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文史】藝壇續有才人出 一代風騷在嶺南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妹妍 發表時間:2019-05-07 07:54

【嶺南文史】

廣東省政協文化和文史資料委員會

羊城晚報社 聯合主辦

【百年藝苑中集】

2017年,“其命惟新———廣東美術百年大展”梳理廣東美術百年發展史。

折衷中西,融匯古今,廣東畫人與時代相呼應,探索中國美術的新變之路

文/金羊網記者 李妹妍

圖/金羊網記者 林桂炎 鄧勃

1983年,一個具有標志性意義的展覽在香港大學馮平山博物館甫一開幕,便轟動海內外。時任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吳作人更是讚嘆道:“嶺南四家,薈萃一堂,嘆為觀止。”

這個展覽,展出的是由四位嶺南畫派名家——趙少昂、黎雄才、關山月、楊善深的130幅合作畫。這種在構圖、章法上全憑默契,在不同時空進行創作的方式,在畫史上堪稱“前所未有”。

這批作品隨後展開的一係列海內外展覽,也喚起各界對嶺南畫派的關注:從高劍父、高奇峰、陳樹人等人主張“折衷中西、融匯古今”到新時代新的文化使命,廣東畫壇幾度領時代之先,涌現出大量具有革新精神的美術作品,成為中國近現代美術史上一道重要的風景線。

在廣州美術學院中國近現代美術研究所所長梁江看來,美術得時代風氣之先,“嶺南藝壇百年來波譎雲詭的發展軌跡,內在邏輯與大轉型的時代是一致的。”

嶺南畫派

合作畫的作者趙少昂、黎雄才、關山月、楊善深當時分別居住在穗港兩地,給他們充當“鴻雁”的是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秘書長的楊奇。

據楊奇回憶,第一批合作畫是由在香港的趙少昂和楊善深在宣紙上先行命筆、勾畫局部,再送到廣州由黎雄才和關山月補畫。四人先後落墨,卻互相心領神會。“從每幅作品的局部來看,四位畫家有著各自的風貌,但在整體上又體現了一個完整的意境,給人以一氣呵成、渾然一體之感,且一百多件作品幾無雷同,非常難得。”嶺南畫派紀念館常務副館長韋承紅這樣評價。

值得一提的是,韋承紅所服務的嶺南畫派紀念館,也與這四位畫家的合作有莫大淵源——此番合作後,四位畫家便萌生了為嶺南畫派建立紀念館的想法。

時任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係主任梁世雄參與了共同籌建紀念館事宜。據他回憶,以畫派命名的紀念館當時在國內尚無先例。作為中國唯一公立的以畫派命名的紀念館,嶺南畫派紀念館被外界視為嶺南畫派的精神家園。在該館工作了近20年的韋承紅告訴記者,嶺南畫派從未局限于嶺南一隅,它更像一種思潮,“其核心特徵是革新精神,終結了廣東繪畫以輸入和接受為主的歷史,引領中國美術從傳統向現代全面轉型,影響遠遠超越了地域和時空的限制”。

嶺南畫派紀念館奠基(資料圖片)。

新舊爭鳴

“隨著外國資本主義的入侵和中西文化的衝突,20世紀上半葉中國美術界不僅要面對紛繁復雜的‘古今’問題,而且出現了前所未有的‘中西’問題。”廣東美術館研究館員王嘉對這段歷史有過深入研究,他指出,在西風東漸、文化衝突融合的復雜過程中,廣東畫壇逐漸形成了西化派、國粹派、融合派等百家爭鳴之格局。

“當時‘二高’積極主張‘折衷中西、融匯古今’以革新中國畫,很快就在廣東畫壇嶄露鋒芒。”王嘉稱,幾乎與嶺南畫派強勁崛起的同時,廣東畫壇出現了一種國學回歸潮,以維護傳統中國畫為宗旨的趙浩公、盧振寰等畫家于1923年組成了“癸亥合作畫社”,隨後擴充為“廣東國畫研究會”, 鼎盛時期會員多達數百人,與“二高一陳”為首的“新派”形成分庭抗禮之勢。

“新”“舊”雙方一係列短兵相接後,于1926年的越秀山遊藝會正面交鋒:因不滿主辦方將“新派”作品另辟一室,高劍父的學生方人定在報紙撰文《新國畫與舊國畫》,貶斥舊派畫家因循守舊,隨後黃般若代表國畫研究會奮起還擊,拉開了圍繞中國畫革新而持續40年之久的筆墨論戰序幕。

後人回顧這場論戰時不難發現,兩個畫派實際上相互補充地構成了廣東畫壇的基本面貌:“新派”疾呼革命,向外尋找參照與借鑒;“舊派”強調中國畫的獨特性,試圖證明西方現代藝術的觀念在中國“古已有之”,向傳統本身尋找內在的變革。

“當時的大背景下,發生在廣州的這場新舊之爭其實也是當時中國畫壇衝突的縮影。”王嘉指出,對傳統中國畫現代轉型的思考和對西方繪畫的認識,促進了中國畫的變革與發展,這個影響不僅僅在廣州,更是輻射了全國。

以畫為槍

“廣東美術創作始終緊隨時代步伐,體現著特殊歷史時期藝術家的正義和良知。”在廣東省文聯主席許欽松看來,廣東畫家始終站在時代的潮頭,推動中國美術向前發展。

抗戰時期,以黃新波、李樺等為代表的廣東畫家,以刻刀為武器,響應魯迅于20世紀30年代倡導的新興木刻版畫運動,成就了廣東革命美術濃墨重彩的一筆。

彼時,作為中國木刻運動的主流陣地,廣東版畫在中國現代版畫史上的地位舉足輕重。史料記載,參加由魯迅籌劃創辦的中華木刻講習會的,三分之二以上是廣東人;1934年10月出版的中國新興木刻的第一本選集《木刻紀程》,全書24幅作品,大部分作者是廣東青年。

作為新興木刻的中堅力量,1934年至1937年間,李樺在廣州組織成立“現代版畫創作研究會”,代表作品如賴少其的《納涼》《餓》、李樺的《怒吼吧,中國》,在當時引起了巨大的社會反響。

抗戰木刻之外,該時期在廣東畫壇大放異彩的還有抗戰主題漫畫。代表人物當數廖冰兄。1938年2月,廣州市長堤青年會展出了200多幅廖冰兄抗戰連環漫畫,係統而又通俗地闡述為什麼必須抗日、如何抗日、如何爭取勝利;1938年秋,為向民眾宣傳中國必勝日本,廖冰兄又繪制了《抗戰必勝連環圖》……

關山月《綠色長城》。

廣東探索

與時代變遷相呼應的藝術探索並非偶然。事實上,梳理廣東美術史,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每一個歷史時期,廣東美術家們都在有意識地對中國美術的現代轉型進行探索。

20世紀20年代起,廣東畫家與歐洲表現主義有了“第一次握手”,以關良、丁衍庸、吳子復為代表的廣東畫家結合中國的寫意傳統展開了探索,超越前衛與保守,呈現前所未有的表現力,至今仍深刻影響著中國畫壇的藝術創作;

20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廣東美術在國、油、版、雕等不同領域都創作了具有全國影響力的作品,造就了新中國美術史上的“廣東現象”;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思想解放帶來了藝術創作的空前活躍,廣東美術開始更多關注未來及國際藝術發展趨向,探索中國民族美術與現代國際思潮的融合創新,還提出了“後嶺南”概念,為新時期廣東美術的創新發展奠定觀念基礎。

“廣東美術家非常善于從時代、生活中汲取創新元素,還善于吸收外來成果進行深度轉化,總能創作出與時代相呼應的作品。”許欽松説,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廣東美術數度引領中國近現代美術轉型,“創新始終是廣東美術與生俱來的核心精神。”

【延伸】

康有為 ——呼吁國畫變革第一人

1898年戊戌維新變法失敗後,康有為流亡國外,于1904年至1908年遊歷歐洲,其中在意大利的遊歷對他的藝術思想影響極大,並對中國繪畫形成了“吾國畫疏淺,遠不如之。此事亦當變法”的國畫變法思想雛形。

1917年,在參與張勳復辟失敗後,康有為躲入美國公使館,五個月足不出戶,根據從上海家中郵來的藏畫目,在長卷宣紙上書寫出一部近1.5萬字的《萬木草堂藏畫目》。他在藏畫目序言中思考傳統中國畫的弊端問題,發出了“中國近世之畫衰敗極矣”感慨。

《萬木草堂藏畫目》前有序,後有跋,中間分論歷代繪畫,其中序言是康有為變革中國畫的主要觀點所在。在對歷代畫作的評論中,他不時以歐美繪畫為參照對象,提出國人應該學習西洋繪畫法的寫實主義,合中西畫學的精華而融通在一起。

【訪談】

高舉革新旗幟詮釋廣東文化精神

廣東美術要重視傳統,更要領時代之先,講好中國故事

許欽松 廣東省文聯主席、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生導師

金羊網:一説起近現代廣東美術,很多人都會想到嶺南畫派,對此您怎麼看?

許欽松:提起近現代廣東美術,必然繞不開嶺南畫派,但僅僅有嶺南畫派的認識是不全面的。20世紀上半葉,廣東美術在救國救亡等歷史背景下,歷經了一連串激烈的動蕩與變化,逐漸形成了傳統美術、西方美術和新興美術三大板塊並存的態勢,也構成了百年中國美術的基本形態。

如在中國畫方面,出現了以革命的精神和強烈的時代責任感改造中國畫的“嶺南畫派”;在版畫方面,出現了新興木刻版畫運動標桿式人物黃新波、古元、李樺等;在雕塑方面,出現了李金發、鄭可等先行者;在美術教育方面,則有鄭錦和林風眠……在中國美術從傳統轉向現代,吸納外來藝術的過程中,廣東美術做出了大膽的探索和實踐,成為中國美術向現代轉型的“助推器”。

金羊網:回顧梳理二十世紀的廣東美術史,對當下有什麼現實意義呢?

許欽松:梳理廣東美術過去一百年的發展史,我們看到,廣東美術始終與中國近現代的發展歷程緊密相連,無論是西畫社團倡導的洋畫運動、嶺南畫派發起的國畫革命,還是新興木刻運動的蓬勃發展、新中國美術的建構探索、改革開放以來的創新突破,廣東美術工作者在每一次革新中都致力于中國美術的現代轉型。

總結過去是為了更好地開辟未來、走向未來。如今,我們依然要高舉廣東美術革新的旗幟,更好地詮釋“革新”“現實”“兼容”的廣東文化精神,這符合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重要講話的內涵。廣東作為全國改革開放的先行地,不僅僅表現在經濟上,文化藝術上也是如此。

金羊網:在您看來,廣東美術未來還有哪些需要關注的主題?

許欽松:我們現在有兩個指向,第一個是回歸傳統,特別是近十幾年來對傳統高度重視,並且是從一種無知的狀態進入到自覺的狀態,這是一種特別明顯的不同;另外一個,隨著中國文化影響力的擴大,中國的文明成果不僅向中國人展示,還要向外國人展示,如何講好中國的故事,並使外國人也能接受?未來,我期盼廣東美術能夠繼續領時代之先、走變革之路,使廣東成為重要的區域性乃至世界性的美術平臺,成為世界美術交流互動的高地,傳承中華文化,兼容世界文明。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嶺南文史】藝壇續有才人出 一代風騷在嶺南
金羊網  作者:李妹妍  2019-05-07

【嶺南文史】

廣東省政協文化和文史資料委員會

羊城晚報社 聯合主辦

【百年藝苑中集】

2017年,“其命惟新———廣東美術百年大展”梳理廣東美術百年發展史。

折衷中西,融匯古今,廣東畫人與時代相呼應,探索中國美術的新變之路

文/金羊網記者 李妹妍

圖/金羊網記者 林桂炎 鄧勃

1983年,一個具有標志性意義的展覽在香港大學馮平山博物館甫一開幕,便轟動海內外。時任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吳作人更是讚嘆道:“嶺南四家,薈萃一堂,嘆為觀止。”

這個展覽,展出的是由四位嶺南畫派名家——趙少昂、黎雄才、關山月、楊善深的130幅合作畫。這種在構圖、章法上全憑默契,在不同時空進行創作的方式,在畫史上堪稱“前所未有”。

這批作品隨後展開的一係列海內外展覽,也喚起各界對嶺南畫派的關注:從高劍父、高奇峰、陳樹人等人主張“折衷中西、融匯古今”到新時代新的文化使命,廣東畫壇幾度領時代之先,涌現出大量具有革新精神的美術作品,成為中國近現代美術史上一道重要的風景線。

在廣州美術學院中國近現代美術研究所所長梁江看來,美術得時代風氣之先,“嶺南藝壇百年來波譎雲詭的發展軌跡,內在邏輯與大轉型的時代是一致的。”

嶺南畫派

合作畫的作者趙少昂、黎雄才、關山月、楊善深當時分別居住在穗港兩地,給他們充當“鴻雁”的是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秘書長的楊奇。

據楊奇回憶,第一批合作畫是由在香港的趙少昂和楊善深在宣紙上先行命筆、勾畫局部,再送到廣州由黎雄才和關山月補畫。四人先後落墨,卻互相心領神會。“從每幅作品的局部來看,四位畫家有著各自的風貌,但在整體上又體現了一個完整的意境,給人以一氣呵成、渾然一體之感,且一百多件作品幾無雷同,非常難得。”嶺南畫派紀念館常務副館長韋承紅這樣評價。

值得一提的是,韋承紅所服務的嶺南畫派紀念館,也與這四位畫家的合作有莫大淵源——此番合作後,四位畫家便萌生了為嶺南畫派建立紀念館的想法。

時任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係主任梁世雄參與了共同籌建紀念館事宜。據他回憶,以畫派命名的紀念館當時在國內尚無先例。作為中國唯一公立的以畫派命名的紀念館,嶺南畫派紀念館被外界視為嶺南畫派的精神家園。在該館工作了近20年的韋承紅告訴記者,嶺南畫派從未局限于嶺南一隅,它更像一種思潮,“其核心特徵是革新精神,終結了廣東繪畫以輸入和接受為主的歷史,引領中國美術從傳統向現代全面轉型,影響遠遠超越了地域和時空的限制”。

嶺南畫派紀念館奠基(資料圖片)。

新舊爭鳴

“隨著外國資本主義的入侵和中西文化的衝突,20世紀上半葉中國美術界不僅要面對紛繁復雜的‘古今’問題,而且出現了前所未有的‘中西’問題。”廣東美術館研究館員王嘉對這段歷史有過深入研究,他指出,在西風東漸、文化衝突融合的復雜過程中,廣東畫壇逐漸形成了西化派、國粹派、融合派等百家爭鳴之格局。

“當時‘二高’積極主張‘折衷中西、融匯古今’以革新中國畫,很快就在廣東畫壇嶄露鋒芒。”王嘉稱,幾乎與嶺南畫派強勁崛起的同時,廣東畫壇出現了一種國學回歸潮,以維護傳統中國畫為宗旨的趙浩公、盧振寰等畫家于1923年組成了“癸亥合作畫社”,隨後擴充為“廣東國畫研究會”, 鼎盛時期會員多達數百人,與“二高一陳”為首的“新派”形成分庭抗禮之勢。

“新”“舊”雙方一係列短兵相接後,于1926年的越秀山遊藝會正面交鋒:因不滿主辦方將“新派”作品另辟一室,高劍父的學生方人定在報紙撰文《新國畫與舊國畫》,貶斥舊派畫家因循守舊,隨後黃般若代表國畫研究會奮起還擊,拉開了圍繞中國畫革新而持續40年之久的筆墨論戰序幕。

後人回顧這場論戰時不難發現,兩個畫派實際上相互補充地構成了廣東畫壇的基本面貌:“新派”疾呼革命,向外尋找參照與借鑒;“舊派”強調中國畫的獨特性,試圖證明西方現代藝術的觀念在中國“古已有之”,向傳統本身尋找內在的變革。

“當時的大背景下,發生在廣州的這場新舊之爭其實也是當時中國畫壇衝突的縮影。”王嘉指出,對傳統中國畫現代轉型的思考和對西方繪畫的認識,促進了中國畫的變革與發展,這個影響不僅僅在廣州,更是輻射了全國。

以畫為槍

“廣東美術創作始終緊隨時代步伐,體現著特殊歷史時期藝術家的正義和良知。”在廣東省文聯主席許欽松看來,廣東畫家始終站在時代的潮頭,推動中國美術向前發展。

抗戰時期,以黃新波、李樺等為代表的廣東畫家,以刻刀為武器,響應魯迅于20世紀30年代倡導的新興木刻版畫運動,成就了廣東革命美術濃墨重彩的一筆。

彼時,作為中國木刻運動的主流陣地,廣東版畫在中國現代版畫史上的地位舉足輕重。史料記載,參加由魯迅籌劃創辦的中華木刻講習會的,三分之二以上是廣東人;1934年10月出版的中國新興木刻的第一本選集《木刻紀程》,全書24幅作品,大部分作者是廣東青年。

作為新興木刻的中堅力量,1934年至1937年間,李樺在廣州組織成立“現代版畫創作研究會”,代表作品如賴少其的《納涼》《餓》、李樺的《怒吼吧,中國》,在當時引起了巨大的社會反響。

抗戰木刻之外,該時期在廣東畫壇大放異彩的還有抗戰主題漫畫。代表人物當數廖冰兄。1938年2月,廣州市長堤青年會展出了200多幅廖冰兄抗戰連環漫畫,係統而又通俗地闡述為什麼必須抗日、如何抗日、如何爭取勝利;1938年秋,為向民眾宣傳中國必勝日本,廖冰兄又繪制了《抗戰必勝連環圖》……

關山月《綠色長城》。

廣東探索

與時代變遷相呼應的藝術探索並非偶然。事實上,梳理廣東美術史,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每一個歷史時期,廣東美術家們都在有意識地對中國美術的現代轉型進行探索。

20世紀20年代起,廣東畫家與歐洲表現主義有了“第一次握手”,以關良、丁衍庸、吳子復為代表的廣東畫家結合中國的寫意傳統展開了探索,超越前衛與保守,呈現前所未有的表現力,至今仍深刻影響著中國畫壇的藝術創作;

20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廣東美術在國、油、版、雕等不同領域都創作了具有全國影響力的作品,造就了新中國美術史上的“廣東現象”;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思想解放帶來了藝術創作的空前活躍,廣東美術開始更多關注未來及國際藝術發展趨向,探索中國民族美術與現代國際思潮的融合創新,還提出了“後嶺南”概念,為新時期廣東美術的創新發展奠定觀念基礎。

“廣東美術家非常善于從時代、生活中汲取創新元素,還善于吸收外來成果進行深度轉化,總能創作出與時代相呼應的作品。”許欽松説,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廣東美術數度引領中國近現代美術轉型,“創新始終是廣東美術與生俱來的核心精神。”

【延伸】

康有為 ——呼吁國畫變革第一人

1898年戊戌維新變法失敗後,康有為流亡國外,于1904年至1908年遊歷歐洲,其中在意大利的遊歷對他的藝術思想影響極大,並對中國繪畫形成了“吾國畫疏淺,遠不如之。此事亦當變法”的國畫變法思想雛形。

1917年,在參與張勳復辟失敗後,康有為躲入美國公使館,五個月足不出戶,根據從上海家中郵來的藏畫目,在長卷宣紙上書寫出一部近1.5萬字的《萬木草堂藏畫目》。他在藏畫目序言中思考傳統中國畫的弊端問題,發出了“中國近世之畫衰敗極矣”感慨。

《萬木草堂藏畫目》前有序,後有跋,中間分論歷代繪畫,其中序言是康有為變革中國畫的主要觀點所在。在對歷代畫作的評論中,他不時以歐美繪畫為參照對象,提出國人應該學習西洋繪畫法的寫實主義,合中西畫學的精華而融通在一起。

【訪談】

高舉革新旗幟詮釋廣東文化精神

廣東美術要重視傳統,更要領時代之先,講好中國故事

許欽松 廣東省文聯主席、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生導師

金羊網:一説起近現代廣東美術,很多人都會想到嶺南畫派,對此您怎麼看?

許欽松:提起近現代廣東美術,必然繞不開嶺南畫派,但僅僅有嶺南畫派的認識是不全面的。20世紀上半葉,廣東美術在救國救亡等歷史背景下,歷經了一連串激烈的動蕩與變化,逐漸形成了傳統美術、西方美術和新興美術三大板塊並存的態勢,也構成了百年中國美術的基本形態。

如在中國畫方面,出現了以革命的精神和強烈的時代責任感改造中國畫的“嶺南畫派”;在版畫方面,出現了新興木刻版畫運動標桿式人物黃新波、古元、李樺等;在雕塑方面,出現了李金發、鄭可等先行者;在美術教育方面,則有鄭錦和林風眠……在中國美術從傳統轉向現代,吸納外來藝術的過程中,廣東美術做出了大膽的探索和實踐,成為中國美術向現代轉型的“助推器”。

金羊網:回顧梳理二十世紀的廣東美術史,對當下有什麼現實意義呢?

許欽松:梳理廣東美術過去一百年的發展史,我們看到,廣東美術始終與中國近現代的發展歷程緊密相連,無論是西畫社團倡導的洋畫運動、嶺南畫派發起的國畫革命,還是新興木刻運動的蓬勃發展、新中國美術的建構探索、改革開放以來的創新突破,廣東美術工作者在每一次革新中都致力于中國美術的現代轉型。

總結過去是為了更好地開辟未來、走向未來。如今,我們依然要高舉廣東美術革新的旗幟,更好地詮釋“革新”“現實”“兼容”的廣東文化精神,這符合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重要講話的內涵。廣東作為全國改革開放的先行地,不僅僅表現在經濟上,文化藝術上也是如此。

金羊網:在您看來,廣東美術未來還有哪些需要關注的主題?

許欽松:我們現在有兩個指向,第一個是回歸傳統,特別是近十幾年來對傳統高度重視,並且是從一種無知的狀態進入到自覺的狀態,這是一種特別明顯的不同;另外一個,隨著中國文化影響力的擴大,中國的文明成果不僅向中國人展示,還要向外國人展示,如何講好中國的故事,並使外國人也能接受?未來,我期盼廣東美術能夠繼續領時代之先、走變革之路,使廣東成為重要的區域性乃至世界性的美術平臺,成為世界美術交流互動的高地,傳承中華文化,兼容世界文明。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