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生活美容亂象 花兩萬多元做眼部美容結果整出兩道疤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3-18 08:41

■店員用冷凝膠和純露混合制作出“精華液”。    新快報記者 彭程/攝

■李女士術後的眉下留下了兩道數厘米長的疤痕。受訪者供圖

■新來的學徒經過老師“指點”後獨立操作儀器為顧客美容。新快報記者 彭程/攝

  獨家調查

  起底生活美容亂象(一)

新快報記者“臥底”發現涉事美容院涉嫌非法行醫

近年來,隨著物質生活和消費水平的提高,越來越多愛美人士喜歡通過美容整形來提升自己的“顏值”。這不僅讓各大醫院和整形機構刮起了一陣“微整形風”,甚至很多路邊的美容美發店也想借機分一杯羹,悄悄推出了注射水光針、瘦臉針、激光脫毛祛斑等項目。然而,當中很多裝修豪華、看似“高大上”的生活美容機構,實際上並不具備開展醫療美容項目的資質和條件。

在今年3·15消費者權益保護日前夕,新快報接到廣州市一名白領李女士(化姓)的求助,稱自己在廣州越秀區一家生活美容機構前前後後花了20多萬元,最後竟在臉上留下了兩道永久的疤痕。新快報記者通過調查發現,這家美容機構的經營行為已涉嫌非法行醫,而且店內所使用的産品、器械也存在諸多貓膩。

投訴

沒介紹也沒有知情書 一躺下就打麻藥動刀子

李女士告訴新快報記者,從2013年起,她就一直在廣州佩詩美肌美容做皮膚護理。“發現問題是在2017年,美容店裏的工作人員向我推薦了眼部的項目。”李女士回憶稱,當時美容院的工作人員向她推銷了整整一個月,幾乎是每天一個電話。經過工組人員一番遊説,她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同意了。當時的李女士怎麼也想不到,正因為這一“試”,讓自己臉上多出了兩道深深的疤痕。

“很長一段時間我是扛著四條‘眉毛’見人,真的是美容做成毀容。”李女士説,當時該美容院推銷的是一個眼綜合手術,包括雙眼皮、提眉、臥蠶、開眼角等,“他們就説讓我購買眼綜合項目,美容院是作為一個中介,帶我去天河一個專業機構做一個提眉手術,價格是25000元。”付款後,李女士便去到了該美容院所説的天河店內,然而在去到之後,店員又以醫生走錯門店的理由,讓李女士回到位于越秀區中山三路的“佩詩美肌美容”店。

李女士表示自己當時也有質疑過該店裏有沒有做相關手術的資質,但對方卻稱二樓設有一個專門做這種手術的“無菌場所”。但當她準備上二樓時,又被告知“二樓已被其他客人預訂了”為由,改為將她安排在一樓的一個“消過毒”的房間裏進行手術。

作為已經光顧了幾年的老顧客,李女士心裏對該店還是有一定的信任度,因此也就沒有太多懷疑。沒想到,手術的過程卻狀況百出。

“進去以後,沒有做介紹,沒有簽手術知情書,也沒有風險提示或者説一下注意事項,一躺下馬上打麻藥,馬上劃開刀口。”整個手術的過程,李女士表示自己至今仍歷歷在目。“到了縫合時,醫生説自己很累,就叫護士來做,過了一會兒又説‘我來吧’,後來又説縫合用的線不夠了,所以一邊眼睛用的是七號線,另一邊卻是五號線,兩邊的線都不一樣的。”李女士説,當時自己躺在床上,心情十分忐忑,“直到手術做完後對著鏡子一看,心都涼了。”記者看到,雖然已經時隔一年多,但李女士如今兩條眉毛附近仍各有一道3厘米左右長的疤痕。

此外,李女士表示自己清楚記得,該店內還有其它的醫療美容項目及器材,“包括超聲刀、水光針、微針、激光脫毛、熱拉提和皮秒等機器店裏都有,只不過他們把所有涉及激光、針劑的器材都搬到了二樓三樓。”李女士稱,由于樓上和一樓並不是由同一個人租下,上去又另外需要鑰匙開門,“執法人員即便去到店裏,只要店員撇清和樓上的關係,那就什麼也查不到。”

調查

未提供任何證件成功應聘 做臉和做眼的“精華液”相同

記者根據在國家企業信息信用公示係統上查詢到的信息顯示,位于越秀區中山三路的佩詩美肌美容全名為廣州市越秀區魅奇美容院,是一家生活美容機構,並不具備醫療美容的資質,但根據衛生部《醫療美容項目分級管理目錄》和《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李女士所做的“眉提升術”屬于醫療美容范疇的一級美容外科項目。

針對此事,記者于3月5日來到涉事的這家“魅奇美容院”採訪,該店的工作人員以“店長不在”為由,未對此事作出回應。為了核實李女士所反映的情況,記者此前“臥底”應聘了該店的美容師學徒一職。

在未提供任何有效身份證件的情況下,經過簡單的面試後,記者就成功應聘成為美容師助理。入職後,店內的多名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二樓和三樓和魅奇美容院同屬一家公司。而記者隨後也在二樓看到了用來做小氣泡、水光針、超聲刀、皮秒等項目的各類醫療美容器械。

此外,就在記者入職當天,一名同樣是新手的美容師學徒,已經在店長的口頭培訓下,開始獨自使用一臺儀器為客人做了面部護理。

在美容院上班的過程中,記者在值班室的貨架上注意到有一些黃色和粉色的袋裝液體,有員工一邊將這些黃色液體混入冷凝膠中。據其介紹,冷凝膠是平時客人脫毛時涂抹在身體上的,而黃色液體則是洋甘菊純露,配在一起就變成了“精華”。

隨後,有多名員工向記者透露,他們為不同的客人做不同的面部護膚項目,所使用的“精華液”其實都是同一種。有一名美容師還特別囑咐記者,“精華”的盛放方式也有特殊要求,“如果是做臉和做眼,不能讓客人知道是同一種‘精華’,要分開裝。”

記者隨後在網上查詢發現,同款凝膠在網上的報價為19元2.5升,洋甘菊純露的報價為22元1升,如果每桶凝膠加兩袋純露進行配制,那麼得到的4.5升“精華”的成本價約為63元,假設每位客人每次使用100毫升的“精華”,人均成本僅為1.4元。

那麼使用這樣的“精華”做的美容項目,在消費者身上又是如何收費的呢?據李女士稱,該店完全沒有價目表,由美容顧問報價,同一項目、不同客戶收到的報價並不相同。“像用補水精華做肌底修復,我做一次是1200元左右,有的客戶則説是600多元。”

評點

生活美容機構做“提眉手術” 涉嫌非法行醫

針對此事,新快報記者日前採訪了曾在省級三甲醫院工作多年,後辭職從事律師職業的廣東保典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廖建勳律師。

廖建勳表示,如果涉事的美容院只是一個生活美容機構,沒有取得醫療機構許可證,卻從事諸如“提眉手術”及其它涉及激光類的醫療美容項目,那麼這就涉嫌存在非法行醫的行為,相關職能部門可以對這類的生活美容機構取締,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罰款。

據廖律師介紹,生活美容一般是運用化粧品、保健品和非醫療器械等手段,對人體所進行的皮膚護理、按摩等美容護理,而醫療美容大多是運用手術、藥物、醫療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創傷性或者侵入性的醫學技術方法。“消費者如果要做醫療美容的項目,一定要先看它有沒有懸挂《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以及醫師是否具有《醫師執業證書》等相關醫學美容資質。”廖律師提醒消費者,在選擇生活美容和醫療美容機構時,一定要仔細查看機構的相關資質,一但發現有違規行為要立即向相關部門舉報,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重要提醒

一些成本低廉的“精華”用在人體身上會造成什麼危害?記者在暗訪中發現的醫療美容器械又存在哪些貓膩?明天,新快報將為你揭開更多生活美容行業亂象,敬請繼續關注。

編輯:海輝
數字報
起底生活美容亂象 花兩萬多元做眼部美容結果整出兩道疤
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2019-03-18

■店員用冷凝膠和純露混合制作出“精華液”。    新快報記者 彭程/攝

■李女士術後的眉下留下了兩道數厘米長的疤痕。受訪者供圖

■新來的學徒經過老師“指點”後獨立操作儀器為顧客美容。新快報記者 彭程/攝

  獨家調查

  起底生活美容亂象(一)

新快報記者“臥底”發現涉事美容院涉嫌非法行醫

近年來,隨著物質生活和消費水平的提高,越來越多愛美人士喜歡通過美容整形來提升自己的“顏值”。這不僅讓各大醫院和整形機構刮起了一陣“微整形風”,甚至很多路邊的美容美發店也想借機分一杯羹,悄悄推出了注射水光針、瘦臉針、激光脫毛祛斑等項目。然而,當中很多裝修豪華、看似“高大上”的生活美容機構,實際上並不具備開展醫療美容項目的資質和條件。

在今年3·15消費者權益保護日前夕,新快報接到廣州市一名白領李女士(化姓)的求助,稱自己在廣州越秀區一家生活美容機構前前後後花了20多萬元,最後竟在臉上留下了兩道永久的疤痕。新快報記者通過調查發現,這家美容機構的經營行為已涉嫌非法行醫,而且店內所使用的産品、器械也存在諸多貓膩。

投訴

沒介紹也沒有知情書 一躺下就打麻藥動刀子

李女士告訴新快報記者,從2013年起,她就一直在廣州佩詩美肌美容做皮膚護理。“發現問題是在2017年,美容店裏的工作人員向我推薦了眼部的項目。”李女士回憶稱,當時美容院的工作人員向她推銷了整整一個月,幾乎是每天一個電話。經過工組人員一番遊説,她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同意了。當時的李女士怎麼也想不到,正因為這一“試”,讓自己臉上多出了兩道深深的疤痕。

“很長一段時間我是扛著四條‘眉毛’見人,真的是美容做成毀容。”李女士説,當時該美容院推銷的是一個眼綜合手術,包括雙眼皮、提眉、臥蠶、開眼角等,“他們就説讓我購買眼綜合項目,美容院是作為一個中介,帶我去天河一個專業機構做一個提眉手術,價格是25000元。”付款後,李女士便去到了該美容院所説的天河店內,然而在去到之後,店員又以醫生走錯門店的理由,讓李女士回到位于越秀區中山三路的“佩詩美肌美容”店。

李女士表示自己當時也有質疑過該店裏有沒有做相關手術的資質,但對方卻稱二樓設有一個專門做這種手術的“無菌場所”。但當她準備上二樓時,又被告知“二樓已被其他客人預訂了”為由,改為將她安排在一樓的一個“消過毒”的房間裏進行手術。

作為已經光顧了幾年的老顧客,李女士心裏對該店還是有一定的信任度,因此也就沒有太多懷疑。沒想到,手術的過程卻狀況百出。

“進去以後,沒有做介紹,沒有簽手術知情書,也沒有風險提示或者説一下注意事項,一躺下馬上打麻藥,馬上劃開刀口。”整個手術的過程,李女士表示自己至今仍歷歷在目。“到了縫合時,醫生説自己很累,就叫護士來做,過了一會兒又説‘我來吧’,後來又説縫合用的線不夠了,所以一邊眼睛用的是七號線,另一邊卻是五號線,兩邊的線都不一樣的。”李女士説,當時自己躺在床上,心情十分忐忑,“直到手術做完後對著鏡子一看,心都涼了。”記者看到,雖然已經時隔一年多,但李女士如今兩條眉毛附近仍各有一道3厘米左右長的疤痕。

此外,李女士表示自己清楚記得,該店內還有其它的醫療美容項目及器材,“包括超聲刀、水光針、微針、激光脫毛、熱拉提和皮秒等機器店裏都有,只不過他們把所有涉及激光、針劑的器材都搬到了二樓三樓。”李女士稱,由于樓上和一樓並不是由同一個人租下,上去又另外需要鑰匙開門,“執法人員即便去到店裏,只要店員撇清和樓上的關係,那就什麼也查不到。”

調查

未提供任何證件成功應聘 做臉和做眼的“精華液”相同

記者根據在國家企業信息信用公示係統上查詢到的信息顯示,位于越秀區中山三路的佩詩美肌美容全名為廣州市越秀區魅奇美容院,是一家生活美容機構,並不具備醫療美容的資質,但根據衛生部《醫療美容項目分級管理目錄》和《醫療美容服務管理辦法》,李女士所做的“眉提升術”屬于醫療美容范疇的一級美容外科項目。

針對此事,記者于3月5日來到涉事的這家“魅奇美容院”採訪,該店的工作人員以“店長不在”為由,未對此事作出回應。為了核實李女士所反映的情況,記者此前“臥底”應聘了該店的美容師學徒一職。

在未提供任何有效身份證件的情況下,經過簡單的面試後,記者就成功應聘成為美容師助理。入職後,店內的多名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二樓和三樓和魅奇美容院同屬一家公司。而記者隨後也在二樓看到了用來做小氣泡、水光針、超聲刀、皮秒等項目的各類醫療美容器械。

此外,就在記者入職當天,一名同樣是新手的美容師學徒,已經在店長的口頭培訓下,開始獨自使用一臺儀器為客人做了面部護理。

在美容院上班的過程中,記者在值班室的貨架上注意到有一些黃色和粉色的袋裝液體,有員工一邊將這些黃色液體混入冷凝膠中。據其介紹,冷凝膠是平時客人脫毛時涂抹在身體上的,而黃色液體則是洋甘菊純露,配在一起就變成了“精華”。

隨後,有多名員工向記者透露,他們為不同的客人做不同的面部護膚項目,所使用的“精華液”其實都是同一種。有一名美容師還特別囑咐記者,“精華”的盛放方式也有特殊要求,“如果是做臉和做眼,不能讓客人知道是同一種‘精華’,要分開裝。”

記者隨後在網上查詢發現,同款凝膠在網上的報價為19元2.5升,洋甘菊純露的報價為22元1升,如果每桶凝膠加兩袋純露進行配制,那麼得到的4.5升“精華”的成本價約為63元,假設每位客人每次使用100毫升的“精華”,人均成本僅為1.4元。

那麼使用這樣的“精華”做的美容項目,在消費者身上又是如何收費的呢?據李女士稱,該店完全沒有價目表,由美容顧問報價,同一項目、不同客戶收到的報價並不相同。“像用補水精華做肌底修復,我做一次是1200元左右,有的客戶則説是600多元。”

評點

生活美容機構做“提眉手術” 涉嫌非法行醫

針對此事,新快報記者日前採訪了曾在省級三甲醫院工作多年,後辭職從事律師職業的廣東保典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廖建勳律師。

廖建勳表示,如果涉事的美容院只是一個生活美容機構,沒有取得醫療機構許可證,卻從事諸如“提眉手術”及其它涉及激光類的醫療美容項目,那麼這就涉嫌存在非法行醫的行為,相關職能部門可以對這類的生活美容機構取締,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罰款。

據廖律師介紹,生活美容一般是運用化粧品、保健品和非醫療器械等手段,對人體所進行的皮膚護理、按摩等美容護理,而醫療美容大多是運用手術、藥物、醫療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創傷性或者侵入性的醫學技術方法。“消費者如果要做醫療美容的項目,一定要先看它有沒有懸挂《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以及醫師是否具有《醫師執業證書》等相關醫學美容資質。”廖律師提醒消費者,在選擇生活美容和醫療美容機構時,一定要仔細查看機構的相關資質,一但發現有違規行為要立即向相關部門舉報,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重要提醒

一些成本低廉的“精華”用在人體身上會造成什麼危害?記者在暗訪中發現的醫療美容器械又存在哪些貓膩?明天,新快報將為你揭開更多生活美容行業亂象,敬請繼續關注。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