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廣漢:大灣區將在我國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發揮引領作用

來源:金羊網 作者:劉雲 發表時間:2019-02-19 08:39
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首席專家、副院長陳廣漢

【專家建言大灣區建設】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劉雲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18日發布。金羊網記者就《綱要》將為粵港澳三地發展帶來的新機遇,對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首席專家、副院長、廣東省創新戰略研究會會長陳廣漢進行了專訪。

大灣區將發揮引領作用

金羊網:在我國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的區域建設大灣區,並上升為國家戰略,有何重要的意義和獨特價值?與國內京津冀、長三角城市群相比,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有哪些獨特優勢?

陳廣漢:作為新時代國家發展戰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可以在未來中國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方面發揮引領作用。

首先,構建開放型區域協調創新共同體,在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上發揮引領作用。近年來,珠三角産業轉型升級加快,創新能力不斷提升。香港和澳門發展為國際金融、貿易、航運和旅遊中心。國家出臺了一係列支持香港發展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的政策,港澳與珠三角城市之間科技合作不斷推進。香港、澳門、廣州、深圳作為大灣區的核心城市,將發揮各自優勢,吸引國際高端創新要素,推動科技、實體經濟和金融的深度融合發展,將基礎研究、成果轉化和産品開發有機結合起來,攜手打造開放型區域協同創新體係,建設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經濟發展動能轉換,引領經濟高質量發展。

其次,構建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在形成新時代開放格局的新范式中發揮引領作用。隨著內地企業國際投資的增加和“一帶一路”建設,港澳將成為服務內地“引進來”和“走出去”的雙向交流平臺,在中國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中發揮獨特作用。香港作為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的地位確立,有利于完善離岸人民幣市場流動性服務框架,促進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澳門將發揮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平臺的作用。廣東特別是珠三角在對外開放方面一直走在國家前列,未來要進一步發揮深圳前海、廣州南沙和珠海橫琴三個自貿試驗片區的作用,不斷擴大對外開放的領域,提升對外開放的水平,完善外商投資管理制度,營造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投資環境,加強同港澳和國際經貿規則的對接。

第三,支持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豐富“一國兩制”實踐內涵。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推動和支撐香港和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重要舉措,不僅為香港和澳門發展探索新路向、尋找新動力、開拓新空間,也將為港澳居民到內地發展創造更為便利的條件。

差異互補也是一種優勢

金羊網:港珠澳三地在制度、經濟發展程度及社會管理模式等方面存在差異,如何正確認識大灣區建設所面臨的這些差異,怎樣緊扣《綱要》中的定位,處理好差異帶來的問題?

陳廣漢:從合作體制和機制層面看,粵港澳大灣區最大的特點是“一國兩制”。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單獨關稅區、三種貨幣制度和三個法律體係,使粵港澳大灣區之間的合作既不同于國際的區域合作,也不同于國內省際區域合作。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要堅持“一國”之本,尊重“兩制”差異,善用“兩制”之利。粵港澳區域合作與發展的實踐表明,經濟體制的這種差異性可以産生制度互補收益,這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一個優勢。

要利用好這種優勢,首先,珠三角要進一步深化改革和開放,優化營商環境,使大灣區成為內地與港澳合作示范區。在專業服務、銀行和保險、通關制度等領域創新合作,促進要素流動和人員往來,實現資源高效配置。其次,以跨境邊界區和自貿區為突破口,探討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示范區建設的新模式。在河套地區建立港深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在橫琴自貿區落實分線管理的模式,形成跨境合作的新模式。充分發揮自貿試驗片區制度創新的疊加優勢,推動珠三角與港澳體制機制對接。

充分發揮市場決定性作用

金羊網:不斷增強粵港澳大灣區的整體性,協調發展是關鍵。《綱要》建議,要“加強政策協調和規劃銜接”。在您看來,三地在實現協調發展方面取得了哪些突破,還有那些要啃的“硬骨頭”?對此,您有何建議?

陳廣漢:2018年,中央正式成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大灣區建設進入新階段。同時,一係列互聯互通措施正式實施,如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開通,西九龍站“一地兩檢”通關模式的實行,臺港澳人員在內地就業許可事項的取消,前海、橫琴、南沙率先實現港澳居民就業免辦就業許可證等。

未來,粵港澳大灣區協調發展重點在于推進合作體制和機制的創新,保證市場機制在經貿合作和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同時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此外,要充分發揮研究智庫、行業協會以及企業在協調合作中的重要作用,促進內地與港澳社會大眾之間形成合作共識,凝聚發展合力,共同推動合作的發展。

協調發展的難點領域主要包括:第一,區域整體發展規劃的對接和協調。大灣區重大基礎設施、空間布局、生態環境保護等需要協調、規劃。第二、産業和城市功能的協調和錯位發展。産業的分工和發展要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形成優勢互補和錯位發展的産業體係,但政府的協調也是必不可少的。第三,體制機制和營商環境建設的對接。港澳與內地在企業登記、專業資格認證、稅收制度、市場監管等方面存在較大的不同,要加快市場開放與深化改革的同步推進,建立健全相關配套制度。第四,社會領域及保障方面的協調。未來重點在于解決港澳居民在內地學習、工作、養老和生活的公共服務等,包括擴大跨境工作許可和繼續推進資質互認,推廣城市綠卡制度,推動“錢隨人走”的社會服務異地提供改革,研究針對內地就業創業香港人士的個稅改革等措施。

合理疏解城市功能聚集

金羊網:與世界其他灣區相比,粵港澳大灣區如何更好地解決“大城市病”?

陳廣漢:粵港澳大灣區內部産業和資源互補和均衡是解決“大城市病”的絕佳方式,未來應從“生態、協調、智慧、便捷”原則出發,實施由核心大城市帶動的都市圈和城市群發展戰略,合理疏解功能聚集,阻止城市過度膨脹,改善單中心規劃模式,保障和諧宜居生活環境,為城市化貢獻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

第一,建設綠色低碳灣區有利于增強對人才、資本等各種創新要素的吸引力和凝聚力,進而提升粵港澳大灣區的總體競爭力,這也是粵港澳大灣區塑造宜居宜業宜遊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的關鍵。第二,優化城市空間格局,建立優勢互補經濟和産業分工體係,利于灣區城市群內部資源的協調與共同發展。第三,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建設智慧城市,為居民提供更智能、優勢的生活環境。最後,基礎設施的互利互通,灣區將形成便捷和高效的區域交通圈。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陳廣漢:大灣區將在我國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發揮引領作用
金羊網  作者:劉雲  2019-02-19
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首席專家、副院長陳廣漢

【專家建言大灣區建設】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劉雲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18日發布。金羊網記者就《綱要》將為粵港澳三地發展帶來的新機遇,對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首席專家、副院長、廣東省創新戰略研究會會長陳廣漢進行了專訪。

大灣區將發揮引領作用

金羊網:在我國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的區域建設大灣區,並上升為國家戰略,有何重要的意義和獨特價值?與國內京津冀、長三角城市群相比,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有哪些獨特優勢?

陳廣漢:作為新時代國家發展戰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可以在未來中國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方面發揮引領作用。

首先,構建開放型區域協調創新共同體,在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上發揮引領作用。近年來,珠三角産業轉型升級加快,創新能力不斷提升。香港和澳門發展為國際金融、貿易、航運和旅遊中心。國家出臺了一係列支持香港發展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的政策,港澳與珠三角城市之間科技合作不斷推進。香港、澳門、廣州、深圳作為大灣區的核心城市,將發揮各自優勢,吸引國際高端創新要素,推動科技、實體經濟和金融的深度融合發展,將基礎研究、成果轉化和産品開發有機結合起來,攜手打造開放型區域協同創新體係,建設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經濟發展動能轉換,引領經濟高質量發展。

其次,構建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在形成新時代開放格局的新范式中發揮引領作用。隨著內地企業國際投資的增加和“一帶一路”建設,港澳將成為服務內地“引進來”和“走出去”的雙向交流平臺,在中國參與全球經濟治理中發揮獨特作用。香港作為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的地位確立,有利于完善離岸人民幣市場流動性服務框架,促進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澳門將發揮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平臺的作用。廣東特別是珠三角在對外開放方面一直走在國家前列,未來要進一步發揮深圳前海、廣州南沙和珠海橫琴三個自貿試驗片區的作用,不斷擴大對外開放的領域,提升對外開放的水平,完善外商投資管理制度,營造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投資環境,加強同港澳和國際經貿規則的對接。

第三,支持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豐富“一國兩制”實踐內涵。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推動和支撐香港和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重要舉措,不僅為香港和澳門發展探索新路向、尋找新動力、開拓新空間,也將為港澳居民到內地發展創造更為便利的條件。

差異互補也是一種優勢

金羊網:港珠澳三地在制度、經濟發展程度及社會管理模式等方面存在差異,如何正確認識大灣區建設所面臨的這些差異,怎樣緊扣《綱要》中的定位,處理好差異帶來的問題?

陳廣漢:從合作體制和機制層面看,粵港澳大灣區最大的特點是“一國兩制”。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單獨關稅區、三種貨幣制度和三個法律體係,使粵港澳大灣區之間的合作既不同于國際的區域合作,也不同于國內省際區域合作。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要堅持“一國”之本,尊重“兩制”差異,善用“兩制”之利。粵港澳區域合作與發展的實踐表明,經濟體制的這種差異性可以産生制度互補收益,這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一個優勢。

要利用好這種優勢,首先,珠三角要進一步深化改革和開放,優化營商環境,使大灣區成為內地與港澳合作示范區。在專業服務、銀行和保險、通關制度等領域創新合作,促進要素流動和人員往來,實現資源高效配置。其次,以跨境邊界區和自貿區為突破口,探討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示范區建設的新模式。在河套地區建立港深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在橫琴自貿區落實分線管理的模式,形成跨境合作的新模式。充分發揮自貿試驗片區制度創新的疊加優勢,推動珠三角與港澳體制機制對接。

充分發揮市場決定性作用

金羊網:不斷增強粵港澳大灣區的整體性,協調發展是關鍵。《綱要》建議,要“加強政策協調和規劃銜接”。在您看來,三地在實現協調發展方面取得了哪些突破,還有那些要啃的“硬骨頭”?對此,您有何建議?

陳廣漢:2018年,中央正式成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大灣區建設進入新階段。同時,一係列互聯互通措施正式實施,如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開通,西九龍站“一地兩檢”通關模式的實行,臺港澳人員在內地就業許可事項的取消,前海、橫琴、南沙率先實現港澳居民就業免辦就業許可證等。

未來,粵港澳大灣區協調發展重點在于推進合作體制和機制的創新,保證市場機制在經貿合作和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同時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此外,要充分發揮研究智庫、行業協會以及企業在協調合作中的重要作用,促進內地與港澳社會大眾之間形成合作共識,凝聚發展合力,共同推動合作的發展。

協調發展的難點領域主要包括:第一,區域整體發展規劃的對接和協調。大灣區重大基礎設施、空間布局、生態環境保護等需要協調、規劃。第二、産業和城市功能的協調和錯位發展。産業的分工和發展要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形成優勢互補和錯位發展的産業體係,但政府的協調也是必不可少的。第三,體制機制和營商環境建設的對接。港澳與內地在企業登記、專業資格認證、稅收制度、市場監管等方面存在較大的不同,要加快市場開放與深化改革的同步推進,建立健全相關配套制度。第四,社會領域及保障方面的協調。未來重點在于解決港澳居民在內地學習、工作、養老和生活的公共服務等,包括擴大跨境工作許可和繼續推進資質互認,推廣城市綠卡制度,推動“錢隨人走”的社會服務異地提供改革,研究針對內地就業創業香港人士的個稅改革等措施。

合理疏解城市功能聚集

金羊網:與世界其他灣區相比,粵港澳大灣區如何更好地解決“大城市病”?

陳廣漢:粵港澳大灣區內部産業和資源互補和均衡是解決“大城市病”的絕佳方式,未來應從“生態、協調、智慧、便捷”原則出發,實施由核心大城市帶動的都市圈和城市群發展戰略,合理疏解功能聚集,阻止城市過度膨脹,改善單中心規劃模式,保障和諧宜居生活環境,為城市化貢獻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

第一,建設綠色低碳灣區有利于增強對人才、資本等各種創新要素的吸引力和凝聚力,進而提升粵港澳大灣區的總體競爭力,這也是粵港澳大灣區塑造宜居宜業宜遊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的關鍵。第二,優化城市空間格局,建立優勢互補經濟和産業分工體係,利于灣區城市群內部資源的協調與共同發展。第三,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建設智慧城市,為居民提供更智能、優勢的生活環境。最後,基礎設施的互利互通,灣區將形成便捷和高效的區域交通圈。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