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院士”盧永根把畢生獻給黨和國家的科教事業

來源:金羊網 作者:張璐瑤 發表時間:2019-04-04 08:37

2006年,盧永根在湛江湖光岩與當地小學生合影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張璐瑤 通訊員 方瑋

盧永根 祖籍廣東花都,1930年生于香港。1949年8月在香港加入黨組織,後入讀私立嶺南大學,領導地下學聯工作。1953年畢業留校任教,1962-1964年任丁穎院士科研助手,開展“中國水稻品種光溫條件反應”的項目研究。1983-1995年任華南農業大學校長。被授予“廣東省優秀共産黨員”“南粵楷模”“全省教育係統優秀共産黨員”等稱號;當選2017感動中國年度人物。

在華南農業大學校園裏,常常能看到一個背著挎包、頭戴遮陽帽的老人。他就是師生們最熟悉的“布衣院士”盧永根,著名作物遺傳育種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華南農業大學教授。

盧永根出生于香港,現年89歲,19歲加入中國共産黨,一輩子傾心研究學術,保存了華南地區富有特色的野生稻基因庫。從困難年代裏走來,他對自己很“小氣”;為了黨和國家的科教事業,他又很“大方”,將畢生積蓄880多萬元捐給教育。

“要把一生獻給黨和祖國!”盧永根用行動踐行著自己的承諾。

1950年,盧永根和同學在嶺南大學的合影

◎青年入黨,誓為黨和祖國奉獻一生

1930年,祖籍廣州花都的盧永根出生于香港一個中産家庭。

1941年,香港淪陷,當時讀小學六年級的盧永根在鄉下避難時親眼目睹了日軍的兇殘,民族意識開始覺醒。

返回香港就讀嶺英中學時,盧永根碰到了思想進步的語文老師林莽中(蕭野),並經他介紹到香港培僑中學讀高中。在培僑中學的三年時光,他從一個無知的青少年成長為一個堅定的革命者。

1947年12月,盧永根加入了中共地下黨的外圍組織“新民主主義青年同志會”,並積極開展地下活動。1949年8月9日,19歲的盧永根在香港加入了中共地下黨。

“舉起右手,面向北方、延安宣誓,為共産主義事業奮鬥終生。中國人是守諾的,你向黨、向人民作過許諾、宣誓,那就要遵守。”盧永根始終不渝地踐行著這份承諾。

高中畢業,黨組織決定安排盧永根回內地,到嶺南大學讀書和從事革命工作,到廣州迎接解放。

就這樣,一位自小接受英式教育的“香港仔”成為了年輕的革命者。

1952年全國院係調整,嶺南大學與中山大學兩校農學院合並為華南農學院(今華農前身),丁穎任院長,盧永根是首屆學生。

丁穎比盧永根年長40多歲,是他的恩師、學術領路人,也是他的“忘年交”。盧永根緊跟丁穎的步伐,繼承了恩師生前收集的7000多份水稻種質資源,後來逐漸擴充到一萬多份,成為我國水稻種質資源收集、保護、研究和利用的重要寶庫之一。

在盧永根的鼓勵和支持下,1956年,丁穎以68歲高齡加入中國共産黨,在當時的廣州地區高級知識分子中引起了極大反響。

1963年,盧永根(右三)隨丁穎院士(左三)在寧夏考察

◎科學無國界,但科學家有祖國

“科學無國界,科學家有祖國。”盧永根常把法國科學家巴斯德的名言挂在嘴邊。

他曾三次到國外探親和訪學,在異國豐厚的物質生活面前,他最終都選擇歸國。

改革開放後,盧永根到美國探望病重的母親,以公派訪問學者身份赴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留學。在美期間,美國的親人竭力説服他留下來,但被他堅決地拒絕了。他説:“我是中國人,祖國需要我!”

1983年,盧永根開始擔任華農校長。

1984年的一個夜晚,他在學校做了一場演講,那晚沒有燈光,草坪上密密麻麻坐滿了學生。他對學生們説:“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祖國故,二者皆可拋。”

當時國內收入低、科研條件差,為了廣納人才回國,盧永根一次次聯係國外高端人才。在他的感召下,一大批海外留學的人才回國任教,與他一道在水稻育種等方面拼命趕超。如今,我國水稻研究技術在很多領域超過了國際水稻研究所。

擔任校長13年間,借助國外學習的知識和經驗,盧永根大刀闊斧地改革,推動了華農的跨越式發展。

1987年,華農的人事改革成為全國關注焦點:破格晉升8名中青年學術骨幹,其中5人更是直接由助教破格晉升為副教授,以破解人才斷層困局,破論資排輩風氣,打開了華農人才培養的新格局。

他常説:“一名真正的科學家,必須是一名忠誠的愛國主義者。”“我所理解的政治就是關心世界和國家大事,把自己的命運同祖國的需要聯係在一起,把國家和人民的需要作為推動自己工作的動力。”

多年來,即便諸多光環加身,盧永根依然保持“布衣院士”的赤誠底色,保持科學家的求真求知熱情和深沉的家國情懷,指導學生讀書、看論文、整理著述。

◎與夫人捐出880萬元積蓄發展教育

“我的青春年華已經獻給黨和國家的科教事業,我準備把晚年繼續獻給這個事業。”

2017年3月21日下午,身患癌症尚在治療期間,盧永根攜夫人徐雪賓鄭重地在捐贈協議上簽下名字。

他們分兩次將畢生積蓄880萬余元轉入華南農業大學教育發展基金會賬戶,設立“盧永根·徐雪賓教育基金”。

這是華農建校108年來最大的一筆個人捐款。

“黨培養了我,我要將個人財産還給國家。”盧永根説。很多人不知道,對自己,盧老是近乎苛刻地節約。他家裏幾乎沒有值錢的電器,還在用老式收音機、臺燈。

師生們回憶,入院治療前,盧永根幾乎每天都到辦公室忙碌地回復郵件,拿起放大鏡讀書、看論文。一到中午,他就拎著一個鐵飯盒,叮叮咚咚地走到莘園飯堂,和學生一起排隊,打上兩份飯。每份飯有一個葷菜、一個素菜和二兩飯。在飯堂吃完,盧永根再將剩下的一份飯帶回家給老伴徐雪賓。

隨著年紀漸長,同事學生們勸他請個保姆,出門叫學校派車,老倆口一聽直搖頭,繼續“我行我素”——盧老背個挎包、頭戴遮陽帽,緩緩步行到公交站坐公車,如遇上大雨,就摞起褲腿趟水回家;徐雪賓則踩著一輛28寸鳳凰單車,車鈴叮叮當當,響徹華農校道……

就連身在病榻之上,盧永根也不忘誓言。2017年3月,應他要求,“盧永根院士病房臨時黨支部”成立,每月支部成員把黨和國家重要方針政策、科研最新動態帶到他的病床前,他在病床上堅持認真研究、學習。

他還辦理了遺體捐獻卡,在身後將遺體無償地捐獻給醫學科研和醫學教育事業。“作為中科院院士,作為共産黨員,捐獻遺體是為黨和國家最後一次作出自己的貢獻。”盧永根説。

編輯:海輝
數字報
“布衣院士”盧永根把畢生獻給黨和國家的科教事業
金羊網  作者:張璐瑤  2019-04-04

2006年,盧永根在湛江湖光岩與當地小學生合影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張璐瑤 通訊員 方瑋

盧永根 祖籍廣東花都,1930年生于香港。1949年8月在香港加入黨組織,後入讀私立嶺南大學,領導地下學聯工作。1953年畢業留校任教,1962-1964年任丁穎院士科研助手,開展“中國水稻品種光溫條件反應”的項目研究。1983-1995年任華南農業大學校長。被授予“廣東省優秀共産黨員”“南粵楷模”“全省教育係統優秀共産黨員”等稱號;當選2017感動中國年度人物。

在華南農業大學校園裏,常常能看到一個背著挎包、頭戴遮陽帽的老人。他就是師生們最熟悉的“布衣院士”盧永根,著名作物遺傳育種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華南農業大學教授。

盧永根出生于香港,現年89歲,19歲加入中國共産黨,一輩子傾心研究學術,保存了華南地區富有特色的野生稻基因庫。從困難年代裏走來,他對自己很“小氣”;為了黨和國家的科教事業,他又很“大方”,將畢生積蓄880多萬元捐給教育。

“要把一生獻給黨和祖國!”盧永根用行動踐行著自己的承諾。

1950年,盧永根和同學在嶺南大學的合影

◎青年入黨,誓為黨和祖國奉獻一生

1930年,祖籍廣州花都的盧永根出生于香港一個中産家庭。

1941年,香港淪陷,當時讀小學六年級的盧永根在鄉下避難時親眼目睹了日軍的兇殘,民族意識開始覺醒。

返回香港就讀嶺英中學時,盧永根碰到了思想進步的語文老師林莽中(蕭野),並經他介紹到香港培僑中學讀高中。在培僑中學的三年時光,他從一個無知的青少年成長為一個堅定的革命者。

1947年12月,盧永根加入了中共地下黨的外圍組織“新民主主義青年同志會”,並積極開展地下活動。1949年8月9日,19歲的盧永根在香港加入了中共地下黨。

“舉起右手,面向北方、延安宣誓,為共産主義事業奮鬥終生。中國人是守諾的,你向黨、向人民作過許諾、宣誓,那就要遵守。”盧永根始終不渝地踐行著這份承諾。

高中畢業,黨組織決定安排盧永根回內地,到嶺南大學讀書和從事革命工作,到廣州迎接解放。

就這樣,一位自小接受英式教育的“香港仔”成為了年輕的革命者。

1952年全國院係調整,嶺南大學與中山大學兩校農學院合並為華南農學院(今華農前身),丁穎任院長,盧永根是首屆學生。

丁穎比盧永根年長40多歲,是他的恩師、學術領路人,也是他的“忘年交”。盧永根緊跟丁穎的步伐,繼承了恩師生前收集的7000多份水稻種質資源,後來逐漸擴充到一萬多份,成為我國水稻種質資源收集、保護、研究和利用的重要寶庫之一。

在盧永根的鼓勵和支持下,1956年,丁穎以68歲高齡加入中國共産黨,在當時的廣州地區高級知識分子中引起了極大反響。

1963年,盧永根(右三)隨丁穎院士(左三)在寧夏考察

◎科學無國界,但科學家有祖國

“科學無國界,科學家有祖國。”盧永根常把法國科學家巴斯德的名言挂在嘴邊。

他曾三次到國外探親和訪學,在異國豐厚的物質生活面前,他最終都選擇歸國。

改革開放後,盧永根到美國探望病重的母親,以公派訪問學者身份赴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留學。在美期間,美國的親人竭力説服他留下來,但被他堅決地拒絕了。他説:“我是中國人,祖國需要我!”

1983年,盧永根開始擔任華農校長。

1984年的一個夜晚,他在學校做了一場演講,那晚沒有燈光,草坪上密密麻麻坐滿了學生。他對學生們説:“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祖國故,二者皆可拋。”

當時國內收入低、科研條件差,為了廣納人才回國,盧永根一次次聯係國外高端人才。在他的感召下,一大批海外留學的人才回國任教,與他一道在水稻育種等方面拼命趕超。如今,我國水稻研究技術在很多領域超過了國際水稻研究所。

擔任校長13年間,借助國外學習的知識和經驗,盧永根大刀闊斧地改革,推動了華農的跨越式發展。

1987年,華農的人事改革成為全國關注焦點:破格晉升8名中青年學術骨幹,其中5人更是直接由助教破格晉升為副教授,以破解人才斷層困局,破論資排輩風氣,打開了華農人才培養的新格局。

他常説:“一名真正的科學家,必須是一名忠誠的愛國主義者。”“我所理解的政治就是關心世界和國家大事,把自己的命運同祖國的需要聯係在一起,把國家和人民的需要作為推動自己工作的動力。”

多年來,即便諸多光環加身,盧永根依然保持“布衣院士”的赤誠底色,保持科學家的求真求知熱情和深沉的家國情懷,指導學生讀書、看論文、整理著述。

◎與夫人捐出880萬元積蓄發展教育

“我的青春年華已經獻給黨和國家的科教事業,我準備把晚年繼續獻給這個事業。”

2017年3月21日下午,身患癌症尚在治療期間,盧永根攜夫人徐雪賓鄭重地在捐贈協議上簽下名字。

他們分兩次將畢生積蓄880萬余元轉入華南農業大學教育發展基金會賬戶,設立“盧永根·徐雪賓教育基金”。

這是華農建校108年來最大的一筆個人捐款。

“黨培養了我,我要將個人財産還給國家。”盧永根説。很多人不知道,對自己,盧老是近乎苛刻地節約。他家裏幾乎沒有值錢的電器,還在用老式收音機、臺燈。

師生們回憶,入院治療前,盧永根幾乎每天都到辦公室忙碌地回復郵件,拿起放大鏡讀書、看論文。一到中午,他就拎著一個鐵飯盒,叮叮咚咚地走到莘園飯堂,和學生一起排隊,打上兩份飯。每份飯有一個葷菜、一個素菜和二兩飯。在飯堂吃完,盧永根再將剩下的一份飯帶回家給老伴徐雪賓。

隨著年紀漸長,同事學生們勸他請個保姆,出門叫學校派車,老倆口一聽直搖頭,繼續“我行我素”——盧老背個挎包、頭戴遮陽帽,緩緩步行到公交站坐公車,如遇上大雨,就摞起褲腿趟水回家;徐雪賓則踩著一輛28寸鳳凰單車,車鈴叮叮當當,響徹華農校道……

就連身在病榻之上,盧永根也不忘誓言。2017年3月,應他要求,“盧永根院士病房臨時黨支部”成立,每月支部成員把黨和國家重要方針政策、科研最新動態帶到他的病床前,他在病床上堅持認真研究、學習。

他還辦理了遺體捐獻卡,在身後將遺體無償地捐獻給醫學科研和醫學教育事業。“作為中科院院士,作為共産黨員,捐獻遺體是為黨和國家最後一次作出自己的貢獻。”盧永根説。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