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將出新政策 街坊期待解決老難題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代國輝 李佳文 發表時間:2019-04-26 08:25

編者按

  在廣州即將推出共享單車管理新規——將開展共享單車運營商招標工作之際,新快報將推出“羊城共享單車變局”係列報道。這次共享單車管理措施將如何變化?市民對于共享單車有何期許?“禁投令”之後,廣州共享單車應如何積極應對,破局而生?


  ■共享單車早已成為很多市民生活的一部分,但仍有不少問題一直得不到有效解決。新快報記者 王彤攝

  ■本版文圖:新快報記者 代國輝 李佳文

  日前,記者就共享單車行業普遍面臨的問題走訪了廣州市民。市民根據自己的切身經驗,在新辦法出臺之際提出了自己的期望。

  1、壞車置換更新需有效監管

  2017年8月,廣州明令禁止共享單車企業在穗新投放共享單車。一年後,共享單車數量減少了約40萬輛,但與此同時帶來新的問題:車輛使用消耗率高,新車未補,經常導致“好車”難求,用戶出行體驗下降。對此,廣州市交委發布“四步走”計劃,明確正在運營的企業作為廢舊閒置單車的處理主體,並將這一內容作為企業的“打分項”,共享單車按“收一換一”對車輛置換更新。

  “騎行族”胡小姐表示,她住在嘉禾望崗地鐵站附近,每天上班時坐地鐵到客村地鐵站後騎車到公司。她發現今年年初的共享單車好車難尋情況略有改善,年初時超過一半幾率會碰到故障車,現在大概是三成,如果是在更靠近傳統市中心的區域,壞車的幾率會更低。

  市人大代表袁思蘭認為,對于正在運營的共享單車企業,政府應該定期對它們在廢舊單車回收利用上進行監督考核,具體可以通過企業的大數據平臺監控報廢和新投入市場的數據,明確企業清理廢舊共享單車的職責,督促企業建立完善的回收體係。

  ■大學城外環西路旁,兩輛小黃車從河涌打撈起來,無人處理。

  2、佔道施工信息應及時同步

  “政府部門在批準修路時應該把相應信息及時同步給共享單車企業,及時清走修路點附近可能會影響行人通行的單車。”本周,越秀區東風路上時代地産中心門口的人行道被掘開進行市政維修。在維修前,時代地産門口的共享單車就因為數量太多、停放無序對附近行人造成困擾。每周都要接送孩子前往附近英語機構上課的市民李女士表示,在市政維修開始前,該中心門口的共享單車能夠在人行道排出25米乘以3米的誇張矩陣,“高峰期是並排三行單車陣,絕對有100輛以上的單車。人行道被擠佔只剩下1/3。”

  市政維修開始後,人行道被佔用,但很多共享單車沒有挪窩,這就苦了行人。“本來人行道就不剩多少,現在通行更加艱難了。”李女士表示,本周牽著孩子經過這段路時很頭大,有時幹脆鋌而走險走到機動車道上。她因此建議,政府部門在批核人行道佔道施工時要提早通知共享單車企業注意及時清理施工點周圍車輛,甚至是減少投放。“人行道施工本身就通行困難,這時更應該保護行人的通行安全。”

  3單車道路設計建造需完善

  “作為老廣,我感覺有幾條路的騎行體驗還是很好的,很希望相關模式能夠推廣到全市更多的路段。”家住市二宮的張先生是騎行愛好者,平常經常選用單車出行。他表示,他很喜歡越秀區的起義路和體育中心至石牌橋地鐵站之間的天河路,因為這兩條路對騎行道的設置比較合理。

  張先生舉例,越秀區起義路會在機動車道和自行車道中間設置鐵欄桿,這等于是把自行車道單獨開辟、保護。“這種形式以前在老廣州能經常見到,騎在欄桿隔開的自行車道感覺比較安全。”但是,張先生也承認這種模式對于路上公交車站較多的路段不太適合,會造成公交車靠站困難。

  另一條深受張先生好評的自行車道位于天河區體育中心BRT站至石牌橋地鐵站之間,自行車道設在人行道和機動車道之間,比機動車道高了一級,比人行道矮了一級,還用不一樣的材料進行鋪設。“這種模式也是讓機動車、自行車、行人更好地各行其道。”

  拜客廣州負責人陳嘉俊表示,新建單車道,可用多種技術手段解決現有問題。比如公交站臺應該建設成凸形而不是凹進去的,自行車靠右走,有利于分流車輛。他認為,沒有條件的道路不必強求建設自行車道,而是應先做好路權大小的確認,首先是人行道、其次自行車道、然後公交車道、最後才是私家車道。在沒有自行車道的情況下,法律層面應允許自行車在機動車道上借道行駛。也就是説在自行車道沒有完善或沒建設成網的情況下,先允許騎行者自主騎行成網,這是目前比較現實的做法。

  ■一輛ofo小黃車被人用私鎖佔為己有。

  4、押金要專款專用隨時可退

  發生在共享單車行業的押金難退問題不僅讓行業本身遭到質疑,用戶的正當權益也是受到侵犯。家住芳村的范先生之前一口氣注冊了好幾家企業的賬號,到現在就剩ofo的押金還沒退回來。

  “當時申請的時候排名顯示1000多萬名,現在都不知道排名到哪裏了,也不知道在APP哪裏查詢,設置相當復雜。”范先生認為,之前一直都有規定説企業的押金要專款專用,企業也説做到了。但現在看來,卻不是這樣的。

  談到對新規有什麼期待,他説“當然是要全部免押金啦,ofo的錢要退回來,雖然不多,但這是信譽問題嘛。希望新規定能真真正正地把我們的押金要回來,不能像之前一樣企業自己説是什麼就是什麼。”

  5、“只有兩家單車是不夠的”

  徐女士是一名網絡主播,也熱愛旅遊,去過國內多個城市,她發現廣州目前只有摩拜和ofo,顯得有點少,而且還是很舊的車,體驗也不好。

  “有競爭的行業,我們才能享受到更好的服務嘛。而且有的品牌車挺好騎的,但在廣州騎不到。只能騎兩家企業的單車是不夠的,應該是越多越好。”許女士希望,今後廣州能開放更多的品牌進入,這樣無論在騎行體驗還是收費上都能讓廣大市民得到實惠。

  徐女士的此番希望或是能夠實現。記者注意到,此前“禁投令”實施1周年往後,市交通部門曾公開表示將引進新的企業,形成競爭合作的市場格局。

  目前,擺在眼前的是,廣州將引進多少家新企業?在其他城市有運營的哈啰、青桔和小藍能否在這次將要開展的招標工作中進入廣州?而在廣州運營的摩拜和ofo前景又是如何?

  6、無人問津的壞車誰能兜底

  小鳴和小藍單車退出廣州已有些時日了。不過,走訪在廣州街頭,不時還能發現少量的小鳴和小藍單車被遺棄在街頭角落。也有部分小藍車被卸掉了鎖,成了“私家車”。

  記者走訪還發現,在河涌旁邊,還有打撈起來的ofo小黃車,癱倒路邊無人問津。在大學城外環西路旁,就有兩輛ofo小黃車被淤泥浸染了車身,倒在橋旁無人處理。

  企業不再處理這些廢棄車輛後,該怎麼辦?記者採訪了數位市民,有市民表示確實無奈“很頭疼”,也有市民“擠”出了些建議。在花都某銀行工作的鄭小姐就認為,企業可以在運營前繳存一定的保證金,這筆費用專門用來當企業不清理單車的時候,政府部門委托第三方清理。也有市民説,“可以把那些車賣了,補貼給環衛工人。”

  對于如何處理企業遺棄的共享單車是擺在政府部門面前的一個難題,廣州即將出臺的新辦法能否就此問題提出解決方案也將于近日揭曉。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共享單車將出新政策 街坊期待解決老難題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代國輝 李佳文  2019-04-26

編者按

  在廣州即將推出共享單車管理新規——將開展共享單車運營商招標工作之際,新快報將推出“羊城共享單車變局”係列報道。這次共享單車管理措施將如何變化?市民對于共享單車有何期許?“禁投令”之後,廣州共享單車應如何積極應對,破局而生?


  ■共享單車早已成為很多市民生活的一部分,但仍有不少問題一直得不到有效解決。新快報記者 王彤攝

  ■本版文圖:新快報記者 代國輝 李佳文

  日前,記者就共享單車行業普遍面臨的問題走訪了廣州市民。市民根據自己的切身經驗,在新辦法出臺之際提出了自己的期望。

  1、壞車置換更新需有效監管

  2017年8月,廣州明令禁止共享單車企業在穗新投放共享單車。一年後,共享單車數量減少了約40萬輛,但與此同時帶來新的問題:車輛使用消耗率高,新車未補,經常導致“好車”難求,用戶出行體驗下降。對此,廣州市交委發布“四步走”計劃,明確正在運營的企業作為廢舊閒置單車的處理主體,並將這一內容作為企業的“打分項”,共享單車按“收一換一”對車輛置換更新。

  “騎行族”胡小姐表示,她住在嘉禾望崗地鐵站附近,每天上班時坐地鐵到客村地鐵站後騎車到公司。她發現今年年初的共享單車好車難尋情況略有改善,年初時超過一半幾率會碰到故障車,現在大概是三成,如果是在更靠近傳統市中心的區域,壞車的幾率會更低。

  市人大代表袁思蘭認為,對于正在運營的共享單車企業,政府應該定期對它們在廢舊單車回收利用上進行監督考核,具體可以通過企業的大數據平臺監控報廢和新投入市場的數據,明確企業清理廢舊共享單車的職責,督促企業建立完善的回收體係。

  ■大學城外環西路旁,兩輛小黃車從河涌打撈起來,無人處理。

  2、佔道施工信息應及時同步

  “政府部門在批準修路時應該把相應信息及時同步給共享單車企業,及時清走修路點附近可能會影響行人通行的單車。”本周,越秀區東風路上時代地産中心門口的人行道被掘開進行市政維修。在維修前,時代地産門口的共享單車就因為數量太多、停放無序對附近行人造成困擾。每周都要接送孩子前往附近英語機構上課的市民李女士表示,在市政維修開始前,該中心門口的共享單車能夠在人行道排出25米乘以3米的誇張矩陣,“高峰期是並排三行單車陣,絕對有100輛以上的單車。人行道被擠佔只剩下1/3。”

  市政維修開始後,人行道被佔用,但很多共享單車沒有挪窩,這就苦了行人。“本來人行道就不剩多少,現在通行更加艱難了。”李女士表示,本周牽著孩子經過這段路時很頭大,有時幹脆鋌而走險走到機動車道上。她因此建議,政府部門在批核人行道佔道施工時要提早通知共享單車企業注意及時清理施工點周圍車輛,甚至是減少投放。“人行道施工本身就通行困難,這時更應該保護行人的通行安全。”

  3單車道路設計建造需完善

  “作為老廣,我感覺有幾條路的騎行體驗還是很好的,很希望相關模式能夠推廣到全市更多的路段。”家住市二宮的張先生是騎行愛好者,平常經常選用單車出行。他表示,他很喜歡越秀區的起義路和體育中心至石牌橋地鐵站之間的天河路,因為這兩條路對騎行道的設置比較合理。

  張先生舉例,越秀區起義路會在機動車道和自行車道中間設置鐵欄桿,這等于是把自行車道單獨開辟、保護。“這種形式以前在老廣州能經常見到,騎在欄桿隔開的自行車道感覺比較安全。”但是,張先生也承認這種模式對于路上公交車站較多的路段不太適合,會造成公交車靠站困難。

  另一條深受張先生好評的自行車道位于天河區體育中心BRT站至石牌橋地鐵站之間,自行車道設在人行道和機動車道之間,比機動車道高了一級,比人行道矮了一級,還用不一樣的材料進行鋪設。“這種模式也是讓機動車、自行車、行人更好地各行其道。”

  拜客廣州負責人陳嘉俊表示,新建單車道,可用多種技術手段解決現有問題。比如公交站臺應該建設成凸形而不是凹進去的,自行車靠右走,有利于分流車輛。他認為,沒有條件的道路不必強求建設自行車道,而是應先做好路權大小的確認,首先是人行道、其次自行車道、然後公交車道、最後才是私家車道。在沒有自行車道的情況下,法律層面應允許自行車在機動車道上借道行駛。也就是説在自行車道沒有完善或沒建設成網的情況下,先允許騎行者自主騎行成網,這是目前比較現實的做法。

  ■一輛ofo小黃車被人用私鎖佔為己有。

  4、押金要專款專用隨時可退

  發生在共享單車行業的押金難退問題不僅讓行業本身遭到質疑,用戶的正當權益也是受到侵犯。家住芳村的范先生之前一口氣注冊了好幾家企業的賬號,到現在就剩ofo的押金還沒退回來。

  “當時申請的時候排名顯示1000多萬名,現在都不知道排名到哪裏了,也不知道在APP哪裏查詢,設置相當復雜。”范先生認為,之前一直都有規定説企業的押金要專款專用,企業也説做到了。但現在看來,卻不是這樣的。

  談到對新規有什麼期待,他説“當然是要全部免押金啦,ofo的錢要退回來,雖然不多,但這是信譽問題嘛。希望新規定能真真正正地把我們的押金要回來,不能像之前一樣企業自己説是什麼就是什麼。”

  5、“只有兩家單車是不夠的”

  徐女士是一名網絡主播,也熱愛旅遊,去過國內多個城市,她發現廣州目前只有摩拜和ofo,顯得有點少,而且還是很舊的車,體驗也不好。

  “有競爭的行業,我們才能享受到更好的服務嘛。而且有的品牌車挺好騎的,但在廣州騎不到。只能騎兩家企業的單車是不夠的,應該是越多越好。”許女士希望,今後廣州能開放更多的品牌進入,這樣無論在騎行體驗還是收費上都能讓廣大市民得到實惠。

  徐女士的此番希望或是能夠實現。記者注意到,此前“禁投令”實施1周年往後,市交通部門曾公開表示將引進新的企業,形成競爭合作的市場格局。

  目前,擺在眼前的是,廣州將引進多少家新企業?在其他城市有運營的哈啰、青桔和小藍能否在這次將要開展的招標工作中進入廣州?而在廣州運營的摩拜和ofo前景又是如何?

  6、無人問津的壞車誰能兜底

  小鳴和小藍單車退出廣州已有些時日了。不過,走訪在廣州街頭,不時還能發現少量的小鳴和小藍單車被遺棄在街頭角落。也有部分小藍車被卸掉了鎖,成了“私家車”。

  記者走訪還發現,在河涌旁邊,還有打撈起來的ofo小黃車,癱倒路邊無人問津。在大學城外環西路旁,就有兩輛ofo小黃車被淤泥浸染了車身,倒在橋旁無人處理。

  企業不再處理這些廢棄車輛後,該怎麼辦?記者採訪了數位市民,有市民表示確實無奈“很頭疼”,也有市民“擠”出了些建議。在花都某銀行工作的鄭小姐就認為,企業可以在運營前繳存一定的保證金,這筆費用專門用來當企業不清理單車的時候,政府部門委托第三方清理。也有市民説,“可以把那些車賣了,補貼給環衛工人。”

  對于如何處理企業遺棄的共享單車是擺在政府部門面前的一個難題,廣州即將出臺的新辦法能否就此問題提出解決方案也將于近日揭曉。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