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齊秀亭”】尋找英雄 帶著一顆感恩的心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崔霞 王世玉 李子國 發表時間:2019-04-03 15:06

  

今年3月26日,退役軍人事務部聯合央視新聞以及多家媒體共同發起了“尋找英雄”大型媒體行動,通過在這些遺骸遺物中發現的24枚可以辨識的印章,來為這些英烈尋找親人。這其中,一枚刻有“齊秀亭”字樣的印章較早之前就為外界所知,一直以來都受到社會輿論的關注。“齊秀亭”究竟是何許人也?是否就在歸國英烈的行列中?他/她的家人又身在何處?

  在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裏,記者找遍了這面刻著17萬多個烈士名字的英烈墻,卻始終沒有找到齊秀亭的名字。正當記者一籌莫展的時候,我們得到了一個意外的消息,“齊秀亭”在成都,而且還活著。這是真的麼?我們的另一組記者即刻趕往了成都。

  新聞鏈接>>【媒體行動:尋找英雄·尋找“齊秀亭”】你的名字 我的追尋

  為烈士尋親志願者 石京秀:我是志願軍後代石京秀,就是找齊秀亭的事情嘛,之前我已經給她寫過信,打過電話....

  與記者聯係的是常年熱衷為烈士尋親的志願者石京秀。她告訴記者,她們幾個志願者已經找了齊秀亭三年的時間了,近幾個月剛剛有了線索。

  為烈士尋親志願者 石京秀:去年我就到成都北郊剿匪的烈士墓,他們墓地管理人員就説60軍有個女同志,老同志每年都來掃墓。我説那你把她電話給我,就跟劉阿姨聯係上了,她就看看我以前的微信,她説齊秀亭我認識的啊!

  石京秀從這位劉阿姨口中得知,這位齊秀亭和她是60軍的戰友,曾在179師服役。而60軍的179師,確實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在38線韓國一側進行過戰鬥。這和印章發現的位置形成了一定的印證。

  為烈士尋親志願者 石京秀:每個部隊在什麼地方戰鬥,它是有記載的,就是説從發掘的地點來看,推測是60軍的烈士。齊秀亭又是60軍的,他們是不是有某種聯係?

  然而,劉阿姨接下來提供的消息,讓石京秀有些疑惑了:她認識的齊秀亭沒有去過朝鮮,也沒有犧牲,而且就住在成都市裏。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這位“齊秀亭”,把這枚印章給她看。

  石京秀:齊阿姨好。

  石京秀:您看看這枚章。

  齊秀亭:這個名字沒錯的,就是這三個字啊,我的名字,一個字都不錯的,這是在哪找到的?

  石京秀:在抗美援朝的烈士遺骸。

  齊秀亭:我沒去過朝鮮啊。

  石京秀:您沒去過朝鮮,有沒有可能是您刻的這個章,然後送給了去朝鮮的戰友?

  齊秀亭:我不記得了啊,沒有吧。

  雖然已經87歲高齡,但齊奶奶身體健康,思路清晰,她非常確定地告訴我們,這並不是她的印章。看來,這又是一次沒有結果的尋找。

  為烈士尋親志願者 石京秀:沒關係,如果不是您,我們今天來了也算是圓了一個願望。

  從希望到疑惑到失望,石京秀這些年為烈士的尋親歷程中,已經習以為常。而之所以一直堅持做這件事,石京秀説很大程度上因為自己的父親也是一位志願軍老兵。

  志願軍老兵 石敦豪 95歲:我是(19)51年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是60軍180師538團3連戰士石敦豪,(19)51年3月21號入朝。

  石京秀説,父親所在的部隊當年在戰場上曾陷入敵人的包圍,很多戰友來不及了解彼此的姓名,就倒在突圍的路上。

  為烈士尋親志願者 石京秀:在突圍的時候犧牲了很多的戰友,所以説我就很努力的去幫他們找。最先還覺得能找到。(後來)特別是聽我父親説, 除非是一個班,一起戰鬥的,否則都是不認識的。我覺得找到希望非常的小。

  記者:明明知道找不到幹嘛就做這件事?

  萬一找得到呢?還是要問心無愧,是吧?總得要去問一下。

  也許,時光太過久遠,齊奶奶真的忘記了她曾經有過這枚印章;也許真的有什麼人默默地刻下了她的名字帶去了戰場;又也許,真的還有另外一個“齊秀亭”。可能性或許有很多種,但我們確定的是,尋找永遠不會停止。

  在我們的採訪中,我們還遇到了很多像石京秀這樣幫助抗美援朝英烈尋找家人的志願者。尋找英雄,對我們來説是尊重英雄,銘記歷史,珍惜英雄用生命換來的和平生活。而對英烈的家人,尋找又有怎樣更深刻的意義呢?請繼續關注央視新聞聯合退役軍人事務部以及多家媒體共同發起的“尋找英雄”大型媒體行動——“幫英雄尋親,送英雄回家。”

編輯:空明
數字報
【尋找“齊秀亭”】尋找英雄 帶著一顆感恩的心
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崔霞 王世玉 李子國  2019-04-03

  

今年3月26日,退役軍人事務部聯合央視新聞以及多家媒體共同發起了“尋找英雄”大型媒體行動,通過在這些遺骸遺物中發現的24枚可以辨識的印章,來為這些英烈尋找親人。這其中,一枚刻有“齊秀亭”字樣的印章較早之前就為外界所知,一直以來都受到社會輿論的關注。“齊秀亭”究竟是何許人也?是否就在歸國英烈的行列中?他/她的家人又身在何處?

  在沈陽抗美援朝烈士陵園裏,記者找遍了這面刻著17萬多個烈士名字的英烈墻,卻始終沒有找到齊秀亭的名字。正當記者一籌莫展的時候,我們得到了一個意外的消息,“齊秀亭”在成都,而且還活著。這是真的麼?我們的另一組記者即刻趕往了成都。

  新聞鏈接>>【媒體行動:尋找英雄·尋找“齊秀亭”】你的名字 我的追尋

  為烈士尋親志願者 石京秀:我是志願軍後代石京秀,就是找齊秀亭的事情嘛,之前我已經給她寫過信,打過電話....

  與記者聯係的是常年熱衷為烈士尋親的志願者石京秀。她告訴記者,她們幾個志願者已經找了齊秀亭三年的時間了,近幾個月剛剛有了線索。

  為烈士尋親志願者 石京秀:去年我就到成都北郊剿匪的烈士墓,他們墓地管理人員就説60軍有個女同志,老同志每年都來掃墓。我説那你把她電話給我,就跟劉阿姨聯係上了,她就看看我以前的微信,她説齊秀亭我認識的啊!

  石京秀從這位劉阿姨口中得知,這位齊秀亭和她是60軍的戰友,曾在179師服役。而60軍的179師,確實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在38線韓國一側進行過戰鬥。這和印章發現的位置形成了一定的印證。

  為烈士尋親志願者 石京秀:每個部隊在什麼地方戰鬥,它是有記載的,就是説從發掘的地點來看,推測是60軍的烈士。齊秀亭又是60軍的,他們是不是有某種聯係?

  然而,劉阿姨接下來提供的消息,讓石京秀有些疑惑了:她認識的齊秀亭沒有去過朝鮮,也沒有犧牲,而且就住在成都市裏。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這位“齊秀亭”,把這枚印章給她看。

  石京秀:齊阿姨好。

  石京秀:您看看這枚章。

  齊秀亭:這個名字沒錯的,就是這三個字啊,我的名字,一個字都不錯的,這是在哪找到的?

  石京秀:在抗美援朝的烈士遺骸。

  齊秀亭:我沒去過朝鮮啊。

  石京秀:您沒去過朝鮮,有沒有可能是您刻的這個章,然後送給了去朝鮮的戰友?

  齊秀亭:我不記得了啊,沒有吧。

  雖然已經87歲高齡,但齊奶奶身體健康,思路清晰,她非常確定地告訴我們,這並不是她的印章。看來,這又是一次沒有結果的尋找。

  為烈士尋親志願者 石京秀:沒關係,如果不是您,我們今天來了也算是圓了一個願望。

  從希望到疑惑到失望,石京秀這些年為烈士的尋親歷程中,已經習以為常。而之所以一直堅持做這件事,石京秀説很大程度上因為自己的父親也是一位志願軍老兵。

  志願軍老兵 石敦豪 95歲:我是(19)51年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是60軍180師538團3連戰士石敦豪,(19)51年3月21號入朝。

  石京秀説,父親所在的部隊當年在戰場上曾陷入敵人的包圍,很多戰友來不及了解彼此的姓名,就倒在突圍的路上。

  為烈士尋親志願者 石京秀:在突圍的時候犧牲了很多的戰友,所以説我就很努力的去幫他們找。最先還覺得能找到。(後來)特別是聽我父親説, 除非是一個班,一起戰鬥的,否則都是不認識的。我覺得找到希望非常的小。

  記者:明明知道找不到幹嘛就做這件事?

  萬一找得到呢?還是要問心無愧,是吧?總得要去問一下。

  也許,時光太過久遠,齊奶奶真的忘記了她曾經有過這枚印章;也許真的有什麼人默默地刻下了她的名字帶去了戰場;又也許,真的還有另外一個“齊秀亭”。可能性或許有很多種,但我們確定的是,尋找永遠不會停止。

  在我們的採訪中,我們還遇到了很多像石京秀這樣幫助抗美援朝英烈尋找家人的志願者。尋找英雄,對我們來説是尊重英雄,銘記歷史,珍惜英雄用生命換來的和平生活。而對英烈的家人,尋找又有怎樣更深刻的意義呢?請繼續關注央視新聞聯合退役軍人事務部以及多家媒體共同發起的“尋找英雄”大型媒體行動——“幫英雄尋親,送英雄回家。”

編輯:空明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