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確定首批“互聯網+護理服務”項目 43項護理服務可線上下單

來源:金羊網 作者:符暢 梁栩豪 發表時間:2019-04-16 08:32
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護士上門為老人測血糖

文/金羊網記者 符暢 梁栩豪 通訊員 粵衛信

圖/金羊網記者 周巍

今年1月,國家衛生健康委決定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廣東省成為全國6個“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省(直轄市)之一。“網約護士”如何更好地落地?日前,《廣東省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實施方案》正式出臺。廣東18個地市的部分醫療機構也對出院後患者的延伸護理服務展開了探索。

上門護理讓家屬很放心

“來,舌頭伸出來,很好,不過口水還是有點多”。

面對不能説話、不能動彈的74歲腦中風患者,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居家護理師黃瑞英像哄小朋友一般,為患者護理。在做好消毒等準備措施後,黃瑞英從帶來的醫療工具包中取出一根新胃管,不到10分鐘,便完成了整個換胃管護理。

自2017年1月起,黃瑞英開始為該患者提供上門護理服務,從剛開始的每周一次,到如今的每一個半月一次,她和患者及患者家屬都建立了親密的關係。為了方便黃瑞英隨時上門查看情況,家屬甚至還給她配了家裏的鑰匙。“沒有她在,我肯定不放心。”患者的女兒陳女士説。

黃瑞英上門提供的服務,遠不止疾病護理,還有對患者的心理疏導和對家屬的培訓教學。“教會家屬一些基本護理知識後,他們體會到照護病人有多累,也更能理解護士的工作了。”黃瑞英説。

護士短缺等問題待解決

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護理部主任、廣東省護士協會會長陳偉菊介紹,該院早在2007年就開始探索患者出院後的延伸護理服務,目前共有11名專職護士,根據其專業所長,各負責不同的病種,如老年慢病護理、産孕期護理、傷口造口護理等。

不過,令陳偉菊感到為難的是,延續性護理服務的收費問題一直未得到有效解決。“按此前的項目收費標準,醫護人員巡診一次僅收22元,太低了,這也是很多醫院不願意開展延續性護理服務的原因”。

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延續性護理服務起步也比較早。該院健康教育部護士長林芳宇表示,作為護士平時工作較忙,因此上門服務的頻次只能維持在一周兩次左右。“‘互聯網+護理服務’真正落地後,也許會給三級醫院的護士帶來更大挑戰。三級醫院的護士如果天天外出,會影響正常醫療工作”,林芳宇建議,大醫院可以作為培訓機構,為社區醫院的護士開展培訓和頒發資質,再由他們上門提供服務。

“互聯網+護理服務”將納入醫保

3月27日,省衛生健康委聯合省醫療保障局、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省中醫藥局印發了《廣東省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實施方案》(簡稱《方案》)。

《方案》明確了需求量大、安全有效、醫療風險低、易操作實施、消毒隔離達標、不易發生不良反應的第一批43項服務項目,同時也列出了患者病情疑難復雜不穩定、涉及毒麻藥品、輸液等創傷性且醫療安全風險大、超出常規護理服務項目范疇等4種不得提供“互聯網+護理服務”的情況。

收費方面,《方案》明確,對基于互聯網開展的護理項目,屬基本醫療服務的,按基本醫療服務價格項目規范執行,並按規定納入醫保支付范圍;對競爭較充分、個性化需求較強的項目,實行市場調節價。

另外,多機構執業護士也可提供“互聯網+護理服務”,擴大服務供給。據悉,去年5月1日起,全省注冊護士可通過備案後實現多機構執業。省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處處長鄧惠鴻指出,將這部分護士納入“互聯網+護理服務”,有利于盤活護理人力資源,擴大可以提供服務的護士群體。

而面對龐大的社會需求,如何吸引更多護士加入?鄧惠鴻表示,一方面,將推動解決收費和支付問題,價格和勞動報酬體現護理勞務技術價值;同時推動“互聯網+護理服務”工作逐步成為醫療機構常設的護理崗位,吸引更多年輕護士加入。另外,將探索建立醫聯體內的“互聯網+護理服務”,建立分工協作和聯動機制,積極聯合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團隊,共同滿足群眾對“互聯網+護理服務”的實際需求。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廣東確定首批“互聯網+護理服務”項目 43項護理服務可線上下單
金羊網  作者:符暢 梁栩豪  2019-04-16
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護士上門為老人測血糖

文/金羊網記者 符暢 梁栩豪 通訊員 粵衛信

圖/金羊網記者 周巍

今年1月,國家衛生健康委決定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廣東省成為全國6個“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省(直轄市)之一。“網約護士”如何更好地落地?日前,《廣東省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實施方案》正式出臺。廣東18個地市的部分醫療機構也對出院後患者的延伸護理服務展開了探索。

上門護理讓家屬很放心

“來,舌頭伸出來,很好,不過口水還是有點多”。

面對不能説話、不能動彈的74歲腦中風患者,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居家護理師黃瑞英像哄小朋友一般,為患者護理。在做好消毒等準備措施後,黃瑞英從帶來的醫療工具包中取出一根新胃管,不到10分鐘,便完成了整個換胃管護理。

自2017年1月起,黃瑞英開始為該患者提供上門護理服務,從剛開始的每周一次,到如今的每一個半月一次,她和患者及患者家屬都建立了親密的關係。為了方便黃瑞英隨時上門查看情況,家屬甚至還給她配了家裏的鑰匙。“沒有她在,我肯定不放心。”患者的女兒陳女士説。

黃瑞英上門提供的服務,遠不止疾病護理,還有對患者的心理疏導和對家屬的培訓教學。“教會家屬一些基本護理知識後,他們體會到照護病人有多累,也更能理解護士的工作了。”黃瑞英説。

護士短缺等問題待解決

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護理部主任、廣東省護士協會會長陳偉菊介紹,該院早在2007年就開始探索患者出院後的延伸護理服務,目前共有11名專職護士,根據其專業所長,各負責不同的病種,如老年慢病護理、産孕期護理、傷口造口護理等。

不過,令陳偉菊感到為難的是,延續性護理服務的收費問題一直未得到有效解決。“按此前的項目收費標準,醫護人員巡診一次僅收22元,太低了,這也是很多醫院不願意開展延續性護理服務的原因”。

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延續性護理服務起步也比較早。該院健康教育部護士長林芳宇表示,作為護士平時工作較忙,因此上門服務的頻次只能維持在一周兩次左右。“‘互聯網+護理服務’真正落地後,也許會給三級醫院的護士帶來更大挑戰。三級醫院的護士如果天天外出,會影響正常醫療工作”,林芳宇建議,大醫院可以作為培訓機構,為社區醫院的護士開展培訓和頒發資質,再由他們上門提供服務。

“互聯網+護理服務”將納入醫保

3月27日,省衛生健康委聯合省醫療保障局、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省中醫藥局印發了《廣東省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實施方案》(簡稱《方案》)。

《方案》明確了需求量大、安全有效、醫療風險低、易操作實施、消毒隔離達標、不易發生不良反應的第一批43項服務項目,同時也列出了患者病情疑難復雜不穩定、涉及毒麻藥品、輸液等創傷性且醫療安全風險大、超出常規護理服務項目范疇等4種不得提供“互聯網+護理服務”的情況。

收費方面,《方案》明確,對基于互聯網開展的護理項目,屬基本醫療服務的,按基本醫療服務價格項目規范執行,並按規定納入醫保支付范圍;對競爭較充分、個性化需求較強的項目,實行市場調節價。

另外,多機構執業護士也可提供“互聯網+護理服務”,擴大服務供給。據悉,去年5月1日起,全省注冊護士可通過備案後實現多機構執業。省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處處長鄧惠鴻指出,將這部分護士納入“互聯網+護理服務”,有利于盤活護理人力資源,擴大可以提供服務的護士群體。

而面對龐大的社會需求,如何吸引更多護士加入?鄧惠鴻表示,一方面,將推動解決收費和支付問題,價格和勞動報酬體現護理勞務技術價值;同時推動“互聯網+護理服務”工作逐步成為醫療機構常設的護理崗位,吸引更多年輕護士加入。另外,將探索建立醫聯體內的“互聯網+護理服務”,建立分工協作和聯動機制,積極聯合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團隊,共同滿足群眾對“互聯網+護理服務”的實際需求。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