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9件(套)珍貴文物亮相亞洲文明展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5-16 08:57

  ■亞洲文明展現場。新快報記者 梁曉雯/攝

  ■新快報記者 黃聞禹 何生廷 梁曉雯

  通訊員 史林花 肖夢雅 淩浩翔

5月15日上午,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本次大會主題為“亞洲文明交流互鑒與命運共同體”,是繼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之後,今年中國舉辦的又一場重要外交活動。

  新快報記者從大會籌委會獲悉,大會包含110多項相關活動,來自亞洲47個國家以及近50個域外國家的政府官員和文化、教育、影視、智庫、媒體、旅遊等領域2000余位代表,齊聚北京。

  作為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重要文化活動,“大美亞細亞——亞洲文明展”匯集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全部47國及希臘、埃及兩個文明古國夥伴,共400余件組文物。

  當天上午,新快報記者前往國家博物館實地探訪,了解到廣東有9件(套)代表嶺南文化的珍貴文物亮相,這些藏品反映了古代中國和亞洲各國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建立起的經貿聯係和文化交流,彰顯亞洲文明之間的對話與交流。

  ■明萬歷青花丹鳳朝陽紋折腰瓷盤。

  451件組文物彰顯亞洲多彩文明

  據悉,“大美亞細亞——亞洲文明展”作為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重要文化活動,由文化和旅遊部、國家文物局主辦,中國國家博物館與中國文物交流中心共同承辦,于5月13日至8月11日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

  亞洲是人類文明的重要發祥地,文化遺産是人類文明的結晶。本次展覽匯集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全部47國及希臘、埃及兩個文明古國夥伴,共451件組文物。展覽以“多元文明並置,古今文明相通”兩條主線,分為“美成在久 日出東方”“美在通途 行久致遠”“美美與共 天下大同”“美人之美 禮尚往來”四個部分。

  這是我國首次舉辦、亞洲大家庭共同參與、通力合作的集大成亞洲文明專題展覽。展覽採取“傳統展示+多媒體技術”相結合的方式,展示亞洲歷史悠久、文化融合、多元共生的文明特徵,彰顯亞洲文明之間對話、交流、互鑒的軌跡,反映地緣相近、民心相通、和平相處的亞洲文化。

  西漢後期陶托燈俑有明顯的古西亞人種特徵。

  廣東三家博物館送展9件(套)珍貴文物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本次廣東省共有三家博物館參展,共送展9件(套)珍貴文物。三家博物館分別是廣東省博物館、廣州博物館和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參展藏品時間跨度從西漢到明朝,展示了廣州與亞洲各國交往的歷史,也展現了亞洲不同民族、不同國家、不同文明之間的交流互鑒。

  當天上午,記者在國家博物館實地探訪時看到,文物的展示櫃前有不少觀眾駐足觀賞,感受廣東文化、嶺南文化在歷史長河中的生命力。

  據了解,廣州博物館館藏5件(組)文物參展,是廣東省內參展文物最多的博物館,參展藏品包括西漢後期陶托燈俑、東漢瑪瑙水晶珠飾、北宋西村窯青釉彩繪花卉紋瓷盤、宋代定窯白釉花口瓷壺、宋代廣州重修天慶觀碑記拓本。記者看到,多名觀眾在宋代廣州重修天慶觀碑記拓本、西漢後期陶托燈俑前駐足參觀。

  廣東省博物館兩件藏品參展,分別為明萬歷青花丹鳳朝陽紋折腰瓷盤、明萬歷青花纏枝花卉紋瓷蓋盅,皆來自“南澳1號”,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兩件參展藏品為銀盒和船紋提筒。

  銀盒上面有交錯的凸瓣紋,採用錘揲法壓印而來。

  廣東展品顯示中外交流與文化融合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廣州博物館參展的文物都與中外交流,尤其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商貿往來密切相關。例如,西漢後期出土的陶托燈俑有明顯的古西亞人種特徵,深目高鼻,須髯濃密,極有可能是由印度洋海路抵達廣州的外國商人隨行侍從;《重修天慶觀記》碑拓片(北宋)反映了宋代三佛齊國(今印度尼西亞)和宋朝的友好往來;西村窯青釉彩繪花卉紋瓷盤見證了當時廣州與南海諸國貿易交往之頻繁。

  以上五件文物真實反映了從漢代到宋代不同歷史時期,以廣州為代表的中國與亞洲航海國家或內陸地區的人員交往、物種交流與文化融合,兼具時代性、藝術性和觀賞性。

  “廣州作為中國最早走向世界,感知世界風雲的城市,其歷史發展反映了中國與亞洲國家間的發展變化,也反映了亞洲本身的歷史變遷,滲透著整個世界歷史的基本進程。”廣州博物館陳列研究部館員邊晶晶表示,廣州作為中國走向海洋的起點之一,由這裏出發的南海航線,從秦漢到明清,由近及遠,從東南亞、南亞和西亞,延伸到大西洋兩側,兩千多年來迎接了不計其數的“蕃舶”和“洋舶”。亞洲不同地區的貢使、商人和僧侶們,在廣州登岸留下痕跡,並通過廣州走向中國內陸。

  北宋西村窯青釉彩繪花卉紋瓷盤和宋代定窯白釉花口瓷壺。

  對話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文物保護保管部主任何東紅:

  “絲綢之路”文物反映了嶺南文化的兼容並包

  新快報:西漢南越王博物館為何選送銀盒和船紋提筒兩件文物參展?

  何東紅:這次亞洲文明展“美在通途 行久致遠”單元中有設定絲綢之路主題,一提到海上絲綢之路,自然繞不開這兩件文物。

  新快報:具體來説,這兩件文物的價值在哪?

  何東紅:銀盒上面有交錯的凸瓣紋,採用錘揲法壓印而來,而這種手法在中東地區廣為流行。雖然中國工匠給這個銀盒增加了圈足和蓋鈕,但是凸瓣紋顯然是外來風格,因此銀盒是外來文明無疑,也是中國兩千多年海上交往的重要證物。

  船紋提筒的船紋被認為是目前考古發現中“規模最大和最為完備的一組海戰圖形”,其反映了中國古代的造船技術,整船造型合理,可見清晰的水密艙結構。這種水密艙結構,説明早在西漢中早期,先民們可能就已經發明了水密艙技術。這一技術的産生使遠航成為可能,對後世航海影響深遠。結合文獻資料説明早在西漢時期,南越先民已經具備較為成熟的出海條件,並且通過海上交通與世界其他地區聯係起來。

  新快報:在您看來,嶺南文化有何特點?

  何東紅:從南越王墓出土的器物來看,嶺南文化的一大特色是多元多樣,兼容並包,從古至今都在接納外來文化。但這種接納並不是簡單的“拿來主義”,而是經過自身的理解和吸收。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廣東9件(套)珍貴文物亮相亞洲文明展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2019-05-16

  ■亞洲文明展現場。新快報記者 梁曉雯/攝

  ■新快報記者 黃聞禹 何生廷 梁曉雯

  通訊員 史林花 肖夢雅 淩浩翔

5月15日上午,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開幕式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本次大會主題為“亞洲文明交流互鑒與命運共同體”,是繼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之後,今年中國舉辦的又一場重要外交活動。

  新快報記者從大會籌委會獲悉,大會包含110多項相關活動,來自亞洲47個國家以及近50個域外國家的政府官員和文化、教育、影視、智庫、媒體、旅遊等領域2000余位代表,齊聚北京。

  作為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重要文化活動,“大美亞細亞——亞洲文明展”匯集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全部47國及希臘、埃及兩個文明古國夥伴,共400余件組文物。

  當天上午,新快報記者前往國家博物館實地探訪,了解到廣東有9件(套)代表嶺南文化的珍貴文物亮相,這些藏品反映了古代中國和亞洲各國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建立起的經貿聯係和文化交流,彰顯亞洲文明之間的對話與交流。

  ■明萬歷青花丹鳳朝陽紋折腰瓷盤。

  451件組文物彰顯亞洲多彩文明

  據悉,“大美亞細亞——亞洲文明展”作為亞洲文明對話大會的重要文化活動,由文化和旅遊部、國家文物局主辦,中國國家博物館與中國文物交流中心共同承辦,于5月13日至8月11日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

  亞洲是人類文明的重要發祥地,文化遺産是人類文明的結晶。本次展覽匯集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全部47國及希臘、埃及兩個文明古國夥伴,共451件組文物。展覽以“多元文明並置,古今文明相通”兩條主線,分為“美成在久 日出東方”“美在通途 行久致遠”“美美與共 天下大同”“美人之美 禮尚往來”四個部分。

  這是我國首次舉辦、亞洲大家庭共同參與、通力合作的集大成亞洲文明專題展覽。展覽採取“傳統展示+多媒體技術”相結合的方式,展示亞洲歷史悠久、文化融合、多元共生的文明特徵,彰顯亞洲文明之間對話、交流、互鑒的軌跡,反映地緣相近、民心相通、和平相處的亞洲文化。

  西漢後期陶托燈俑有明顯的古西亞人種特徵。

  廣東三家博物館送展9件(套)珍貴文物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本次廣東省共有三家博物館參展,共送展9件(套)珍貴文物。三家博物館分別是廣東省博物館、廣州博物館和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參展藏品時間跨度從西漢到明朝,展示了廣州與亞洲各國交往的歷史,也展現了亞洲不同民族、不同國家、不同文明之間的交流互鑒。

  當天上午,記者在國家博物館實地探訪時看到,文物的展示櫃前有不少觀眾駐足觀賞,感受廣東文化、嶺南文化在歷史長河中的生命力。

  據了解,廣州博物館館藏5件(組)文物參展,是廣東省內參展文物最多的博物館,參展藏品包括西漢後期陶托燈俑、東漢瑪瑙水晶珠飾、北宋西村窯青釉彩繪花卉紋瓷盤、宋代定窯白釉花口瓷壺、宋代廣州重修天慶觀碑記拓本。記者看到,多名觀眾在宋代廣州重修天慶觀碑記拓本、西漢後期陶托燈俑前駐足參觀。

  廣東省博物館兩件藏品參展,分別為明萬歷青花丹鳳朝陽紋折腰瓷盤、明萬歷青花纏枝花卉紋瓷蓋盅,皆來自“南澳1號”,西漢南越王博物館兩件參展藏品為銀盒和船紋提筒。

  銀盒上面有交錯的凸瓣紋,採用錘揲法壓印而來。

  廣東展品顯示中外交流與文化融合

  新快報記者了解到,廣州博物館參展的文物都與中外交流,尤其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商貿往來密切相關。例如,西漢後期出土的陶托燈俑有明顯的古西亞人種特徵,深目高鼻,須髯濃密,極有可能是由印度洋海路抵達廣州的外國商人隨行侍從;《重修天慶觀記》碑拓片(北宋)反映了宋代三佛齊國(今印度尼西亞)和宋朝的友好往來;西村窯青釉彩繪花卉紋瓷盤見證了當時廣州與南海諸國貿易交往之頻繁。

  以上五件文物真實反映了從漢代到宋代不同歷史時期,以廣州為代表的中國與亞洲航海國家或內陸地區的人員交往、物種交流與文化融合,兼具時代性、藝術性和觀賞性。

  “廣州作為中國最早走向世界,感知世界風雲的城市,其歷史發展反映了中國與亞洲國家間的發展變化,也反映了亞洲本身的歷史變遷,滲透著整個世界歷史的基本進程。”廣州博物館陳列研究部館員邊晶晶表示,廣州作為中國走向海洋的起點之一,由這裏出發的南海航線,從秦漢到明清,由近及遠,從東南亞、南亞和西亞,延伸到大西洋兩側,兩千多年來迎接了不計其數的“蕃舶”和“洋舶”。亞洲不同地區的貢使、商人和僧侶們,在廣州登岸留下痕跡,並通過廣州走向中國內陸。

  北宋西村窯青釉彩繪花卉紋瓷盤和宋代定窯白釉花口瓷壺。

  對話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文物保護保管部主任何東紅:

  “絲綢之路”文物反映了嶺南文化的兼容並包

  新快報:西漢南越王博物館為何選送銀盒和船紋提筒兩件文物參展?

  何東紅:這次亞洲文明展“美在通途 行久致遠”單元中有設定絲綢之路主題,一提到海上絲綢之路,自然繞不開這兩件文物。

  新快報:具體來説,這兩件文物的價值在哪?

  何東紅:銀盒上面有交錯的凸瓣紋,採用錘揲法壓印而來,而這種手法在中東地區廣為流行。雖然中國工匠給這個銀盒增加了圈足和蓋鈕,但是凸瓣紋顯然是外來風格,因此銀盒是外來文明無疑,也是中國兩千多年海上交往的重要證物。

  船紋提筒的船紋被認為是目前考古發現中“規模最大和最為完備的一組海戰圖形”,其反映了中國古代的造船技術,整船造型合理,可見清晰的水密艙結構。這種水密艙結構,説明早在西漢中早期,先民們可能就已經發明了水密艙技術。這一技術的産生使遠航成為可能,對後世航海影響深遠。結合文獻資料説明早在西漢時期,南越先民已經具備較為成熟的出海條件,並且通過海上交通與世界其他地區聯係起來。

  新快報:在您看來,嶺南文化有何特點?

  何東紅:從南越王墓出土的器物來看,嶺南文化的一大特色是多元多樣,兼容並包,從古至今都在接納外來文化。但這種接納並不是簡單的“拿來主義”,而是經過自身的理解和吸收。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