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踐行者】這個“90後ICU男團” 為廣東首例H5N6病患守護生命

來源: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發表時間:2019-05-12 09:12
四位男護士為一位男病人做翻身護理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金羊網記者豐西西 通訊員 林偉吟 張陽

5月12日是國際護士節。截至2018年年底,廣東共有注冊護士33.5萬名,其中男護士8700多人。他們大多在三甲醫院工作,尤其在急診科、ICU、手術室等特殊科室發揮著重要作用。

在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南院的ICU裏,“90後”男護士漸“挑大梁”。1990年出生的曾李金,1993年出生的羅遠飛、蔡傳鍔、辛志彬,4名帥氣的“90後”小夥,被稱作“ICU男團”——他們每天都在和“死神”較量,悉心照顧著每一位危重患者,守護他們的生命安全。

沒有家屬陪在身邊

我們就是患者依靠

ICU是醫院裏最累的科室之一,收治的患者幾乎都“命懸一線”,沒有家屬、沒有護工,患者的吃喝拉撒睡全靠護士承擔。“誰該洗頭了,誰該剪指甲了,誰又該翻身了,都記在腦子裏,絕不能錯,不然患者就會很難受,影響康復。”2016年才參加工作的羅遠飛個子高高卻心細如發,“沒有家屬在身邊的他們其實很無助,我們成了他們的依靠。”

ICU裏都是危重患者,照顧他們其實就是在和“死神”較量。讓他們印象最深刻的是2018年9月,廣東首例H5N6禽流感病例在廣州發現,這是致死率極高的病毒,同時期廣西的一例病例,患者發現病發後僅9天就離世。

考慮到病情嚴重,2018年9月30日,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騰出了整個呼吸科ICU作為隔離病房展開搶救。

“當時聽説收了這樣一例病例,我確實是有過害怕的。”29歲的曾李金一畢業就來ICU工作,是“ICU男團”裏最年長的一位,“不過,害怕很快被一種‘必勝’的心情所替代,患者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小夥子,醫院舉全院之力參與救治,作為ICU護士,我們是最近距離接觸他的人,心裏想著:一定要救他!”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當時,病床上的患者嘴巴灰白,雙眼緊閉,面黃肌瘦,全靠著醫護人員24小時的無間斷看護,愣是保下命來。

到10月3日,患者出現煩躁不安,心率增加至130次/分,血壓升高至175/95mmHg,當班男護士辛志彬和醫生們一起,再次實施搶救,將患者從“鬼門關”拉了回來。而這樣的搶救,前後開展了10次!這對ICU醫護人員無疑是巨大的工作負荷。他們每天都待在隔離區裏,穿著沉重的防護服,戴著厚厚的口罩,幾乎無法好好喝一口水、上一次廁所,但沒有一個人喊過苦叫過累,他們都有著共同的心願:把病人搶救回來!

在全院合力救治下,2018年10月16日,患者停用ECMO支持治療,10月18日停用呼吸機,11月19日下病床活動。蔡傳鍔説。2018年11月28日,這名H5N6禽流感患者終于康復出院,曾李金説,那一刻他們更多的是感到驕傲和自豪。

守護著生命的安全

為這份職業而自豪

護士們説,在ICU裏,不僅有驚險,還有感動。63歲的惠姨在ICU裏住了一年半,她因乳腺癌晚期轉移被送進來時,已是深度昏迷。“可她的家人從未放棄,病房裏放滿了家人的照片,他們還經常給她錄音,説很多很感人的話。”蔡傳鍔至今記得很清楚,惠姨的先生每天都來看她,70歲的老人握著昏迷的妻子的手,溫柔而詳細地和她説家裏發生的每一個變化,堅持到惠姨離世那一天,“他對她説:你不用害怕,我一直都等著你……作為旁觀者的我們,真的很感動,這應該就是愛吧!”

作為ICU的護士,見證生離死別的場景成了“常態”,但年輕的心還是會流淚。“我們最怕因意外而住進來的病人,尤其是年輕病人,看著就很難過。”曾李金説,前不久他就負責了一位29歲的患者,因電梯事故而受重傷,“因為病情惡化,各種治療手段都用上了,還是無力回天。當時我看著他的母親和妻兒來和他道別,忍不住哭了,太年輕了,實在是太可惜!”

無論多苦多累,他們都堅守在這個離“死神”最近的地方,守護生命的安全。“我從未後悔過選擇這份職業,我為它而自豪!”他們堅定説道,眼裏閃著清亮的光芒。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中國夢•踐行者】這個“90後ICU男團” 為廣東首例H5N6病患守護生命
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2019-05-12
四位男護士為一位男病人做翻身護理 金羊網記者 周巍 攝

金羊網記者豐西西 通訊員 林偉吟 張陽

5月12日是國際護士節。截至2018年年底,廣東共有注冊護士33.5萬名,其中男護士8700多人。他們大多在三甲醫院工作,尤其在急診科、ICU、手術室等特殊科室發揮著重要作用。

在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南院的ICU裏,“90後”男護士漸“挑大梁”。1990年出生的曾李金,1993年出生的羅遠飛、蔡傳鍔、辛志彬,4名帥氣的“90後”小夥,被稱作“ICU男團”——他們每天都在和“死神”較量,悉心照顧著每一位危重患者,守護他們的生命安全。

沒有家屬陪在身邊

我們就是患者依靠

ICU是醫院裏最累的科室之一,收治的患者幾乎都“命懸一線”,沒有家屬、沒有護工,患者的吃喝拉撒睡全靠護士承擔。“誰該洗頭了,誰該剪指甲了,誰又該翻身了,都記在腦子裏,絕不能錯,不然患者就會很難受,影響康復。”2016年才參加工作的羅遠飛個子高高卻心細如發,“沒有家屬在身邊的他們其實很無助,我們成了他們的依靠。”

ICU裏都是危重患者,照顧他們其實就是在和“死神”較量。讓他們印象最深刻的是2018年9月,廣東首例H5N6禽流感病例在廣州發現,這是致死率極高的病毒,同時期廣西的一例病例,患者發現病發後僅9天就離世。

考慮到病情嚴重,2018年9月30日,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騰出了整個呼吸科ICU作為隔離病房展開搶救。

“當時聽説收了這樣一例病例,我確實是有過害怕的。”29歲的曾李金一畢業就來ICU工作,是“ICU男團”裏最年長的一位,“不過,害怕很快被一種‘必勝’的心情所替代,患者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小夥子,醫院舉全院之力參與救治,作為ICU護士,我們是最近距離接觸他的人,心裏想著:一定要救他!”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當時,病床上的患者嘴巴灰白,雙眼緊閉,面黃肌瘦,全靠著醫護人員24小時的無間斷看護,愣是保下命來。

到10月3日,患者出現煩躁不安,心率增加至130次/分,血壓升高至175/95mmHg,當班男護士辛志彬和醫生們一起,再次實施搶救,將患者從“鬼門關”拉了回來。而這樣的搶救,前後開展了10次!這對ICU醫護人員無疑是巨大的工作負荷。他們每天都待在隔離區裏,穿著沉重的防護服,戴著厚厚的口罩,幾乎無法好好喝一口水、上一次廁所,但沒有一個人喊過苦叫過累,他們都有著共同的心願:把病人搶救回來!

在全院合力救治下,2018年10月16日,患者停用ECMO支持治療,10月18日停用呼吸機,11月19日下病床活動。蔡傳鍔説。2018年11月28日,這名H5N6禽流感患者終于康復出院,曾李金説,那一刻他們更多的是感到驕傲和自豪。

守護著生命的安全

為這份職業而自豪

護士們説,在ICU裏,不僅有驚險,還有感動。63歲的惠姨在ICU裏住了一年半,她因乳腺癌晚期轉移被送進來時,已是深度昏迷。“可她的家人從未放棄,病房裏放滿了家人的照片,他們還經常給她錄音,説很多很感人的話。”蔡傳鍔至今記得很清楚,惠姨的先生每天都來看她,70歲的老人握著昏迷的妻子的手,溫柔而詳細地和她説家裏發生的每一個變化,堅持到惠姨離世那一天,“他對她説:你不用害怕,我一直都等著你……作為旁觀者的我們,真的很感動,這應該就是愛吧!”

作為ICU的護士,見證生離死別的場景成了“常態”,但年輕的心還是會流淚。“我們最怕因意外而住進來的病人,尤其是年輕病人,看著就很難過。”曾李金説,前不久他就負責了一位29歲的患者,因電梯事故而受重傷,“因為病情惡化,各種治療手段都用上了,還是無力回天。當時我看著他的母親和妻兒來和他道別,忍不住哭了,太年輕了,實在是太可惜!”

無論多苦多累,他們都堅守在這個離“死神”最近的地方,守護生命的安全。“我從未後悔過選擇這份職業,我為它而自豪!”他們堅定説道,眼裏閃著清亮的光芒。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