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超級引擎助推創新創造 塑造“東莞制造”未來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妹妍 李國輝 發表時間:2019-05-30 08:27


建在東莞的中國散裂中子源,設備國産化率超過96%  記者 王俊偉 攝

總策劃:劉海陵 林海利

統  籌:林兆均 王紅虹

執  行: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妹妍 李國輝 實習生 韓羽柔 劉婷婷

瞄準大灣區先進制造業中心的東莞正強力打造“技能人才之都”、廣納海內外英才。東莞渴望人才,也能成就人才。不遠的未來,人們漫步松山湖高新區,或將隨時“邂逅”來自世界各地的頂級科學家

“到東莞工作已經成為越來越多人才的選擇!”這幾年,東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副局長趙毅工作越發忙碌,來自全國、全球的眾多技能人才、研發人才的涌入,成了這個人社係統“老兵”的“甜蜜負擔”。

一組強有力的數據顯示:2018年,東莞的人才入戶(含隨遷)人數達15.2萬,幾乎等于前五年之和。東莞人才總量超過173萬,高層次人才就佔了11.5萬。

對這些不斷刷新歷史峰值的數據,來莞工作多年的趙毅有著最為直觀的感受,“東莞對人才的渴求前所未有。東莞渴望人才,也能成就人才。”

而眾多人才“用腳投票”的背後,正是這座城市從“人口紅利”走向“人才紅利”的“突圍戰”:改革開放之初,大量外來務工人員支撐起東莞傳統制造業的快速發展,成就了“世界工廠”的奇跡;如今,瞄準粵港澳大灣區先進制造業中心的東莞,正提出打造“技能人才之都”、引進高層次人才,吸引著越來越多人才到東莞工作,並將其轉化成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優勢。

一位首席技師的“匠心”

45歲的黃梅榮是典型的大器晚成:高中畢業後,做過電工、保潔員、鞋廠開料工、治安員,直到28歲那年看到那一則改變人生軌跡的招生信息。

“那是東莞技師學院短期培訓班的招生信息,經過打聽,覺得模具制造、設計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職業。”2002年6月,黃梅榮辭去治安隊的工作,踏進了為期45天的短期培訓班,決心為自己的未來拼一把。

沒有其他退路的黃梅榮,一門心思鑽到了模具制造技術當中。培訓結束後,他進入東莞一家外資企業,開始接觸精密模具制造,並很快因工作出色被提拔為車間主管。

在外資企業裏,中國技術員的能力一開始並不被看好。他印象非常深刻,2008年,公司接到一款限量版汽車配件的訂單,但當時廠裏日方技術員回國了,日本高管認為中國技術員不能勝任這一訂單,決定將其退回,“我主動申領了這一任務,把被子以及洗漱品搬進研發室,埋頭研究了5天,終于順利完成了任務。”

那時他並不知道,在他“扎根”研發室的第3天起,日方的14名高管也跟著他一同將吃住搬了進來,“他們後來告訴我,他們要向中國工人的勤奮敬業致敬。”

東莞産業結構的調整以及智能制造的發展,對過往流水線上的産業工人提出了更高的技術要求。2016年起,東莞鼓勵企業在關鍵崗位、關鍵工序設立“首席技師”,參與技術攻關和技術革新,也是在這一年,黃梅榮成為了首批東莞市首席技師。

這座擁有515萬名産業工人的城市正重新審視這筆獨特的“財富”:按照計劃,東莞將打造“技能人才之都”,到2020年培養500名達到省級領先水平和市級頂尖水平的“首席技師”,全面提升産業工人的素質。

2017年,黃梅榮拒絕了企業的高薪挽留,用僅有的10萬元存款和朋友開始創業,決心為國産模具技術再拼上一把。他告訴記者,公司第一年就營收300多萬元,第二年增至600多萬元,“今年,我們有信心突破800萬元。”

一種人才實訓模式的全國首創

如何讓更多産業工人像黃梅榮一樣獲得更有效的技能培訓,是東莞市高技能公共實訓中心副主任吳光明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2010年,原本在高校任教的吳光明有了一個新的任務:參與籌建東莞市高技能公共實訓中心(下稱“高訓中心”)——這是東莞市政府投資建設的公益性高技能人才公共培訓基地,面向社會開展高技能人才實訓。

“高技能人才實訓對東莞制造業的長遠發展至關重要。”在機械工程技術上深耕三十余年的吳光明深有感觸,在此之前,多數職業院校的實訓設備與企業生産車間相差甚遠,學生畢業進入企業後,根本不會使用一些先進設備,“學校培訓和企業的用人需求是脫軌的。”

痛點如何解決?在高訓中心的籌建過程中,吳光明和他的同事們反復研究探索著。

2014年,高訓中心正式投入使用,根據東莞産業布局現狀和發展趨勢,設置了現代制造業、現代服務業等五個實訓中心,各類實訓設備種類齊全,可以實現零件加工從粗加工、精加工到産品檢驗的全過程。

“完全適應學員實訓和企業生産要求。”他略帶驕傲地告訴記者,除了開設新興高端課程,中心還引入企業真實生産項目進行“生産性實訓”,真正實現學生和現代制造企業“零距離”接軌,這一模式在全國尚屬首創。

如今,這些探索都有了豐碩的成果: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東莞高訓中心每年實訓21萬人次、設備使用率達90%,居全國同類單位前列。

吳光明的目光還看得更遠。近年來,按照高訓中心公益性實訓模式,東莞在長安、塘廈、莞城、石碣、虎門、厚街建設6個高技能公共實訓分基地,加強“一鎮一品”産業人才培養平臺,拓展國際合作規模,“對東莞而言,在向高質量發展邁進的關鍵時期,創新技能人才培養模式無疑是有著極其重要的積極意義的。”

一個公共圖書館般的高科實驗室

致力于打造大灣區先進制造業中心的東莞,除了技能型人才,還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創新團隊選擇落戶于此,為這座城市發展注入新的動力。

2012年夏天,羅日輝和幾名合夥人帶著自主創新的技術,從上海金融中心陸家嘴來到東莞松山湖高新區,創建了盈動高科。

不同于陸家嘴優越的辦公環境,這些年輕人在松山湖遭遇了創業最初的心理落差:“早先這裏連一家星巴克都沒有,有時早上來到辦公室,還能看到桌上挂著蜘蛛網。”

但這些與他們決心啃的“硬骨頭”相比已無足輕重——他們計劃研發生産一款編碼器,這是生産機器人所需的核心基礎零部件。羅日輝告訴記者,這一市場曾長期被國外企業壟斷,客觀上抬高了國內制造企業進行“機器換人”的成本,“技術決定定價權,這塊硬骨頭不啃,就會被人卡脖子。”

2013年,在創始人、博士莊德津的帶領下,盈動高科自主研發生産的絕對值編碼器正式推向市場,在國際上引起極大震動。因其産品價格遠低于國外同類産品,一時間,國內編碼器市場價格出現了斷崖式的下跌。

但就在羅日輝躊躇滿志對外推廣這款産品時,現實迎面潑了一盆冷水。東莞一家大型制造企業主管就直言不諱地指出,企業智能數控設備每臺價值數百萬元,不可能為了節省一個零部件的成本,冒上整套設備出差錯的風險。

但當時的盈動高科,根本沒有充裕的資金來購買相關設備,對産品在應用中的長期穩定性及可靠性進行實驗。

松山湖高新區管委會了解到這一情況後,決定對盈動高科進行“超常規扶持”:由財政出資成立了運動控制精密測量實驗室,委托盈動高科運營,並向高新區內的智能裝備制造企業提供免費服務。

這一舉動,不僅徹底顛覆了傳統的商業模式,讓盈動高科有了更加強大的創新實力,還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收獲,

“實驗室就像公共圖書館,免費使用,不設門檻。”羅日輝稱,這實驗室建設後,許多智能裝備産業的人才,紛紛向松山湖聚攏過來,促使這一産業形成了更加完備的鏈條。

如今,盈動高科已有來自全國各地的200多個企業客戶,更是幾乎囊括了松山湖所有的機器人生産企業,“園區內任何一家編碼器出現了問題,我們十分鐘之內就可以趕到現場,這一模式也讓我們積累了故障處理經驗,促進我們對産品進一步創新。”

高訓中心數控競賽選手實操 受訪者供圖

一座廣納英才的“超級引擎”

盈動高科的成功,只是東莞引入創新人才團隊驅動制造業發展的一個范本。事實上,隨著産業轉型的不斷深入,如何引入更多高層次創新人才實現科研成果轉化的問題,早在幾年前就已擺在了東莞面前。

羊城晚報記者在東莞松山湖高新區採訪了解到,近年來,東莞努力推動更多新型研發機構、孵化器、眾創空間、重點實驗室等創新平臺和資源在松山湖聚集。

如今,僅在松山湖就有8個國家級孵化器,15家省級孵化器,省市科研創新團隊達到48個。以松山湖材料實驗室、電子科技大學廣東電子信息工程研究院為龍頭的科研平臺,已為東莞吸引來大量高層次人才,雙聘院士就有10人,省市創新創業領軍人才近百名。

2018年3月,中國首個散裂中子源項目建設完成並通過驗收,成為繼美國、日本、英國之後世界第四臺脈衝式散裂中子源,填補了國內脈衝中子應用領域的空白。

這一項目對未來的基礎科學研究和高新技術開發的重要意義已毋庸多言。但中科院高能所副所長陳延偉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仍特別指出,中國首個散裂中子源項目落地東莞的一個重要意義還在于,結束了華南地區無國家大科學裝置的歷史,將對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的科創形成巨大支撐,“未來産出的眾多科學成果,將會直接或間接地對東莞發展産生巨大影響。”

未來的影響或許還需時間驗證,但如今這一“超級引擎”,已經顯現其在吸引高層次人才上的強大吸聚能力。

散裂中子源第一次打靶成功後,在美國做研究16年的中國科學家童欣,舉家回國來到東莞。他堅定認為,作為世界上僅有的四臺散裂中子源之一,中國散裂中子源,必將吸引更多世界級的科學家帶著科研項目來到東莞,突破更多高精尖的技術難題。

圍繞散裂中子源,東莞的“創新”規劃新藍圖正在徐徐展開。據介紹,東莞正在規劃建設中子科學城,並將其上升為省重大發展平臺,有望與深圳光明科學城協調聯動,共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成為新時期代表東莞參與大灣區建設的戰略平臺。

不遠的未來,人們漫步在環境優美的松山湖高新區,或將隨時“邂逅”來自世界各地的頂級科學家。

陳延偉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從散裂中子源開始建設至今,這一項目已引進了近400名海內外人才,“他們不僅在這裏工作,而且扎根在東莞,未來將挑起大梁。”

“數”説東莞

2018年,東莞取得人才入戶資格(含隨遷)15.2萬人,大專以上學歷的超過4成,40歲以下超過8成;目前東莞全市人才總量達173萬,其中高層次人才11.5萬人,持有專業技術職稱證書的專技人才23.99萬人;全市認定338名特色人才,引進省市領軍人才93名。

記者手記

人才“質”“量”塑造“東莞制造”未來

東莞是中國制造業的鮮活樣本,也是改革開放生動而精彩的縮影。

改革開放之初,數量龐大的産業工人支撐起東莞傳統制造業的快速發展,成為東莞一筆獨特的“財富”;隨著智能機器時代來臨,流水線減少了對普工的依賴,對技術工人的需求卻在不斷提升;如今,這一趨勢在加快振興以制造業為核心的實體經濟的行動中更為明顯,可以説,適應新技術新産業發展趨勢的技能人才已成為關乎東莞城市未來發展的戰略資源。

事實上,建設“灣區都市,品質東莞”,人才的重要性再怎麼強調都不為過。城市構建“産業鏈”需要“人才鏈”,人才的“質”和“量”將直接塑造“東莞制造”的未來。

打造“技能人才之都”、招攬海內外高層次人才來莞創新創業,並非只是口號,更是有實實在在的總體規劃和政策支持吸引人才“用腳投票”。但我們也要看到,花團錦簇下一個依然不容回避的事實是,東莞在一定程度上依然存在結構性就業矛盾。目前市場供給中,技能人才、研發人才都非常搶手、相對短缺,這也許需要有關部門在加大引進力度的同時,更加重視對技能人才、研發人才的自主培養。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人才超級引擎助推創新創造 塑造“東莞制造”未來
金羊網  作者:李妹妍 李國輝  2019-05-30


建在東莞的中國散裂中子源,設備國産化率超過96%  記者 王俊偉 攝

總策劃:劉海陵 林海利

統  籌:林兆均 王紅虹

執  行: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妹妍 李國輝 實習生 韓羽柔 劉婷婷

瞄準大灣區先進制造業中心的東莞正強力打造“技能人才之都”、廣納海內外英才。東莞渴望人才,也能成就人才。不遠的未來,人們漫步松山湖高新區,或將隨時“邂逅”來自世界各地的頂級科學家

“到東莞工作已經成為越來越多人才的選擇!”這幾年,東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副局長趙毅工作越發忙碌,來自全國、全球的眾多技能人才、研發人才的涌入,成了這個人社係統“老兵”的“甜蜜負擔”。

一組強有力的數據顯示:2018年,東莞的人才入戶(含隨遷)人數達15.2萬,幾乎等于前五年之和。東莞人才總量超過173萬,高層次人才就佔了11.5萬。

對這些不斷刷新歷史峰值的數據,來莞工作多年的趙毅有著最為直觀的感受,“東莞對人才的渴求前所未有。東莞渴望人才,也能成就人才。”

而眾多人才“用腳投票”的背後,正是這座城市從“人口紅利”走向“人才紅利”的“突圍戰”:改革開放之初,大量外來務工人員支撐起東莞傳統制造業的快速發展,成就了“世界工廠”的奇跡;如今,瞄準粵港澳大灣區先進制造業中心的東莞,正提出打造“技能人才之都”、引進高層次人才,吸引著越來越多人才到東莞工作,並將其轉化成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優勢。

一位首席技師的“匠心”

45歲的黃梅榮是典型的大器晚成:高中畢業後,做過電工、保潔員、鞋廠開料工、治安員,直到28歲那年看到那一則改變人生軌跡的招生信息。

“那是東莞技師學院短期培訓班的招生信息,經過打聽,覺得模具制造、設計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職業。”2002年6月,黃梅榮辭去治安隊的工作,踏進了為期45天的短期培訓班,決心為自己的未來拼一把。

沒有其他退路的黃梅榮,一門心思鑽到了模具制造技術當中。培訓結束後,他進入東莞一家外資企業,開始接觸精密模具制造,並很快因工作出色被提拔為車間主管。

在外資企業裏,中國技術員的能力一開始並不被看好。他印象非常深刻,2008年,公司接到一款限量版汽車配件的訂單,但當時廠裏日方技術員回國了,日本高管認為中國技術員不能勝任這一訂單,決定將其退回,“我主動申領了這一任務,把被子以及洗漱品搬進研發室,埋頭研究了5天,終于順利完成了任務。”

那時他並不知道,在他“扎根”研發室的第3天起,日方的14名高管也跟著他一同將吃住搬了進來,“他們後來告訴我,他們要向中國工人的勤奮敬業致敬。”

東莞産業結構的調整以及智能制造的發展,對過往流水線上的産業工人提出了更高的技術要求。2016年起,東莞鼓勵企業在關鍵崗位、關鍵工序設立“首席技師”,參與技術攻關和技術革新,也是在這一年,黃梅榮成為了首批東莞市首席技師。

這座擁有515萬名産業工人的城市正重新審視這筆獨特的“財富”:按照計劃,東莞將打造“技能人才之都”,到2020年培養500名達到省級領先水平和市級頂尖水平的“首席技師”,全面提升産業工人的素質。

2017年,黃梅榮拒絕了企業的高薪挽留,用僅有的10萬元存款和朋友開始創業,決心為國産模具技術再拼上一把。他告訴記者,公司第一年就營收300多萬元,第二年增至600多萬元,“今年,我們有信心突破800萬元。”

一種人才實訓模式的全國首創

如何讓更多産業工人像黃梅榮一樣獲得更有效的技能培訓,是東莞市高技能公共實訓中心副主任吳光明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2010年,原本在高校任教的吳光明有了一個新的任務:參與籌建東莞市高技能公共實訓中心(下稱“高訓中心”)——這是東莞市政府投資建設的公益性高技能人才公共培訓基地,面向社會開展高技能人才實訓。

“高技能人才實訓對東莞制造業的長遠發展至關重要。”在機械工程技術上深耕三十余年的吳光明深有感觸,在此之前,多數職業院校的實訓設備與企業生産車間相差甚遠,學生畢業進入企業後,根本不會使用一些先進設備,“學校培訓和企業的用人需求是脫軌的。”

痛點如何解決?在高訓中心的籌建過程中,吳光明和他的同事們反復研究探索著。

2014年,高訓中心正式投入使用,根據東莞産業布局現狀和發展趨勢,設置了現代制造業、現代服務業等五個實訓中心,各類實訓設備種類齊全,可以實現零件加工從粗加工、精加工到産品檢驗的全過程。

“完全適應學員實訓和企業生産要求。”他略帶驕傲地告訴記者,除了開設新興高端課程,中心還引入企業真實生産項目進行“生産性實訓”,真正實現學生和現代制造企業“零距離”接軌,這一模式在全國尚屬首創。

如今,這些探索都有了豐碩的成果: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東莞高訓中心每年實訓21萬人次、設備使用率達90%,居全國同類單位前列。

吳光明的目光還看得更遠。近年來,按照高訓中心公益性實訓模式,東莞在長安、塘廈、莞城、石碣、虎門、厚街建設6個高技能公共實訓分基地,加強“一鎮一品”産業人才培養平臺,拓展國際合作規模,“對東莞而言,在向高質量發展邁進的關鍵時期,創新技能人才培養模式無疑是有著極其重要的積極意義的。”

一個公共圖書館般的高科實驗室

致力于打造大灣區先進制造業中心的東莞,除了技能型人才,還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創新團隊選擇落戶于此,為這座城市發展注入新的動力。

2012年夏天,羅日輝和幾名合夥人帶著自主創新的技術,從上海金融中心陸家嘴來到東莞松山湖高新區,創建了盈動高科。

不同于陸家嘴優越的辦公環境,這些年輕人在松山湖遭遇了創業最初的心理落差:“早先這裏連一家星巴克都沒有,有時早上來到辦公室,還能看到桌上挂著蜘蛛網。”

但這些與他們決心啃的“硬骨頭”相比已無足輕重——他們計劃研發生産一款編碼器,這是生産機器人所需的核心基礎零部件。羅日輝告訴記者,這一市場曾長期被國外企業壟斷,客觀上抬高了國內制造企業進行“機器換人”的成本,“技術決定定價權,這塊硬骨頭不啃,就會被人卡脖子。”

2013年,在創始人、博士莊德津的帶領下,盈動高科自主研發生産的絕對值編碼器正式推向市場,在國際上引起極大震動。因其産品價格遠低于國外同類産品,一時間,國內編碼器市場價格出現了斷崖式的下跌。

但就在羅日輝躊躇滿志對外推廣這款産品時,現實迎面潑了一盆冷水。東莞一家大型制造企業主管就直言不諱地指出,企業智能數控設備每臺價值數百萬元,不可能為了節省一個零部件的成本,冒上整套設備出差錯的風險。

但當時的盈動高科,根本沒有充裕的資金來購買相關設備,對産品在應用中的長期穩定性及可靠性進行實驗。

松山湖高新區管委會了解到這一情況後,決定對盈動高科進行“超常規扶持”:由財政出資成立了運動控制精密測量實驗室,委托盈動高科運營,並向高新區內的智能裝備制造企業提供免費服務。

這一舉動,不僅徹底顛覆了傳統的商業模式,讓盈動高科有了更加強大的創新實力,還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收獲,

“實驗室就像公共圖書館,免費使用,不設門檻。”羅日輝稱,這實驗室建設後,許多智能裝備産業的人才,紛紛向松山湖聚攏過來,促使這一産業形成了更加完備的鏈條。

如今,盈動高科已有來自全國各地的200多個企業客戶,更是幾乎囊括了松山湖所有的機器人生産企業,“園區內任何一家編碼器出現了問題,我們十分鐘之內就可以趕到現場,這一模式也讓我們積累了故障處理經驗,促進我們對産品進一步創新。”

高訓中心數控競賽選手實操 受訪者供圖

一座廣納英才的“超級引擎”

盈動高科的成功,只是東莞引入創新人才團隊驅動制造業發展的一個范本。事實上,隨著産業轉型的不斷深入,如何引入更多高層次創新人才實現科研成果轉化的問題,早在幾年前就已擺在了東莞面前。

羊城晚報記者在東莞松山湖高新區採訪了解到,近年來,東莞努力推動更多新型研發機構、孵化器、眾創空間、重點實驗室等創新平臺和資源在松山湖聚集。

如今,僅在松山湖就有8個國家級孵化器,15家省級孵化器,省市科研創新團隊達到48個。以松山湖材料實驗室、電子科技大學廣東電子信息工程研究院為龍頭的科研平臺,已為東莞吸引來大量高層次人才,雙聘院士就有10人,省市創新創業領軍人才近百名。

2018年3月,中國首個散裂中子源項目建設完成並通過驗收,成為繼美國、日本、英國之後世界第四臺脈衝式散裂中子源,填補了國內脈衝中子應用領域的空白。

這一項目對未來的基礎科學研究和高新技術開發的重要意義已毋庸多言。但中科院高能所副所長陳延偉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仍特別指出,中國首個散裂中子源項目落地東莞的一個重要意義還在于,結束了華南地區無國家大科學裝置的歷史,將對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的科創形成巨大支撐,“未來産出的眾多科學成果,將會直接或間接地對東莞發展産生巨大影響。”

未來的影響或許還需時間驗證,但如今這一“超級引擎”,已經顯現其在吸引高層次人才上的強大吸聚能力。

散裂中子源第一次打靶成功後,在美國做研究16年的中國科學家童欣,舉家回國來到東莞。他堅定認為,作為世界上僅有的四臺散裂中子源之一,中國散裂中子源,必將吸引更多世界級的科學家帶著科研項目來到東莞,突破更多高精尖的技術難題。

圍繞散裂中子源,東莞的“創新”規劃新藍圖正在徐徐展開。據介紹,東莞正在規劃建設中子科學城,並將其上升為省重大發展平臺,有望與深圳光明科學城協調聯動,共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成為新時期代表東莞參與大灣區建設的戰略平臺。

不遠的未來,人們漫步在環境優美的松山湖高新區,或將隨時“邂逅”來自世界各地的頂級科學家。

陳延偉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從散裂中子源開始建設至今,這一項目已引進了近400名海內外人才,“他們不僅在這裏工作,而且扎根在東莞,未來將挑起大梁。”

“數”説東莞

2018年,東莞取得人才入戶資格(含隨遷)15.2萬人,大專以上學歷的超過4成,40歲以下超過8成;目前東莞全市人才總量達173萬,其中高層次人才11.5萬人,持有專業技術職稱證書的專技人才23.99萬人;全市認定338名特色人才,引進省市領軍人才93名。

記者手記

人才“質”“量”塑造“東莞制造”未來

東莞是中國制造業的鮮活樣本,也是改革開放生動而精彩的縮影。

改革開放之初,數量龐大的産業工人支撐起東莞傳統制造業的快速發展,成為東莞一筆獨特的“財富”;隨著智能機器時代來臨,流水線減少了對普工的依賴,對技術工人的需求卻在不斷提升;如今,這一趨勢在加快振興以制造業為核心的實體經濟的行動中更為明顯,可以説,適應新技術新産業發展趨勢的技能人才已成為關乎東莞城市未來發展的戰略資源。

事實上,建設“灣區都市,品質東莞”,人才的重要性再怎麼強調都不為過。城市構建“産業鏈”需要“人才鏈”,人才的“質”和“量”將直接塑造“東莞制造”的未來。

打造“技能人才之都”、招攬海內外高層次人才來莞創新創業,並非只是口號,更是有實實在在的總體規劃和政策支持吸引人才“用腳投票”。但我們也要看到,花團錦簇下一個依然不容回避的事實是,東莞在一定程度上依然存在結構性就業矛盾。目前市場供給中,技能人才、研發人才都非常搶手、相對短缺,這也許需要有關部門在加大引進力度的同時,更加重視對技能人才、研發人才的自主培養。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