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改委:取消300萬人口以下大城市落戶限制

來源:金羊網 作者:陳強 發表時間:2019-04-09 07:52

戶籍制度、城市化治理方向發生新變化

記者 陳強

4月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官網發布了《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指出要繼續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積極推動已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其中,城區常住人口100萬-300萬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城區常住人口300萬—500萬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並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同時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佔主要比例。

此前,城區常住人口100萬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已陸續取消落戶限制。

記者還注意到,今年2月份,國家發改委曾發布《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提出要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而根據2014年11月國務院發布的《關于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超大城市,即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的城市。目前,我國僅有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大關。

綜合發改委前後兩個文件看,除了北上廣深四個城市之外,其他大城市的落戶限制都要放開放寬。

這一戶籍新政將影響廣東省內多個城市。根據《廣東省人口發展規劃(2017-2030年)》所列“全省城鎮規模等級結構(2020年)”,廣州、深圳為常住人口超過1000萬的超大城市,佛山、東莞為常住人口500-1000萬的特大城市,中山、惠州、珠海、江門、汕頭、湛江、茂名、韶關、清遠、揭陽、肇慶為常住人口100-500萬的大城市。

廣東部分城市常住人口

(單位:萬人)

全省   11346

廣州   1490.44

深圳   1302.66

珠海   189.11

佛山   790.57

惠州   483

東莞   839.22

中山   331

江門   459.82

肇慶   415.17

汕頭   563.85

汕尾   299.36

茂名   631.32

湛江   733.2

陽江   255.56

河源   309.39

韶關   299.76

梅州   437.88

清遠   387.4

雲浮   252.69

數據截至2018年年末

來源/廣東省統計局及各地市統計局

整理/陳強  制表/潘剛

【影響】

從嚴控大城市規模到以大城市為主要載體

城市化治理方向發生改變

全面取消或放開放寬落戶限制,將對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産生較大的吸引力。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教授胡剛告訴記者,大城市放開、放寬入戶,將分流一線城市人口,推動二、三線城市發展,也會促進以500萬人以上城市為中心的城市圈壯大,進而加快城市化進程。這對城市公共服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擴大了政府投資需求,從而拉動經濟發展。

記者注意到,《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提出,加大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推進力度同時,也提出推進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包括教育、醫療、養老等。比如,在隨遷子女較多的城市加大教育資源供給,實現公辦學校普遍向隨遷子女開放,完善隨遷子女在流入地參加高考的政策。

在廣東省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彭澎看來,城市化治理方向可能發生了變化,過去是嚴控大城市規模的思路,現在順應民眾選擇和經濟規律,大城市以及城市群成為城市化主要載體。“大城市在滿足公共服務方面更有優勢。”彭澎認為,這將影響中國城市發展格局,因為人口流入方向決定了城市發展前景,大城市醫院、學校等公共服務都會有好的發展。

隨著落戶政策放松,大城市土地供給也可能增加。《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提出,全面落實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規模與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挂鉤政策,在安排各地區城鎮新增建設用地規模時,進一步增加上年度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的權重,探索落戶城鎮的農村貧困人口在原籍宅基地復墾騰退的建設用地指標由輸入地使用。彭澎指出,這意味著吸納轉移人口的城市,可以擁有一定建設用地指標。這有利于刺激城市接受農轉非,利好城市化。

【加料】

除了“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這份文件還有哪些“幹貨”?

將穩步增設一批中小城市

深化“人地錢挂鉤”政策

在安排中央和省級財政轉移支付時更多考慮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2019年繼續安排中央財政獎勵資金支持落戶較多地區。全面落實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規模與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挂鉤政策,在安排各地區城鎮新增建設用地規模時,進一步增加上年度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的權重,探索落戶城鎮的農村貧困人口在原籍宅基地復墾騰退的建設用地指標由輸入地使用。

健全都市圈商品房供應體係

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探索建立中心城市牽頭的都市圈發展協調推進機制。加快推進都市圈交通基礎設施一體化規劃建設。支持建設一體化發展和承接産業轉移示范區。鼓勵社會資本參與都市圈建設與運營。在符合土地用途管制前提下,允許都市圈內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鉤節余指標跨地區調劑。健全都市圈商品房供應體係,強化城市間房地産市場調控政策協同。

收縮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強體

推動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超大特大城市要立足城市功能定位、防止無序蔓延,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推動産業和人口向一小時交通圈地區擴散。大城市要提高精細化管理水平,增強要素集聚、高端服務和科技創新能力,發揮規模效應和輻射帶動作用。中小城市發展要分類施策,都市圈內和潛力型中小城市要提高産業支撐能力、公共服務品質,促進人口就地就近城鎮化;收縮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強體,轉變慣性的增量規劃思維,嚴控增量、盤活存量,引導人口和公共資源向城區集中;穩步增設一批中小城市,落實非縣級政府駐地特大鎮設市。

特色小鎮要“打假”

支持特色小鎮有序發展。建立典型引路機制,堅持特色興鎮、産業建鎮,堅持政府引導、企業主體、市場化運作,逐年挖掘精品特色小鎮,總結推廣典型經驗,發揮示范引領作用;建立規范糾偏機制,逐年開展監測評估,淘汰錯用概念的行政建制鎮、濫用概念的虛假小鎮、缺失投資主體的虛擬小鎮。組織制定特色小鎮標準體係,適時健全支持特色小鎮有序發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措施。

土地市場或迎“鯰魚”

推進城鄉要素合理配置。按照國家統一部署,在符合空間規劃、用途管制和依法取得前提下,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允許就地入市或異地調整入市。鼓勵各級財政支持城鄉融合發展及載體平臺建設,撬動更多社會資金投入。

制圖/潘剛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發改委:取消300萬人口以下大城市落戶限制
金羊網  作者:陳強  2019-04-09

戶籍制度、城市化治理方向發生新變化

記者 陳強

4月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官網發布了《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指出要繼續加大戶籍制度改革力度,積極推動已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其中,城區常住人口100萬-300萬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城區常住人口300萬—500萬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並全面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同時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精簡積分項目,確保社保繳納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數佔主要比例。

此前,城區常住人口100萬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已陸續取消落戶限制。

記者還注意到,今年2月份,國家發改委曾發布《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提出要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而根據2014年11月國務院發布的《關于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超大城市,即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的城市。目前,我國僅有北上廣深四個一線城市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大關。

綜合發改委前後兩個文件看,除了北上廣深四個城市之外,其他大城市的落戶限制都要放開放寬。

這一戶籍新政將影響廣東省內多個城市。根據《廣東省人口發展規劃(2017-2030年)》所列“全省城鎮規模等級結構(2020年)”,廣州、深圳為常住人口超過1000萬的超大城市,佛山、東莞為常住人口500-1000萬的特大城市,中山、惠州、珠海、江門、汕頭、湛江、茂名、韶關、清遠、揭陽、肇慶為常住人口100-500萬的大城市。

廣東部分城市常住人口

(單位:萬人)

全省   11346

廣州   1490.44

深圳   1302.66

珠海   189.11

佛山   790.57

惠州   483

東莞   839.22

中山   331

江門   459.82

肇慶   415.17

汕頭   563.85

汕尾   299.36

茂名   631.32

湛江   733.2

陽江   255.56

河源   309.39

韶關   299.76

梅州   437.88

清遠   387.4

雲浮   252.69

數據截至2018年年末

來源/廣東省統計局及各地市統計局

整理/陳強  制表/潘剛

【影響】

從嚴控大城市規模到以大城市為主要載體

城市化治理方向發生改變

全面取消或放開放寬落戶限制,將對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産生較大的吸引力。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暨南大學教授胡剛告訴記者,大城市放開、放寬入戶,將分流一線城市人口,推動二、三線城市發展,也會促進以500萬人以上城市為中心的城市圈壯大,進而加快城市化進程。這對城市公共服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擴大了政府投資需求,從而拉動經濟發展。

記者注意到,《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提出,加大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推進力度同時,也提出推進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務全覆蓋,包括教育、醫療、養老等。比如,在隨遷子女較多的城市加大教育資源供給,實現公辦學校普遍向隨遷子女開放,完善隨遷子女在流入地參加高考的政策。

在廣東省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彭澎看來,城市化治理方向可能發生了變化,過去是嚴控大城市規模的思路,現在順應民眾選擇和經濟規律,大城市以及城市群成為城市化主要載體。“大城市在滿足公共服務方面更有優勢。”彭澎認為,這將影響中國城市發展格局,因為人口流入方向決定了城市發展前景,大城市醫院、學校等公共服務都會有好的發展。

隨著落戶政策放松,大城市土地供給也可能增加。《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提出,全面落實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規模與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挂鉤政策,在安排各地區城鎮新增建設用地規模時,進一步增加上年度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的權重,探索落戶城鎮的農村貧困人口在原籍宅基地復墾騰退的建設用地指標由輸入地使用。彭澎指出,這意味著吸納轉移人口的城市,可以擁有一定建設用地指標。這有利于刺激城市接受農轉非,利好城市化。

【加料】

除了“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這份文件還有哪些“幹貨”?

將穩步增設一批中小城市

深化“人地錢挂鉤”政策

在安排中央和省級財政轉移支付時更多考慮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2019年繼續安排中央財政獎勵資金支持落戶較多地區。全面落實城鎮建設用地增加規模與吸納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挂鉤政策,在安排各地區城鎮新增建設用地規模時,進一步增加上年度農業轉移人口落戶數量的權重,探索落戶城鎮的農村貧困人口在原籍宅基地復墾騰退的建設用地指標由輸入地使用。

健全都市圈商品房供應體係

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探索建立中心城市牽頭的都市圈發展協調推進機制。加快推進都市圈交通基礎設施一體化規劃建設。支持建設一體化發展和承接産業轉移示范區。鼓勵社會資本參與都市圈建設與運營。在符合土地用途管制前提下,允許都市圈內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鉤節余指標跨地區調劑。健全都市圈商品房供應體係,強化城市間房地産市場調控政策協同。

收縮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強體

推動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超大特大城市要立足城市功能定位、防止無序蔓延,合理疏解中心城區非核心功能,推動産業和人口向一小時交通圈地區擴散。大城市要提高精細化管理水平,增強要素集聚、高端服務和科技創新能力,發揮規模效應和輻射帶動作用。中小城市發展要分類施策,都市圈內和潛力型中小城市要提高産業支撐能力、公共服務品質,促進人口就地就近城鎮化;收縮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強體,轉變慣性的增量規劃思維,嚴控增量、盤活存量,引導人口和公共資源向城區集中;穩步增設一批中小城市,落實非縣級政府駐地特大鎮設市。

特色小鎮要“打假”

支持特色小鎮有序發展。建立典型引路機制,堅持特色興鎮、産業建鎮,堅持政府引導、企業主體、市場化運作,逐年挖掘精品特色小鎮,總結推廣典型經驗,發揮示范引領作用;建立規范糾偏機制,逐年開展監測評估,淘汰錯用概念的行政建制鎮、濫用概念的虛假小鎮、缺失投資主體的虛擬小鎮。組織制定特色小鎮標準體係,適時健全支持特色小鎮有序發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措施。

土地市場或迎“鯰魚”

推進城鄉要素合理配置。按照國家統一部署,在符合空間規劃、用途管制和依法取得前提下,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允許就地入市或異地調整入市。鼓勵各級財政支持城鄉融合發展及載體平臺建設,撬動更多社會資金投入。

制圖/潘剛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