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針走線”“繡”出小康畫卷——四川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全國兩會重要講話精神紀實

來源:新華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2-25 08:56

  新華社成都2月24日電 題:“飛針走線”“繡”出小康畫卷——四川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全國兩會重要講話精神紀實

  新華社記者 惠小勇、周相吉、吳光于

  “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是我們黨立下的軍令狀。”2017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四川代表團審議時指出,脫貧攻堅越往後,難度越大,越要壓實責任、精準施策、過細工作。

  俯瞰南江縣橋亭鎮新居(2018年11月3日無人機拍攝)。南江縣橋亭鎮在脫貧攻堅中,結合水庫移民安置,打造集旅遊觀光、休閒度假、美食住宿、特色農業于一體的移民安置區。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四川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把脫貧攻堅作為全省頭等大事來抓。在脫貧攻堅“硬骨頭”面前,四川全省上下精準發力,精細“繡花”。“飛針走線”中,一幅幅奔向小康、鄉村振興的畫卷徐徐展開。

  精準施策,因地制宜“繡”出新天地

  初春時節的大涼山,索瑪花在微風中孕育著花骨朵。昭覺縣解放鄉火普村,一座座灰瓦白墻的新居錯落有致。成片的大棚裏,羊肚菌正在溫暖潮濕的空氣中悄然生長。

  俯瞰南江縣橋亭鎮新居(2018年11月3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去年,火普村已摘掉“貧困帽”。這個村之前是“空殼村”,直到2017年才有3000元的集體經濟收入。“2018年,我們通過發展羊肚菌産業,村集體收入達到38000元。”火普村第一書記馬天説。

  行走在涼山的土地上,無處不在的變化讓人欣喜、振奮。這背後,是脫貧攻堅的過細工作和各項幫扶政策的精準實施。

  “脫貧攻堅全過程都要精準,有的需要下一番‘繡花’功夫。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總在耳畔,我們不敢懈怠。”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涼山彝族自治州州委書記林書成説。

  十二屆、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好醫生醫藥集團董事長耿福能説,涼山地區適合中藥材種植,2017年全國兩會後,公司把中藥材種植規模從5000畝擴大到2.3萬畝,帶動涼山州1萬多名村民增收脫貧。

  昭覺縣三河村易地扶貧安置點炊煙裊裊(2月11日無人機拍攝)。2月11日,三河村首批29戶、168人告別居住多年的土坯房,搬入易地扶貧安置點的新家。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勒爾村,曾是出行困難的“懸崖村”。2017年6月30日,總共耗用6000根鋼管、120噸鋼材、近3萬人次人力,從山底通往村莊的2556級鋼梯竣工。因地制宜的“繡花”功夫讓“懸崖村”不但結束“出行難”歷史,還開啟了全新天地。

  農家樂、苞谷釀酒作坊、帳篷酒店……越來越多的“新玩意”出現在“懸崖村”。村裏還引進旅遊公司,修建旅遊索道。一些村民拿起手機,向外界傳遞村裏的大小事。因直播了在鋼梯上飛檐走壁而走紅的村民莫色拉博,還成了村裏第一位被旅遊公司聘任的戶外攀岩領隊。如今,當地“繡花”的思路更加清晰——發展旅遊文化産業脫貧致富。

  發生變化的,不僅僅在大涼山地區。隨著易地扶貧搬遷、藏區新居、彝家新寨、産業就業等一項項幫扶政策的精準落地,四川在2017年實現15個貧困縣脫貧摘帽基礎上,2018年又減貧104萬人,貧困發生率從2013年底的9.6%下降至2018年底的1.1%。

  在昭覺縣三河村易地扶貧安置點,馬海日聰(右一)喜搬新居(2月11日攝)。2月11日,三河村首批29戶、168人告別居住多年的土坯房,搬入易地扶貧安置點的新家。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改進脫貧攻堅動員和幫扶方式,“繡花”功啃下“硬骨頭”

  繼續選派好駐村幹部,整合涉農資金,改進脫貧攻堅動員和幫扶方式……“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些要求,四川正以‘繡花’功夫啃下一塊塊脫貧攻堅‘硬骨頭’。”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雅安市漢源縣古路村支書駱雲蓮説。

  在四川11501個貧困村中,每個村實現1名聯係領導、1個幫扶單位、1個駐村工作組、1名第一書記、1名農技員“五個一”全覆蓋。四川在全國率先明確向有建檔立卡貧困戶的非貧困村全覆蓋選派幫扶力量。

  涼山彝區是影響四川奪取脫貧攻堅全面勝利的控制性因素。2018年,四川省委省政府落實精準脫貧要求,出臺標本兼治的34條特殊支持政策,選派5700余名優秀幹部,組成工作隊赴涼山州11個深度貧困縣進行綜合幫扶。

  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涼山州州長蘇嘎爾布説,涼山州正大打治愚、治毒、治病、治超生“四治”硬仗。針對已自發搬遷群眾,涼山州鎖定州內跨縣市自發搬遷人口3.4萬戶15.1萬人,新增識別貧困人口6682戶2.5萬人。已脫貧1397戶0.4萬人、未脫貧的5285戶2.1萬人全部納入精準扶持。

  在昭覺縣三河村易地扶貧安置點,馬海阿依帶著女兒搬進新居(2月11日攝)。2月11日,三河村首批29戶、168人告別居住多年的土坯房,搬入易地扶貧安置點的新家。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縣,平均海拔3800多米,也是連片特困地區之一。這裏部分貧困村人口稀少,受地域位置和海拔高度影響,資源匱乏且分布不均。

  “高原山區情況特殊,如果在每個村組搞特色産業,資源稟賦不允許,也無法形成市場效益。”來自甘孜州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張國富説,為此我們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改進脫貧攻堅動員和幫扶方式。

  在爐霍縣斯木鎮的一片溝谷地帶,整齊地分布著241個“飛地智能蔬菜大棚”,大棚裏小番茄已挂滿枝頭。吉絨村藏族村民曾興蓉在這裏務工,年收入達到3萬元。

  這是理塘縣濯桑鄉濯桑現代農業雙創中心(2018年8月11日無人機拍攝)。理塘縣甲洼鎮、濯桑鄉等鄉鎮集中使用産業扶持資金,跨村集中抱團發展設施蔬菜大棚,讓貧困人口在園區獲得穩定收益。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爐霍縣副縣長王應蓉説,這是脫貧攻堅中探索出的“縣內飛地”模式。大棚由成都市錦江區對口援建,爐霍縣每個貧困村都在“飛地”分得2個及以上大棚。2018年,爐霍縣88個貧困村共從大棚中分紅600余萬元。

  啃最難啃的骨頭,需找準症結、精準發力,才能“繡”出幸福家園。四川實施民族地區15年免費教育、深化東西部扶貧協作及省內對口幫扶……四川彝區藏區45個深度貧困縣農村貧困人口從2013年底的116萬人減少到2018年底的36.4萬人。

  增強“造血”功能,繪就小康家園

  在四川大小涼山彝區、高原藏區、秦巴山區、烏蒙山區,不少貧困村已擺脫貧困。

  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四川代表團審議時強調,防止返貧和繼續攻堅同樣重要,已經摘帽的貧困縣、貧困村、貧困戶,要繼續鞏固,增強“造血”功能。

  俯瞰昭覺縣解放鄉火普村(2018年12月28日無人機拍攝)。2018年,火普村已摘掉“貧困帽”。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四川把防止返貧和繼續攻堅統籌起來,把脫貧與鄉村振興銜接起來。在“飛針走線”的精細“繡花”中,曾經的貧瘠之地正在奔向小康。

  位于秦巴山區的廣元市劍閣縣姚家鄉銀溪村,通過蘑菇、木耳等産業已脫貧,但第一書記李增強仍不願回縣裏工作。“我在想如何發展旅遊産業,真正讓鄉村振興起來。”李增強説,這也是防止返貧的辦法。

  位于岷江上遊幹熱河谷的茂縣,土地多呈碎片化。近年來,茂縣選派農技人員深入全縣貧困村,結對開展技術扶貧行動,全縣6萬畝青脆李已成為村民的“搖錢樹”。2018年,茂縣成功脫貧摘帽。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王安蘭説:“我們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幹部群眾就像繡羌繡一樣,在河谷山坡上繡出了特色果業致富圖。”

  這是通往四川省涼山州昭覺縣阿土勒爾村的扶梯(左圖攝于2016年5月14日,右圖攝于2017年12月5日)。新華社發(阿克鳩射 攝)

  阿壩州茂縣、汶川縣等羌族聚居區,崇山峻嶺之中,一些曾經的貧困村通過“綠色蝶變”,已變成遊客眼中的“香餑餑”。

  汶川縣克枯鄉大寺村,棟棟羌族特色的民居聳立在山腰之間。幾年前,這個村還是典型的貧困村。村子通過種植李子、藍莓等已擺脫貧困。現在,大寺村正發展民宿經濟和生態旅遊。2018年春節前後,來自成都、重慶、綿陽等地遊客達10萬人,全村實現旅遊銷售、接待、服務等收入超過20萬元。

  在四川深溝大山之中,依靠特色産業擺脫貧困的地區,又依托産業梯次發展,邁向鄉村振興,繪就一幅幅美好生活的新圖景。

編輯: alan
數字報
“飛針走線”“繡”出小康畫卷——四川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全國兩會重要講話精神紀實
新華網  作者:  2019-02-25

  新華社成都2月24日電 題:“飛針走線”“繡”出小康畫卷——四川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全國兩會重要講話精神紀實

  新華社記者 惠小勇、周相吉、吳光于

  “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是我們黨立下的軍令狀。”2017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四川代表團審議時指出,脫貧攻堅越往後,難度越大,越要壓實責任、精準施策、過細工作。

  俯瞰南江縣橋亭鎮新居(2018年11月3日無人機拍攝)。南江縣橋亭鎮在脫貧攻堅中,結合水庫移民安置,打造集旅遊觀光、休閒度假、美食住宿、特色農業于一體的移民安置區。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四川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精神,把脫貧攻堅作為全省頭等大事來抓。在脫貧攻堅“硬骨頭”面前,四川全省上下精準發力,精細“繡花”。“飛針走線”中,一幅幅奔向小康、鄉村振興的畫卷徐徐展開。

  精準施策,因地制宜“繡”出新天地

  初春時節的大涼山,索瑪花在微風中孕育著花骨朵。昭覺縣解放鄉火普村,一座座灰瓦白墻的新居錯落有致。成片的大棚裏,羊肚菌正在溫暖潮濕的空氣中悄然生長。

  俯瞰南江縣橋亭鎮新居(2018年11月3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去年,火普村已摘掉“貧困帽”。這個村之前是“空殼村”,直到2017年才有3000元的集體經濟收入。“2018年,我們通過發展羊肚菌産業,村集體收入達到38000元。”火普村第一書記馬天説。

  行走在涼山的土地上,無處不在的變化讓人欣喜、振奮。這背後,是脫貧攻堅的過細工作和各項幫扶政策的精準實施。

  “脫貧攻堅全過程都要精準,有的需要下一番‘繡花’功夫。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總在耳畔,我們不敢懈怠。”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涼山彝族自治州州委書記林書成説。

  十二屆、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好醫生醫藥集團董事長耿福能説,涼山地區適合中藥材種植,2017年全國兩會後,公司把中藥材種植規模從5000畝擴大到2.3萬畝,帶動涼山州1萬多名村民增收脫貧。

  昭覺縣三河村易地扶貧安置點炊煙裊裊(2月11日無人機拍攝)。2月11日,三河村首批29戶、168人告別居住多年的土坯房,搬入易地扶貧安置點的新家。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勒爾村,曾是出行困難的“懸崖村”。2017年6月30日,總共耗用6000根鋼管、120噸鋼材、近3萬人次人力,從山底通往村莊的2556級鋼梯竣工。因地制宜的“繡花”功夫讓“懸崖村”不但結束“出行難”歷史,還開啟了全新天地。

  農家樂、苞谷釀酒作坊、帳篷酒店……越來越多的“新玩意”出現在“懸崖村”。村裏還引進旅遊公司,修建旅遊索道。一些村民拿起手機,向外界傳遞村裏的大小事。因直播了在鋼梯上飛檐走壁而走紅的村民莫色拉博,還成了村裏第一位被旅遊公司聘任的戶外攀岩領隊。如今,當地“繡花”的思路更加清晰——發展旅遊文化産業脫貧致富。

  發生變化的,不僅僅在大涼山地區。隨著易地扶貧搬遷、藏區新居、彝家新寨、産業就業等一項項幫扶政策的精準落地,四川在2017年實現15個貧困縣脫貧摘帽基礎上,2018年又減貧104萬人,貧困發生率從2013年底的9.6%下降至2018年底的1.1%。

  在昭覺縣三河村易地扶貧安置點,馬海日聰(右一)喜搬新居(2月11日攝)。2月11日,三河村首批29戶、168人告別居住多年的土坯房,搬入易地扶貧安置點的新家。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改進脫貧攻堅動員和幫扶方式,“繡花”功啃下“硬骨頭”

  繼續選派好駐村幹部,整合涉農資金,改進脫貧攻堅動員和幫扶方式……“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這些要求,四川正以‘繡花’功夫啃下一塊塊脫貧攻堅‘硬骨頭’。”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雅安市漢源縣古路村支書駱雲蓮説。

  在四川11501個貧困村中,每個村實現1名聯係領導、1個幫扶單位、1個駐村工作組、1名第一書記、1名農技員“五個一”全覆蓋。四川在全國率先明確向有建檔立卡貧困戶的非貧困村全覆蓋選派幫扶力量。

  涼山彝區是影響四川奪取脫貧攻堅全面勝利的控制性因素。2018年,四川省委省政府落實精準脫貧要求,出臺標本兼治的34條特殊支持政策,選派5700余名優秀幹部,組成工作隊赴涼山州11個深度貧困縣進行綜合幫扶。

  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涼山州州長蘇嘎爾布説,涼山州正大打治愚、治毒、治病、治超生“四治”硬仗。針對已自發搬遷群眾,涼山州鎖定州內跨縣市自發搬遷人口3.4萬戶15.1萬人,新增識別貧困人口6682戶2.5萬人。已脫貧1397戶0.4萬人、未脫貧的5285戶2.1萬人全部納入精準扶持。

  在昭覺縣三河村易地扶貧安置點,馬海阿依帶著女兒搬進新居(2月11日攝)。2月11日,三河村首批29戶、168人告別居住多年的土坯房,搬入易地扶貧安置點的新家。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爐霍縣,平均海拔3800多米,也是連片特困地區之一。這裏部分貧困村人口稀少,受地域位置和海拔高度影響,資源匱乏且分布不均。

  “高原山區情況特殊,如果在每個村組搞特色産業,資源稟賦不允許,也無法形成市場效益。”來自甘孜州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張國富説,為此我們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改進脫貧攻堅動員和幫扶方式。

  在爐霍縣斯木鎮的一片溝谷地帶,整齊地分布著241個“飛地智能蔬菜大棚”,大棚裏小番茄已挂滿枝頭。吉絨村藏族村民曾興蓉在這裏務工,年收入達到3萬元。

  這是理塘縣濯桑鄉濯桑現代農業雙創中心(2018年8月11日無人機拍攝)。理塘縣甲洼鎮、濯桑鄉等鄉鎮集中使用産業扶持資金,跨村集中抱團發展設施蔬菜大棚,讓貧困人口在園區獲得穩定收益。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爐霍縣副縣長王應蓉説,這是脫貧攻堅中探索出的“縣內飛地”模式。大棚由成都市錦江區對口援建,爐霍縣每個貧困村都在“飛地”分得2個及以上大棚。2018年,爐霍縣88個貧困村共從大棚中分紅600余萬元。

  啃最難啃的骨頭,需找準症結、精準發力,才能“繡”出幸福家園。四川實施民族地區15年免費教育、深化東西部扶貧協作及省內對口幫扶……四川彝區藏區45個深度貧困縣農村貧困人口從2013年底的116萬人減少到2018年底的36.4萬人。

  增強“造血”功能,繪就小康家園

  在四川大小涼山彝區、高原藏區、秦巴山區、烏蒙山區,不少貧困村已擺脫貧困。

  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四川代表團審議時強調,防止返貧和繼續攻堅同樣重要,已經摘帽的貧困縣、貧困村、貧困戶,要繼續鞏固,增強“造血”功能。

  俯瞰昭覺縣解放鄉火普村(2018年12月28日無人機拍攝)。2018年,火普村已摘掉“貧困帽”。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四川把防止返貧和繼續攻堅統籌起來,把脫貧與鄉村振興銜接起來。在“飛針走線”的精細“繡花”中,曾經的貧瘠之地正在奔向小康。

  位于秦巴山區的廣元市劍閣縣姚家鄉銀溪村,通過蘑菇、木耳等産業已脫貧,但第一書記李增強仍不願回縣裏工作。“我在想如何發展旅遊産業,真正讓鄉村振興起來。”李增強説,這也是防止返貧的辦法。

  位于岷江上遊幹熱河谷的茂縣,土地多呈碎片化。近年來,茂縣選派農技人員深入全縣貧困村,結對開展技術扶貧行動,全縣6萬畝青脆李已成為村民的“搖錢樹”。2018年,茂縣成功脫貧摘帽。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王安蘭説:“我們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幹部群眾就像繡羌繡一樣,在河谷山坡上繡出了特色果業致富圖。”

  這是通往四川省涼山州昭覺縣阿土勒爾村的扶梯(左圖攝于2016年5月14日,右圖攝于2017年12月5日)。新華社發(阿克鳩射 攝)

  阿壩州茂縣、汶川縣等羌族聚居區,崇山峻嶺之中,一些曾經的貧困村通過“綠色蝶變”,已變成遊客眼中的“香餑餑”。

  汶川縣克枯鄉大寺村,棟棟羌族特色的民居聳立在山腰之間。幾年前,這個村還是典型的貧困村。村子通過種植李子、藍莓等已擺脫貧困。現在,大寺村正發展民宿經濟和生態旅遊。2018年春節前後,來自成都、重慶、綿陽等地遊客達10萬人,全村實現旅遊銷售、接待、服務等收入超過20萬元。

  在四川深溝大山之中,依靠特色産業擺脫貧困的地區,又依托産業梯次發展,邁向鄉村振興,繪就一幅幅美好生活的新圖景。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