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橙,廣州今晨暴雨多處水浸路難行

來源:金羊網 作者:梁懌韜、孫婷婷、李煥坤 發表時間:2019-05-28 09:47

統籌/金羊網記者 何偉傑

文/ 金羊網記者 梁懌韜、孫婷婷、李煥坤

圖/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梁喻

5月28日淩晨起,廣州中心城區下起暴雨。截至當天上午,廣州白雲和增城兩個區發出暴雨紅色預警,中心城區部分行政區則發出暴雨橙色預警。道路水浸疊加早高峰,廣州交通非常緊張。

清晨一場暴雨,廣州多區懸挂橙色以上暴雨預警

“原地生成的降雨雲團,正歡快地發展,有人醒著嗎?”當天淩晨3時50分,廣州市氣象臺官方微博“@廣州天氣”,通過監測天氣雷達發現廣州中心城區周邊正在生成對流雲團。此微博一出,廣州的天氣迅速變壞。羊城晚報記者在天河區華景新城的家中看到,窗外開始飄雨,並伴有雷電。4時27分,黃埔區氣象臺率先發出暴雨黃色預警,拉開了廣州各區暴雨預警序幕。

早上6時09分,廣州市白雲區成為當天廣州首個發出暴雨紅色預警的區,越秀、海珠、荔灣、天河等區發出暴雨橙色預警。7時許,羊城晚報記者在廣園快速路科韻路段看到,該路段西往東方向擁堵嚴重。羊城晚報記者駕車開到廣園快速路上發現,科韻路以東的廣園快速路東往西方向亦擁堵。根據羊城交通臺的消息,由于科韻路黃埔大道隧道水浸,導致天河區周邊多條道路擁堵,廣園快速路亦是被波及的路段。

記者巡城:全市各區多處內澇

受今晨暴雨影響,“廣州暴雨“話題再次霸佔新浪微博熱搜。記者巡城發現,本次暴雨導致廣州西北部片區多出低洼地出現內澇。白雲區一早就懸挂暴雨紅色預警,其中金沙洲地區內澇現象相當嚴重。市民孫小姐原本打算一大早就駕車從金沙洲的家前往天河上班,沒想到才開出家門沒多久就難以前行,“早高峰的金沙洲路往廣州市區方向半幅馬路水浸,躲過了水浸但去到金沙洲大橋還是堵的。”至早上8點半,孫小姐反映金沙洲往廣州市區方向因車多疊加水浸路難行,車龍超3公裏從金沙洲大橋一直堵到潯峰山腳。

家住金沙洲的街坊梁先生表示,早上6:25打算冒雨出門,開車出門後發現,潯峰山一代已出現不同程度水浸,車輛險些死火,他只能掉頭回家。截止到早上8:50分,金沙洲各處水浸仍無明顯好轉。他只能選擇地鐵出行,“平時早上出門早,不塞車,半個小時可以到天河,坐地鐵一個多小時。”在地鐵六號線潯峰崗站,梁先生堅定了地鐵出行的決心。

除了金沙洲外,廣佛路從芳村大道進入廣州路段也因暴雨影響擁堵嚴重。“塞了半個小時一動不動。”在佛山黃岐居住了20年的梁先生每天都要從佛山開車到廣州上班,他説這種情況20年來從未遇過。

記者巡城發現,本次暴雨導致的交通擁堵和內澇遠不止城西北一帶。在天河區棠下怡安苑附近,準備出門的潘先生發現一覺醒來家門外已是澤國。積水淹沒腳面,必須淌水過,好不容易淌水到停車場,發現停車場的水位也不低。位于荔灣西關一帶的永慶片區,也有居民反映家中因漏雨而導致水浸屋。

編輯:海輝
數字報
紅+橙,廣州今晨暴雨多處水浸路難行
金羊網  作者:梁懌韜、孫婷婷、李煥坤  2019-05-28

統籌/金羊網記者 何偉傑

文/ 金羊網記者 梁懌韜、孫婷婷、李煥坤

圖/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梁喻

5月28日淩晨起,廣州中心城區下起暴雨。截至當天上午,廣州白雲和增城兩個區發出暴雨紅色預警,中心城區部分行政區則發出暴雨橙色預警。道路水浸疊加早高峰,廣州交通非常緊張。

清晨一場暴雨,廣州多區懸挂橙色以上暴雨預警

“原地生成的降雨雲團,正歡快地發展,有人醒著嗎?”當天淩晨3時50分,廣州市氣象臺官方微博“@廣州天氣”,通過監測天氣雷達發現廣州中心城區周邊正在生成對流雲團。此微博一出,廣州的天氣迅速變壞。羊城晚報記者在天河區華景新城的家中看到,窗外開始飄雨,並伴有雷電。4時27分,黃埔區氣象臺率先發出暴雨黃色預警,拉開了廣州各區暴雨預警序幕。

早上6時09分,廣州市白雲區成為當天廣州首個發出暴雨紅色預警的區,越秀、海珠、荔灣、天河等區發出暴雨橙色預警。7時許,羊城晚報記者在廣園快速路科韻路段看到,該路段西往東方向擁堵嚴重。羊城晚報記者駕車開到廣園快速路上發現,科韻路以東的廣園快速路東往西方向亦擁堵。根據羊城交通臺的消息,由于科韻路黃埔大道隧道水浸,導致天河區周邊多條道路擁堵,廣園快速路亦是被波及的路段。

記者巡城:全市各區多處內澇

受今晨暴雨影響,“廣州暴雨“話題再次霸佔新浪微博熱搜。記者巡城發現,本次暴雨導致廣州西北部片區多出低洼地出現內澇。白雲區一早就懸挂暴雨紅色預警,其中金沙洲地區內澇現象相當嚴重。市民孫小姐原本打算一大早就駕車從金沙洲的家前往天河上班,沒想到才開出家門沒多久就難以前行,“早高峰的金沙洲路往廣州市區方向半幅馬路水浸,躲過了水浸但去到金沙洲大橋還是堵的。”至早上8點半,孫小姐反映金沙洲往廣州市區方向因車多疊加水浸路難行,車龍超3公裏從金沙洲大橋一直堵到潯峰山腳。

家住金沙洲的街坊梁先生表示,早上6:25打算冒雨出門,開車出門後發現,潯峰山一代已出現不同程度水浸,車輛險些死火,他只能掉頭回家。截止到早上8:50分,金沙洲各處水浸仍無明顯好轉。他只能選擇地鐵出行,“平時早上出門早,不塞車,半個小時可以到天河,坐地鐵一個多小時。”在地鐵六號線潯峰崗站,梁先生堅定了地鐵出行的決心。

除了金沙洲外,廣佛路從芳村大道進入廣州路段也因暴雨影響擁堵嚴重。“塞了半個小時一動不動。”在佛山黃岐居住了20年的梁先生每天都要從佛山開車到廣州上班,他説這種情況20年來從未遇過。

記者巡城發現,本次暴雨導致的交通擁堵和內澇遠不止城西北一帶。在天河區棠下怡安苑附近,準備出門的潘先生發現一覺醒來家門外已是澤國。積水淹沒腳面,必須淌水過,好不容易淌水到停車場,發現停車場的水位也不低。位于荔灣西關一帶的永慶片區,也有居民反映家中因漏雨而導致水浸屋。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