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花地文學榜”:文學大咖甫一亮相 羊城書迷火速包圍

來源: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李煥坤、孫磊、謝暢 發表時間:2019-04-13 21:06

金羊網訊 記者甘韻儀、李煥坤、孫磊、謝暢報道:一股多元的文學風潮正在攪動羊城!4月13日,由羊城晚報報業集團、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主辦的“2019花地文學榜”年度盛典暨年見•文學專場活動舉行前夕,文學大咖們陸續抵達廣州,稍作歇息,隨即奔赴城中多個知名書院、書店等,與廣州書迷近距離進行文學交流。

13日下午,珠江新城黃埔書院內,年度長篇小説作家馮驥才與廣州讀者分享了“文學與時代”;廣粵天地唐寧書店內,年度短篇小説作家班宇迎來了一場讀者見面會,一起分享“越過冬天的小説”;中山大學西門外的學而優書店裏,年度短篇小説作家班宇與終評委張檸則就《三城記》進行了分享。

活動現場 金羊網記者 鄧勃 攝

記者兵分多路,目睹了各個活動現場的熱烈氣氛,作家們甫一亮相,便被粉絲層層包圍,現場座無虛席。

在黃埔書院,容納300多人的會議廳滿滿當當擠入了四五百人,不少讀者席地而坐,記者在現場看到,從年逾半百的寫作愛好者到青春洋溢的學生哥,聽到馮驥才先生幽默或飽含道理的話語,無一例外會心一笑、鼓掌歡呼。本場主題為《我的寫作生活》,馮老先生講述了自己77年來怎麼從業余走向專業,怎麼用筆擔起文化傳承的社會責任。“我現在還能聽到揭讀者來信時的輕微沙沙聲,那是讀者的淚水滴落在信紙上,因為信紙壓在一起,産生黏性,打開就沙沙作響,這讓我知道筆墨的力量,作家所需要的‘社會良心’。”

年度長篇小説作家馮驥才在黃埔書院談“文學與時代” 金羊網記者 鄧勃 攝

14歲的章心悅告訴記者,在她看完《俗世奇人》這本書後,她就很敬佩馮老先生。“當我聽到馮老先生説自己在路上時都會從腦海裏掏出小説來寫,我就感受到他對寫作無比的熱愛。”章心悅,“我記了滿滿幾頁筆記,能夠在現場聽到他的講話,學習了很多。”

馮驥才與小讀者 金羊網記者 鄧勃 攝

在唐寧書店,來自東北的班宇自帶幽默氣場,“我這個人挺好相處的,你就慢慢跟我處,如果處不好多想想自己的原因。”話音剛,落現場笑聲一片。

從十年樂評生涯談開,班宇分享了自己的創作經歷,高中就迷戀音樂的他卻在軍訓上無法開口唱歌,“我內心更認同頂樓馬戲團《向著橘紅色的天空叫喊》這首歌的表達方式。”不同的音樂形式讓班宇意識到自己閱讀世界的方式,不是硬碰硬的對抗,而是無限地沉浸下去。

音樂讓班宇在這個世界沉浸下去,而小説則被他稱為“一條逃逸的路線”,通過小説與時間進行抵抗。“這是我創造出來的空間,又平行于我而始終存在。可能每個人都要在生活裏抓住那麼一點點稻草,你可以在這個稻草上成功或失敗,這些都無所謂,但它是一個能讓你感覺到存在的一個東西。”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2019花地文學榜”:文學大咖甫一亮相 羊城書迷火速包圍
金羊網  作者:甘韻儀、李煥坤、孫磊、謝暢  2019-04-13

金羊網訊 記者甘韻儀、李煥坤、孫磊、謝暢報道:一股多元的文學風潮正在攪動羊城!4月13日,由羊城晚報報業集團、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主辦的“2019花地文學榜”年度盛典暨年見•文學專場活動舉行前夕,文學大咖們陸續抵達廣州,稍作歇息,隨即奔赴城中多個知名書院、書店等,與廣州書迷近距離進行文學交流。

13日下午,珠江新城黃埔書院內,年度長篇小説作家馮驥才與廣州讀者分享了“文學與時代”;廣粵天地唐寧書店內,年度短篇小説作家班宇迎來了一場讀者見面會,一起分享“越過冬天的小説”;中山大學西門外的學而優書店裏,年度短篇小説作家班宇與終評委張檸則就《三城記》進行了分享。

活動現場 金羊網記者 鄧勃 攝

記者兵分多路,目睹了各個活動現場的熱烈氣氛,作家們甫一亮相,便被粉絲層層包圍,現場座無虛席。

在黃埔書院,容納300多人的會議廳滿滿當當擠入了四五百人,不少讀者席地而坐,記者在現場看到,從年逾半百的寫作愛好者到青春洋溢的學生哥,聽到馮驥才先生幽默或飽含道理的話語,無一例外會心一笑、鼓掌歡呼。本場主題為《我的寫作生活》,馮老先生講述了自己77年來怎麼從業余走向專業,怎麼用筆擔起文化傳承的社會責任。“我現在還能聽到揭讀者來信時的輕微沙沙聲,那是讀者的淚水滴落在信紙上,因為信紙壓在一起,産生黏性,打開就沙沙作響,這讓我知道筆墨的力量,作家所需要的‘社會良心’。”

年度長篇小説作家馮驥才在黃埔書院談“文學與時代” 金羊網記者 鄧勃 攝

14歲的章心悅告訴記者,在她看完《俗世奇人》這本書後,她就很敬佩馮老先生。“當我聽到馮老先生説自己在路上時都會從腦海裏掏出小説來寫,我就感受到他對寫作無比的熱愛。”章心悅,“我記了滿滿幾頁筆記,能夠在現場聽到他的講話,學習了很多。”

馮驥才與小讀者 金羊網記者 鄧勃 攝

在唐寧書店,來自東北的班宇自帶幽默氣場,“我這個人挺好相處的,你就慢慢跟我處,如果處不好多想想自己的原因。”話音剛,落現場笑聲一片。

從十年樂評生涯談開,班宇分享了自己的創作經歷,高中就迷戀音樂的他卻在軍訓上無法開口唱歌,“我內心更認同頂樓馬戲團《向著橘紅色的天空叫喊》這首歌的表達方式。”不同的音樂形式讓班宇意識到自己閱讀世界的方式,不是硬碰硬的對抗,而是無限地沉浸下去。

音樂讓班宇在這個世界沉浸下去,而小説則被他稱為“一條逃逸的路線”,通過小説與時間進行抵抗。“這是我創造出來的空間,又平行于我而始終存在。可能每個人都要在生活裏抓住那麼一點點稻草,你可以在這個稻草上成功或失敗,這些都無所謂,但它是一個能讓你感覺到存在的一個東西。”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