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新徵程新篇章】今日東莞的百姓生活:此心安處是吾鄉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李妹妍、韓羽柔 發表時間:2019-05-27 08:55

東莞黃江鎮黃牛埔森林公園裏綠道長達17公裏。記者 王俊偉 攝

【開篇語】

東莞:一座獨特城市的精神回歸與重塑

東莞,中國南方一座獨特的城市。它是全國四個不設縣的地級市之一,下轄28個鎮、4個街道辦。它具有傳統鎮村文化和先進都市文化合體的明顯特徵。如同“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在一千個讀者的記憶裏,也許就有一千個東莞印象——

1978年9月,太平手袋廠在東莞市虎門鎮正式宣告成立,這是全中國第一家“三來一補”企業。40年後的2018年9月,德國《商報》聚焦採訪東莞,對東莞致力于“中國制造”40年的歷史這樣描述道——“中國的繁榮始于東莞”。

但在隨後的採訪中,德國媒體同行被告知:今天衡量東莞的標準之一,是有多少珍稀鳥類在這裏定居。

這是十年前的東莞人同樣無法想象的。

2013年,東莞華陽湖畔的112家重度污染企業在一夜間被關閉,湖中淤泥一清而空。經過數年整治,華陽湖的水質如今已從原來的劣Ⅴ類改善至逼近Ⅲ類,不僅成功申報成為國家濕地公園,更逐漸成為珠三角遠近聞名的度假勝地。

生態的改變,讓華陽湖周邊吸引了一批高質量的發展項目,村民的生活也發生了“無法想象”的改變,當地的發展模式已經轉向全域旅遊經濟。

遠不止于“浴血重生”、生態回歸的華陽湖,羊城晚報記者走訪東莞調查發現,正在産業轉型中的東莞,在“高質量發展”的指引下,城市精神正在重塑,歷史、文化、生態的城市血脈正在回歸,更多的“無法想象”,已得到越來越多的東莞人認同。

5月3日,此前已經八次獲得CBA聯賽冠軍的傳奇勁旅廣東宏遠隊戰勝新疆隊後又一次奪冠,成為國內唯一一支獲得9次冠軍的球隊,東莞再次捍衛了自己“籃球之鄉”的城市名片。

中國CBA最大籃球館——東莞籃球中心門口的金色籃球雕塑,已成為這座城市的標志之一,廣東男籃的奮鬥精神也早已融入了這座城市的血液。

位于東莞中興路—大西路一帶的歷史文化街區,是東莞古城之所在,也是東莞騎樓的集中地。不僅有著東莞文化歷史的遺産,也見證著東莞城市的變遷,有著莞人世代的傳承和回憶。如今,這個片區已有新的保護開發規劃出臺,“老街”將擦亮招牌,延續傳承。

“東莞是文化沙漠?那是不了解東莞!”東莞茶山鎮綢衣燈公省級非遺項目的傳承人李翠薇是土生土長的東莞人,長年從事東莞本土文化研究的她認為,東莞不僅是嶺南文明的重要起源地,也是非物質文化遺産的交匯地,不僅有著莞香、莞草、莞鹽等海上絲綢之路知名的物質遺産,也有許多散落在民間的亟須保護與傳承的文化遺産。

近年來,隨著非遺墟市等平臺的建設,一個又一個的文化瑰寶,正被東莞重新挖掘出來,超過120個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訴説著動聽的“東莞故事”。

“灣區都市、品質東莞”——東莞市委書記梁維東認為,在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格局重構可能帶來的機遇和挑戰之下,上述8個字是東莞這座城市新的戰略任務和價值追求。如今的東莞,正在這一指引下,全方位打造高品質的城市、産業和生活,以城市提升帶動經濟社會的綜合轉型。

今日起,羊城晚報和金羊網將連續推出“重新認識東莞,解碼品質東莞”係列報道,講述東莞城市升級和經濟社會的綜合轉型之路。

總策劃:劉海陵 林海利

統  籌:林兆均 王紅虹

執  行:金羊網記者 李國輝 李妹妍

實習生 韓羽柔

歸國報效的散裂中子源專家、醉心非遺的綢衣燈公傳承人、樂享天倫的退休教師……他們不曾相識,卻不約而同成了東莞人,參與和見證著這座城市的變化

下午時分,有著800年歷史的東莞南社明清古村落裏,省級非遺傳承人李翠薇正在為剛捏好的茶山綢衣燈公著色,在這個作品裏,她將融入東莞本土婚俗元素;

向西25公裏,退休多年的王麥芝接到正在讀小學一年級的孫子,一路背誦南宋詞人李煜的《虞美人》,一路走回家;

30公裏外的松山湖高新區,科學家童欣還在中國散裂中子源的實驗室內進行實驗。他期待著未來幾年,自己的研究能與現代醫學産業相結合,突破人類醫學的難題。

為了保護東莞的本土文化,李翠薇擔起了將綢衣燈公這一非遺傳承下去的使命;因為一段意外的緣分,王麥芝從中原來到東莞,開啟了後半生的團圓與幸福生活;中國散裂中子源的建成與第一次成功打靶,讓留美16年的童欣終于有機會回到自己的國家從事科研。

他們不曾相識,命運卻交織到了東莞這座城市,作為今天的東莞人參與和見證著這座城市的變化。


李翠薇在展示綢衣燈公。


1 李翠薇:文化尋根,情係非遺傳承

文臣武將、青衣花旦……一個個鮮艷奪目、華麗大方的綢衣燈公擺出各具特色的姿勢,表情豐富,李翠薇小心翼翼地為它們整理服飾,調整位置,以便讓綢衣公仔更加精神抖擻地與觀眾見面。

去年5月12日,茶山綢衣燈公成功申請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而在四年前,李翠薇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會成為這一消失半個多世紀的非遺手藝的傳承人。

“説東莞是文化沙漠,那是不了解東莞。”李翠薇從來不掩飾對東莞的熱愛。

李翠薇是土生土長的東莞莞城人,莞城的騎樓老街,是她銘刻于心的故鄉記憶,也是她覺得最能體現東莞歷史與文化的遺跡。

大學畢業之後,李翠薇進入了設計行業,離開東莞到香港生活,逐漸在香港站穩腳跟,安定下來。然而,每當她找不到設計靈感的時候,她就會回到東莞騎樓老街走走看看,感受故鄉文化,激發自己的創作靈感。

2007年,李翠薇毅然放棄了設計本行,選擇回東莞發展,她與另一位民間文保人士李培軍一起,決心尋訪和記錄東莞那些不為人知的本土文化。

對她來説,回到故鄉如同突然打開了一扇新世界之門,在聯合出版《東莞印象》《東莞城跡》等探索本土文化的書籍後,她又與李培軍一起,加入了中國古村落保護與發展專業委員會,推動《中國古村落3D影像檔案調查手冊》的編撰。

在李翠薇的推動下,東莞茶山鎮牛過蓢村、企石江邊村、石排塘尾村等均入選了“中國景觀村落”。

2012年,李翠薇在翻閱《茶山鄉志》一書時,留意到了“茶山綢衣燈公”(傳統手捏的一種泥塑公仔)的記載,然而,長年鑽研本土文化的她竟從未聽過這一技藝。她瞬間意識到,這或許是一項瀕臨消失的本土文化。

為了找到綢衣燈公的蛛絲馬跡,李翠薇走訪了東莞多個鎮街,卻始終未能找到了解這一文化的人。

2015年,峰回路轉,李翠薇找到了唯一一位會制作茶山綢衣燈公的手藝人林炯恩。

起初,年近80的林炯恩老人並不好説話,甚至一度拒絕交流,直到李翠薇無意之中説出的一句有些莽撞的話:“你要是把這門手藝就這樣帶進棺材,你怎麼樣去面對你的祖先,面對你父母?你情何以堪?”

許是一句話驚醒了林炯恩,他開始打開了話匣子,跟李翠薇聊起了歷史人物的形象。從《三國演義》到《水滸傳》,老人不斷向李翠薇提問歷史人物的性格、形象,甚至細到用什麼武器等,從小喜歡閱讀的李翠薇對答如流。

李翠薇沒有意識到,這在她看來隨意的問答竟是老人對她的一次測試。

“做綢衣燈公又臟又累,冬天的時候手都會裂開的,你肯定不想學的。”老人冷冷地丟出了這樣一句不著邊際的話。

一向爭強好勝的李翠薇聽後一時激憤,應聲道:“媽生我一雙手,又不是用來看的,是用來幹活的。”

就此,林炯恩開始手把手教李翠薇捏制綢衣燈公,從顏色搭配到服飾制作,再到如何掌握捏泥土的力度,都一一傾囊傳授。

林炯恩告訴李翠薇:“做綢衣燈公是沒有圖紙的,捏之前,你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數。”

李翠薇明白了恩師為何會考她對歷史讀物的理解,原來,做綢衣燈公不僅是門手藝活,對制作者的文化底蘊也有一定的要求,只有對人物的把握非常到位並且有自己的見解,才能刻畫出精美的綢衣燈公。

此時,年逾八旬的林炯恩其實已經身患癌症,身體狀況很差,在教授李翠薇十個月之後,老人離世。而李翠薇不僅將老人的技藝傳承了下來,還在此基礎上進行了創新。傳統的綢衣燈公題材局限于歷史人物,李翠薇卻引入了現代人物形象,還將綢衣燈公和東莞本土婚俗習慣結合起來,以綢衣燈公的技法表達綿延古今的東莞本土文化。


散裂中子源專家童欣。


2 童欣:海歸報國,圓夢松山湖畔

深夜,童欣從散裂中子源的樣品環境組辦公室加完班走出來,隨即驅車去了大朗鎮的商業區,吃了一頓夜宵。自去年回國以來,這是有著一個“中國胃”的他覺得最幸福的事情之一。

回國之前,在江西出生長大的童欣已經在美國生活了16年之久。此前,他一直在美國橡樹嶺國家實驗室工作,依靠當地的散裂中子源裝置做科研。

早在多年前,童欣就希望回國發展,然而,由于自己的研究需要借助散裂中子源才能開展。彼時,國內還沒有自己的散裂中子源裝置,童欣只能等待機會,並一直關注著中國散裂中子源項目的建設。

2017年8月,落戶于東莞的中國散裂中子源首次打靶成功。童欣意識到,機會來了。他迅速與中國散裂中子源工程總指揮陳和生院士聯係,敲定了回國的事項。

盡管多年夢想回國,但這是一個無比艱難的決定。散裂中子源在哪,童欣就得到哪。東莞這座對他來説一度陌生的城市,成了他唯一的選擇。

從美國田納西州到東莞,遠非換個地方做研究那麼簡單。哪怕是在研究領域,也要重新從零開始。童欣有3個還在上幼兒園的孩子,最小的不滿1歲,妻子從事醫生職業,工作穩定,他花了大半年時間,才終于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

2018年9月,童欣攜全家人來到了東莞。回國之初,面對一大堆如落戶、換領駕照等方面的瑣事,適應了國外生活的童欣一度有些“不知所措”。在松山湖高新區有關部門和單位的幫助下,這些問題得到了迅速解決。

如今,童欣與家人住在松山湖的人才公寓,孩子已經在松山湖幼兒園入學;每天上下班,單位都會有班車接送,這讓童欣感到非常便利。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後,妻子也找到了合適的單位準備工作。

盡管仍有許多不適應的地方,但童欣卻覺得“在自己的國家做事情,更加舒心一些”。

“更何況,我本來就是在國內土生土長。”盡管落戶的並非北上廣深一般的大城市,但東莞松山湖高新區不僅是東莞的“創新高地”,也是宜居的生態圈,這裏優美的環境,對于向往野外、閒時喜歡釣魚和打獵的童欣來説,氣質相合。

童欣説,國內的生活節奏更快,但自己的適應能力也比較強,未來會一直在東莞生活下去。


愛讀古詩詞的王麥芝


3 王麥芝:南遷東莞,樂享三代天倫

接送孫子上學放學,是王麥芝的生活常態。5月6日早上8時多,67歲的她送完孫子上學後,匆匆趕到東莞市老年大學的上課地點聽古詩詞鑒賞課。

自2018年報讀老年大學後,她每周都要上一到兩節課。在她的影響下,剛上小學的孫子也每天誦讀古詩詞,如今已能背誦300多首。

上世紀90年代,河南“泌陽奇案”曾在全國轟動一時。1996年,《羊城晚報》曾以新聞連載《泌陽奇案·廣州洗冤》,還原了這樁奇案的真相,王麥芝正是這樁奇案的主人公。

當年,她的丈夫被誣陷後氣急發病,因恨離世。受時代與醫學發展的限制,這樁疑案時間跨度近10年,其間一波三折。為洗雪奇冤,王麥芝奔走千裏,最終才在廣州經血親鑒定證明了亡夫的清白。

那是她曾經“陷入深淵”的十年。幸運的是,飽受折磨的王麥芝一家,得到了許多廣東乃至全國各地熱心人士的幫助。堅韌的她不僅洗刷了丈夫的冤屈,更獨力將一雙兒女養大成人。2008年,王麥芝還被評為河南省“優秀母親”。

因對廣東有著深厚感情,兒女大學畢業後,王麥芝就鼓勵他們到廣東發展定居,兒子與女兒逐漸在東莞有了自己的事業和家庭。2009年,從高中物理教師崗位上退休的王麥芝,也來到東莞生活,全心全意照顧兒女和孫輩。

説起安家東莞的感受,回首七八年前發生在家人身上的一次突發事故,再看今日的安定生活,讓王麥芝感慨良多——“我的媳婦在公交站等車,背著個小包,一輛摩的從路邊快速衝了過來,一把將她身上的小包拉住,她被拽倒在地上還拖了好遠,包裏的現金、身份證、銀行卡、手機等都被搶走了。”多年過去,東莞的治安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王麥芝説,如今,她每天去附近的元美公園鍛煉時,都能看到路邊的警車、鐵騎或在公園裏來回巡邏的民警,讓人心安。

“比原來好太多了!看到他們,散步鍛煉的時候心裏就會很踏實,很安心。”

元美公園距離家裏幾百米,是王麥芝休閒鍛煉最主要的去處。公園裏綠樹環繞、空氣怡人,就像是一座隱蔽在城市中心的森林公園。

從事高中物理教學數十年,已退休十多年的王麥芝如今卻喜歡上了國學和古詩詞,在她看來,古詩詞讀得多了,人的精氣神都不一樣了。每天接送孫兒上學放學時,她與孫子便每人拿個小本子,一路走一路背……

在東莞生活近10年,在王麥芝的心中,這裏就是她的第二故鄉,她在東莞獲得了團圓和幸福。

【記者手記】

東莞之“變”

公園林立,綠道綿長,古村煥發容光,城市夜景靚麗,許多東莞人紛紛感慨,以制造業聞名的東莞正變得越來越美了。

美不僅在城市的外在容貌,更在城市的精神內涵。

從大科學裝置落地、生態建設屢被點讚,到最近的東莞男女籃球奪冠……接受採訪的東莞人,都在講述著這座城市的轉變。

清晰可見的是,在“灣區都市、品質東莞”的城市內涵指引下,東莞正在全方位打造高品質的城市、産業和生活,並以城市提升帶動經濟社會的綜合轉型,以期在粵港澳大灣區的機遇和挑戰中脫穎而出。

更令人欣喜的是,城市的提升和轉型,正在讓這座城市人才更加薈萃、居民幸福感和安全感大大提升,從城市的選擇,到文化的融入、認可,越來越多的童欣和王麥芝正在從“外地人”變成“本地人”。

【“數”説東莞】

官方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東莞常住人口增加近5萬人,達到839.22萬人,創下東莞歷史峰值。而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社科院等權威機構發布的相關報告中,東莞的政商關係健康指數、“互聯網+”指數、綜合經濟競爭力分別排名全國第1位、第8位和第13位,民生發展指數排名全國地級市第3位。

編輯:海輝
數字報
【新時代新徵程新篇章】今日東莞的百姓生活:此心安處是吾鄉
金羊網  作者:李國輝、李妹妍、韓羽柔  2019-05-27

東莞黃江鎮黃牛埔森林公園裏綠道長達17公裏。記者 王俊偉 攝

【開篇語】

東莞:一座獨特城市的精神回歸與重塑

東莞,中國南方一座獨特的城市。它是全國四個不設縣的地級市之一,下轄28個鎮、4個街道辦。它具有傳統鎮村文化和先進都市文化合體的明顯特徵。如同“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在一千個讀者的記憶裏,也許就有一千個東莞印象——

1978年9月,太平手袋廠在東莞市虎門鎮正式宣告成立,這是全中國第一家“三來一補”企業。40年後的2018年9月,德國《商報》聚焦採訪東莞,對東莞致力于“中國制造”40年的歷史這樣描述道——“中國的繁榮始于東莞”。

但在隨後的採訪中,德國媒體同行被告知:今天衡量東莞的標準之一,是有多少珍稀鳥類在這裏定居。

這是十年前的東莞人同樣無法想象的。

2013年,東莞華陽湖畔的112家重度污染企業在一夜間被關閉,湖中淤泥一清而空。經過數年整治,華陽湖的水質如今已從原來的劣Ⅴ類改善至逼近Ⅲ類,不僅成功申報成為國家濕地公園,更逐漸成為珠三角遠近聞名的度假勝地。

生態的改變,讓華陽湖周邊吸引了一批高質量的發展項目,村民的生活也發生了“無法想象”的改變,當地的發展模式已經轉向全域旅遊經濟。

遠不止于“浴血重生”、生態回歸的華陽湖,羊城晚報記者走訪東莞調查發現,正在産業轉型中的東莞,在“高質量發展”的指引下,城市精神正在重塑,歷史、文化、生態的城市血脈正在回歸,更多的“無法想象”,已得到越來越多的東莞人認同。

5月3日,此前已經八次獲得CBA聯賽冠軍的傳奇勁旅廣東宏遠隊戰勝新疆隊後又一次奪冠,成為國內唯一一支獲得9次冠軍的球隊,東莞再次捍衛了自己“籃球之鄉”的城市名片。

中國CBA最大籃球館——東莞籃球中心門口的金色籃球雕塑,已成為這座城市的標志之一,廣東男籃的奮鬥精神也早已融入了這座城市的血液。

位于東莞中興路—大西路一帶的歷史文化街區,是東莞古城之所在,也是東莞騎樓的集中地。不僅有著東莞文化歷史的遺産,也見證著東莞城市的變遷,有著莞人世代的傳承和回憶。如今,這個片區已有新的保護開發規劃出臺,“老街”將擦亮招牌,延續傳承。

“東莞是文化沙漠?那是不了解東莞!”東莞茶山鎮綢衣燈公省級非遺項目的傳承人李翠薇是土生土長的東莞人,長年從事東莞本土文化研究的她認為,東莞不僅是嶺南文明的重要起源地,也是非物質文化遺産的交匯地,不僅有著莞香、莞草、莞鹽等海上絲綢之路知名的物質遺産,也有許多散落在民間的亟須保護與傳承的文化遺産。

近年來,隨著非遺墟市等平臺的建設,一個又一個的文化瑰寶,正被東莞重新挖掘出來,超過120個非物質文化遺産項目訴説著動聽的“東莞故事”。

“灣區都市、品質東莞”——東莞市委書記梁維東認為,在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格局重構可能帶來的機遇和挑戰之下,上述8個字是東莞這座城市新的戰略任務和價值追求。如今的東莞,正在這一指引下,全方位打造高品質的城市、産業和生活,以城市提升帶動經濟社會的綜合轉型。

今日起,羊城晚報和金羊網將連續推出“重新認識東莞,解碼品質東莞”係列報道,講述東莞城市升級和經濟社會的綜合轉型之路。

總策劃:劉海陵 林海利

統  籌:林兆均 王紅虹

執  行:金羊網記者 李國輝 李妹妍

實習生 韓羽柔

歸國報效的散裂中子源專家、醉心非遺的綢衣燈公傳承人、樂享天倫的退休教師……他們不曾相識,卻不約而同成了東莞人,參與和見證著這座城市的變化

下午時分,有著800年歷史的東莞南社明清古村落裏,省級非遺傳承人李翠薇正在為剛捏好的茶山綢衣燈公著色,在這個作品裏,她將融入東莞本土婚俗元素;

向西25公裏,退休多年的王麥芝接到正在讀小學一年級的孫子,一路背誦南宋詞人李煜的《虞美人》,一路走回家;

30公裏外的松山湖高新區,科學家童欣還在中國散裂中子源的實驗室內進行實驗。他期待著未來幾年,自己的研究能與現代醫學産業相結合,突破人類醫學的難題。

為了保護東莞的本土文化,李翠薇擔起了將綢衣燈公這一非遺傳承下去的使命;因為一段意外的緣分,王麥芝從中原來到東莞,開啟了後半生的團圓與幸福生活;中國散裂中子源的建成與第一次成功打靶,讓留美16年的童欣終于有機會回到自己的國家從事科研。

他們不曾相識,命運卻交織到了東莞這座城市,作為今天的東莞人參與和見證著這座城市的變化。


李翠薇在展示綢衣燈公。


1 李翠薇:文化尋根,情係非遺傳承

文臣武將、青衣花旦……一個個鮮艷奪目、華麗大方的綢衣燈公擺出各具特色的姿勢,表情豐富,李翠薇小心翼翼地為它們整理服飾,調整位置,以便讓綢衣公仔更加精神抖擻地與觀眾見面。

去年5月12日,茶山綢衣燈公成功申請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名錄。而在四年前,李翠薇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會成為這一消失半個多世紀的非遺手藝的傳承人。

“説東莞是文化沙漠,那是不了解東莞。”李翠薇從來不掩飾對東莞的熱愛。

李翠薇是土生土長的東莞莞城人,莞城的騎樓老街,是她銘刻于心的故鄉記憶,也是她覺得最能體現東莞歷史與文化的遺跡。

大學畢業之後,李翠薇進入了設計行業,離開東莞到香港生活,逐漸在香港站穩腳跟,安定下來。然而,每當她找不到設計靈感的時候,她就會回到東莞騎樓老街走走看看,感受故鄉文化,激發自己的創作靈感。

2007年,李翠薇毅然放棄了設計本行,選擇回東莞發展,她與另一位民間文保人士李培軍一起,決心尋訪和記錄東莞那些不為人知的本土文化。

對她來説,回到故鄉如同突然打開了一扇新世界之門,在聯合出版《東莞印象》《東莞城跡》等探索本土文化的書籍後,她又與李培軍一起,加入了中國古村落保護與發展專業委員會,推動《中國古村落3D影像檔案調查手冊》的編撰。

在李翠薇的推動下,東莞茶山鎮牛過蓢村、企石江邊村、石排塘尾村等均入選了“中國景觀村落”。

2012年,李翠薇在翻閱《茶山鄉志》一書時,留意到了“茶山綢衣燈公”(傳統手捏的一種泥塑公仔)的記載,然而,長年鑽研本土文化的她竟從未聽過這一技藝。她瞬間意識到,這或許是一項瀕臨消失的本土文化。

為了找到綢衣燈公的蛛絲馬跡,李翠薇走訪了東莞多個鎮街,卻始終未能找到了解這一文化的人。

2015年,峰回路轉,李翠薇找到了唯一一位會制作茶山綢衣燈公的手藝人林炯恩。

起初,年近80的林炯恩老人並不好説話,甚至一度拒絕交流,直到李翠薇無意之中説出的一句有些莽撞的話:“你要是把這門手藝就這樣帶進棺材,你怎麼樣去面對你的祖先,面對你父母?你情何以堪?”

許是一句話驚醒了林炯恩,他開始打開了話匣子,跟李翠薇聊起了歷史人物的形象。從《三國演義》到《水滸傳》,老人不斷向李翠薇提問歷史人物的性格、形象,甚至細到用什麼武器等,從小喜歡閱讀的李翠薇對答如流。

李翠薇沒有意識到,這在她看來隨意的問答竟是老人對她的一次測試。

“做綢衣燈公又臟又累,冬天的時候手都會裂開的,你肯定不想學的。”老人冷冷地丟出了這樣一句不著邊際的話。

一向爭強好勝的李翠薇聽後一時激憤,應聲道:“媽生我一雙手,又不是用來看的,是用來幹活的。”

就此,林炯恩開始手把手教李翠薇捏制綢衣燈公,從顏色搭配到服飾制作,再到如何掌握捏泥土的力度,都一一傾囊傳授。

林炯恩告訴李翠薇:“做綢衣燈公是沒有圖紙的,捏之前,你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數。”

李翠薇明白了恩師為何會考她對歷史讀物的理解,原來,做綢衣燈公不僅是門手藝活,對制作者的文化底蘊也有一定的要求,只有對人物的把握非常到位並且有自己的見解,才能刻畫出精美的綢衣燈公。

此時,年逾八旬的林炯恩其實已經身患癌症,身體狀況很差,在教授李翠薇十個月之後,老人離世。而李翠薇不僅將老人的技藝傳承了下來,還在此基礎上進行了創新。傳統的綢衣燈公題材局限于歷史人物,李翠薇卻引入了現代人物形象,還將綢衣燈公和東莞本土婚俗習慣結合起來,以綢衣燈公的技法表達綿延古今的東莞本土文化。


散裂中子源專家童欣。


2 童欣:海歸報國,圓夢松山湖畔

深夜,童欣從散裂中子源的樣品環境組辦公室加完班走出來,隨即驅車去了大朗鎮的商業區,吃了一頓夜宵。自去年回國以來,這是有著一個“中國胃”的他覺得最幸福的事情之一。

回國之前,在江西出生長大的童欣已經在美國生活了16年之久。此前,他一直在美國橡樹嶺國家實驗室工作,依靠當地的散裂中子源裝置做科研。

早在多年前,童欣就希望回國發展,然而,由于自己的研究需要借助散裂中子源才能開展。彼時,國內還沒有自己的散裂中子源裝置,童欣只能等待機會,並一直關注著中國散裂中子源項目的建設。

2017年8月,落戶于東莞的中國散裂中子源首次打靶成功。童欣意識到,機會來了。他迅速與中國散裂中子源工程總指揮陳和生院士聯係,敲定了回國的事項。

盡管多年夢想回國,但這是一個無比艱難的決定。散裂中子源在哪,童欣就得到哪。東莞這座對他來説一度陌生的城市,成了他唯一的選擇。

從美國田納西州到東莞,遠非換個地方做研究那麼簡單。哪怕是在研究領域,也要重新從零開始。童欣有3個還在上幼兒園的孩子,最小的不滿1歲,妻子從事醫生職業,工作穩定,他花了大半年時間,才終于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

2018年9月,童欣攜全家人來到了東莞。回國之初,面對一大堆如落戶、換領駕照等方面的瑣事,適應了國外生活的童欣一度有些“不知所措”。在松山湖高新區有關部門和單位的幫助下,這些問題得到了迅速解決。

如今,童欣與家人住在松山湖的人才公寓,孩子已經在松山湖幼兒園入學;每天上下班,單位都會有班車接送,這讓童欣感到非常便利。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後,妻子也找到了合適的單位準備工作。

盡管仍有許多不適應的地方,但童欣卻覺得“在自己的國家做事情,更加舒心一些”。

“更何況,我本來就是在國內土生土長。”盡管落戶的並非北上廣深一般的大城市,但東莞松山湖高新區不僅是東莞的“創新高地”,也是宜居的生態圈,這裏優美的環境,對于向往野外、閒時喜歡釣魚和打獵的童欣來説,氣質相合。

童欣説,國內的生活節奏更快,但自己的適應能力也比較強,未來會一直在東莞生活下去。


愛讀古詩詞的王麥芝


3 王麥芝:南遷東莞,樂享三代天倫

接送孫子上學放學,是王麥芝的生活常態。5月6日早上8時多,67歲的她送完孫子上學後,匆匆趕到東莞市老年大學的上課地點聽古詩詞鑒賞課。

自2018年報讀老年大學後,她每周都要上一到兩節課。在她的影響下,剛上小學的孫子也每天誦讀古詩詞,如今已能背誦300多首。

上世紀90年代,河南“泌陽奇案”曾在全國轟動一時。1996年,《羊城晚報》曾以新聞連載《泌陽奇案·廣州洗冤》,還原了這樁奇案的真相,王麥芝正是這樁奇案的主人公。

當年,她的丈夫被誣陷後氣急發病,因恨離世。受時代與醫學發展的限制,這樁疑案時間跨度近10年,其間一波三折。為洗雪奇冤,王麥芝奔走千裏,最終才在廣州經血親鑒定證明了亡夫的清白。

那是她曾經“陷入深淵”的十年。幸運的是,飽受折磨的王麥芝一家,得到了許多廣東乃至全國各地熱心人士的幫助。堅韌的她不僅洗刷了丈夫的冤屈,更獨力將一雙兒女養大成人。2008年,王麥芝還被評為河南省“優秀母親”。

因對廣東有著深厚感情,兒女大學畢業後,王麥芝就鼓勵他們到廣東發展定居,兒子與女兒逐漸在東莞有了自己的事業和家庭。2009年,從高中物理教師崗位上退休的王麥芝,也來到東莞生活,全心全意照顧兒女和孫輩。

説起安家東莞的感受,回首七八年前發生在家人身上的一次突發事故,再看今日的安定生活,讓王麥芝感慨良多——“我的媳婦在公交站等車,背著個小包,一輛摩的從路邊快速衝了過來,一把將她身上的小包拉住,她被拽倒在地上還拖了好遠,包裏的現金、身份證、銀行卡、手機等都被搶走了。”多年過去,東莞的治安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王麥芝説,如今,她每天去附近的元美公園鍛煉時,都能看到路邊的警車、鐵騎或在公園裏來回巡邏的民警,讓人心安。

“比原來好太多了!看到他們,散步鍛煉的時候心裏就會很踏實,很安心。”

元美公園距離家裏幾百米,是王麥芝休閒鍛煉最主要的去處。公園裏綠樹環繞、空氣怡人,就像是一座隱蔽在城市中心的森林公園。

從事高中物理教學數十年,已退休十多年的王麥芝如今卻喜歡上了國學和古詩詞,在她看來,古詩詞讀得多了,人的精氣神都不一樣了。每天接送孫兒上學放學時,她與孫子便每人拿個小本子,一路走一路背……

在東莞生活近10年,在王麥芝的心中,這裏就是她的第二故鄉,她在東莞獲得了團圓和幸福。

【記者手記】

東莞之“變”

公園林立,綠道綿長,古村煥發容光,城市夜景靚麗,許多東莞人紛紛感慨,以制造業聞名的東莞正變得越來越美了。

美不僅在城市的外在容貌,更在城市的精神內涵。

從大科學裝置落地、生態建設屢被點讚,到最近的東莞男女籃球奪冠……接受採訪的東莞人,都在講述著這座城市的轉變。

清晰可見的是,在“灣區都市、品質東莞”的城市內涵指引下,東莞正在全方位打造高品質的城市、産業和生活,並以城市提升帶動經濟社會的綜合轉型,以期在粵港澳大灣區的機遇和挑戰中脫穎而出。

更令人欣喜的是,城市的提升和轉型,正在讓這座城市人才更加薈萃、居民幸福感和安全感大大提升,從城市的選擇,到文化的融入、認可,越來越多的童欣和王麥芝正在從“外地人”變成“本地人”。

【“數”説東莞】

官方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東莞常住人口增加近5萬人,達到839.22萬人,創下東莞歷史峰值。而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社科院等權威機構發布的相關報告中,東莞的政商關係健康指數、“互聯網+”指數、綜合經濟競爭力分別排名全國第1位、第8位和第13位,民生發展指數排名全國地級市第3位。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