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學校體育設施該如何向公眾開放? 應否免費?

來源:金羊網 作者:侯夢菲 發表時間:2019-02-28 08:30

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立法論證會熱議

金羊網記者 侯夢菲

學校體育設施該不該對外開放?開放後學校和公眾之間的責任如何劃分?開放應符合什麼條件?……

2月27日,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專門召開《廣東省全民健身條例(草案修改稿)》(以下簡稱“條例”)有關問題立法論證會,就“學校向社會開放體育設施”的規定進行論證。這次論證,關係著未來你和孩子是否能進入“家門口”的學校進行體育鍛煉。

全省學校體育設施開放率達56%

27日上午,省人大常委會機關東樓的一間會議室裏,參會者擠得滿滿當當。會議邀請了近20位省人大代表、專家學者、學校及體育社會組織方面的代表,圍繞“學校如何向社會開放體育設施”這一個問題,討論了兩個半小時。

去年11月,省人大常委會對條例進行了一審。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黃偉忠介紹,在審議、調研、修改和徵求意見中,大家反映最多、爭論最激烈的就是“學校向社會開放體育設施”問題。

目前,條例草案修改稿規定:學校應當在課余時間和節假日向學生開放體育場地實施。公辦學校符合國家規定條件、向社會開放體育場地設施不影響正常教學秩序和學校安全的,應當向公眾開放。

“在省體育局統計內的6500所學校中,有3600所學校的體育設施已經對公眾開放,開放率達56%。”省體育局群體處副處長張壯文説,但這仍然無法滿足群眾健身需求。

對此,省教育廳體育衛生與藝術教育處主任科員李華也認為,推動學校體育設施對外開放這項工作很有必要,學校的體育設施資源確實有一定的時段可以利用,但管理上仍需完善。

公眾使用學校體育設施是否免費?

學校體育場地設施對公眾開放,是免費還是收費?條例修改稿規定,學校體育場地設施開放可以根據國家規定採取免費、優惠或者有償開放方式,學校可以根據維持場地設施運營的需要向使用體育場地設施的公眾收取必要的費用,收費標準應當經當地價格主管部門核準,並向社會公示。

廣州律師協會文化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鄒耀明認為,學校體育設施開放不能免費。“法律層面上,學校開放體育設施要承擔很大的責任。根據對等原則,到學校健身的公眾也應交費。”他建議,學校體育設施對公眾採用“有償開放”模式。

“學校的體育設施,要免費對外開放。”廣州市越秀區清水濠小學總務處主任潘少聰説。2008年,他所在的小學就被確定為首批對外開放體育設施的示范點,深受周邊居民歡迎,他建議對公眾免費開放。

省人大代表,廣州市信息工程職業學校教師、信息中心主任肖維明也認為,學校的體育設施和場館都是由政府經費承擔的,若再對公眾收費就是和全民健身背道而馳,應該免費開放。“如果免費開放,公眾健身時出現安全問題,學校應免責。”肖維明説。

建議採取外包方式管理開放設施

什麼時間開放?對哪些人開放?如何管理?這些都是擺在學校和政府部門面前的問題。

對此,條例草案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教育、體育主管部門應當會同公安、衛生有關部門建立學校體育場地設施開放工作機制,明確場地開放學校的基本條件、開放時間、開發對象、收費標準,向公眾公布開放學校和場地名錄。

鄒耀明認為,學校不能完全對外開放,建議學校開放體育設施實行預約開放,限制閒雜人等進入校園。潘少聰介紹,目前,清水濠小學就是採用“預約制”,學校場地主要提供給學校周邊的機關單位、社區人員以及學校已經畢業的學生等。

具體哪些體育設施可以開放?省社會體育指導員協會副會長江斌認為,學校體育場館應有選擇開放,存在較高危險性的場館不能開放,如遊泳館等。

場館應該如何管理?多數與會者認為採取外包方式更切實可行,建議出臺學校開放體育設施管理辦法等配套規定,部分與會者建議鄉鎮、街道社區參與配合做好相關管理工作。

出現安全問題,責任劃分是難點

論證會上,鄒耀明分享了一個真實案例:一位女生到廣東某大學鍛煉時,不幸溺水身亡。最終,法院判決由學校承擔安全事故責任。“學校最擔心的就是開放後出現安全事故,安全問題直接影響到學校願不願對外開放體育設施。”鄒耀明説,出現此類事故,目前法院的案例大部分是場地所有者、經營者承擔責任,學校開放體育設施後,面臨的安全事故壓力是很大的。肖維明也認為,安全問題是學校對外開放體育設施最大的障礙。

潘少聰説,目前學校出現安全事故,大多都是協商解決。他建議,明確政府部門、管理者、場地方、參與健身公眾等各方的責任。“基層學校法律資源非常薄弱,我建議聘請專業律師,對各方責任進行劃分。”

省人大代表、廣州市海珠區江南中街道辦辦事處社區服務中心副主任趙廣軍建議,學校對外開放期間可以由當地的社會組織承擔管理,並為參加健身的公眾購買1元人身保險,可以解決部分安全問題。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廣東學校體育設施該如何向公眾開放? 應否免費?
金羊網  作者:侯夢菲  2019-02-28

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立法論證會熱議

金羊網記者 侯夢菲

學校體育設施該不該對外開放?開放後學校和公眾之間的責任如何劃分?開放應符合什麼條件?……

2月27日,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專門召開《廣東省全民健身條例(草案修改稿)》(以下簡稱“條例”)有關問題立法論證會,就“學校向社會開放體育設施”的規定進行論證。這次論證,關係著未來你和孩子是否能進入“家門口”的學校進行體育鍛煉。

全省學校體育設施開放率達56%

27日上午,省人大常委會機關東樓的一間會議室裏,參會者擠得滿滿當當。會議邀請了近20位省人大代表、專家學者、學校及體育社會組織方面的代表,圍繞“學校如何向社會開放體育設施”這一個問題,討論了兩個半小時。

去年11月,省人大常委會對條例進行了一審。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黃偉忠介紹,在審議、調研、修改和徵求意見中,大家反映最多、爭論最激烈的就是“學校向社會開放體育設施”問題。

目前,條例草案修改稿規定:學校應當在課余時間和節假日向學生開放體育場地實施。公辦學校符合國家規定條件、向社會開放體育場地設施不影響正常教學秩序和學校安全的,應當向公眾開放。

“在省體育局統計內的6500所學校中,有3600所學校的體育設施已經對公眾開放,開放率達56%。”省體育局群體處副處長張壯文説,但這仍然無法滿足群眾健身需求。

對此,省教育廳體育衛生與藝術教育處主任科員李華也認為,推動學校體育設施對外開放這項工作很有必要,學校的體育設施資源確實有一定的時段可以利用,但管理上仍需完善。

公眾使用學校體育設施是否免費?

學校體育場地設施對公眾開放,是免費還是收費?條例修改稿規定,學校體育場地設施開放可以根據國家規定採取免費、優惠或者有償開放方式,學校可以根據維持場地設施運營的需要向使用體育場地設施的公眾收取必要的費用,收費標準應當經當地價格主管部門核準,並向社會公示。

廣州律師協會文化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鄒耀明認為,學校體育設施開放不能免費。“法律層面上,學校開放體育設施要承擔很大的責任。根據對等原則,到學校健身的公眾也應交費。”他建議,學校體育設施對公眾採用“有償開放”模式。

“學校的體育設施,要免費對外開放。”廣州市越秀區清水濠小學總務處主任潘少聰説。2008年,他所在的小學就被確定為首批對外開放體育設施的示范點,深受周邊居民歡迎,他建議對公眾免費開放。

省人大代表,廣州市信息工程職業學校教師、信息中心主任肖維明也認為,學校的體育設施和場館都是由政府經費承擔的,若再對公眾收費就是和全民健身背道而馳,應該免費開放。“如果免費開放,公眾健身時出現安全問題,學校應免責。”肖維明説。

建議採取外包方式管理開放設施

什麼時間開放?對哪些人開放?如何管理?這些都是擺在學校和政府部門面前的問題。

對此,條例草案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教育、體育主管部門應當會同公安、衛生有關部門建立學校體育場地設施開放工作機制,明確場地開放學校的基本條件、開放時間、開發對象、收費標準,向公眾公布開放學校和場地名錄。

鄒耀明認為,學校不能完全對外開放,建議學校開放體育設施實行預約開放,限制閒雜人等進入校園。潘少聰介紹,目前,清水濠小學就是採用“預約制”,學校場地主要提供給學校周邊的機關單位、社區人員以及學校已經畢業的學生等。

具體哪些體育設施可以開放?省社會體育指導員協會副會長江斌認為,學校體育場館應有選擇開放,存在較高危險性的場館不能開放,如遊泳館等。

場館應該如何管理?多數與會者認為採取外包方式更切實可行,建議出臺學校開放體育設施管理辦法等配套規定,部分與會者建議鄉鎮、街道社區參與配合做好相關管理工作。

出現安全問題,責任劃分是難點

論證會上,鄒耀明分享了一個真實案例:一位女生到廣東某大學鍛煉時,不幸溺水身亡。最終,法院判決由學校承擔安全事故責任。“學校最擔心的就是開放後出現安全事故,安全問題直接影響到學校願不願對外開放體育設施。”鄒耀明説,出現此類事故,目前法院的案例大部分是場地所有者、經營者承擔責任,學校開放體育設施後,面臨的安全事故壓力是很大的。肖維明也認為,安全問題是學校對外開放體育設施最大的障礙。

潘少聰説,目前學校出現安全事故,大多都是協商解決。他建議,明確政府部門、管理者、場地方、參與健身公眾等各方的責任。“基層學校法律資源非常薄弱,我建議聘請專業律師,對各方責任進行劃分。”

省人大代表、廣州市海珠區江南中街道辦辦事處社區服務中心副主任趙廣軍建議,學校對外開放期間可以由當地的社會組織承擔管理,並為參加健身的公眾購買1元人身保險,可以解決部分安全問題。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