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新聞】50年前醫生冒險搶救産婦 50年後當年嬰兒已成祖父

來源: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發表時間:2019-04-01 08:57

謝金魁教授向金羊網記者講述當年故事

金羊網 記者豐西西

50年前,在衡陽常寧縣一個小煤礦醫務室裏,年輕醫生謝金魁冒險為孕婦龍仕桂做了緊急剖腹産手術,在不到一米寬的辦公桌上,嬰兒譚祖國平安降生;50年後,50歲的譚祖國已當上祖父;他的母親龍仕桂已年過古稀,身體依然硬朗;當年救他們母子的謝金魁醫生已到耄耋之年,是南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退休教授、主任醫師,是我國著名呼吸科專家。

3月24日,一次偶然的機會讓三人再次相見,時隔半世紀的重逢讓謝金魁教授感慨萬分,龍仕桂只是他從醫生涯中一位普通病人,可在當時無比簡陋的條件下,剖腹取胎成功,確算是個創舉!在接受金羊網記者專訪時,謝金魁説:“我從醫近60年,與病人患難與共60年,深刻體會到,醫生要掌握醫療知識和診療技術,更要有全心全意救死扶傷的醫德”因為作為醫生的責任感,因為患者給予的充分信任,在根本不具備手術條件的情況下,讓當時年輕的他,最終拿起了手術刀。


謝金魁的先進事跡被載入《廣東抗非群英譜》 受訪者供圖

簡陋醫務室裏要做剖腹産?

1968年5月21日,從湘雅醫學院畢業的謝金魁被分配到湖南衡陽常寧縣柏坊煤礦當醫生。説是當醫生,可條件實在簡陋:幾間只有10平方米的房間就是診室和藥房。平時醫務室以處理礦工們的皮外傷為主,器械和藥物都非常匱乏:除了幾把用于創口縫合的止血鉗外,唯一像樣的器材就是一口破舊的手提高壓消毒鍋。

可就是在這樣簡陋的條件下,謝金魁兢兢業業地照顧好每一位來就診的患者。久而久之,煤礦醫務室裏有個好醫生的消息被越來越多人知曉,附近的村民也愛來這個醫務室裏看病。

1969年9月20日中午時分,醫務室裏突然來了一群附近的村民,他們急匆匆地把手裏的擔架往醫務室地上一放:“謝醫生,快救救她,她要痛死了”!這時謝金魁才發現,擔架上躺著一個痛苦呻吟的孕婦,看上去快要臨盆。在村民們焦急而混亂的介紹中,謝金魁才理清了一個大概:這名叫龍仕桂的孕婦,此前懷過2次孕,都因為骨盆狹窄,去了縣醫院,最後都沒保住胎兒。這一次又要生了,龍仕桂説什麼也不肯去縣醫院生,家裏人沒辦法,只好把她抬到煤礦醫務室來。

“當時我很緊張,連縣醫院都失敗了兩次,我這裏條件這麼簡陋,怎麼能接?”時隔50年,謝金魁依然清晰記得當時的情形,“我看著孕婦的臉色越來越不好,擔心出事,立即通知礦山救護車,免費把她送到縣醫院去”。這時候,已經痛得説不出話來的龍仕桂拼命搖頭,她扯著嗓子對謝金魁説:我死也不走了,就要你幫我把孩子取出來!”

受訪者供圖

“就算救不了,你盡了力,不怪你!”

就在謝金魁十分為難時,煤礦領導、孕婦所在的人民公社生産隊長以及孕婦家屬都過來了,他們都對謝金魁説:“謝醫生,救吧!救活了,是你一份奉獻,就算救不了,你盡了力,不怪你!”

時近黃昏,孕婦宮縮更劇,胎心越來越微弱,看著在死亡線上掙扎、痛苦的孕婦,看著言辭懇切的眾人,年輕醫生謝金魁艱難地點了點頭。“救死扶傷是醫生的神聖天職,我是湘雅畢業的醫生,怎能眼睜睜地看著兩條生命在自己眼前含恨而去?”80歲高齡的謝金魁教授、回憶起當時的情形,依然有些激動,“道義感和患者給予的信任,讓我最終拿起了手術刀!” 

當然,讓謝金魁最終拿起手術刀的,絕不僅僅只是情感的激動。謝金魁是湘雅醫學院60級的學生,在我國醫學院校中,素有“北協和,南湘雅”之稱,當時湘雅醫學院以教學質量、醫療質量聞名中外。為了彌補1960年下放防治全國性水腫病影響的學習進度,謝金魁這一屆學生延長學制一年才畢業,他們求知若渴,每一天都廢寢忘食地讀書。加上學校特別重視教學與臨床相結合,外科、婦産科等常見病、多發病的手術,都需要學生們上臺觀摩參與,並接受嚴格的考核方可過關。謝金魁曾在婦産科畢業實習時,當過剖腹産手術的第一助手。“當時學校實施淘汰制,只要有一科不達標就得六留級。“我們60級724名學生入學,最終拿到畢業證書的不到500人。”謝金魁説。正是因為在湘雅的磨礪,在面對這個病例時,他還是有底氣的。

可難就難在條件實在太簡陋了。當時醫務室就謝金魁一個人醫生,人手不夠,他把腰椎骨折術後還穿著石膏背心在家療傷的愛人黃華君醫生,撐扶起來,坐靠在藤椅上作手術助手,煤礦礦長自告奮勇穿上無菌衣當起了護士;沒有手術床,就把兩張診桌頭對頭拼起來;沒有吸羊水和血水的吸引器,謝金魁就請母親當場做了幾塊大棉墊,以備開腹時,填塞腹壁與宮體間的空隙,防止羊水污染腹腔。

深夜兩點,謝金魁在産婦腹壁正中線作好了局麻,剪開了宮體,迅速掏出已經青紫窒息的胎兒,順勢徒手剝離了胎盤並經陰道送出。

胎兒被送到黃華君醫生手中,她迅速接過全身紫紺的男嬰,用口吸出了羊水,並進行口對口人工呼吸,大約5分鐘後,胎兒皮膚轉紅,發出了“哇哇”的哭聲,守候在醫務室外的親屬、工人、農民們不約而同地歡呼了起來!謝金魁忍著熱淚仔細分層縫合了子宮和腹壁,終于闖過了這一難關!


受訪者供圖


當年男嬰已當祖父 兒孫滿堂

“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做完手術以後,我越回想越後怕,一度還緊張地發抖。”謝金魁説,龍仕桂在醫務室“住院”一個星期後,拆線了才回家,沒有收她一分錢費用。

不久後,謝金魁被調回衡陽醫學院(現南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工作,之後再也沒有見過龍仕桂母子,直到2019年3月,一次偶然的機會讓他得到了龍仕桂現在的地址,80歲的謝金魁被常寧市廣播電視臺記者接到了她家,時隔半世紀的重逢讓雙方都非常激動,母子倆見到救命恩人時,都熱淚盈眶、親熱擁抱。當年的嬰兒譚祖國已經50歲了,家人為他取名為“祖國”是希望他能時刻感謝祖國,感激祖國的好醫生。如今譚祖國已做了祖父,兒子大學本科畢業後考上了國家公職人員崗位。73歲的龍仕桂做了曾祖母。

看著這一家兒孫滿堂的幸福景象,謝教授十分感動和欣慰。他説:“我從醫近60年,與病人患難與共60年。深刻體會到:一個醫生要掌握醫學知識和診療技術,更要擁有全心全意救死扶傷的醫德,只有這樣,才會在救治病人時敢冒風險,讓更多的生命得到救治,並彰顯醫生的職業價值!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暖新聞】50年前醫生冒險搶救産婦 50年後當年嬰兒已成祖父
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2019-04-01

謝金魁教授向金羊網記者講述當年故事

金羊網 記者豐西西

50年前,在衡陽常寧縣一個小煤礦醫務室裏,年輕醫生謝金魁冒險為孕婦龍仕桂做了緊急剖腹産手術,在不到一米寬的辦公桌上,嬰兒譚祖國平安降生;50年後,50歲的譚祖國已當上祖父;他的母親龍仕桂已年過古稀,身體依然硬朗;當年救他們母子的謝金魁醫生已到耄耋之年,是南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退休教授、主任醫師,是我國著名呼吸科專家。

3月24日,一次偶然的機會讓三人再次相見,時隔半世紀的重逢讓謝金魁教授感慨萬分,龍仕桂只是他從醫生涯中一位普通病人,可在當時無比簡陋的條件下,剖腹取胎成功,確算是個創舉!在接受金羊網記者專訪時,謝金魁説:“我從醫近60年,與病人患難與共60年,深刻體會到,醫生要掌握醫療知識和診療技術,更要有全心全意救死扶傷的醫德”因為作為醫生的責任感,因為患者給予的充分信任,在根本不具備手術條件的情況下,讓當時年輕的他,最終拿起了手術刀。


謝金魁的先進事跡被載入《廣東抗非群英譜》 受訪者供圖

簡陋醫務室裏要做剖腹産?

1968年5月21日,從湘雅醫學院畢業的謝金魁被分配到湖南衡陽常寧縣柏坊煤礦當醫生。説是當醫生,可條件實在簡陋:幾間只有10平方米的房間就是診室和藥房。平時醫務室以處理礦工們的皮外傷為主,器械和藥物都非常匱乏:除了幾把用于創口縫合的止血鉗外,唯一像樣的器材就是一口破舊的手提高壓消毒鍋。

可就是在這樣簡陋的條件下,謝金魁兢兢業業地照顧好每一位來就診的患者。久而久之,煤礦醫務室裏有個好醫生的消息被越來越多人知曉,附近的村民也愛來這個醫務室裏看病。

1969年9月20日中午時分,醫務室裏突然來了一群附近的村民,他們急匆匆地把手裏的擔架往醫務室地上一放:“謝醫生,快救救她,她要痛死了”!這時謝金魁才發現,擔架上躺著一個痛苦呻吟的孕婦,看上去快要臨盆。在村民們焦急而混亂的介紹中,謝金魁才理清了一個大概:這名叫龍仕桂的孕婦,此前懷過2次孕,都因為骨盆狹窄,去了縣醫院,最後都沒保住胎兒。這一次又要生了,龍仕桂説什麼也不肯去縣醫院生,家裏人沒辦法,只好把她抬到煤礦醫務室來。

“當時我很緊張,連縣醫院都失敗了兩次,我這裏條件這麼簡陋,怎麼能接?”時隔50年,謝金魁依然清晰記得當時的情形,“我看著孕婦的臉色越來越不好,擔心出事,立即通知礦山救護車,免費把她送到縣醫院去”。這時候,已經痛得説不出話來的龍仕桂拼命搖頭,她扯著嗓子對謝金魁説:我死也不走了,就要你幫我把孩子取出來!”

受訪者供圖

“就算救不了,你盡了力,不怪你!”

就在謝金魁十分為難時,煤礦領導、孕婦所在的人民公社生産隊長以及孕婦家屬都過來了,他們都對謝金魁説:“謝醫生,救吧!救活了,是你一份奉獻,就算救不了,你盡了力,不怪你!”

時近黃昏,孕婦宮縮更劇,胎心越來越微弱,看著在死亡線上掙扎、痛苦的孕婦,看著言辭懇切的眾人,年輕醫生謝金魁艱難地點了點頭。“救死扶傷是醫生的神聖天職,我是湘雅畢業的醫生,怎能眼睜睜地看著兩條生命在自己眼前含恨而去?”80歲高齡的謝金魁教授、回憶起當時的情形,依然有些激動,“道義感和患者給予的信任,讓我最終拿起了手術刀!” 

當然,讓謝金魁最終拿起手術刀的,絕不僅僅只是情感的激動。謝金魁是湘雅醫學院60級的學生,在我國醫學院校中,素有“北協和,南湘雅”之稱,當時湘雅醫學院以教學質量、醫療質量聞名中外。為了彌補1960年下放防治全國性水腫病影響的學習進度,謝金魁這一屆學生延長學制一年才畢業,他們求知若渴,每一天都廢寢忘食地讀書。加上學校特別重視教學與臨床相結合,外科、婦産科等常見病、多發病的手術,都需要學生們上臺觀摩參與,並接受嚴格的考核方可過關。謝金魁曾在婦産科畢業實習時,當過剖腹産手術的第一助手。“當時學校實施淘汰制,只要有一科不達標就得六留級。“我們60級724名學生入學,最終拿到畢業證書的不到500人。”謝金魁説。正是因為在湘雅的磨礪,在面對這個病例時,他還是有底氣的。

可難就難在條件實在太簡陋了。當時醫務室就謝金魁一個人醫生,人手不夠,他把腰椎骨折術後還穿著石膏背心在家療傷的愛人黃華君醫生,撐扶起來,坐靠在藤椅上作手術助手,煤礦礦長自告奮勇穿上無菌衣當起了護士;沒有手術床,就把兩張診桌頭對頭拼起來;沒有吸羊水和血水的吸引器,謝金魁就請母親當場做了幾塊大棉墊,以備開腹時,填塞腹壁與宮體間的空隙,防止羊水污染腹腔。

深夜兩點,謝金魁在産婦腹壁正中線作好了局麻,剪開了宮體,迅速掏出已經青紫窒息的胎兒,順勢徒手剝離了胎盤並經陰道送出。

胎兒被送到黃華君醫生手中,她迅速接過全身紫紺的男嬰,用口吸出了羊水,並進行口對口人工呼吸,大約5分鐘後,胎兒皮膚轉紅,發出了“哇哇”的哭聲,守候在醫務室外的親屬、工人、農民們不約而同地歡呼了起來!謝金魁忍著熱淚仔細分層縫合了子宮和腹壁,終于闖過了這一難關!


受訪者供圖


當年男嬰已當祖父 兒孫滿堂

“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做完手術以後,我越回想越後怕,一度還緊張地發抖。”謝金魁説,龍仕桂在醫務室“住院”一個星期後,拆線了才回家,沒有收她一分錢費用。

不久後,謝金魁被調回衡陽醫學院(現南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工作,之後再也沒有見過龍仕桂母子,直到2019年3月,一次偶然的機會讓他得到了龍仕桂現在的地址,80歲的謝金魁被常寧市廣播電視臺記者接到了她家,時隔半世紀的重逢讓雙方都非常激動,母子倆見到救命恩人時,都熱淚盈眶、親熱擁抱。當年的嬰兒譚祖國已經50歲了,家人為他取名為“祖國”是希望他能時刻感謝祖國,感激祖國的好醫生。如今譚祖國已做了祖父,兒子大學本科畢業後考上了國家公職人員崗位。73歲的龍仕桂做了曾祖母。

看著這一家兒孫滿堂的幸福景象,謝教授十分感動和欣慰。他説:“我從醫近60年,與病人患難與共60年。深刻體會到:一個醫生要掌握醫學知識和診療技術,更要擁有全心全意救死扶傷的醫德,只有這樣,才會在救治病人時敢冒風險,讓更多的生命得到救治,並彰顯醫生的職業價值!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