢涌作為非常美麗、幸福的村居,會讓自駕遊的客人自然停下來,把這裏當作有價值的全域旅遊目的地。”

3“共建共享”友善之城

清晨7時50分,在東莞運河旁,東莞天安數碼城的志願者們身穿白色工作服、手提黑色塑料袋,沿河一路清理岸邊的垃圾。

這是這一園區內組織的“清河、青園、親東莞”公益環保活動。在過去5年間,每個月的5號,來自不同企業的志願者們都會不約而同聚集于此。已有超過12000多人次志願者參與,清理垃圾約25噸。這已成為許多志願者“雷打不動”要參與的一件事。

作為東莞首批10家友善企業之一,東莞天安數碼城推行的友善文化,如今已成為東莞建設友善之城的重要示范。

2010年,園區就成立了一支76人的“轉型升級志願服務隊”,推行“一人一企終身服務制,對已入園的企業進行大數據跟進服務,8年間,這支服務隊一共走訪工業區1500多個,走訪企業達6萬多家。

園區內的一個個企業感受到了志願服務帶來的“友愛”關懷,也紛紛自發響應,成立志願服務隊伍。截至去年年底,天安數碼城內的眾多企業共有注冊志願者4278人,有203支志願服務隊。

園區黨總支向陽認為,友善文化已經融入了東莞天安數碼城和園區內的企業中。早在2013年,園區內的348家企業就共同發布了以“新五講四美三熱愛”為內容的園區文明公約,“互幫互助”成為重要文化。目前為止,已有1380家企業簽署了這一文明公約。

周晚霞在家庭服務行業摸爬滾打十幾年,是剛剛創立不久、專注于婦女兒童健康的一帆教育公司董事長。盡管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名員工,一帆教育卻一直致力于為眾多婦女舉辦公益培訓課,幫助她們實現就業創業。

外人難以想象,這樣一家僅有幾名員工的創業企業,也是東莞首批友善企業之一。

在東莞麻涌鎮,一帆教育不僅為當地幾百名婦女提供家庭健康教育技能培訓,包括“媽媽我要安全長大”綠色兒推項目,同時也幫助她們實現就業創業的夢想。

去年至今,一帆教育已在東莞的15個鎮街舉辦了33期公益培訓課,為近2000多名婦女提供免費的家庭健康服務技能培訓,為300多名婦女提供了創業就業服務。不僅如此,借助志願服務隊的載體,他們還遠赴清遠、茂名進行公益培訓。

“作為一家創業企業,能夠獲得友善企業的榮譽,也會反過來推動我們將友善文化進行下去。”周晚霞説,今年,他們將為一萬名女性提供免費培訓服務。

打破警種界限的1500名東莞鐵騎覆蓋東莞全市 採訪對象供圖

4“身兼數職”守護平安

2017年6月從警校畢業的陳泰未曾想過,剛開始“連車都扶不住”的她,如今,駕駛著排氣量為300cc,近400斤的重型摩托車,在復雜的路面上也能行駛自如。

每天,陳泰至少有5至6個小時在路面巡邏,不僅要處理鐵騎路遇的警情,也要處理指揮中心傳來的附近的警情。根據接處警的要求,要盡可能在1分鐘之內到達現場,遇到嚴重事故,附近的鐵騎都會相繼趕過去。最多的時候,她曾經一晚上處理了五起警情。

為了打造東莞社會治安治理的新格局,2017年8月起,東莞公安組建了第一支鐵騎隊伍,隨後迅速在全市進行推廣。如今,東莞的三支鐵騎隊伍已覆蓋33個鎮街(園區),鐵騎隊員達1500余名。

與各大城市的鐵騎不同的是,東莞的鐵騎直接打破了警種之間的界限,肩負著接處警、治安巡防、交通管理、服務群眾以及應急處突五大職能,真正做到“一警多能”。

“在此之前,如果發生治安事件,只能向民警求助,發生交通事故,也只能向交警求助,警種界限分明。”東莞市公安局指揮中心主任潘建軍告訴羊城晚報記者,打破了界限,也意味著每一個上路的鐵騎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為了讓執法更加規范,鐵騎隊員不僅要考駕駛證和特地制定的鐵騎證,還需要考取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的資格證書,持證才能上崗。

而在潘建軍看來,如今的東莞鐵騎,已真正做到了“無處不在”。

去年6月,東莞常平鎮鐵騎大隊剛組建不久,鐵騎隊員張黎暉就處置了一起重大警情。一名男子在銀行門口持刀搶劫押鈔車,張黎暉和其他鐵騎隊員“聲東擊西”,將嫌疑男子成功制服,從出警到處置結束,前後只用了八分鐘。

兩個月前,莞城運河東三路發生交通事故,一輛小車失控撞爛護欄衝到了河裏。鐵騎隊員湯飛林和同事不到三分鐘到達事發現場,用“手拉手”形成人墻的方式,將離岸十多米的被困女子拉上了岸。

1500名鐵騎覆蓋下的東莞治安新格局,正是東莞社會治理走向“繡花式”治理的體現。潘建軍告訴記者,“在2018年的全省排名中,東莞公安的滿意度和市民的安全感大大提升。”

“數”説東莞

2018年,東莞全市刑事立案數同比下降9.1%,命案立案數同比下降25.21%,“兩搶”立案數大幅下降近80%。截至2018年年底,東莞全市注冊志願者總數超過98.34萬人,志願服務組織及團體8400多個,累計開展志願活動數超13萬個,志願服務時長超2113萬小時。2018年以來,東莞市獲評“中國好人”3名、“廣東好人”1名,評選出“東莞好人”47名。

記者手記

“精細化”打造“灣區都市”

幾乎面對每一個採訪對象,我們都會問出:你覺得東莞這幾年的變化大嗎?

得到的回答千篇一律:大,太大了!

東莞的城市面貌,正在擺脫那個廠房林立、塵土飛揚的舊時代,城市夜景變得美麗。更令人感慨的是治安,我們採訪過的幾乎每一個東莞人都能説出過去自己遭遇或道聽途説來的“飛車搶奪”事件,而今的東莞,則讓他們內心感到實實在在的“安全、放心”……

是的,東莞的社會治理,正在逐步深入走向精細化。在“灣區都市、品質東莞”這一新的定位下,東莞正在全方位打造高品質的城市、産業和生活,並以城市提升帶動著經濟社會的綜合轉型。

站在新起點,東莞這座昔日以制造業聞名的“世界工廠”,如今正在粵港澳大灣區布局建設的召喚下,展示著一個宜居宜業的“灣區都市”形象。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