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文學大咖們與廣州的“化學反應”

來源: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李煥坤 孫磊 謝暢 發表時間:2019-04-17 08:53

廣州小朋友參與文化活動的熱情令馮驥才感動 記者 鄧勃 攝

潘向黎走向領獎臺 記者 周巍 攝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李煥坤 孫磊 謝暢

4月,花地文學榜。4月,廣州讀書月。

每年花地文學榜張榜之時,文學大咖齊聚羊城,思想的種子、文學的風潮,總能給羊城帶來許多新體驗,甚至産生一些奇妙的“化學反應”。在結束“觀音山杯·2019花地文學榜”年度盛典暨年見·文學專場及係列活動後,文學大咖們也結束了短暫而充實的花地之旅。非居住在此的作家,已于15、16日陸續飛離廣州。對于這群特殊客人來説,廣州給他們帶來了什麼?他們又給廣州留下了什麼?

記者發現,這三四天裏,他們以區別于這座城市的市民的視角,感悟著他們心中的“宜居宜業宜遊優質生活圈”以及“老城市新活力”,捕捉到各種幸福感與滿足感。

羊城給他們帶來什麼?

A世外桃源般的城市印象

他們中許多從外地來,在生機勃勃的4月與廣州“打照面”,被這裏的風光深深吸引,不吝表白。

來自東北的班宇第一次到廣州,才體驗兩三天,就表示想移居到此,“羊城鬱鬱蔥蔥,整個人都放松了。”

陳曉明告訴記者:“我這麼多年來頭次一覺睡到早上9點鐘。”他説自己的睡眠不算十分好,但這次來到廣州睡得格外安穩踏實。

朵漁從幹燥且還有些春寒的北方飛過來時,已準備好接受高溫考驗,“結果一到廣州,細雨霏霏,溫度適宜,滿眼都是動人的綠色,讓人沉醉。”他説:“我常設想理想的居處環境,那應該是綠樹茵茵、行人安逸、鮮花鳥鳴、河流潺潺,沒想到廣州這樣的大都市,竟有了點世外桃源的感覺。”

潘向黎有此同感:“一直以來,我對廣州都有花園一樣的印象。”

年度長篇小説作家馮驥才説:“我對廣州的印象非常好,廣州是一個宜居的城市。”在他的“宜居”條件中,除了交通、空氣、綠化等指標,最重要是文明,“如果一座城市文明,人和人之間有秩序、關係和諧、互相寬容、互相尊重,這樣就是最幸福的。有文明的社會是安定的,不浮躁的。這一點廣州做到了。”

“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廣州給我的印象,永遠是一個在精神上和日常生活上都能給你最大滿足的城市。這裏有高端的文化活動,也有美景、美食和平常街巷,是一個可以將人的精神和肉體安排得非常熨帖的城市。”朵漁説。他十多年前曾在廣州居住過。

B舌尖上的非凡滿足感

12日,文學大咖們從東莞觀音山來廣州的路上,記者做了一個小調查:對廣州最期待是什麼?他們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美食”。13日,在唐寧書店的讀書會上,班宇隨即跟書迷“匯報”説:“廣州特色糕點真是好看又好吃。我之前在豆瓣開設《東北瘋食錄》,講東北有什麼好吃的。今天來了廣州,才覺得講這話特別不合適,以後就只能講講東北的風土人情了。”臺下笑作一團。

潘向黎説起廣州的美食也饒有興致。她已有七八年沒來廣州,這一次從上海來,由衷感嘆,粵菜這麼多年,還是相當有魅力,能到廣州嘗一次正宗的粵菜,內心很滿足。有一天晚上,潘向黎嘗到了一款螺頭燉青橄欖湯,她初試便被驚艷到,接著被感動。“幾乎沒有鹽味,食材的絕對優勢,讓這道湯敢于素面朝天,搭配也很用心,想必花了很長時間。比如這個青橄欖,起碼要花時間去苦澀。”她對“食”頗有研究,那天她剛好嗓子有點不適,這道湯讓她喉嚨一直回甘,覺得很舒服。

“我當時就覺得,就湯來説,廣州完勝,上海完敗。這種飲食文化的自信,是廣州獨有的。上海菜也很精細,但難免有雕琢的痕跡。廣州菜素面朝天,好吃到感人,”潘向黎説,“務實才是生活的真諦,廣東人清楚知道生活的本質是什麼,活得實在、淡定,不浮誇。”

C珠江水帶來奇妙靈感

花地文學榜盛典後,文學大咖相約珠江,參加由羊城晚報報業集團與廣東石灣酒廠集團共同發起的思想文化交流平臺——“羊城范局”。珠江之上,薄霧彌漫、江風徐徐,風景與風情俱佳,作家們不斷從腦海裏尋找最合適的詞句去表達。

“中國很多沿海城市都有江,有了一條江,整個城市就活起來了。珠江水很旺盛,很有生命力。”馮驥才説。

年度新銳文學《北上》的作者徐則臣也這麼認為,他還將珠江與《北上》書中的京杭大運河作對比:“北方的河岸景色比較粗獷,南方岸邊景色更加清秀、更加‘洋氣’。這和氣候環境、審美等有很大的關係。珠江兩岸不僅精致,而且‘苗條’。”他指著岸邊的高樓説道:“你看,很奇怪,這同樣大小的樓,在北京你會覺得特別雄壯,在這邊就有一種秀美蘊含在裏面,使得整個城市都特別漂亮。加上現代化的光影設施,裝點得更加精美,尤其是獵德大橋上面的霓虹燈,表達得既含蓄又極有美感。生活在珠江邊,有福了。”

對于詩人朵漁來説,在夜雨中泛舟珠江,本身就是一首詩。“我還從未見過一條江河的水位如此接近一座城市的地平線,如此接近人們的生活,倣佛行人彎一下腰,就能夠得到江水。這種水乳交融的親近感太讓人印象深刻。雨中的珠江兩岸雲霧繚繞,而高樓林立在雲霧中,加上霓虹燈的閃爍,真是如夢如幻。廣州老嗎?廣州很年輕,很靚麗。”

班宇則更為直接,説以後但凡他帶朋友來廣州,都直接把他“扔”在珠江遊船的甲板上,“喝兩口小酒,吹吹江風,看看兩岸廣州的夜景,太美好了!”

他們給羊城留下什麼?

A留下文學分享的樂趣

文種花地,文學活動花開全城。馮驥才在黃埔書院進行《我的寫作生活》分享時,現場座無虛席,還來了許多小朋友。他們席地而坐,揚起好奇的小腦袋聆聽,令馮驥才驚訝:“沒想到今天年齡層跨度這麼大。”他被廣州讀者參與文化活動的熱情感動。

分享會時不時傳出歡聲笑語,廣州市民在輕松愉悅的氛圍中領悟文學魅力,感悟生命。到了互動提問環節,一個小男孩首先搶話筒,開口第一句話便是:“謝謝您來廣州給我們做演講。”馮驥才聽後欣然回應:“感謝你歡迎我來廣州。”隨後,又有幾個不同年齡層的粉絲提問,均熱情表示歡迎與感謝馮驥才來到廣州,馮驥才這時幽默地回應:“廣州人真熱情,每個人都用主人翁的口氣講話。”在他看來,這是對城市自豪感的體現。

在唐寧書店班宇讀書會上,羊城書迷也生動展示了“歡迎方式”。班宇告訴記者,他在來之前還擔心廣州讀者無法進入自己的小説,“從沈陽到廣州,物理距離挺遠,加上小説中有很多東北俚語。我在東北做活動,就有書店説壓根沒進我的書,沒想到了廣州,書店説我的書都賣光了,新來的書都是加印的。”

B留下一連串文學思考

2019花地文學榜特設一位“年度作家”,授予莫言。莫言雖然未能到場,但提前錄制了視頻,表達了對廣州的感情。不約而同地,他和作家、評論家、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張檸都談到了從《三家巷》這部文學作品中,最初獲得對廣州的想象。

“包括遊船走過荔枝灣,陳文雄(《三家巷》中人物——編者注)伸手去摘荔枝,那個年代的荔枝是托在水面上。包括去白雲山登高,還有到區莊鄉下去探望表妹區桃,那時候區莊還是鄉下,現在的區莊已經是市中心了,”張檸説,“當下真是高朋滿座,但是也有一個遺憾,沒有更多關于廣州的作品,讓年輕一代通過作品,向往這個地方,來這個地方‘朝聖’。”

他説有次接受一家雜志社的記者採訪,對方只知道“廣州塔”,卻不知道“小蠻腰”,“至今沒有一篇小説寫‘小蠻腰’,很遺憾。通過讀文學作品,能對一座城市産生感覺,希望下一次來這裏,能看到廣州作家或者其他地方的作家寫廣州塔等。”

廣州不缺人文。“從外地人的眼光來看,廣府文化既深深浸潤著傳統之道,將地方文化傳統繼續保留和發揚,同時又是領風氣之先、與全球化時代能夠無縫接軌、最適應現代經濟生活的文化。”朵漁感嘆説。

為了感受廣府文化,馮驥才還獨自去了一趟南越王博物館,他用“終于去了”來描述這一次考察,他表示很驚訝:“2000多年前這塊土地的文明到達這個高度,一點都不低于中原,廣州從南越王國開始到今天的文脈都能清晰看見。”

當問及上海的作家潘向黎是否要寫寫廣州時,她反而説:“我怎麼可能寫得好廣州,寫得好的是張欣老師,她寫的最原汁原味,我就很安心地等張欣老師寫,我來讀。”張欣是中國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廣州巿作協主席。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且看文學大咖們與廣州的“化學反應”
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 李煥坤 孫磊 謝暢  2019-04-17

廣州小朋友參與文化活動的熱情令馮驥才感動 記者 鄧勃 攝

潘向黎走向領獎臺 記者 周巍 攝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李煥坤 孫磊 謝暢

4月,花地文學榜。4月,廣州讀書月。

每年花地文學榜張榜之時,文學大咖齊聚羊城,思想的種子、文學的風潮,總能給羊城帶來許多新體驗,甚至産生一些奇妙的“化學反應”。在結束“觀音山杯·2019花地文學榜”年度盛典暨年見·文學專場及係列活動後,文學大咖們也結束了短暫而充實的花地之旅。非居住在此的作家,已于15、16日陸續飛離廣州。對于這群特殊客人來説,廣州給他們帶來了什麼?他們又給廣州留下了什麼?

記者發現,這三四天裏,他們以區別于這座城市的市民的視角,感悟著他們心中的“宜居宜業宜遊優質生活圈”以及“老城市新活力”,捕捉到各種幸福感與滿足感。

羊城給他們帶來什麼?

A世外桃源般的城市印象

他們中許多從外地來,在生機勃勃的4月與廣州“打照面”,被這裏的風光深深吸引,不吝表白。

來自東北的班宇第一次到廣州,才體驗兩三天,就表示想移居到此,“羊城鬱鬱蔥蔥,整個人都放松了。”

陳曉明告訴記者:“我這麼多年來頭次一覺睡到早上9點鐘。”他説自己的睡眠不算十分好,但這次來到廣州睡得格外安穩踏實。

朵漁從幹燥且還有些春寒的北方飛過來時,已準備好接受高溫考驗,“結果一到廣州,細雨霏霏,溫度適宜,滿眼都是動人的綠色,讓人沉醉。”他説:“我常設想理想的居處環境,那應該是綠樹茵茵、行人安逸、鮮花鳥鳴、河流潺潺,沒想到廣州這樣的大都市,竟有了點世外桃源的感覺。”

潘向黎有此同感:“一直以來,我對廣州都有花園一樣的印象。”

年度長篇小説作家馮驥才説:“我對廣州的印象非常好,廣州是一個宜居的城市。”在他的“宜居”條件中,除了交通、空氣、綠化等指標,最重要是文明,“如果一座城市文明,人和人之間有秩序、關係和諧、互相寬容、互相尊重,這樣就是最幸福的。有文明的社會是安定的,不浮躁的。這一點廣州做到了。”

“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廣州給我的印象,永遠是一個在精神上和日常生活上都能給你最大滿足的城市。這裏有高端的文化活動,也有美景、美食和平常街巷,是一個可以將人的精神和肉體安排得非常熨帖的城市。”朵漁説。他十多年前曾在廣州居住過。

B舌尖上的非凡滿足感

12日,文學大咖們從東莞觀音山來廣州的路上,記者做了一個小調查:對廣州最期待是什麼?他們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美食”。13日,在唐寧書店的讀書會上,班宇隨即跟書迷“匯報”説:“廣州特色糕點真是好看又好吃。我之前在豆瓣開設《東北瘋食錄》,講東北有什麼好吃的。今天來了廣州,才覺得講這話特別不合適,以後就只能講講東北的風土人情了。”臺下笑作一團。

潘向黎説起廣州的美食也饒有興致。她已有七八年沒來廣州,這一次從上海來,由衷感嘆,粵菜這麼多年,還是相當有魅力,能到廣州嘗一次正宗的粵菜,內心很滿足。有一天晚上,潘向黎嘗到了一款螺頭燉青橄欖湯,她初試便被驚艷到,接著被感動。“幾乎沒有鹽味,食材的絕對優勢,讓這道湯敢于素面朝天,搭配也很用心,想必花了很長時間。比如這個青橄欖,起碼要花時間去苦澀。”她對“食”頗有研究,那天她剛好嗓子有點不適,這道湯讓她喉嚨一直回甘,覺得很舒服。

“我當時就覺得,就湯來説,廣州完勝,上海完敗。這種飲食文化的自信,是廣州獨有的。上海菜也很精細,但難免有雕琢的痕跡。廣州菜素面朝天,好吃到感人,”潘向黎説,“務實才是生活的真諦,廣東人清楚知道生活的本質是什麼,活得實在、淡定,不浮誇。”

C珠江水帶來奇妙靈感

花地文學榜盛典後,文學大咖相約珠江,參加由羊城晚報報業集團與廣東石灣酒廠集團共同發起的思想文化交流平臺——“羊城范局”。珠江之上,薄霧彌漫、江風徐徐,風景與風情俱佳,作家們不斷從腦海裏尋找最合適的詞句去表達。

“中國很多沿海城市都有江,有了一條江,整個城市就活起來了。珠江水很旺盛,很有生命力。”馮驥才説。

年度新銳文學《北上》的作者徐則臣也這麼認為,他還將珠江與《北上》書中的京杭大運河作對比:“北方的河岸景色比較粗獷,南方岸邊景色更加清秀、更加‘洋氣’。這和氣候環境、審美等有很大的關係。珠江兩岸不僅精致,而且‘苗條’。”他指著岸邊的高樓説道:“你看,很奇怪,這同樣大小的樓,在北京你會覺得特別雄壯,在這邊就有一種秀美蘊含在裏面,使得整個城市都特別漂亮。加上現代化的光影設施,裝點得更加精美,尤其是獵德大橋上面的霓虹燈,表達得既含蓄又極有美感。生活在珠江邊,有福了。”

對于詩人朵漁來説,在夜雨中泛舟珠江,本身就是一首詩。“我還從未見過一條江河的水位如此接近一座城市的地平線,如此接近人們的生活,倣佛行人彎一下腰,就能夠得到江水。這種水乳交融的親近感太讓人印象深刻。雨中的珠江兩岸雲霧繚繞,而高樓林立在雲霧中,加上霓虹燈的閃爍,真是如夢如幻。廣州老嗎?廣州很年輕,很靚麗。”

班宇則更為直接,説以後但凡他帶朋友來廣州,都直接把他“扔”在珠江遊船的甲板上,“喝兩口小酒,吹吹江風,看看兩岸廣州的夜景,太美好了!”

他們給羊城留下什麼?

A留下文學分享的樂趣

文種花地,文學活動花開全城。馮驥才在黃埔書院進行《我的寫作生活》分享時,現場座無虛席,還來了許多小朋友。他們席地而坐,揚起好奇的小腦袋聆聽,令馮驥才驚訝:“沒想到今天年齡層跨度這麼大。”他被廣州讀者參與文化活動的熱情感動。

分享會時不時傳出歡聲笑語,廣州市民在輕松愉悅的氛圍中領悟文學魅力,感悟生命。到了互動提問環節,一個小男孩首先搶話筒,開口第一句話便是:“謝謝您來廣州給我們做演講。”馮驥才聽後欣然回應:“感謝你歡迎我來廣州。”隨後,又有幾個不同年齡層的粉絲提問,均熱情表示歡迎與感謝馮驥才來到廣州,馮驥才這時幽默地回應:“廣州人真熱情,每個人都用主人翁的口氣講話。”在他看來,這是對城市自豪感的體現。

在唐寧書店班宇讀書會上,羊城書迷也生動展示了“歡迎方式”。班宇告訴記者,他在來之前還擔心廣州讀者無法進入自己的小説,“從沈陽到廣州,物理距離挺遠,加上小説中有很多東北俚語。我在東北做活動,就有書店説壓根沒進我的書,沒想到了廣州,書店説我的書都賣光了,新來的書都是加印的。”

B留下一連串文學思考

2019花地文學榜特設一位“年度作家”,授予莫言。莫言雖然未能到場,但提前錄制了視頻,表達了對廣州的感情。不約而同地,他和作家、評論家、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張檸都談到了從《三家巷》這部文學作品中,最初獲得對廣州的想象。

“包括遊船走過荔枝灣,陳文雄(《三家巷》中人物——編者注)伸手去摘荔枝,那個年代的荔枝是托在水面上。包括去白雲山登高,還有到區莊鄉下去探望表妹區桃,那時候區莊還是鄉下,現在的區莊已經是市中心了,”張檸説,“當下真是高朋滿座,但是也有一個遺憾,沒有更多關于廣州的作品,讓年輕一代通過作品,向往這個地方,來這個地方‘朝聖’。”

他説有次接受一家雜志社的記者採訪,對方只知道“廣州塔”,卻不知道“小蠻腰”,“至今沒有一篇小説寫‘小蠻腰’,很遺憾。通過讀文學作品,能對一座城市産生感覺,希望下一次來這裏,能看到廣州作家或者其他地方的作家寫廣州塔等。”

廣州不缺人文。“從外地人的眼光來看,廣府文化既深深浸潤著傳統之道,將地方文化傳統繼續保留和發揚,同時又是領風氣之先、與全球化時代能夠無縫接軌、最適應現代經濟生活的文化。”朵漁感嘆説。

為了感受廣府文化,馮驥才還獨自去了一趟南越王博物館,他用“終于去了”來描述這一次考察,他表示很驚訝:“2000多年前這塊土地的文明到達這個高度,一點都不低于中原,廣州從南越王國開始到今天的文脈都能清晰看見。”

當問及上海的作家潘向黎是否要寫寫廣州時,她反而説:“我怎麼可能寫得好廣州,寫得好的是張欣老師,她寫的最原汁原味,我就很安心地等張欣老師寫,我來讀。”張欣是中國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廣州巿作協主席。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