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遇上護士節 這是愛的二次方

來源:金羊網 作者:符暢 發表時間:2019-05-12 09:11
母親牽著孩子的手散步 金羊網記者 鄧勃 攝

文/金羊網記者 符暢  通訊員 胡穎儀 孫冰倩

當你身在襁褓,有人守護你平安成長,她的名字叫母親;當你臥病在床,有人幫助你早日康復,她的名字叫護士。今天是母親節,也是第108個國際護士節,當母親節遇上護士節,對于既是母親又是醫護工作者的女同胞來説,這個日子就有了雙重意義。


金羊網記者 鄧勃 攝


今天,既是母親節又是國際護士節。對曾標香和黃莉潔母女來説,這是她們共同的節日,她們都是母親,也是護士。

母女同為護士,是怎樣的一種體驗?近日,記者來到廣州市紅十字會醫院眼科——母女二人共同工作的地方,傾聽她們的故事。

在母親的影響下成為護士

今年83歲的曾標香,是梅州市五華縣人。1964年從廣州衛生學校畢業後,她被分配到了當時的廣州市沙眼防治所,成為一名眼科護士。1979年,曾標香阿姨進入廣州市紅十字會醫院五官科,一直工作到退休。

對二女兒黃莉潔來説,媽媽算是她職業的引路人。“我出生在醫學世家,爺爺是老中醫,父親是醫生,母親是護士。小時候就覺得媽媽很辛苦,不光要工作,還要照顧我們姐弟四人。”在家庭的影響下,黃莉潔這一代人從小都對醫學産生向往,後來大姐學了中醫,而她和媽媽一樣,成為一名眼科護士。

小時候跟父母下鄉的經歷,讓黃莉潔看到了很多受病痛折磨的病人,因此,在臨床工作中,她會更加細心、認真地幫助病人,同時也體會到幫助別人的快樂。而同為護士,媽媽一方面心疼女兒的辛苦,另一方面又告誡女兒:對待病人要細心、耐心,態度要好,工作要認真負責。這些都深深影響著黃莉潔。

曾標香和黃莉潔母女 金羊網記者 符暢 攝

見證護理工作的時代變化

一位是1964年入職的護士,一位是1989年參加工作的護士。處于不同年代,母女二人也見證著護理行業的發展。

在曾標香阿姨記憶中,她工作的時候,尚未區分明確的護理級別,護士什麼都要做,給病人擦身、清理大小便等生活護理也是正常不過的事。黃莉潔表示,現在醫院有護工、助理護士,分工更細,也減輕了護士的日常工作負擔。另外,曾標香阿姨工作當年,沒有電腦,全是純人工比對藥物。而現在,隨著科技發展,有了很多先進的醫學設備,比對藥物只需掃描二維碼即可,出錯的概率小了很多。

黃莉潔告訴記者:“因為媽媽也是護士,所以我們母女相處的時候,很容易相互體諒。在工作中如果遇到困難,只要跟媽媽説,都能得到媽媽的理解和支持,我覺得很幸福。”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母親節遇上護士節 這是愛的二次方
金羊網  作者:符暢  2019-05-12
母親牽著孩子的手散步 金羊網記者 鄧勃 攝

文/金羊網記者 符暢  通訊員 胡穎儀 孫冰倩

當你身在襁褓,有人守護你平安成長,她的名字叫母親;當你臥病在床,有人幫助你早日康復,她的名字叫護士。今天是母親節,也是第108個國際護士節,當母親節遇上護士節,對于既是母親又是醫護工作者的女同胞來説,這個日子就有了雙重意義。


金羊網記者 鄧勃 攝


今天,既是母親節又是國際護士節。對曾標香和黃莉潔母女來説,這是她們共同的節日,她們都是母親,也是護士。

母女同為護士,是怎樣的一種體驗?近日,記者來到廣州市紅十字會醫院眼科——母女二人共同工作的地方,傾聽她們的故事。

在母親的影響下成為護士

今年83歲的曾標香,是梅州市五華縣人。1964年從廣州衛生學校畢業後,她被分配到了當時的廣州市沙眼防治所,成為一名眼科護士。1979年,曾標香阿姨進入廣州市紅十字會醫院五官科,一直工作到退休。

對二女兒黃莉潔來説,媽媽算是她職業的引路人。“我出生在醫學世家,爺爺是老中醫,父親是醫生,母親是護士。小時候就覺得媽媽很辛苦,不光要工作,還要照顧我們姐弟四人。”在家庭的影響下,黃莉潔這一代人從小都對醫學産生向往,後來大姐學了中醫,而她和媽媽一樣,成為一名眼科護士。

小時候跟父母下鄉的經歷,讓黃莉潔看到了很多受病痛折磨的病人,因此,在臨床工作中,她會更加細心、認真地幫助病人,同時也體會到幫助別人的快樂。而同為護士,媽媽一方面心疼女兒的辛苦,另一方面又告誡女兒:對待病人要細心、耐心,態度要好,工作要認真負責。這些都深深影響著黃莉潔。

曾標香和黃莉潔母女 金羊網記者 符暢 攝

見證護理工作的時代變化

一位是1964年入職的護士,一位是1989年參加工作的護士。處于不同年代,母女二人也見證著護理行業的發展。

在曾標香阿姨記憶中,她工作的時候,尚未區分明確的護理級別,護士什麼都要做,給病人擦身、清理大小便等生活護理也是正常不過的事。黃莉潔表示,現在醫院有護工、助理護士,分工更細,也減輕了護士的日常工作負擔。另外,曾標香阿姨工作當年,沒有電腦,全是純人工比對藥物。而現在,隨著科技發展,有了很多先進的醫學設備,比對藥物只需掃描二維碼即可,出錯的概率小了很多。

黃莉潔告訴記者:“因為媽媽也是護士,所以我們母女相處的時候,很容易相互體諒。在工作中如果遇到困難,只要跟媽媽説,都能得到媽媽的理解和支持,我覺得很幸福。”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