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龍舟, 後生仔沒空閒 造龍舟, 鮮有人願意學

來源:金羊網 作者:唐波 發表時間:2019-05-23 10:28

  龍舟文化傳承問題愈來愈凸顯

  新龍舟下水

  霍沃培制作的小龍舟即將完工

  在鬥朗船廠待修的龍舟

  霍沃培正修補舊龍舟

  文/金羊網記者 唐波

  圖/金羊網記者 王俊偉

  端午將至,傳承了數百年的龍舟民俗文化活動又將在嶺南地區拉開序幕。不過,羊城晚報記者走訪發現,熱鬧的背後卻暗藏隱憂。無論是扒龍舟,還是造龍舟,都面臨後繼無人的困境,非遺傳承面臨實質性瓶頸。東莞市非遺中心辦公室主任何超群表示,相關部門正在積極出臺相關“拯救舉措”,龍舟文化傳承需要多方合力。他呼吁社會各界,從物質和精神兩個層面施以援手。

  壹

補貼少了, 年輕人不參加

  最近這段時間,東莞萬江壩頭社區的龍舟隊訓練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從下午5點開始到7點半,59名龍舟運動員為即將舉辦的萬江龍舟競賽進行全力準備。社區宣傳委員詹柏榮告訴羊城晚報記者,運動員們都是村裏招募的,以60歲以下30歲以上的中年人為主,“社區很多有經驗的劃手年紀都大了,但因為安全和身體素質等問題,60歲以上都不讓上船了”。

  談到運動員的招募,詹柏榮顯得有些尷尬。整個社區約有1600多人,在萬江的社區中規模不算大。每年的龍舟賽,社區都會事先發通知,讓村裏的人先報名,再從中遴選精幹人員。“但今年一共才60人報名,根本沒辦法選拔,幾乎全部參加。”詹柏榮説,扒龍舟是水鄉地區傳承了數百年的民俗活動,在老一輩群眾中具有廣泛的基礎,但年輕人對此的興趣和意願卻並不是那麼大。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包括:很多年輕人工作繁忙,沒有過多的閒暇時間參與訓練;有一些年輕人在別的地方工作,在單位請不到假;更現實的則是,由于訓練補貼費用太少,對年輕人根本沒有吸引力。“我們的訓練補貼是每人每天150元,包括交通費、誤工費等在內。”詹柏榮説,相對于一些經濟條件好的村和社區,壩頭社區的補貼並不算低,説到底還是年輕人對該項活動沒有熱情。

  龍舟運動員招募難,並非壩頭一家的困擾。羊城晚報記者走訪麻涌、中堂、道滘等多個鎮的社區發現,類似情況均普遍存在。因此,這種狀況曾一度讓某些村的村民看到了“商機”。在麻涌等一些富裕村,一些技術好經驗足的運動員,每一天的補貼高達五六百元,很多村民幹脆做起了“專職外援”,一到端午期間,就到水鄉片區別的社區去兼職扒龍舟。“我們組織龍舟競賽的初衷是為了龍舟文化在當地更好傳承,所以今年就明確要求,參賽的運動員必須是本地村民。”萬江文廣中心相關負責人説。

  萬江新和村的老劃手胡沛佳對此倒很坦然,他説以前的龍舟賽,根本沒有“訓練補貼”這一説,全村男女老少都爭先恐後參與報名,生怕自己選不上。為了鼓勵獲獎,村民們會自發為龍舟隊送去豬肉、大米等物品,要是當年在比賽中拿獎了,整個龍舟隊就成為全村的英雄。“那種精神上的享受是再多錢也買不來的。”

  貳

制作龍舟,鮮有人願意學

  相對于扒龍舟這項活動,制作龍舟這項技藝才真正面臨“生死關頭”。羊城晚報記者隨機走訪了中堂、萬江等多個龍舟造船廠,不但訂單吃緊導致生存危機,讓老師傅們更為感慨的是:招不到徒弟!

  記者日前走中堂鎮鬥朗村的霍灼興龍船廠,曾經繁忙的景象已然不在。前幾年,傳承人霍灼興因病去世後,年逾六旬的哥哥霍沃培就扛起了整個船廠重擔。鬥朗村造龍舟歷史已有兩百余年。“以前是想學沒人教,如今是想教無人學。”談起龍舟制作這門手藝,霍沃培不免感到有些落寞。

  記者調查發現,門檻高,回報低,是制作龍舟傳承乏人的主要原因。以霍氏龍船廠為例,基本延續祖傳技藝,靠子承父業傳承。霍家兩兄弟,都是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從事制作龍舟的。如何握斧子,如何使用鋸子,怎麼開料,到龍舟的弧度和龍骨制作的秘訣都是祖上手把手傳授的。霍沃培告訴記者,做龍舟雖然很多是木工活,但做家具的人根本做不了船,沒有十幾年的磨礪,根本擔當不了師傅。由于每年只幹幾個月的時間,他兒子雖然已經學了幾年,但火候還是不夠。如今的行情,就算年輕人肯學,恐怕靠這個也沒辦法養家糊口。

  其次,隨著時代的進步,龍舟制作材料也在不斷革新。“傳統龍舟大多還是採用木料,以前是松木,現在是杉木,但很多地方的群眾性競賽,龍舟都是碳纖維復合材料制作的,這種龍舟擁有輕便、耐腐蝕等特點,但造價卻非常高。”在霍沃培看來,只要技術把握精準,他制作的傳統木質龍舟絲毫不會遜色于那種碳素纖維龍舟。

  雖然技藝超群,霍灼興龍船廠一年的訂單卻少得可憐。“每艘龍舟的造價接近9萬元,造龍舟的活兒,一兩個人沒法幹,必須多人合作才能完成。”霍沃培的兒子霍明釗坦言,今年截至目前,才接到一張訂單,還是來自福建福州,本地的社區購買龍舟都跑去了佛山三水等地。

  沒有訂單,但還得找飯吃,船廠不得不在小龍舟上下功夫。這種按照傳統龍舟比例縮小到1/45的小龍舟,主要是用于裝飾品或者紀念品。中堂另一龍舟制作人馮沛朝就表示,制作龍舟一年也就忙3個月左右,端午一過,幾乎就沒活幹了。制作小龍舟,剛好填補空當期。平均每年他能制作80條左右小龍舟,還供不應求,正好彌補制作大龍舟的虧損。

制定舉措, 拯救非遺項目

  龍舟文化傳承的困境,廣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委員陳希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相關部門應該加大投入。”陳希認為,無論是資金還是政策,從市裏到鎮街,都應該加強對該項目的關注。“比如中堂的龍舟制作技藝這項國家級非遺項目,如果真的失傳了,就是整個廣東的悲哀。船廠生意不好,政府是否引導當地社區就地採購?當然前提是制作技藝、産品質量等必須同等條件,方能優先保證。”

  “三年前我們針對龍舟文化傳承也做過專門調研,也發現了這些問題。”東莞市非遺中心辦公室主任何超群表示,相關部門正在積極出臺“拯救舉措”,對一些瀕危非遺項目加大補貼,每年有三個項目可獲得每個20萬元的補貼,但對于扒龍舟和制作龍舟,這點費用都是杯水車薪。他建議相關鎮街和社區在該項目上加大經費投入,完善獎勵機制,尤其是在心理和精神層面,給大家文化歸屬感。

  “比如我們的龍舟制作,今後我們就主張要舉行傳統的拜師儀式,給予傳承人足夠的尊重和自豪感;同時,鼓勵他們多渠道開拓收入來源,比如小龍舟的産業化發展就是一條創收路子,只有吃飽了肚子才能更好地傳承。”何超群也呼吁社會各界多關注龍舟文化傳承,讓“嶺南盛景”能夠年年熱鬧。

編輯:木東
數字報
扒龍舟, 後生仔沒空閒 造龍舟, 鮮有人願意學
金羊網  作者:唐波  2019-05-23

  龍舟文化傳承問題愈來愈凸顯

  新龍舟下水

  霍沃培制作的小龍舟即將完工

  在鬥朗船廠待修的龍舟

  霍沃培正修補舊龍舟

  文/金羊網記者 唐波

  圖/金羊網記者 王俊偉

  端午將至,傳承了數百年的龍舟民俗文化活動又將在嶺南地區拉開序幕。不過,羊城晚報記者走訪發現,熱鬧的背後卻暗藏隱憂。無論是扒龍舟,還是造龍舟,都面臨後繼無人的困境,非遺傳承面臨實質性瓶頸。東莞市非遺中心辦公室主任何超群表示,相關部門正在積極出臺相關“拯救舉措”,龍舟文化傳承需要多方合力。他呼吁社會各界,從物質和精神兩個層面施以援手。

  壹

補貼少了, 年輕人不參加

  最近這段時間,東莞萬江壩頭社區的龍舟隊訓練正進行得如火如荼,從下午5點開始到7點半,59名龍舟運動員為即將舉辦的萬江龍舟競賽進行全力準備。社區宣傳委員詹柏榮告訴羊城晚報記者,運動員們都是村裏招募的,以60歲以下30歲以上的中年人為主,“社區很多有經驗的劃手年紀都大了,但因為安全和身體素質等問題,60歲以上都不讓上船了”。

  談到運動員的招募,詹柏榮顯得有些尷尬。整個社區約有1600多人,在萬江的社區中規模不算大。每年的龍舟賽,社區都會事先發通知,讓村裏的人先報名,再從中遴選精幹人員。“但今年一共才60人報名,根本沒辦法選拔,幾乎全部參加。”詹柏榮説,扒龍舟是水鄉地區傳承了數百年的民俗活動,在老一輩群眾中具有廣泛的基礎,但年輕人對此的興趣和意願卻並不是那麼大。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包括:很多年輕人工作繁忙,沒有過多的閒暇時間參與訓練;有一些年輕人在別的地方工作,在單位請不到假;更現實的則是,由于訓練補貼費用太少,對年輕人根本沒有吸引力。“我們的訓練補貼是每人每天150元,包括交通費、誤工費等在內。”詹柏榮説,相對于一些經濟條件好的村和社區,壩頭社區的補貼並不算低,説到底還是年輕人對該項活動沒有熱情。

  龍舟運動員招募難,並非壩頭一家的困擾。羊城晚報記者走訪麻涌、中堂、道滘等多個鎮的社區發現,類似情況均普遍存在。因此,這種狀況曾一度讓某些村的村民看到了“商機”。在麻涌等一些富裕村,一些技術好經驗足的運動員,每一天的補貼高達五六百元,很多村民幹脆做起了“專職外援”,一到端午期間,就到水鄉片區別的社區去兼職扒龍舟。“我們組織龍舟競賽的初衷是為了龍舟文化在當地更好傳承,所以今年就明確要求,參賽的運動員必須是本地村民。”萬江文廣中心相關負責人説。

  萬江新和村的老劃手胡沛佳對此倒很坦然,他説以前的龍舟賽,根本沒有“訓練補貼”這一説,全村男女老少都爭先恐後參與報名,生怕自己選不上。為了鼓勵獲獎,村民們會自發為龍舟隊送去豬肉、大米等物品,要是當年在比賽中拿獎了,整個龍舟隊就成為全村的英雄。“那種精神上的享受是再多錢也買不來的。”

  貳

制作龍舟,鮮有人願意學

  相對于扒龍舟這項活動,制作龍舟這項技藝才真正面臨“生死關頭”。羊城晚報記者隨機走訪了中堂、萬江等多個龍舟造船廠,不但訂單吃緊導致生存危機,讓老師傅們更為感慨的是:招不到徒弟!

  記者日前走中堂鎮鬥朗村的霍灼興龍船廠,曾經繁忙的景象已然不在。前幾年,傳承人霍灼興因病去世後,年逾六旬的哥哥霍沃培就扛起了整個船廠重擔。鬥朗村造龍舟歷史已有兩百余年。“以前是想學沒人教,如今是想教無人學。”談起龍舟制作這門手藝,霍沃培不免感到有些落寞。

  記者調查發現,門檻高,回報低,是制作龍舟傳承乏人的主要原因。以霍氏龍船廠為例,基本延續祖傳技藝,靠子承父業傳承。霍家兩兄弟,都是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從事制作龍舟的。如何握斧子,如何使用鋸子,怎麼開料,到龍舟的弧度和龍骨制作的秘訣都是祖上手把手傳授的。霍沃培告訴記者,做龍舟雖然很多是木工活,但做家具的人根本做不了船,沒有十幾年的磨礪,根本擔當不了師傅。由于每年只幹幾個月的時間,他兒子雖然已經學了幾年,但火候還是不夠。如今的行情,就算年輕人肯學,恐怕靠這個也沒辦法養家糊口。

  其次,隨著時代的進步,龍舟制作材料也在不斷革新。“傳統龍舟大多還是採用木料,以前是松木,現在是杉木,但很多地方的群眾性競賽,龍舟都是碳纖維復合材料制作的,這種龍舟擁有輕便、耐腐蝕等特點,但造價卻非常高。”在霍沃培看來,只要技術把握精準,他制作的傳統木質龍舟絲毫不會遜色于那種碳素纖維龍舟。

  雖然技藝超群,霍灼興龍船廠一年的訂單卻少得可憐。“每艘龍舟的造價接近9萬元,造龍舟的活兒,一兩個人沒法幹,必須多人合作才能完成。”霍沃培的兒子霍明釗坦言,今年截至目前,才接到一張訂單,還是來自福建福州,本地的社區購買龍舟都跑去了佛山三水等地。

  沒有訂單,但還得找飯吃,船廠不得不在小龍舟上下功夫。這種按照傳統龍舟比例縮小到1/45的小龍舟,主要是用于裝飾品或者紀念品。中堂另一龍舟制作人馮沛朝就表示,制作龍舟一年也就忙3個月左右,端午一過,幾乎就沒活幹了。制作小龍舟,剛好填補空當期。平均每年他能制作80條左右小龍舟,還供不應求,正好彌補制作大龍舟的虧損。

制定舉措, 拯救非遺項目

  龍舟文化傳承的困境,廣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委員陳希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相關部門應該加大投入。”陳希認為,無論是資金還是政策,從市裏到鎮街,都應該加強對該項目的關注。“比如中堂的龍舟制作技藝這項國家級非遺項目,如果真的失傳了,就是整個廣東的悲哀。船廠生意不好,政府是否引導當地社區就地採購?當然前提是制作技藝、産品質量等必須同等條件,方能優先保證。”

  “三年前我們針對龍舟文化傳承也做過專門調研,也發現了這些問題。”東莞市非遺中心辦公室主任何超群表示,相關部門正在積極出臺“拯救舉措”,對一些瀕危非遺項目加大補貼,每年有三個項目可獲得每個20萬元的補貼,但對于扒龍舟和制作龍舟,這點費用都是杯水車薪。他建議相關鎮街和社區在該項目上加大經費投入,完善獎勵機制,尤其是在心理和精神層面,給大家文化歸屬感。

  “比如我們的龍舟制作,今後我們就主張要舉行傳統的拜師儀式,給予傳承人足夠的尊重和自豪感;同時,鼓勵他們多渠道開拓收入來源,比如小龍舟的産業化發展就是一條創收路子,只有吃飽了肚子才能更好地傳承。”何超群也呼吁社會各界多關注龍舟文化傳承,讓“嶺南盛景”能夠年年熱鬧。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