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一條街的前世今生——沙頭角中英街觀“潮”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5-20 08:41

遊客在中英街界碑前拍照留影。 記者 王磊 攝

在深圳與香港相連的陸路邊境,一條經歷過喧囂繁華又陷入沉寂的老街,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熱潮中再度起航,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新徵程。

中英街,這個曾經的“勘界線”、曾經的“購物天堂”,在時代的大潮中幾度興衰起伏,見證著民族百年命運,見證著波瀾壯闊的對外開放歷程。

“一街兩制”: 成就“購物天堂”

從深圳市鹽田區的沙頭角進入中英街街口,一家香港店鋪門口立著印有“中英街”字樣的黑白路牌,路牌下的方形界碑邊緣已被磨平棱角,依稀可以認出“中英地界”的字樣。

界碑現在是中英街最具人氣的景點。1899年3月,清政府與英國勘定新界北部邊界,沙頭角被分為“華界”與“英界”兩部分。由于兩邊居民生産、生活的需要,慢慢有了這條沿“中英分界線”形成的中英街,長約250米、寬三四米。

作為土生土長的村民,生于1946年的沙錦濤記得,小時候的中英街內地一側是人口稀少的小村莊,村民大多以務農、打魚為生,而香港一側有很多店鋪,商業繁華。

當時,中英街有一家國營商店,沙錦濤中學畢業之後成為這家商店的營業員。因為這段“經商”的經歷,他在改革開放之初,被選派到沙頭角鎮新成立的“企業辦”,從事招商引資工作。

發展經濟成了沙頭角的中心工作。引進外資、開設工廠、發展商業……描述這段發展歷程的時候,沙錦濤的驕傲溢于言表。

“沙頭角在全國率先舉起商貿業改革的大旗,使得中英街成了當時改革開放的最前沿。”他説。

上世紀80年代,中英街以毗鄰香港的特殊位置和免稅的優勢成為“購物天堂”。面積僅0.17平方公裏的彈丸之地,高峰時期一天內涌入遊客超過10萬人次。 

興衰沉浮:見證對外開放發展歷程

如今的中英街已然是一個歷史文化街區。歷經百年的界碑、弘揚愛國主義的警示鐘、陳列著深港交流老物件的博物館、具有客家特色的魚燈舞,都成了中英街的新“名片”。  

2003年7月,國務院開放內地居民赴香港旅遊“自由行”,內地消費者可以體驗真正意義的“購物天堂”。中英街客流持續走低,從最高峰時期的日均10萬人次銳減到不足萬人。

2005年,沙錦濤迎來新工作——擔任中英街社區居委會主任。當時,他每天為“打假”而焦慮。由于客流減少,一些商戶為了維持利潤,就動起了歪腦筋,中英街一度成為假貨的“代名詞”。

在沙錦濤看來,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中英街是人們了解外部世界的窗口。隨著國家對外開放程度越來越高,國家經濟飛速發展,中英街的窗口功能就逐漸失去了,衰退不可避免。

“現在只要有一部手機在手,什麼東西買不到?哪用專門來中英街?”沙錦濤説。 

“潮”城崛起:匯入大灣區建設新“潮”

組織交流參訪活動、支持傳統民俗發展、為深港兩地生意人牽線搭橋……如今,年過7旬的沙錦濤依然忙碌,他的新身份是香港鹽田同鄉聯誼總會會長。

聯誼總會成立四年多來,已經發展了4000多名會員。讓會員成為粵港澳大灣區人員交流的“粘合劑”,是沙錦濤的願望。他希望,為中英街和沙頭角地區找到新的發展機遇。

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帶動下,沙頭角又“熱”了起來,呈現出新一輪崛起的姿態,被賦予了新的定位——深港國際旅遊消費合作區。這是深圳市2019年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點工作之一。

深圳市鹽田區區長楊軍介紹,沙頭角深港國際旅遊消費合作區將圍繞“旅遊+消費”主體功能,打造集跨境旅遊合作區、國際商貿消費先行地、深港先行先試承載平臺、大灣區深度合作示范區于一體的宜居宜業宜遊區域發展范例。

“沙頭角曾經在深圳乃至全國來説都是很‘潮’的,現在要跟上大灣區建設的新‘潮’,再次大展拳腳。”沙錦濤説。

數據顯示,2018年,沙頭角所在的鹽田區實現地區生産總值612.76億元,同比增長7.1%。以生命健康、人工智能、金融、高端航運服務等産業為主導的現代化産業體係初步建立,第三産業比重近86%。

“鹽田區和香港山水相連、人文相通、經濟相融,以中英街為核心標志的沙頭角區域,具有獨一無二的深港合作區位優勢。我們將把握發展大勢、抓住歷史機遇,努力使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藍圖在這裏變成現實。”鹽田區委書記陳清説。

(新華社)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一條街的前世今生——沙頭角中英街觀“潮”
金羊網  作者:  2019-05-20

遊客在中英街界碑前拍照留影。 記者 王磊 攝

在深圳與香港相連的陸路邊境,一條經歷過喧囂繁華又陷入沉寂的老街,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熱潮中再度起航,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新徵程。

中英街,這個曾經的“勘界線”、曾經的“購物天堂”,在時代的大潮中幾度興衰起伏,見證著民族百年命運,見證著波瀾壯闊的對外開放歷程。

“一街兩制”: 成就“購物天堂”

從深圳市鹽田區的沙頭角進入中英街街口,一家香港店鋪門口立著印有“中英街”字樣的黑白路牌,路牌下的方形界碑邊緣已被磨平棱角,依稀可以認出“中英地界”的字樣。

界碑現在是中英街最具人氣的景點。1899年3月,清政府與英國勘定新界北部邊界,沙頭角被分為“華界”與“英界”兩部分。由于兩邊居民生産、生活的需要,慢慢有了這條沿“中英分界線”形成的中英街,長約250米、寬三四米。

作為土生土長的村民,生于1946年的沙錦濤記得,小時候的中英街內地一側是人口稀少的小村莊,村民大多以務農、打魚為生,而香港一側有很多店鋪,商業繁華。

當時,中英街有一家國營商店,沙錦濤中學畢業之後成為這家商店的營業員。因為這段“經商”的經歷,他在改革開放之初,被選派到沙頭角鎮新成立的“企業辦”,從事招商引資工作。

發展經濟成了沙頭角的中心工作。引進外資、開設工廠、發展商業……描述這段發展歷程的時候,沙錦濤的驕傲溢于言表。

“沙頭角在全國率先舉起商貿業改革的大旗,使得中英街成了當時改革開放的最前沿。”他説。

上世紀80年代,中英街以毗鄰香港的特殊位置和免稅的優勢成為“購物天堂”。面積僅0.17平方公裏的彈丸之地,高峰時期一天內涌入遊客超過10萬人次。 

興衰沉浮:見證對外開放發展歷程

如今的中英街已然是一個歷史文化街區。歷經百年的界碑、弘揚愛國主義的警示鐘、陳列著深港交流老物件的博物館、具有客家特色的魚燈舞,都成了中英街的新“名片”。  

2003年7月,國務院開放內地居民赴香港旅遊“自由行”,內地消費者可以體驗真正意義的“購物天堂”。中英街客流持續走低,從最高峰時期的日均10萬人次銳減到不足萬人。

2005年,沙錦濤迎來新工作——擔任中英街社區居委會主任。當時,他每天為“打假”而焦慮。由于客流減少,一些商戶為了維持利潤,就動起了歪腦筋,中英街一度成為假貨的“代名詞”。

在沙錦濤看來,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中英街是人們了解外部世界的窗口。隨著國家對外開放程度越來越高,國家經濟飛速發展,中英街的窗口功能就逐漸失去了,衰退不可避免。

“現在只要有一部手機在手,什麼東西買不到?哪用專門來中英街?”沙錦濤説。 

“潮”城崛起:匯入大灣區建設新“潮”

組織交流參訪活動、支持傳統民俗發展、為深港兩地生意人牽線搭橋……如今,年過7旬的沙錦濤依然忙碌,他的新身份是香港鹽田同鄉聯誼總會會長。

聯誼總會成立四年多來,已經發展了4000多名會員。讓會員成為粵港澳大灣區人員交流的“粘合劑”,是沙錦濤的願望。他希望,為中英街和沙頭角地區找到新的發展機遇。

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帶動下,沙頭角又“熱”了起來,呈現出新一輪崛起的姿態,被賦予了新的定位——深港國際旅遊消費合作區。這是深圳市2019年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點工作之一。

深圳市鹽田區區長楊軍介紹,沙頭角深港國際旅遊消費合作區將圍繞“旅遊+消費”主體功能,打造集跨境旅遊合作區、國際商貿消費先行地、深港先行先試承載平臺、大灣區深度合作示范區于一體的宜居宜業宜遊區域發展范例。

“沙頭角曾經在深圳乃至全國來説都是很‘潮’的,現在要跟上大灣區建設的新‘潮’,再次大展拳腳。”沙錦濤説。

數據顯示,2018年,沙頭角所在的鹽田區實現地區生産總值612.76億元,同比增長7.1%。以生命健康、人工智能、金融、高端航運服務等産業為主導的現代化産業體係初步建立,第三産業比重近86%。

“鹽田區和香港山水相連、人文相通、經濟相融,以中英街為核心標志的沙頭角區域,具有獨一無二的深港合作區位優勢。我們將把握發展大勢、抓住歷史機遇,努力使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藍圖在這裏變成現實。”鹽田區委書記陳清説。

(新華社)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