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賢得李玉枝:英雄妻子亦是英雄,英雄精神傳承不息

來源:金羊網 作者:符暢 發表時間:2019-04-02 09:24

文/ 金羊網記者符暢

圖/ 周道先

初春某日,鮀城,天氣陰,但位于汕頭金平區海軍家屬院內的某個角落,滿園春色。這是“八六海戰”戰鬥英雄麥賢得和妻子李玉枝的家,庭院裏蔥蘢的花草,將他們對生活的熱愛展露無遺。

至今,距離那場驚心動魄的戰役已經過去了54年,但“鋼鐵戰士”麥賢得的名字和事跡,仍被人們口口傳頌,2017年7月28日,中央軍委授予麥賢得同志“八一勳章”。而他的妻子李玉枝,悉心照料患有嚴重後遺症的丈夫47年,幫助丈夫從一級傷殘恢復到能正常生活,創造了醫療護理史上的奇跡,先後被授予“全國道德模范”“中國好人”“戰鬥英雄好妻子”等榮譽稱號。他們一家還獲評第一屆全國文明家庭。

此次金羊網記者赴汕頭探望麥老和李阿姨,不僅希望傾聽他們近半個世紀相濡以沫的愛情故事,也期盼循著英雄足跡,從第三代“海上英雄艇”的官兵中,了解麥老精神是如何影響年輕人,並代代傳承的……

“我從小就是麥賢得的‘粉絲’”

採訪在兩位老人精心打理的小院子裏進行,“你説你説”,“哎呀,你説你説”,話題還沒打開,二人便嗔笑著互相謙讓,一言一行滿是愛意。最終,還是李玉枝從頭將故事娓娓道來。

時間要回溯到1965年8月6日,當天淩晨2時51分,“八六海戰”正式打響。戰鬥中,任611號護衛艇機電兵的麥賢得在搶修後左主機時,被彈片擊中右前額。在彈片插入頭部、腦漿溢出粘住睫毛的情況下,他仍堅持戰鬥3個小時,並成功排除故障,保證了機器正常運轉和艦艇安全。

戰鬥結束後,麥賢得因為彈片插入腦部,部分腦組織外露,嚴重傷害了腦神經,生命垂危,經過8個多小時的手術,才撿回一條命。但由于傷勢過重,麥賢得的語言表達能力和記憶力幾乎全部喪失,同時,右側肢體萎縮,並留下嚴重的外傷性癲癇,在最好的狀態下,智力也僅接近十五六歲的正常人。

“後來經過了四次腦手術,插在他腦顱中的彈片才被取出。現在他這裏還有兩塊有機玻璃,用來代替部分頭蓋骨。”説到這裏,李玉枝輕輕指了指一下麥老的前額。

在那個年代,戰鬥英雄是全國人民心中的“偶像”。“我從小就是麥賢得的‘粉絲’”,李玉枝説,年紀尚輕的她不會想到,她將會和自己的“偶像”發生一段持續至今的故事。

1971年,組織找到時任海豐縣公平人民公社婦聯黨員幹部的李玉枝,為麥賢得向她拋出繡球。因為醫學專家認為,如果有一位心地善良又有責任心的姑娘作為麥賢得的伴侶,創造溫馨的家庭生活、細致周到的護理,或許有助于他的康復。組織挑中了李玉枝。

“你政治前途好,事業也在發展,可要考慮清楚”,“這是一輩子的事,受苦受累都是你自己”……得知消息後,李玉枝身邊的同事們都勸她,她的母親也對女兒的未來充滿憂慮。唯一支持李玉枝的,是她的父親。

“父親告訴我,英雄也是人,也需要康復和有人照顧,我們家能有今天都是黨給的,我們也應該相信黨和政府。”李玉枝説,她也暗自思忖:如果誰都不願挑起這副重擔,他的健康豈不是越來越糟,今後的日子又怎能好過?我自己也要向他這種無私奉獻、勇于犧牲的精神學習,要努力給他一個完整的家。

就這樣,1972年6月1日,李玉枝和麥賢得在部隊裏結婚了,沒有紅雙喜,也沒有大紅花,儀式雖簡單,李玉枝心裏卻很清楚:這一攜手,將是一生。

“感謝我的家屬李玉枝”

新婚第一個月,缺少感情基礎,夫妻倆難免磕磕碰碰。而麥賢得的傷情幾經反復,他的情緒也因為傷病而變得喜怒無常,當語言無法溝通的時候,他忍不住揮起了拳頭,為此李玉枝沒少受“冤枉氣”。 

“剛開始我也很委屈,從小在家都沒受過打罵。但我也清楚,老麥經歷過殘酷的戰爭,這不是他本意,只是因為受傷了表達不出來。”她説。在她心中,老麥是特別的,所以也要給他特別的愛,她用常人難以想象的耐心和包容慢慢撫平著生活的坎坷,從無半分怨言。

一次深夜,麥賢得渾身抽搐,口吐白沫,眼睛睜得大大的,大小便也失禁流了滿床。這是癲癇病發作了。李玉枝猛地爬起來,來不及多思考,立即披上外衣出門尋求鄰居醫生的幫助。經過醫生的緊急治療,麥賢得才漸漸恢復了平靜。從此,每晚睡覺時,李玉枝都會用一根棉線繩,將自己的手腕和丈夫的手腕綁在一起,這樣,只要丈夫稍有動靜,她就能馬上醒來,為麥賢得及時護理。

老麥的病情也成為壓在李玉枝心頭的一塊大石。為了更好地照顧丈夫,她四處拜醫求教,買回了很多種醫學護理書籍,自學各種藥理和護理知識,把一本本醫藥書籍由新翻到舊,同時每天記錄丈夫的情緒和身體變化情況,儼然丈夫專屬的“家庭醫生”。

而在當時每月工資只有幾十元的艱苦條件下,為了給老麥更好的營養,李玉枝親手在屋子後面的空地開辟出一塊空地,種菜、養雞、養鴿、養兔,給老麥“加餐”的同時,也給他更多精神寄托,“因為老麥喜歡勞動,喜歡在泥土上蹲著”。老麥的情緒容易受刺激,寫字、畫畫需要靜下心,對他的狀態有幫助,李玉枝便陪著老麥去書店買書畫集,陪著他寫寫畫畫,鼓勵他練習得越來越好。

回首這些經歷,李玉枝感慨,“這輩子走過來,我在老麥身上看到了軍人的堅強毅力、對黨對人民的忠誠。他有高尚的品質,受到再大的委屈也從不埋怨,在外面看到不順眼的事,他也不會罵人,説過最難聽的話就是‘亂七八糟’;鄰居生病,會主動幫忙找藥,甚至自己掏錢……”她説,在老麥遭受別人誤解、最委屈的時候,她也選擇堅定地站在他身旁,“你還有家、有兒女,再苦再累我也會幫你撐住。”

李玉枝的付出,其實不求回報,麥賢得的一句“感謝我的家屬李玉枝”,就能讓她瞬間淚流滿面。但她的付出,麥賢得都看在眼裏、記在心上,不善言辭的他,每回去到商場,總不忘給妻子買些禮物。

而令李玉枝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老麥住院那次。因為突發休克,老麥在醫院一連住了5個多月。在李玉枝半步不離地貼心照料下,麥賢得漸漸康復了,但李玉枝卻病倒了,主動脈重度狹窄,必須手術。幾十年來從來沒有和妻子分開過,麥賢得像丟了魂似的,煩躁不安。術後,李玉枝一聽説老麥不肯吃藥和睡覺,立刻硬撐著未痊愈的病體去看他。看見李玉枝身穿病號服,麥賢得這才知道妻子生病了,從那以後,他吃了藥便主動到病房陪伴妻子。

為父子溝通搭起愛的橋梁

麥賢得和李玉枝育有一子一女。習慣了部隊生活的麥賢得,也時刻以軍人的作風要求孩子。“孩子寫字頭太低,他不同意;東西沒放整齊,他也要訓斥。所以孩子們小時候都對爸爸感到恐懼,就像老鼠見到貓一樣。”李玉枝説,“如何調和父子關係,也是我做母親的責任。”

于是,每次李玉枝下班回家,一進門先問孩子,看到爸爸了嗎,然後觀察老麥的動作神色,如果老麥心情好,那麼一家人開開心心吃飯;如果碰上老麥不開心,就讓孩子趕緊回宿舍。

“每次做了什麼好吃的,或者孩子需要買什麼東西,我都會做好、買好,讓老麥拿給孩子。之後我再跟孩子説,爸爸其實很愛護你們。由此來拉近他們的關係。”李玉枝説。

這麼多年,她早已習慣了自己的多重角色:既是父母的女兒,又是老麥的妻子,同時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針對記者提出的“如何處理三者關係”的問題,她説,父母養育子女不容易,做子女一定要孝順;作為妻子,對丈夫要理解和包容;對待子女,不能太過袒護,既要明理、堅持原則,也要互相尊重和包容。她和老麥最常對孩子説的話就是,“黨和人民給了我們這麼多,你們也要好好學習,報效祖國。”

麥老精神激勵著“海上英雄艇”前進

在任何時代,英雄都值得銘記。如今,因“八六海戰”小艇打大艦而聞名的“海上英雄艇”,已傳承至第三代;麥賢得堅強無畏的英雄氣概,也始終激勵著英雄艇官兵們奮發前行。

海軍東海艦隊某導彈快艇二中隊中隊長聶志龍對此深有感觸。剛畢業時,聶志龍在護衛艦執行任務,艦上居住環境十分艱苦,他便向領導提出換崗請求。“當時領導跟我講了麥老的故事,然後問我,這麼點困難就受不了,如果人人都這樣,誰來執行任務。”聶志龍的心深深震撼了,從此他對待工作再也沒有退縮過,並立志要到“海上英雄艇”上去,為海軍建設貢獻力量。

“海上英雄艇”槍帆兵童銳也向記者分享了他的親身經歷。在2017年一次艦炮對海射擊訓練中,因為海況不好,又受身體原因影響,童銳暈船了。而對他的考驗遠不止于此,第一聲炮響之後,他就感覺到炮聲和平時有明顯不同,由于實戰訓練有嚴格的時間限制,他當即請示艇長,由專業技術工進行處理。檢查後才發現,是炮彈發射設備的一根電纜出了問題,因為火炮後坐力強,把電纜和設備之間的卡扣震裂了,電纜來回晃動。“如果不將問題處理好,很可能面臨任務失敗。但當時船上並沒有電纜的配件,怎麼辦?”童銳説。艇長也表示,“實戰訓練的機會,練一次少一次,要是在真正的戰場上遇到這種問題,只能被敵人打。”

情況緊急,童銳靈機一動,用繩子把電纜接頭固定住。“這樣做的效果並不好,炮彈每打一次就會松動一次,一共打了三次。雖然沒有發揮我們的最好水平,但保證了任務的順利完成。”他説,“事後回憶起來,這不就和麥老在當年海戰時面臨的困境一樣麼。從此之後,我們出海前都力求把準備工作做到最好。去年全年的實戰射擊任務中,我們都是優秀。”

而李玉枝阿姨的事跡,也給廣大軍嫂們“上了一課。”聶志龍的妻子胡俊雲,就和麥老夫婦同住一個大院。“李阿姨是我們的鄰居,她的所作所為我們有目共睹。”她説,丈夫在部隊工作,照顧家庭的時間和精力都非常有限,這就需要家屬們為丈夫分擔。“感到很累的時候,想想李阿姨幾十年如一日地照顧老英雄,我就覺得什麼怨言都沒有了。心裏只有一個信念:照顧好自己的小家,讓丈夫安心在部隊,保衛國家。因為大家好了才有我們小家的幸福。”她説。

編輯:海輝
數字報
麥賢得李玉枝:英雄妻子亦是英雄,英雄精神傳承不息
金羊網  作者:符暢  2019-04-02

文/ 金羊網記者符暢

圖/ 周道先

初春某日,鮀城,天氣陰,但位于汕頭金平區海軍家屬院內的某個角落,滿園春色。這是“八六海戰”戰鬥英雄麥賢得和妻子李玉枝的家,庭院裏蔥蘢的花草,將他們對生活的熱愛展露無遺。

至今,距離那場驚心動魄的戰役已經過去了54年,但“鋼鐵戰士”麥賢得的名字和事跡,仍被人們口口傳頌,2017年7月28日,中央軍委授予麥賢得同志“八一勳章”。而他的妻子李玉枝,悉心照料患有嚴重後遺症的丈夫47年,幫助丈夫從一級傷殘恢復到能正常生活,創造了醫療護理史上的奇跡,先後被授予“全國道德模范”“中國好人”“戰鬥英雄好妻子”等榮譽稱號。他們一家還獲評第一屆全國文明家庭。

此次金羊網記者赴汕頭探望麥老和李阿姨,不僅希望傾聽他們近半個世紀相濡以沫的愛情故事,也期盼循著英雄足跡,從第三代“海上英雄艇”的官兵中,了解麥老精神是如何影響年輕人,並代代傳承的……

“我從小就是麥賢得的‘粉絲’”

採訪在兩位老人精心打理的小院子裏進行,“你説你説”,“哎呀,你説你説”,話題還沒打開,二人便嗔笑著互相謙讓,一言一行滿是愛意。最終,還是李玉枝從頭將故事娓娓道來。

時間要回溯到1965年8月6日,當天淩晨2時51分,“八六海戰”正式打響。戰鬥中,任611號護衛艇機電兵的麥賢得在搶修後左主機時,被彈片擊中右前額。在彈片插入頭部、腦漿溢出粘住睫毛的情況下,他仍堅持戰鬥3個小時,並成功排除故障,保證了機器正常運轉和艦艇安全。

戰鬥結束後,麥賢得因為彈片插入腦部,部分腦組織外露,嚴重傷害了腦神經,生命垂危,經過8個多小時的手術,才撿回一條命。但由于傷勢過重,麥賢得的語言表達能力和記憶力幾乎全部喪失,同時,右側肢體萎縮,並留下嚴重的外傷性癲癇,在最好的狀態下,智力也僅接近十五六歲的正常人。

“後來經過了四次腦手術,插在他腦顱中的彈片才被取出。現在他這裏還有兩塊有機玻璃,用來代替部分頭蓋骨。”説到這裏,李玉枝輕輕指了指一下麥老的前額。

在那個年代,戰鬥英雄是全國人民心中的“偶像”。“我從小就是麥賢得的‘粉絲’”,李玉枝説,年紀尚輕的她不會想到,她將會和自己的“偶像”發生一段持續至今的故事。

1971年,組織找到時任海豐縣公平人民公社婦聯黨員幹部的李玉枝,為麥賢得向她拋出繡球。因為醫學專家認為,如果有一位心地善良又有責任心的姑娘作為麥賢得的伴侶,創造溫馨的家庭生活、細致周到的護理,或許有助于他的康復。組織挑中了李玉枝。

“你政治前途好,事業也在發展,可要考慮清楚”,“這是一輩子的事,受苦受累都是你自己”……得知消息後,李玉枝身邊的同事們都勸她,她的母親也對女兒的未來充滿憂慮。唯一支持李玉枝的,是她的父親。

“父親告訴我,英雄也是人,也需要康復和有人照顧,我們家能有今天都是黨給的,我們也應該相信黨和政府。”李玉枝説,她也暗自思忖:如果誰都不願挑起這副重擔,他的健康豈不是越來越糟,今後的日子又怎能好過?我自己也要向他這種無私奉獻、勇于犧牲的精神學習,要努力給他一個完整的家。

就這樣,1972年6月1日,李玉枝和麥賢得在部隊裏結婚了,沒有紅雙喜,也沒有大紅花,儀式雖簡單,李玉枝心裏卻很清楚:這一攜手,將是一生。

“感謝我的家屬李玉枝”

新婚第一個月,缺少感情基礎,夫妻倆難免磕磕碰碰。而麥賢得的傷情幾經反復,他的情緒也因為傷病而變得喜怒無常,當語言無法溝通的時候,他忍不住揮起了拳頭,為此李玉枝沒少受“冤枉氣”。 

“剛開始我也很委屈,從小在家都沒受過打罵。但我也清楚,老麥經歷過殘酷的戰爭,這不是他本意,只是因為受傷了表達不出來。”她説。在她心中,老麥是特別的,所以也要給他特別的愛,她用常人難以想象的耐心和包容慢慢撫平著生活的坎坷,從無半分怨言。

一次深夜,麥賢得渾身抽搐,口吐白沫,眼睛睜得大大的,大小便也失禁流了滿床。這是癲癇病發作了。李玉枝猛地爬起來,來不及多思考,立即披上外衣出門尋求鄰居醫生的幫助。經過醫生的緊急治療,麥賢得才漸漸恢復了平靜。從此,每晚睡覺時,李玉枝都會用一根棉線繩,將自己的手腕和丈夫的手腕綁在一起,這樣,只要丈夫稍有動靜,她就能馬上醒來,為麥賢得及時護理。

老麥的病情也成為壓在李玉枝心頭的一塊大石。為了更好地照顧丈夫,她四處拜醫求教,買回了很多種醫學護理書籍,自學各種藥理和護理知識,把一本本醫藥書籍由新翻到舊,同時每天記錄丈夫的情緒和身體變化情況,儼然丈夫專屬的“家庭醫生”。

而在當時每月工資只有幾十元的艱苦條件下,為了給老麥更好的營養,李玉枝親手在屋子後面的空地開辟出一塊空地,種菜、養雞、養鴿、養兔,給老麥“加餐”的同時,也給他更多精神寄托,“因為老麥喜歡勞動,喜歡在泥土上蹲著”。老麥的情緒容易受刺激,寫字、畫畫需要靜下心,對他的狀態有幫助,李玉枝便陪著老麥去書店買書畫集,陪著他寫寫畫畫,鼓勵他練習得越來越好。

回首這些經歷,李玉枝感慨,“這輩子走過來,我在老麥身上看到了軍人的堅強毅力、對黨對人民的忠誠。他有高尚的品質,受到再大的委屈也從不埋怨,在外面看到不順眼的事,他也不會罵人,説過最難聽的話就是‘亂七八糟’;鄰居生病,會主動幫忙找藥,甚至自己掏錢……”她説,在老麥遭受別人誤解、最委屈的時候,她也選擇堅定地站在他身旁,“你還有家、有兒女,再苦再累我也會幫你撐住。”

李玉枝的付出,其實不求回報,麥賢得的一句“感謝我的家屬李玉枝”,就能讓她瞬間淚流滿面。但她的付出,麥賢得都看在眼裏、記在心上,不善言辭的他,每回去到商場,總不忘給妻子買些禮物。

而令李玉枝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老麥住院那次。因為突發休克,老麥在醫院一連住了5個多月。在李玉枝半步不離地貼心照料下,麥賢得漸漸康復了,但李玉枝卻病倒了,主動脈重度狹窄,必須手術。幾十年來從來沒有和妻子分開過,麥賢得像丟了魂似的,煩躁不安。術後,李玉枝一聽説老麥不肯吃藥和睡覺,立刻硬撐著未痊愈的病體去看他。看見李玉枝身穿病號服,麥賢得這才知道妻子生病了,從那以後,他吃了藥便主動到病房陪伴妻子。

為父子溝通搭起愛的橋梁

麥賢得和李玉枝育有一子一女。習慣了部隊生活的麥賢得,也時刻以軍人的作風要求孩子。“孩子寫字頭太低,他不同意;東西沒放整齊,他也要訓斥。所以孩子們小時候都對爸爸感到恐懼,就像老鼠見到貓一樣。”李玉枝説,“如何調和父子關係,也是我做母親的責任。”

于是,每次李玉枝下班回家,一進門先問孩子,看到爸爸了嗎,然後觀察老麥的動作神色,如果老麥心情好,那麼一家人開開心心吃飯;如果碰上老麥不開心,就讓孩子趕緊回宿舍。

“每次做了什麼好吃的,或者孩子需要買什麼東西,我都會做好、買好,讓老麥拿給孩子。之後我再跟孩子説,爸爸其實很愛護你們。由此來拉近他們的關係。”李玉枝説。

這麼多年,她早已習慣了自己的多重角色:既是父母的女兒,又是老麥的妻子,同時還是兩個孩子的母親。針對記者提出的“如何處理三者關係”的問題,她説,父母養育子女不容易,做子女一定要孝順;作為妻子,對丈夫要理解和包容;對待子女,不能太過袒護,既要明理、堅持原則,也要互相尊重和包容。她和老麥最常對孩子説的話就是,“黨和人民給了我們這麼多,你們也要好好學習,報效祖國。”

麥老精神激勵著“海上英雄艇”前進

在任何時代,英雄都值得銘記。如今,因“八六海戰”小艇打大艦而聞名的“海上英雄艇”,已傳承至第三代;麥賢得堅強無畏的英雄氣概,也始終激勵著英雄艇官兵們奮發前行。

海軍東海艦隊某導彈快艇二中隊中隊長聶志龍對此深有感觸。剛畢業時,聶志龍在護衛艦執行任務,艦上居住環境十分艱苦,他便向領導提出換崗請求。“當時領導跟我講了麥老的故事,然後問我,這麼點困難就受不了,如果人人都這樣,誰來執行任務。”聶志龍的心深深震撼了,從此他對待工作再也沒有退縮過,並立志要到“海上英雄艇”上去,為海軍建設貢獻力量。

“海上英雄艇”槍帆兵童銳也向記者分享了他的親身經歷。在2017年一次艦炮對海射擊訓練中,因為海況不好,又受身體原因影響,童銳暈船了。而對他的考驗遠不止于此,第一聲炮響之後,他就感覺到炮聲和平時有明顯不同,由于實戰訓練有嚴格的時間限制,他當即請示艇長,由專業技術工進行處理。檢查後才發現,是炮彈發射設備的一根電纜出了問題,因為火炮後坐力強,把電纜和設備之間的卡扣震裂了,電纜來回晃動。“如果不將問題處理好,很可能面臨任務失敗。但當時船上並沒有電纜的配件,怎麼辦?”童銳説。艇長也表示,“實戰訓練的機會,練一次少一次,要是在真正的戰場上遇到這種問題,只能被敵人打。”

情況緊急,童銳靈機一動,用繩子把電纜接頭固定住。“這樣做的效果並不好,炮彈每打一次就會松動一次,一共打了三次。雖然沒有發揮我們的最好水平,但保證了任務的順利完成。”他説,“事後回憶起來,這不就和麥老在當年海戰時面臨的困境一樣麼。從此之後,我們出海前都力求把準備工作做到最好。去年全年的實戰射擊任務中,我們都是優秀。”

而李玉枝阿姨的事跡,也給廣大軍嫂們“上了一課。”聶志龍的妻子胡俊雲,就和麥老夫婦同住一個大院。“李阿姨是我們的鄰居,她的所作所為我們有目共睹。”她説,丈夫在部隊工作,照顧家庭的時間和精力都非常有限,這就需要家屬們為丈夫分擔。“感到很累的時候,想想李阿姨幾十年如一日地照顧老英雄,我就覺得什麼怨言都沒有了。心裏只有一個信念:照顧好自己的小家,讓丈夫安心在部隊,保衛國家。因為大家好了才有我們小家的幸福。”她説。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