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高卻落榜,考生提起行政訴訟 法院二審駁回其上訴請求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9-04-08 09:18

廣鐵中院審理的這起案件對公眾關切的高校自主招生如何兼顧“自主”和“公平”有著現實意義

金羊網記者 董柳

高中生周冰(化名)參加廣東一所大學(以下簡稱“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隊自主招生後,位列C組第一名,得分95分。另一考生李某的成績為B組93分,位列B組第二名。可是,廣東某大學公示的測試合格名單中,李某上榜,她卻落榜了。周冰據此向法院起訴廣東某大學,認為該校違反了“擇優錄取原則”,明顯不公。

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日前對該案作出了終審判決。“對高校特殊類型招生行為如何審查,審判實踐中並沒有更多參考案例。”該案審判長表示,“我們認為,對該類型行政行為合法性的審查,要秉承謙抑的原則,既要審查其合法性,也要在一定程度上尊重高校招生自主性。”

進入3月以來,高校自主招生密集啟動,招生的自主性,引來了社會對公平性的更多關切。如何兼顧自主招生中的“自主”和“公平”兩大價值,本案對當下仍具現實意義。

A 分高卻落榜了

周冰是湖南考生。2016年,17歲的她,通過網絡留意到廣東某大學發布了高水平運動員的招生簡章,決定報考。

2016年1月,廣東某大學發布《2016年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隊招生簡章》,其中第四條選拔程序規定了專項測試,還有相關的公示規定:“學校將根據考生的專項測試水平、文化與運動成績證明、綜合表現和各項目對不同位置、不同分項的急需程度等情況擇優確定候選資格名單並進行公示。”

周冰填寫了報名登記表,報考項目為網球。在意向承諾書中,她填寫的報考類別意向為C類(高考生源地二本線)。

同年3月2日,廣東某大學發布《2016年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員招生測試辦法及候選資格入圍公示原則》,其中“原則依據”部分規定:“我校三個報考類別意向中,A類為單考單招類,競技體育水平最突出,文化課由學校單獨考試;B類為二本線的65%以上組,競技體育水平要求次之,高考文化成績要求稍高;C類為二本組,競技體育水平最低,但高考文化成績高。”

其中“實施細則”中有如下表述:“……3.按高水平運動需要選拔優秀高水平運動員為宗旨,確定候選資格名單順序為,先A類,其次B類,最後C類。”

三天後,周冰參加了廣東某大學組織的網球測試,測試項目包含比賽、基本技術、身體素質測試及技術評定等。最終,周冰的測試成績為C類95分,位列C類第一名,同時參加報考的考生李某成績為B類93分,位列B類第二名。

3月11日,廣東某大學對高水平運動員測試合格名單進行公示,公示名單共48人,其中A類10人,B類13人,C類25人;網球項目測試合格公示5人。周冰沒有被列入公示名單,李某在公示名單中屬于B類考生。

周冰的父親不服公示名單,4月25日,他向廣東某大學提出異議,認為李某測試成績低于其女兒2分,而其女兒卻沒被列入公示名單,學校違反了“擇優錄取原則”,明顯不公。

收到異議後,廣東某大學啟動了仲裁程序。2016年5月3日,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員網球項目仲裁小組出具仲裁意見:二本線65%類運動員李某的比賽能力、技戰術運用、身體素質、身體條件、培養發展潛力明顯高于二本線的其他運動員。故學校決定維持公示結果。

周冰向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B 爭議是否公平

法庭上,招生信息是否完全公開,是一大爭議點——

周冰説,學校並未公示《2016年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員招生測試辦法及候選人資格入圍公示原則》,其中的原則依據及實施細則規定,亦未告知她。事實上,自己被告知的情況是,B類與C類只是文化成績錄取的分數線不一致,兩個組別測試的項目、標準都一樣,不存在B類競技體育水平高于C類的情形。另外,鑒于兩個組別的分類與確定候選名單順序有直接影響,而學校未公示B、C類分組的標準及不同後果,違反了教育部加強特殊類型招生信息公開的規定。

廣東某大學回應,該校在招生中嚴格遵守信息公開要求,已通過學校官網等多種方式,公開了招生工作全部信息資料,充分保障了考生對招生政策和考試規則的知情權。周冰參加測試前,已知悉測試方法,理應充分理解規則及其含義。在其提出質疑和異議後,學校也多次耐心進行了詳盡的解釋説理,並嚴格適用了仲裁程序,周冰應當理性認識規則和坦然接受事實。

分高落榜是否公平,也是爭議的焦點——

周冰説:“嚴格按照測試結果擇優確定”是教育部《2016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基本要求規定》中的強制性規定,廣東某大學《復函》中“學校根據考生的專項測試水平、文化與運動成績證明、綜合表現等情況擇優確定候選資格名單”與教育部規定相違背,屬于擅自更改招錄標準。另外,在學校公示的信息沒有明確B類、C類考生的分類及錄取標準不同的情況下,學校自行根據類別確定候選人,違反擇優錄取原則,侵害了其平等受教育權。

廣東某大學表示,高水平運動隊招生具有特殊屬性,學校作為教育部首批高水平運動隊招生試點高校,依法享有招生自主權。學校據此制定招生簡章,確定候選人名單,屬于履職行權,依法合規,不存在所説的更改招錄標準、侵害其受教育權等情形。

另外,網球項目分組測試的方式方法,決定了各組之間測試成績不具可比性。依據報名資料確認共5名女生報考,B類3人:陳某某、李某、莊某,C類2人:周冰、鄭某。根據分組測試結果,B組李某總分93分,C組周冰總分95分。由于所在組別不同,比賽經驗不同,網球對打的對手不同,測試得分僅能説明考生在本組的水平及排位,不能代表綜合實力,測試成績也並非錄入候選名單的唯一標準。

“簡單跨組別按分值橫向比較,屬于對招生政策的曲解。”該校訴訟代理人説。

C “尊重專業判斷權”

一審判決駁回了周冰的訴訟請求。

周冰上訴,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進行了二審。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審查的焦點在于廣東某大學未將周冰列入候選資格名單的行為是否違法。根據《教育部 國家體育總局關于進一步加強普通高等學校高水平運動隊建設的意見》規定,廣東某大學招錄高水平運動員,首先應當遵循公開、公正、透明的原則,程序要正當;其次,在招錄人員的確定上要考慮學校培養高水平體育人才的特殊性。

在招錄程序上,二審認為,廣東某大學已將2016年高水平運動員的相關招錄信息、考核辦法、評分細則、候選人的確定規則、錄取政策等進行公開,並針對所提異議,啟動仲裁機制處理並回復,保障了考生的知情權,招錄程序正當。

在招錄候選人員的確定上,法院認為,首先,B組考生與C組考生所處組別不同,比賽對手亦不同,周冰的成績僅能夠代表其在網球女子C組的水平,與網球女子B組考生的成績沒有可對比性;其次,廣東某大學錄取高水平運動員有其特殊性,根據該校發布的招生簡章,確定候選人不僅根據考生成績,還要根據專項測試水平、文化與運動成績證明、綜合表現等情況綜合確定;鑒于確定候選人的權力屬于該校的專業判斷權,在未有證據證明程序不當的前提下,應尊重該權力。因而,廣東某大學未將周冰錄入候選資格名單並不違法。

對于周冰提出廣東某大學公示的信息未明示B、C兩個組別分組標準的問題,法院認為,該校發布的招生簡章中已列明了高考生源地二本線考生和其他考生在招錄條件及招錄比例方面的不同。周冰的意向承諾書中填寫的報考類別意向為C類,同時該承諾書中也列明了A類:文化單考,B類:高考生源地二本線的65%,C類:高考生源地二本線,與招生簡章分三種類型考生的規定相對應,故周冰的該主張理據不足。

對于周冰提出學校未公示《2016年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員招生測試辦法及候選人資格入圍公示原則》,亦未告知原則依據及實施細則規定的問題。法院認為,廣東某大學雖稱其在考生推薦會上將上述文件中的辦法原則等口頭告知周冰,但其未公示的行為仍屬瑕疵。鑒于相關測試辦法、公示原則等在該校已公布的招生簡章、測試方案中均有規定,該校未公示上述文件的行為並未對周冰的合法權益産生實質影響,故對周冰以此為由要求確認學校違法的主張,法院不支持。

日前,法院二審判決駁回周冰的上訴,維持一審判決,為這宗糾紛畫上句號。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分高卻落榜,考生提起行政訴訟 法院二審駁回其上訴請求
金羊網  作者:董柳  2019-04-08

廣鐵中院審理的這起案件對公眾關切的高校自主招生如何兼顧“自主”和“公平”有著現實意義

金羊網記者 董柳

高中生周冰(化名)參加廣東一所大學(以下簡稱“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隊自主招生後,位列C組第一名,得分95分。另一考生李某的成績為B組93分,位列B組第二名。可是,廣東某大學公示的測試合格名單中,李某上榜,她卻落榜了。周冰據此向法院起訴廣東某大學,認為該校違反了“擇優錄取原則”,明顯不公。

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日前對該案作出了終審判決。“對高校特殊類型招生行為如何審查,審判實踐中並沒有更多參考案例。”該案審判長表示,“我們認為,對該類型行政行為合法性的審查,要秉承謙抑的原則,既要審查其合法性,也要在一定程度上尊重高校招生自主性。”

進入3月以來,高校自主招生密集啟動,招生的自主性,引來了社會對公平性的更多關切。如何兼顧自主招生中的“自主”和“公平”兩大價值,本案對當下仍具現實意義。

A 分高卻落榜了

周冰是湖南考生。2016年,17歲的她,通過網絡留意到廣東某大學發布了高水平運動員的招生簡章,決定報考。

2016年1月,廣東某大學發布《2016年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隊招生簡章》,其中第四條選拔程序規定了專項測試,還有相關的公示規定:“學校將根據考生的專項測試水平、文化與運動成績證明、綜合表現和各項目對不同位置、不同分項的急需程度等情況擇優確定候選資格名單並進行公示。”

周冰填寫了報名登記表,報考項目為網球。在意向承諾書中,她填寫的報考類別意向為C類(高考生源地二本線)。

同年3月2日,廣東某大學發布《2016年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員招生測試辦法及候選資格入圍公示原則》,其中“原則依據”部分規定:“我校三個報考類別意向中,A類為單考單招類,競技體育水平最突出,文化課由學校單獨考試;B類為二本線的65%以上組,競技體育水平要求次之,高考文化成績要求稍高;C類為二本組,競技體育水平最低,但高考文化成績高。”

其中“實施細則”中有如下表述:“……3.按高水平運動需要選拔優秀高水平運動員為宗旨,確定候選資格名單順序為,先A類,其次B類,最後C類。”

三天後,周冰參加了廣東某大學組織的網球測試,測試項目包含比賽、基本技術、身體素質測試及技術評定等。最終,周冰的測試成績為C類95分,位列C類第一名,同時參加報考的考生李某成績為B類93分,位列B類第二名。

3月11日,廣東某大學對高水平運動員測試合格名單進行公示,公示名單共48人,其中A類10人,B類13人,C類25人;網球項目測試合格公示5人。周冰沒有被列入公示名單,李某在公示名單中屬于B類考生。

周冰的父親不服公示名單,4月25日,他向廣東某大學提出異議,認為李某測試成績低于其女兒2分,而其女兒卻沒被列入公示名單,學校違反了“擇優錄取原則”,明顯不公。

收到異議後,廣東某大學啟動了仲裁程序。2016年5月3日,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員網球項目仲裁小組出具仲裁意見:二本線65%類運動員李某的比賽能力、技戰術運用、身體素質、身體條件、培養發展潛力明顯高于二本線的其他運動員。故學校決定維持公示結果。

周冰向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B 爭議是否公平

法庭上,招生信息是否完全公開,是一大爭議點——

周冰説,學校並未公示《2016年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員招生測試辦法及候選人資格入圍公示原則》,其中的原則依據及實施細則規定,亦未告知她。事實上,自己被告知的情況是,B類與C類只是文化成績錄取的分數線不一致,兩個組別測試的項目、標準都一樣,不存在B類競技體育水平高于C類的情形。另外,鑒于兩個組別的分類與確定候選名單順序有直接影響,而學校未公示B、C類分組的標準及不同後果,違反了教育部加強特殊類型招生信息公開的規定。

廣東某大學回應,該校在招生中嚴格遵守信息公開要求,已通過學校官網等多種方式,公開了招生工作全部信息資料,充分保障了考生對招生政策和考試規則的知情權。周冰參加測試前,已知悉測試方法,理應充分理解規則及其含義。在其提出質疑和異議後,學校也多次耐心進行了詳盡的解釋説理,並嚴格適用了仲裁程序,周冰應當理性認識規則和坦然接受事實。

分高落榜是否公平,也是爭議的焦點——

周冰説:“嚴格按照測試結果擇優確定”是教育部《2016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基本要求規定》中的強制性規定,廣東某大學《復函》中“學校根據考生的專項測試水平、文化與運動成績證明、綜合表現等情況擇優確定候選資格名單”與教育部規定相違背,屬于擅自更改招錄標準。另外,在學校公示的信息沒有明確B類、C類考生的分類及錄取標準不同的情況下,學校自行根據類別確定候選人,違反擇優錄取原則,侵害了其平等受教育權。

廣東某大學表示,高水平運動隊招生具有特殊屬性,學校作為教育部首批高水平運動隊招生試點高校,依法享有招生自主權。學校據此制定招生簡章,確定候選人名單,屬于履職行權,依法合規,不存在所説的更改招錄標準、侵害其受教育權等情形。

另外,網球項目分組測試的方式方法,決定了各組之間測試成績不具可比性。依據報名資料確認共5名女生報考,B類3人:陳某某、李某、莊某,C類2人:周冰、鄭某。根據分組測試結果,B組李某總分93分,C組周冰總分95分。由于所在組別不同,比賽經驗不同,網球對打的對手不同,測試得分僅能説明考生在本組的水平及排位,不能代表綜合實力,測試成績也並非錄入候選名單的唯一標準。

“簡單跨組別按分值橫向比較,屬于對招生政策的曲解。”該校訴訟代理人説。

C “尊重專業判斷權”

一審判決駁回了周冰的訴訟請求。

周冰上訴,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進行了二審。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審查的焦點在于廣東某大學未將周冰列入候選資格名單的行為是否違法。根據《教育部 國家體育總局關于進一步加強普通高等學校高水平運動隊建設的意見》規定,廣東某大學招錄高水平運動員,首先應當遵循公開、公正、透明的原則,程序要正當;其次,在招錄人員的確定上要考慮學校培養高水平體育人才的特殊性。

在招錄程序上,二審認為,廣東某大學已將2016年高水平運動員的相關招錄信息、考核辦法、評分細則、候選人的確定規則、錄取政策等進行公開,並針對所提異議,啟動仲裁機制處理並回復,保障了考生的知情權,招錄程序正當。

在招錄候選人員的確定上,法院認為,首先,B組考生與C組考生所處組別不同,比賽對手亦不同,周冰的成績僅能夠代表其在網球女子C組的水平,與網球女子B組考生的成績沒有可對比性;其次,廣東某大學錄取高水平運動員有其特殊性,根據該校發布的招生簡章,確定候選人不僅根據考生成績,還要根據專項測試水平、文化與運動成績證明、綜合表現等情況綜合確定;鑒于確定候選人的權力屬于該校的專業判斷權,在未有證據證明程序不當的前提下,應尊重該權力。因而,廣東某大學未將周冰錄入候選資格名單並不違法。

對于周冰提出廣東某大學公示的信息未明示B、C兩個組別分組標準的問題,法院認為,該校發布的招生簡章中已列明了高考生源地二本線考生和其他考生在招錄條件及招錄比例方面的不同。周冰的意向承諾書中填寫的報考類別意向為C類,同時該承諾書中也列明了A類:文化單考,B類:高考生源地二本線的65%,C類:高考生源地二本線,與招生簡章分三種類型考生的規定相對應,故周冰的該主張理據不足。

對于周冰提出學校未公示《2016年廣東某大學高水平運動員招生測試辦法及候選人資格入圍公示原則》,亦未告知原則依據及實施細則規定的問題。法院認為,廣東某大學雖稱其在考生推薦會上將上述文件中的辦法原則等口頭告知周冰,但其未公示的行為仍屬瑕疵。鑒于相關測試辦法、公示原則等在該校已公布的招生簡章、測試方案中均有規定,該校未公示上述文件的行為並未對周冰的合法權益産生實質影響,故對周冰以此為由要求確認學校違法的主張,法院不支持。

日前,法院二審判決駁回周冰的上訴,維持一審判決,為這宗糾紛畫上句號。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