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踐行者】林繼銘講述他與“核”的故事:只有實現完全自主化 才不會被人“卡脖子”

來源:金羊網 作者:程行歡 發表時間:2019-05-07 08:16
林繼銘(中間)

林繼銘,1978年出生,為中國廣核集團第四代核能研發型號首席專家。他曾任中國廣核集團ACPR1000、陽江5-6、紅沿河5-6等核電機組重大項目副總師,也曾擔任中國三代核電自主品牌“華龍一號”反應堆安全領域專項負責人,成果應用于防城港3-4號核電機組示范工程,並推動“核電走出去”國家戰略。近日,他接受金羊網記者的專訪,講述他與“核”的故事。

以身實測熱試中的壓力容器

林繼銘職業生涯的前十年,主攻的是核安全領域。

2011年,日本福島核電站因大地震和海嘯發生故障,並導致放射性物質泄漏,成為震驚世界的核安全事故。為了防止發生類似福島事故,林繼銘團隊研發IVR新係統,並應用于當時新上的陽江核電站機組上。

不過,這套新係統在工程實施上還是遇到了棘手的問題:由于國內不具備特殊金屬保溫材料的生産能力,保溫材料由美國的廠商供貨,但是在進行熱試實驗時,到手的保溫材料無法滿足保溫要求。

出了這樣大的問題,機組停止實驗並求助于美方時,迎來的卻是美方公司的一句:你們先等一等,我們先研究研究。“工程現場所有工作都停了下來,等著我們的進展,但電廠晚一天發電的經濟損失,就有一千多萬元。”

為找出問題並解決,林繼銘團隊只能鑽進安全殼堆腔裏進行測量。高濃度甲醛含量的空氣環境,溫度大于70℃,林繼銘團隊背著防毒面具和氧氣瓶,貓著腰一次次爬進去,耐受十幾秒鐘實測某一點的溫度,然後火速退出,降溫後再進入。這個時候,他們離包裹著核燃料的壓力容器,僅僅約四五十厘米遠,成為離堆芯最近的人。一旦發生事故,後果不堪設想。

解決保溫層高溫問題的兩個多月,是林繼銘最難熬的時候。團隊一共7名成員,大家相約不給家裏打電話,怕家人擔心。好在最終他們拿到了完整的測量數據,解決了保溫層高溫的問題。

只有自主研發才能獲得尊重

壓力容器保溫出問題後,美國廠家的態度深深刺痛了林繼銘團隊,“最關鍵、最核心的東西還是得靠自己。”之後,中國廣核集團把金屬保溫層自主化的研究提上了進程,並最終獲得了成功,在2017年第一個季度開始向陽江6號機組供貨,8並且熱試結果要比美方提供的設備環境溫度低5-6℃。這在當時也是世界上第一個解決了IVR項目高溫問題的新型金屬保溫層。

如今林繼銘的研究工作重點,轉向了加速器驅動的先進核能係統,尤其是在第四代的鉛基快堆係統研發上。“以前解決的是如何降低事故發生的可能性以及事故發生後如何緩解後果,而此刻做的事情是不要讓事故有發生的可能性。”

林繼銘告訴記者,前十年做的核安全相關的工程研發工作,不少是做到國際上第一個實施的,但當時國際上有很多可以借鑒的理論基礎,只能説中國在工程實踐上,走到了國際最前面,但目前開展的第四代先進核能係統的研究是完全創新模式,走到了“無人區”。“通俗地講,在加速器驅動的先進核能係統中,反應堆燃料就像一個蜂窩煤,蜂窩煤在不充分燃燒後留有的‘爐渣’,是帶有放射性的,這個先進核能係統就是用強有力的火源,徹底粉碎爐渣,把大的粒子打碎從而分解成無害物質。”他負責研發的鉛基快堆係統部分,就是要設計出達到近乎完美燃燒要求的“煤爐”。

如今這項研究,已經走到了國際的最前沿。去年年初林繼銘主持的國際鉛基快堆技術發展研討會在深圳召開,原定只計劃40多個人參會的會議,最終成為120余人參加的、國內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鉛基堆學術會議。俄羅斯90多歲的鉛鉍堆之父———托新斯基院士還專程參會,在大會上發言中驚嘆林繼銘團隊在鉛基快堆領域取得的顯著研發成果。

回顧走過的自主化道路,林繼銘充滿了感慨:國與國之間的較量,只有在對等的基礎上才會得到尊重,也只有實現了自主化,才不會被人卡住脖子。

(記者 程行歡)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中國夢·踐行者】林繼銘講述他與“核”的故事:只有實現完全自主化 才不會被人“卡脖子”
金羊網  作者:程行歡  2019-05-07
林繼銘(中間)

林繼銘,1978年出生,為中國廣核集團第四代核能研發型號首席專家。他曾任中國廣核集團ACPR1000、陽江5-6、紅沿河5-6等核電機組重大項目副總師,也曾擔任中國三代核電自主品牌“華龍一號”反應堆安全領域專項負責人,成果應用于防城港3-4號核電機組示范工程,並推動“核電走出去”國家戰略。近日,他接受金羊網記者的專訪,講述他與“核”的故事。

以身實測熱試中的壓力容器

林繼銘職業生涯的前十年,主攻的是核安全領域。

2011年,日本福島核電站因大地震和海嘯發生故障,並導致放射性物質泄漏,成為震驚世界的核安全事故。為了防止發生類似福島事故,林繼銘團隊研發IVR新係統,並應用于當時新上的陽江核電站機組上。

不過,這套新係統在工程實施上還是遇到了棘手的問題:由于國內不具備特殊金屬保溫材料的生産能力,保溫材料由美國的廠商供貨,但是在進行熱試實驗時,到手的保溫材料無法滿足保溫要求。

出了這樣大的問題,機組停止實驗並求助于美方時,迎來的卻是美方公司的一句:你們先等一等,我們先研究研究。“工程現場所有工作都停了下來,等著我們的進展,但電廠晚一天發電的經濟損失,就有一千多萬元。”

為找出問題並解決,林繼銘團隊只能鑽進安全殼堆腔裏進行測量。高濃度甲醛含量的空氣環境,溫度大于70℃,林繼銘團隊背著防毒面具和氧氣瓶,貓著腰一次次爬進去,耐受十幾秒鐘實測某一點的溫度,然後火速退出,降溫後再進入。這個時候,他們離包裹著核燃料的壓力容器,僅僅約四五十厘米遠,成為離堆芯最近的人。一旦發生事故,後果不堪設想。

解決保溫層高溫問題的兩個多月,是林繼銘最難熬的時候。團隊一共7名成員,大家相約不給家裏打電話,怕家人擔心。好在最終他們拿到了完整的測量數據,解決了保溫層高溫的問題。

只有自主研發才能獲得尊重

壓力容器保溫出問題後,美國廠家的態度深深刺痛了林繼銘團隊,“最關鍵、最核心的東西還是得靠自己。”之後,中國廣核集團把金屬保溫層自主化的研究提上了進程,並最終獲得了成功,在2017年第一個季度開始向陽江6號機組供貨,8並且熱試結果要比美方提供的設備環境溫度低5-6℃。這在當時也是世界上第一個解決了IVR項目高溫問題的新型金屬保溫層。

如今林繼銘的研究工作重點,轉向了加速器驅動的先進核能係統,尤其是在第四代的鉛基快堆係統研發上。“以前解決的是如何降低事故發生的可能性以及事故發生後如何緩解後果,而此刻做的事情是不要讓事故有發生的可能性。”

林繼銘告訴記者,前十年做的核安全相關的工程研發工作,不少是做到國際上第一個實施的,但當時國際上有很多可以借鑒的理論基礎,只能説中國在工程實踐上,走到了國際最前面,但目前開展的第四代先進核能係統的研究是完全創新模式,走到了“無人區”。“通俗地講,在加速器驅動的先進核能係統中,反應堆燃料就像一個蜂窩煤,蜂窩煤在不充分燃燒後留有的‘爐渣’,是帶有放射性的,這個先進核能係統就是用強有力的火源,徹底粉碎爐渣,把大的粒子打碎從而分解成無害物質。”他負責研發的鉛基快堆係統部分,就是要設計出達到近乎完美燃燒要求的“煤爐”。

如今這項研究,已經走到了國際的最前沿。去年年初林繼銘主持的國際鉛基快堆技術發展研討會在深圳召開,原定只計劃40多個人參會的會議,最終成為120余人參加的、國內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鉛基堆學術會議。俄羅斯90多歲的鉛鉍堆之父———托新斯基院士還專程參會,在大會上發言中驚嘆林繼銘團隊在鉛基快堆領域取得的顯著研發成果。

回顧走過的自主化道路,林繼銘充滿了感慨:國與國之間的較量,只有在對等的基礎上才會得到尊重,也只有實現了自主化,才不會被人卡住脖子。

(記者 程行歡)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