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淩晨蹲點小區 隨車一路細探廣州垃圾分類

來源:金羊網 作者:梁懌韜 發表時間:2019-04-17 08:06

2004年,廣州興豐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垃圾如山 記者 陳秋明 攝

魚珠街道錦田花園小區內,環衛工人將一張沙發搬上大件垃圾收運電瓶車 記者 梁喻 攝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

城市治理 廣州實踐

文/金羊網記者 梁懌韜

寫在前面

本周關鍵詞:追求精細@垃圾分類

“垃圾圍城”,曾是廣州城市管理之痛。面對“圍城”之苦,廣州以“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處理思路,規劃和建設可回收物、餐廚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的處理路徑。隨著眾多現代化生活垃圾終處理設施的落成,廣州有望在2019年,達到70%生活垃圾由資源熱力處理之能力,以填埋為主的“垃圾圍城”,初步破解。

圍城初解,並非終點。“我家的垃圾什麼時候才不混收混運真正分類?”這是不少追求更幹凈更整潔市容環境家庭的訴求。4月15日,羊城晚報記者在黃埔區魚珠街蹲點,見證環衛工人天沒亮就施展“繡花功夫”,和居民一道實踐垃圾分類“新時尚”。“功夫”到位,垃圾細致分類實現減量,他們做到了。

現場1

地點:錦田花園小區

為做好垃圾分類 他們天天這麼做

淩晨6點的廣州,大部分人還在睡夢中,魚珠街道錦田花園小區裏,已現環衛工人忙碌的身影。在小區工作了19年的保潔員熊克付,指揮著一輛又一輛垃圾車收垃圾。“我們希望垃圾‘不過夜’,讓居民早上起床就能看到幹凈的小區。”忙碌中的熊克付告訴記者為何“環衛工人總是天沒亮就上班”。

和一般小區收垃圾車輛較少、種類單一不同,錦田花園當天的垃圾收運,由大小種類不一的“車隊”執行,既有傳統的垃圾壓縮車,也有小型電瓶車。熊克付將餐廚和其他兩類主要的垃圾分類裝桶推出,餐廚和其他兩款垃圾車將垃圾分類裝車壓縮;標注著“綠化垃圾”、“有害垃圾”、“大件垃圾”、“建築垃圾”的電瓶垃圾車,則進入小區收集居民丟棄的廢棄花卉、廢燈管、廢舊家具、裝修垃圾等。大約45分鐘的收運過程,小區被分好類的垃圾,全部被分類裝車運走。熊克付趕緊拿水龍頭衝洗地面,還給一大早下樓的居民一份幹凈。

7點一到,居民陸續下樓去上班,不少居民順手提著垃圾下樓欲丟棄。“讓我看看,你們分了類沒有?”熊克付既是保潔員,也是小區垃圾分類督導員,更是小區智能分類垃圾桶管理者。看到將垃圾分類的居民,熊克付會指導居民幹濕分類投放,如遇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則指引居民投放至黃埔區城管部門為社區採購、可分8類垃圾的“吶吉島”智能回收桶中,既分類投放垃圾同時還可掃碼換積分變現。看到居民丟完垃圾,熊克付還小聲提醒居民投放點旁邊有水龍頭可洗手。

熊克付告訴記者,他19年前剛到小區工作時,居民都是把垃圾扔進鐵制大圓桶,然後一輛垃圾車混收混運,常常臭氣熏天;如今居民分類投放垃圾,各種“各找各媽”被不同的垃圾車分類收運,看起來似乎麻煩,但因分類收運,臭味大減。

現場2

地點:護林路和茅崗路高架橋底

分類收運不含糊 垃圾各自有出路

垃圾都去哪了?上午8點,記者跟隨著一輛垃圾車來到護林路和茅崗路高架橋底,看到不少剛剛收運垃圾到這裏的電瓶車。

“餐廚和其他兩類垃圾,剛剛已經用壓縮車送走了,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大件垃圾、綠化垃圾、建築垃圾,我們會暫時存放在這裏,歸置收運。”魚珠街道環衛站工作人員曾雪東説,等待這些暫存垃圾的,將是循環再用的未來,收運前,曾雪東他們還要對這些垃圾再進行一些處理,“我們在市城管部門提供的低值可回收物名錄中選擇有資質企業收運各類低值可回收物,像大件家具我們會進行破拆分出木頭和金屬。有害垃圾,也是按市城管的要求交給有資質企業處理;綠化垃圾,送園林基質廠循環再用;建築垃圾,由余泥渣土車隊運走。”曾雪東説,環衛站力求所有分類收運垃圾,均得到分類無害化處理。

工作期間,曾雪東時不時翻看手機,並指揮電瓶車出動收運垃圾。在他手機的微信中,有一個聚集街道30多個強制分類單位和9個社區分類督導員的“魚珠街垃圾分類群”。哪個單位有分好類的垃圾,在群裏“吼一聲”,曾雪東就會通知環衛車隊上門收運。除了垃圾分類,大家如果發現轄區內有臟亂差現象,也會“吼一聲”,環衛工人迅速前去打掃,保持街道整潔。

管理者説

精細化處理垃圾 今年還有新做法

“精細化終處理垃圾,今年還有新做法。”廣州市城市管理和綜合執法局相關負責人介紹,錦田花園收運的其他垃圾,目前有資源熱力和填埋兩種處理路徑;餐廚垃圾,則有填埋場分區填埋和大田山餐廚垃圾處理廠兩種路徑。預計今年6月,廣州還將啟用李坑和福山兩個生物質處理項目,更多餐廚類垃圾可以生化處理,進一步降低垃圾填埋處理的比例。城管部門希望更多市民參與垃圾分類,讓更多垃圾得以“三化四分類”處理。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記者淩晨蹲點小區 隨車一路細探廣州垃圾分類
金羊網  作者:梁懌韜  2019-04-17

2004年,廣州興豐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垃圾如山 記者 陳秋明 攝

魚珠街道錦田花園小區內,環衛工人將一張沙發搬上大件垃圾收運電瓶車 記者 梁喻 攝

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

城市治理 廣州實踐

文/金羊網記者 梁懌韜

寫在前面

本周關鍵詞:追求精細@垃圾分類

“垃圾圍城”,曾是廣州城市管理之痛。面對“圍城”之苦,廣州以“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處理思路,規劃和建設可回收物、餐廚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的處理路徑。隨著眾多現代化生活垃圾終處理設施的落成,廣州有望在2019年,達到70%生活垃圾由資源熱力處理之能力,以填埋為主的“垃圾圍城”,初步破解。

圍城初解,並非終點。“我家的垃圾什麼時候才不混收混運真正分類?”這是不少追求更幹凈更整潔市容環境家庭的訴求。4月15日,羊城晚報記者在黃埔區魚珠街蹲點,見證環衛工人天沒亮就施展“繡花功夫”,和居民一道實踐垃圾分類“新時尚”。“功夫”到位,垃圾細致分類實現減量,他們做到了。

現場1

地點:錦田花園小區

為做好垃圾分類 他們天天這麼做

淩晨6點的廣州,大部分人還在睡夢中,魚珠街道錦田花園小區裏,已現環衛工人忙碌的身影。在小區工作了19年的保潔員熊克付,指揮著一輛又一輛垃圾車收垃圾。“我們希望垃圾‘不過夜’,讓居民早上起床就能看到幹凈的小區。”忙碌中的熊克付告訴記者為何“環衛工人總是天沒亮就上班”。

和一般小區收垃圾車輛較少、種類單一不同,錦田花園當天的垃圾收運,由大小種類不一的“車隊”執行,既有傳統的垃圾壓縮車,也有小型電瓶車。熊克付將餐廚和其他兩類主要的垃圾分類裝桶推出,餐廚和其他兩款垃圾車將垃圾分類裝車壓縮;標注著“綠化垃圾”、“有害垃圾”、“大件垃圾”、“建築垃圾”的電瓶垃圾車,則進入小區收集居民丟棄的廢棄花卉、廢燈管、廢舊家具、裝修垃圾等。大約45分鐘的收運過程,小區被分好類的垃圾,全部被分類裝車運走。熊克付趕緊拿水龍頭衝洗地面,還給一大早下樓的居民一份幹凈。

7點一到,居民陸續下樓去上班,不少居民順手提著垃圾下樓欲丟棄。“讓我看看,你們分了類沒有?”熊克付既是保潔員,也是小區垃圾分類督導員,更是小區智能分類垃圾桶管理者。看到將垃圾分類的居民,熊克付會指導居民幹濕分類投放,如遇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則指引居民投放至黃埔區城管部門為社區採購、可分8類垃圾的“吶吉島”智能回收桶中,既分類投放垃圾同時還可掃碼換積分變現。看到居民丟完垃圾,熊克付還小聲提醒居民投放點旁邊有水龍頭可洗手。

熊克付告訴記者,他19年前剛到小區工作時,居民都是把垃圾扔進鐵制大圓桶,然後一輛垃圾車混收混運,常常臭氣熏天;如今居民分類投放垃圾,各種“各找各媽”被不同的垃圾車分類收運,看起來似乎麻煩,但因分類收運,臭味大減。

現場2

地點:護林路和茅崗路高架橋底

分類收運不含糊 垃圾各自有出路

垃圾都去哪了?上午8點,記者跟隨著一輛垃圾車來到護林路和茅崗路高架橋底,看到不少剛剛收運垃圾到這裏的電瓶車。

“餐廚和其他兩類垃圾,剛剛已經用壓縮車送走了,可回收物、有害垃圾、大件垃圾、綠化垃圾、建築垃圾,我們會暫時存放在這裏,歸置收運。”魚珠街道環衛站工作人員曾雪東説,等待這些暫存垃圾的,將是循環再用的未來,收運前,曾雪東他們還要對這些垃圾再進行一些處理,“我們在市城管部門提供的低值可回收物名錄中選擇有資質企業收運各類低值可回收物,像大件家具我們會進行破拆分出木頭和金屬。有害垃圾,也是按市城管的要求交給有資質企業處理;綠化垃圾,送園林基質廠循環再用;建築垃圾,由余泥渣土車隊運走。”曾雪東説,環衛站力求所有分類收運垃圾,均得到分類無害化處理。

工作期間,曾雪東時不時翻看手機,並指揮電瓶車出動收運垃圾。在他手機的微信中,有一個聚集街道30多個強制分類單位和9個社區分類督導員的“魚珠街垃圾分類群”。哪個單位有分好類的垃圾,在群裏“吼一聲”,曾雪東就會通知環衛車隊上門收運。除了垃圾分類,大家如果發現轄區內有臟亂差現象,也會“吼一聲”,環衛工人迅速前去打掃,保持街道整潔。

管理者説

精細化處理垃圾 今年還有新做法

“精細化終處理垃圾,今年還有新做法。”廣州市城市管理和綜合執法局相關負責人介紹,錦田花園收運的其他垃圾,目前有資源熱力和填埋兩種處理路徑;餐廚垃圾,則有填埋場分區填埋和大田山餐廚垃圾處理廠兩種路徑。預計今年6月,廣州還將啟用李坑和福山兩個生物質處理項目,更多餐廚類垃圾可以生化處理,進一步降低垃圾填埋處理的比例。城管部門希望更多市民參與垃圾分類,讓更多垃圾得以“三化四分類”處理。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