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中國“以打促買式維權”合法嗎?專家一一釋疑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9-04-13 10:22

就視覺中國風波熱議話題,知識産權法專家一一釋疑

金羊網記者 董柳

視覺中國版權風波持續發酵。討論還須回歸法律標準,厘清問題所在。12日,廣東省法學會知識産權法學研究會會長、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關永紅等專家接受記者採訪,對事件涉及的多個問題進行了分析釋疑。

照片版權取決于獨創拍攝

視覺中國被指把國旗、國徽及一些企業的LOGO商標等圖片打上水印就“蓋戳賣錢”,這是否涉嫌侵犯著作權法?什麼樣的照片構成作品,享有版權?

對此,關永紅介紹,著作權法對作品規定得比較寬泛。根據著作權法規定,拍攝者對其獨創拍攝的照片享有版權。他舉例説,一個徽章本身是從屬于某個機構或組織的,但拍攝者對其以徽章為對象所拍的照片是享有版權的。不過,如果拍攝者的獨創性特色不明顯,構圖簡單,相當于復印機一樣把拍攝對象復制下來,這種情況下,拍攝者仍享有版權,但因獨創性不明顯,法律對其作品的保護程度就較低,甚至無法給予保護。

這意味著,如果視覺中國直接將徽章、標志圖案做成矢量圖、打上水印,未體現獨創性,並不能享有著作權。而如果是拍攝商品、大樓等,拍攝過程中攝影師付出了創新性勞動,包括光線調整、明暗對比等,就構成作品,享有版權。

肖像權與照片版權不矛盾

有公眾人物站出來吐槽:自己在一些公開場合被攝影師拍照,照片賣給了視覺中國,自己一分錢都拿不到。

關永紅表示:“一個人經你的允許對你拍了幾張有創意的照片,你對自己的肖像享有肖像權,拍攝者對其所拍的照片享有版權,這是兩種不同的權利,並不矛盾。但也要注意,如果對方沒有經過你同意而拍攝,就可能侵犯了你的在先肖像權,從而不享有所謂在後的版權了。”

肖像權和著作權屬競合關係,公眾人物出席公開活動,讓攝影師拍照,照片版權屬于攝影師。

對無授權照片收費涉欺詐

視覺中國在版權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動輒進行索賠,這遭到不少自媒體質疑。

關永紅説,強化對知識産權的保護毋庸置疑是正確的、必要的,但保護知識産權要在權屬清晰的情況下進行,當前還存在一些泥沙俱下、魚目混珠的現象——在強調嚴格保護知識産權過程中,一些法人或自然人利用嚴格保護的形勢,將自身擁有權屬的和權利來源不明的作品都納入自己的資産池,並主張對其享有利益,這至少是一種不誠信的行為,甚至部分構成了濫用“權利”。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知識産權研究中心研究員張廣良受訪時説,視覺中國對其享有權利的圖片有收費的權利,對其不享有權利的圖片,也應當對社會公眾負有一種誠信義務。如果其將沒有獲得授權的圖片聲稱有收費的權利,則是明顯的欺詐行為。

“對于未經授權而被商業使用的行為,視覺中國有尋求司法救助、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權利,在這方面應該冷靜地看待。”張廣良説。

“以打促買”模式不違法

視覺中國等圖片公司還被指以打官司為手段力促被訴侵權者與其達成長期合作,“以打促買”的商業模式引發爭議。

張廣良認為,這種商業模式本身並不違法。對于被訴侵權者而言,雙方在訴訟中的地位是平等的,雖然被訴侵權者有訴訟的壓力,但畢竟是其作為潛在使用者自身的一種選擇。“不論是版權訴訟還是類似的專利訴訟,都應當冷靜地在法律范圍內考慮這個問題。”

關永紅表示,當下,我國存在版權人對版權的權屬揭示不明、使用者版權保護意識仍不強、配套的保護措施和打擊力度還欠缺的共生現狀,而讓版權保護、版權意識在全社會蔚然成風,需要在這些方面釆取有效對策。

股市

視覺中國昨開盤即跌停 總市值縮水19.63億

金羊網訊 記者莫謹榕報道:受版權風波影響,12日,在深交所上市的視覺中國股票開盤即跌停,並維持一字跌停至收盤。收報25.20元/股,總市值較前一日收盤縮水約19.63億元,流通市值縮水約8.68億元。

當日,視覺中國成交金額高達4194.04萬元,收盤仍有49.6萬手賣單封在跌停板上。據此計算,還有超12億元資金準備“出逃”。

視覺中國頗受機構投資者青睞。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計248家基金持有視覺中國股票,持倉股數佔流通股比例的42.46%,佔總股本的18.82%。12日股價跌停讓這些基金持股市值縮水3.69億元。

鏈接

逾百億市值限售股待年報披露後申請解禁

視覺中國成立于2000年6月,其核心業務板塊為“視覺內容與服務”“視覺社區”和“視覺數字娛樂”,擁有中國最大的視覺內容互聯網版權交易平臺。2014年,視覺中國借殼遠東股份成功在A股上市。

視覺中國相關財報顯示,近年來,視覺中國業績穩步增長。去年前三季度,視覺中國實現營業收入7.01億元,同比增長20.97%,凈利潤2.2億元,同比增長35.31%,雙雙保持兩位數增長。其中,核心業務“視覺內容與服務”營收5.74億元,同比增長34.48%,佔比總營收的81.81%,這當中就包括版權方面的收入。

根據計劃,4月12日,視覺中國原本有3.88億股限售股上市流通,約合解禁市值103.30億元,佔公司總股本比例的55.39%。此次解禁的股份,是五年前視覺中國借殼遠東股份定向增發的股份,當時定增發行價為5.28元/股。若按最新收盤價計算,較定增價格已有近4倍的收益。

截至記者發稿,公司尚未披露限售股解禁公告。視覺中國在投資者互動平臺表示,公司將于2018年年報披露後,向交易所申請辦理解禁,並按規定在限售股份解除限售日前3個交易日內刊登提示性公告。

(莫謹榕)

事件梳理

黑洞照片掀版權風波

視覺中國被質疑“啥都是你的”

4月10日晚間,全球六地同步直播發布首張黑洞照片事件刷屏。這張由歐洲南方天文臺公布的黑洞照片引發了公眾的科普熱情,一些企業官微及網友個人展開“P圖”大賽。

4月11日,視覺中國網站上出現了這張黑洞照片,並注明此圖如用于商業用途,請致電或咨詢客戶代表。這難免被大眾理解為一旦使用“黑洞”圖片就要付費給視覺中國。

隨後,中科院院士武向平表態稱:人類史上首張黑洞照片是由200多位科研人員組成的團隊完成的科研成果。一旦發布了,就是全世界可以使用的,媒體上也可以看見,只要標注是哪來的就可以。

稍後,視覺中國網站上該圖片基本信息發生變化,圖片説明改成“此圖片是編輯類圖片,不得用于商業用途”,來源標明為歐洲南方天文臺,原本的商業咨詢和電話已不見。

當天下午,視覺中國官方微博發表聲明稱,視覺中國通過合作夥伴獲得黑洞照片的編輯類使用授權。該圖片授權並非獨家,其他媒體和圖片機構也獲得了授權。但該圖片根據版權人要求只能用于新聞編輯傳播使用,未經許可不能作為商業類使用。

人們發現,在視覺中國網站上,國旗和國徽也被打上了版權水印。共青團中央微博怒懟:國旗、國徽的版權也是貴公司的?

有網友還發現,視覺中國網站上部分圖片涉嫌標注敏感有害信息。

天津市委網信辦約談

視覺中國網站自願關閉整改

4月12日淩晨,天津市委網信辦通過官方微信發布消息稱,11日,針對視覺中國網站傳播違法有害信息的情況,天津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依法約談網站負責人,責令該網站立即停止違法違規行為,全面徹底整改。

天津市委網信辦稱,經查,視覺中國網站在其發布的多張圖片中刊發敏感有害信息標注,引起網上大量轉發,破壞網絡生態,造成惡劣影響。上述行為違反了《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有關規定。天津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責令視覺中國網站立即停止傳輸相關信息,採取措施消除惡劣影響,並保存相關記錄。要求其切實履行網站主體責任,從嚴處理相關責任人,全面清查歷史存量信息,同時要求該網站加強內容審核管理和編輯人員教育培訓,杜絕類似問題再次發生。

12日淩晨,視覺中國也連夜通過官方微博再發致歉信,表示接受廣大網民和媒體的監督批評,全面配合監管部門徹底積極整改。視覺中國稱,經網民舉報的視覺中國網站存在關于國旗、國徽等不合規圖片的問題,公司高度重視,立即開展自查。經查核,該圖片由視覺中國簽約供稿人提供,視覺中國作為平臺方沒有嚴格落實企業主體責任,沒有盡到嚴格審核的職責,導致不合規的內容出現在網上。這些問題暴露出視覺中國在管理上存在薄弱環節,為此視覺中國深表歉意。

目前,公司已採取措施對不合規圖片全部下線處理,並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自願關閉網站開展整改,進一步強化企業自律,強化制度建設,提升內容審核的質量,避免類似情況再次發生。

國家版權局迅速發聲

各圖片公司須規范版權運營

4月12日上午,針對圖片版權引發爭議的問題,國家版權局通過微信公眾號發聲。國家版權局表示,近日,“黑洞圖片”版權問題引發關注。國家版權局重視圖片版權保護,依法維護著作權人合法權益。各圖片公司要健全版權管理機制,規范版權運營,合法合理維權,不得濫用權利。國家版權局將把圖片版權保護納入即將開展的“劍網2019”專項行動,進一步規范圖片市場版權秩序。

全景、東方IC網站無法訪問

4月12日上午,網民們發現,視覺中國同類圖片平臺“全景”、“東方IC”也均已關閉網站。

據悉,新三板挂牌的公眾公司——全景網絡旗下的“全景”平臺也涉嫌存在與視覺中國類似問題。“全景”網站上國旗、黨旗、偉人肖像等圖片信息當中的授權許可,明確寫著“未取得模特肖像權或所有物權授權”或“未知”,但仍可在線支付。“標準授權”價格從200-1000元不等,“完整授權”有1500元、3000元兩種價格。

(綜合新華、中新、觀察者網等)

知多D

圖片使用如何避免侵權

關于圖片使用,廣州市白雲區法院法官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採訪。

問:怎樣判斷圖片網站上的圖片是否得到授權?

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當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權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權登記證書、認證機構出具的證明、取得權利的合同等,可以作為證據。如果登載圖片的網頁下方標注有著作權聲明,表明某公司享有上述圖片的合法版權權利,在沒有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可以認定其有該作品著作權。

問:是不是所有圖片使用都要付費?

答:不是。著作權在合理使用的情況下,無需付費。關于合理使用,著作權法有明確規定,通俗簡單地説,未獲權利人授權不要用作商業用途。

問:對圖片侵權的賠償數額,法官一般會考量哪些因素確定?

答:根據涉案作品的創作難度、知名度、侵權者的過錯程度和糾錯態度、侵權時間、利用被訴侵權圖片造成的影響及使用被訴侵權圖片的方式等因素,酌情確定賠償數額。 (董柳 劉婭)

熱點銳評

這是一次 提升版權保護水位的契機

□ 朱昌俊

一張黑洞照片的版權問題,將自己推向輿論的“黑洞”,這是視覺中國始料未及的。視覺中國在相關版權維護上的行為到底存在多大問題,還有待相關部門給出權威界定。但從各方的“爆料”和解讀來看,視覺中國此番“折戟”,恐怕難説無辜。

約等于圖片版權“中間商”的視覺中國,其商業模式應該並無“原罪”可言。不過,這種商業模式在具體操作中是否越過了正常邊界,卻留有不少疑問。比如,明明不擁有像黑洞這類照片的版權,卻利用信息不對稱,照樣搞收費,這顯然從法律和誠信上難以站住腳。更讓公眾好奇的是,這種“鳩佔鵲巢”的行為,是否僅是偶然為之?在視覺中國的資料庫裏,還有多少這樣未經授權卻對外收費的照片?更進一步,是否如一些人所質疑的,視覺中國把一些很難界定版權歸屬的“無主”圖片也打上水印據為己有?

另外,擁有版權,收取合理的版權使用費天經地義,但也得講究信息透明。而從不少自媒體倒的苦水來看,一些圖片是因未見相關信息告知情況下的“誤用”而被索取高額賠償。既沒有清晰的版權信息提醒,又無“明碼標價”,一定程度上就有“釣魚式維權”嫌疑。

必須承認,圍繞視覺中國的版權爭議,也有多個維度。如在一些攝影師看來,視覺中國為他們提供了一個不錯的中介平臺,只要上傳圖片或簽約,就可獲得相關版權收益。這是好事,這種模式也應是大勢所趨。因此,此輪風波中,一些攝影師力挺視覺中國的積極“維權”。但與此同時,也不乏攝影師反映,他們與圖片公司簽約的權利可能並不對等,比如獲得的實際版權收益可能與公司索賠的額度相差較大。這也説明,以視覺中國為代表的圖片公司,或的確找到了一條具有前景的版權生意之道,但其中的規范,無論是之于上遊的攝影師,還是下遊的使用者,都可能是不足的。

置于當前版權保護的現實生態之下,視覺中國風波事發突然,卻有一定必然性。一方面,的確有不少自媒體甚至傳統媒體在圖片的使用過程中,對于視覺中國的強勢維權方式感到不適。這裏面倒未必是因缺乏版權意識,更可能是在版權信息不對稱的大背景下動輒遭遇高價索賠,難免讓人有“被釣魚”的不公平之感;另一方面,自媒體圖片使用的確存在太多不規范之處,亟待更有效的引導,在版權保護與必要的共享、開放之間,形成一種良性循環。

因此,此次圍繞視覺中國的公共討論之于版權保護水位的提升,應該是利大于弊的。如在經歷最初對視覺中國的“討伐”之後,輿論場上也涌現出更多專業分析,這既利于厘清事件中的是非對錯,避免情緒化站隊,也是在向社會普及版權保護的常識。無論對于強化社會的版權意識,還是澄清相關法律誤區,都可謂是好事一樁。

當然,總結起來,此事有幾個討論原則也需明晰。一,譴責視覺中國的不規范維權或説“經營”模式,並不等于否定版權保護;二,有關討論,不宜過于泛化,堅持就事論事,以相關版權法律為準繩,才是理性之態。

編輯:海輝
數字報
視覺中國“以打促買式維權”合法嗎?專家一一釋疑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9-04-13

就視覺中國風波熱議話題,知識産權法專家一一釋疑

金羊網記者 董柳

視覺中國版權風波持續發酵。討論還須回歸法律標準,厘清問題所在。12日,廣東省法學會知識産權法學研究會會長、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關永紅等專家接受記者採訪,對事件涉及的多個問題進行了分析釋疑。

照片版權取決于獨創拍攝

視覺中國被指把國旗、國徽及一些企業的LOGO商標等圖片打上水印就“蓋戳賣錢”,這是否涉嫌侵犯著作權法?什麼樣的照片構成作品,享有版權?

對此,關永紅介紹,著作權法對作品規定得比較寬泛。根據著作權法規定,拍攝者對其獨創拍攝的照片享有版權。他舉例説,一個徽章本身是從屬于某個機構或組織的,但拍攝者對其以徽章為對象所拍的照片是享有版權的。不過,如果拍攝者的獨創性特色不明顯,構圖簡單,相當于復印機一樣把拍攝對象復制下來,這種情況下,拍攝者仍享有版權,但因獨創性不明顯,法律對其作品的保護程度就較低,甚至無法給予保護。

這意味著,如果視覺中國直接將徽章、標志圖案做成矢量圖、打上水印,未體現獨創性,並不能享有著作權。而如果是拍攝商品、大樓等,拍攝過程中攝影師付出了創新性勞動,包括光線調整、明暗對比等,就構成作品,享有版權。

肖像權與照片版權不矛盾

有公眾人物站出來吐槽:自己在一些公開場合被攝影師拍照,照片賣給了視覺中國,自己一分錢都拿不到。

關永紅表示:“一個人經你的允許對你拍了幾張有創意的照片,你對自己的肖像享有肖像權,拍攝者對其所拍的照片享有版權,這是兩種不同的權利,並不矛盾。但也要注意,如果對方沒有經過你同意而拍攝,就可能侵犯了你的在先肖像權,從而不享有所謂在後的版權了。”

肖像權和著作權屬競合關係,公眾人物出席公開活動,讓攝影師拍照,照片版權屬于攝影師。

對無授權照片收費涉欺詐

視覺中國在版權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動輒進行索賠,這遭到不少自媒體質疑。

關永紅説,強化對知識産權的保護毋庸置疑是正確的、必要的,但保護知識産權要在權屬清晰的情況下進行,當前還存在一些泥沙俱下、魚目混珠的現象——在強調嚴格保護知識産權過程中,一些法人或自然人利用嚴格保護的形勢,將自身擁有權屬的和權利來源不明的作品都納入自己的資産池,並主張對其享有利益,這至少是一種不誠信的行為,甚至部分構成了濫用“權利”。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知識産權研究中心研究員張廣良受訪時説,視覺中國對其享有權利的圖片有收費的權利,對其不享有權利的圖片,也應當對社會公眾負有一種誠信義務。如果其將沒有獲得授權的圖片聲稱有收費的權利,則是明顯的欺詐行為。

“對于未經授權而被商業使用的行為,視覺中國有尋求司法救助、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權利,在這方面應該冷靜地看待。”張廣良説。

“以打促買”模式不違法

視覺中國等圖片公司還被指以打官司為手段力促被訴侵權者與其達成長期合作,“以打促買”的商業模式引發爭議。

張廣良認為,這種商業模式本身並不違法。對于被訴侵權者而言,雙方在訴訟中的地位是平等的,雖然被訴侵權者有訴訟的壓力,但畢竟是其作為潛在使用者自身的一種選擇。“不論是版權訴訟還是類似的專利訴訟,都應當冷靜地在法律范圍內考慮這個問題。”

關永紅表示,當下,我國存在版權人對版權的權屬揭示不明、使用者版權保護意識仍不強、配套的保護措施和打擊力度還欠缺的共生現狀,而讓版權保護、版權意識在全社會蔚然成風,需要在這些方面釆取有效對策。

股市

視覺中國昨開盤即跌停 總市值縮水19.63億

金羊網訊 記者莫謹榕報道:受版權風波影響,12日,在深交所上市的視覺中國股票開盤即跌停,並維持一字跌停至收盤。收報25.20元/股,總市值較前一日收盤縮水約19.63億元,流通市值縮水約8.68億元。

當日,視覺中國成交金額高達4194.04萬元,收盤仍有49.6萬手賣單封在跌停板上。據此計算,還有超12億元資金準備“出逃”。

視覺中國頗受機構投資者青睞。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計248家基金持有視覺中國股票,持倉股數佔流通股比例的42.46%,佔總股本的18.82%。12日股價跌停讓這些基金持股市值縮水3.69億元。

鏈接

逾百億市值限售股待年報披露後申請解禁

視覺中國成立于2000年6月,其核心業務板塊為“視覺內容與服務”“視覺社區”和“視覺數字娛樂”,擁有中國最大的視覺內容互聯網版權交易平臺。2014年,視覺中國借殼遠東股份成功在A股上市。

視覺中國相關財報顯示,近年來,視覺中國業績穩步增長。去年前三季度,視覺中國實現營業收入7.01億元,同比增長20.97%,凈利潤2.2億元,同比增長35.31%,雙雙保持兩位數增長。其中,核心業務“視覺內容與服務”營收5.74億元,同比增長34.48%,佔比總營收的81.81%,這當中就包括版權方面的收入。

根據計劃,4月12日,視覺中國原本有3.88億股限售股上市流通,約合解禁市值103.30億元,佔公司總股本比例的55.39%。此次解禁的股份,是五年前視覺中國借殼遠東股份定向增發的股份,當時定增發行價為5.28元/股。若按最新收盤價計算,較定增價格已有近4倍的收益。

截至記者發稿,公司尚未披露限售股解禁公告。視覺中國在投資者互動平臺表示,公司將于2018年年報披露後,向交易所申請辦理解禁,並按規定在限售股份解除限售日前3個交易日內刊登提示性公告。

(莫謹榕)

事件梳理

黑洞照片掀版權風波

視覺中國被質疑“啥都是你的”

4月10日晚間,全球六地同步直播發布首張黑洞照片事件刷屏。這張由歐洲南方天文臺公布的黑洞照片引發了公眾的科普熱情,一些企業官微及網友個人展開“P圖”大賽。

4月11日,視覺中國網站上出現了這張黑洞照片,並注明此圖如用于商業用途,請致電或咨詢客戶代表。這難免被大眾理解為一旦使用“黑洞”圖片就要付費給視覺中國。

隨後,中科院院士武向平表態稱:人類史上首張黑洞照片是由200多位科研人員組成的團隊完成的科研成果。一旦發布了,就是全世界可以使用的,媒體上也可以看見,只要標注是哪來的就可以。

稍後,視覺中國網站上該圖片基本信息發生變化,圖片説明改成“此圖片是編輯類圖片,不得用于商業用途”,來源標明為歐洲南方天文臺,原本的商業咨詢和電話已不見。

當天下午,視覺中國官方微博發表聲明稱,視覺中國通過合作夥伴獲得黑洞照片的編輯類使用授權。該圖片授權並非獨家,其他媒體和圖片機構也獲得了授權。但該圖片根據版權人要求只能用于新聞編輯傳播使用,未經許可不能作為商業類使用。

人們發現,在視覺中國網站上,國旗和國徽也被打上了版權水印。共青團中央微博怒懟:國旗、國徽的版權也是貴公司的?

有網友還發現,視覺中國網站上部分圖片涉嫌標注敏感有害信息。

天津市委網信辦約談

視覺中國網站自願關閉整改

4月12日淩晨,天津市委網信辦通過官方微信發布消息稱,11日,針對視覺中國網站傳播違法有害信息的情況,天津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依法約談網站負責人,責令該網站立即停止違法違規行為,全面徹底整改。

天津市委網信辦稱,經查,視覺中國網站在其發布的多張圖片中刊發敏感有害信息標注,引起網上大量轉發,破壞網絡生態,造成惡劣影響。上述行為違反了《網絡安全法》《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有關規定。天津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責令視覺中國網站立即停止傳輸相關信息,採取措施消除惡劣影響,並保存相關記錄。要求其切實履行網站主體責任,從嚴處理相關責任人,全面清查歷史存量信息,同時要求該網站加強內容審核管理和編輯人員教育培訓,杜絕類似問題再次發生。

12日淩晨,視覺中國也連夜通過官方微博再發致歉信,表示接受廣大網民和媒體的監督批評,全面配合監管部門徹底積極整改。視覺中國稱,經網民舉報的視覺中國網站存在關于國旗、國徽等不合規圖片的問題,公司高度重視,立即開展自查。經查核,該圖片由視覺中國簽約供稿人提供,視覺中國作為平臺方沒有嚴格落實企業主體責任,沒有盡到嚴格審核的職責,導致不合規的內容出現在網上。這些問題暴露出視覺中國在管理上存在薄弱環節,為此視覺中國深表歉意。

目前,公司已採取措施對不合規圖片全部下線處理,並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自願關閉網站開展整改,進一步強化企業自律,強化制度建設,提升內容審核的質量,避免類似情況再次發生。

國家版權局迅速發聲

各圖片公司須規范版權運營

4月12日上午,針對圖片版權引發爭議的問題,國家版權局通過微信公眾號發聲。國家版權局表示,近日,“黑洞圖片”版權問題引發關注。國家版權局重視圖片版權保護,依法維護著作權人合法權益。各圖片公司要健全版權管理機制,規范版權運營,合法合理維權,不得濫用權利。國家版權局將把圖片版權保護納入即將開展的“劍網2019”專項行動,進一步規范圖片市場版權秩序。

全景、東方IC網站無法訪問

4月12日上午,網民們發現,視覺中國同類圖片平臺“全景”、“東方IC”也均已關閉網站。

據悉,新三板挂牌的公眾公司——全景網絡旗下的“全景”平臺也涉嫌存在與視覺中國類似問題。“全景”網站上國旗、黨旗、偉人肖像等圖片信息當中的授權許可,明確寫著“未取得模特肖像權或所有物權授權”或“未知”,但仍可在線支付。“標準授權”價格從200-1000元不等,“完整授權”有1500元、3000元兩種價格。

(綜合新華、中新、觀察者網等)

知多D

圖片使用如何避免侵權

關于圖片使用,廣州市白雲區法院法官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採訪。

問:怎樣判斷圖片網站上的圖片是否得到授權?

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當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權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權登記證書、認證機構出具的證明、取得權利的合同等,可以作為證據。如果登載圖片的網頁下方標注有著作權聲明,表明某公司享有上述圖片的合法版權權利,在沒有相反證據的情況下,可以認定其有該作品著作權。

問:是不是所有圖片使用都要付費?

答:不是。著作權在合理使用的情況下,無需付費。關于合理使用,著作權法有明確規定,通俗簡單地説,未獲權利人授權不要用作商業用途。

問:對圖片侵權的賠償數額,法官一般會考量哪些因素確定?

答:根據涉案作品的創作難度、知名度、侵權者的過錯程度和糾錯態度、侵權時間、利用被訴侵權圖片造成的影響及使用被訴侵權圖片的方式等因素,酌情確定賠償數額。 (董柳 劉婭)

熱點銳評

這是一次 提升版權保護水位的契機

□ 朱昌俊

一張黑洞照片的版權問題,將自己推向輿論的“黑洞”,這是視覺中國始料未及的。視覺中國在相關版權維護上的行為到底存在多大問題,還有待相關部門給出權威界定。但從各方的“爆料”和解讀來看,視覺中國此番“折戟”,恐怕難説無辜。

約等于圖片版權“中間商”的視覺中國,其商業模式應該並無“原罪”可言。不過,這種商業模式在具體操作中是否越過了正常邊界,卻留有不少疑問。比如,明明不擁有像黑洞這類照片的版權,卻利用信息不對稱,照樣搞收費,這顯然從法律和誠信上難以站住腳。更讓公眾好奇的是,這種“鳩佔鵲巢”的行為,是否僅是偶然為之?在視覺中國的資料庫裏,還有多少這樣未經授權卻對外收費的照片?更進一步,是否如一些人所質疑的,視覺中國把一些很難界定版權歸屬的“無主”圖片也打上水印據為己有?

另外,擁有版權,收取合理的版權使用費天經地義,但也得講究信息透明。而從不少自媒體倒的苦水來看,一些圖片是因未見相關信息告知情況下的“誤用”而被索取高額賠償。既沒有清晰的版權信息提醒,又無“明碼標價”,一定程度上就有“釣魚式維權”嫌疑。

必須承認,圍繞視覺中國的版權爭議,也有多個維度。如在一些攝影師看來,視覺中國為他們提供了一個不錯的中介平臺,只要上傳圖片或簽約,就可獲得相關版權收益。這是好事,這種模式也應是大勢所趨。因此,此輪風波中,一些攝影師力挺視覺中國的積極“維權”。但與此同時,也不乏攝影師反映,他們與圖片公司簽約的權利可能並不對等,比如獲得的實際版權收益可能與公司索賠的額度相差較大。這也説明,以視覺中國為代表的圖片公司,或的確找到了一條具有前景的版權生意之道,但其中的規范,無論是之于上遊的攝影師,還是下遊的使用者,都可能是不足的。

置于當前版權保護的現實生態之下,視覺中國風波事發突然,卻有一定必然性。一方面,的確有不少自媒體甚至傳統媒體在圖片的使用過程中,對于視覺中國的強勢維權方式感到不適。這裏面倒未必是因缺乏版權意識,更可能是在版權信息不對稱的大背景下動輒遭遇高價索賠,難免讓人有“被釣魚”的不公平之感;另一方面,自媒體圖片使用的確存在太多不規范之處,亟待更有效的引導,在版權保護與必要的共享、開放之間,形成一種良性循環。

因此,此次圍繞視覺中國的公共討論之于版權保護水位的提升,應該是利大于弊的。如在經歷最初對視覺中國的“討伐”之後,輿論場上也涌現出更多專業分析,這既利于厘清事件中的是非對錯,避免情緒化站隊,也是在向社會普及版權保護的常識。無論對于強化社會的版權意識,還是澄清相關法律誤區,都可謂是好事一樁。

當然,總結起來,此事有幾個討論原則也需明晰。一,譴責視覺中國的不規范維權或説“經營”模式,並不等于否定版權保護;二,有關討論,不宜過于泛化,堅持就事論事,以相關版權法律為準繩,才是理性之態。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