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談精準扶貧:開對了“藥方子”,才能拔掉“窮根子”

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産黨新聞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2-18 21:08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圍繞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發表的一係列重要論述,立意高遠,內涵豐富,思想深刻,全面回答了我國經濟發展怎麼看、怎麼幹的重大問題,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導意義。

  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編輯了《習近平關于社會主義經濟建設論述摘編》,摘選了習近平同志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至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期間的講話、報告、指示等一百二十多篇重要文獻,分十個專題,共計四百九十四段論述。其中許多論述是第一次公開發表。該書第七篇重點闡述“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部分精彩論述如下:

  到二〇二〇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是我們黨立下的軍令狀。脫貧攻堅越往後,難度越大,越要壓實責任、精準施策、過細工作。要繼續選派好駐村幹部,整合涉農資金,改進脫貧攻堅動員和幫扶方式,扶持誰、誰來扶、怎麼扶、如何退,全過程都要精準,有的需要下一番“繡花”功夫。防止返貧和繼續攻堅同樣重要,已經摘帽的貧困縣、貧困村、貧困戶,要繼續鞏固,增強“造血”功能,建立健全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堅決制止扶貧工作中的形式主義。

  ——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四川代表團審議時的講話(2017年3月8日),《人民日報》2017年3月9日

  “出水才見兩腿泥”。扶貧工作必須務實,脫貧過程必須扎實,扶真貧、真扶貧,脫貧結果必須真實,讓脫貧成效真正獲得群眾認可、經得起實踐和歷史檢驗,決不搞花拳繡腿,決不擺花架子。要實施最嚴格的考核評估,開展督查巡查,對不嚴不實、弄虛作假的,要嚴肅問責。

  ——《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2017年2月21日)

  我講過,擺脫貧困首要並不是擺脫物質的貧困,而是擺脫意識和思路的貧困。扶貧必扶智,治貧先治愚。貧窮並不可怕,怕的是智力不足、頭腦空空,怕的是知識匱乏、精神委頓。脫貧致富不僅要注意“富口袋”,更要注意“富腦袋”。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要在發展經濟的基礎上,向教育、文化、衛生、科技等領域合作拓展,貫徹“五位一體”總體布局要求。要繼續發揮互派幹部等方面的好經驗、好做法,把東部地區理念、人才、技術、經驗等要素傳播到西部地區,促進觀念互通、思路互動、技術互學、作風互鑒。西部地區要徹底拔掉窮根,必須把教育作為管長遠的事業抓好。東部地區要在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等方面,通過聯合辦學、設立分校、擴大招生、培訓教師等多種方式給予西部地區更多幫助。還要注意解決好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東部地區可以通過援建醫院、培訓醫生、遠程診療、健康快車等幫助西部地區。

  ——《在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上的講話》(2016年7月20日)

  新形勢下,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要注意由“輸血式”向“造血式”轉變,實現互利雙贏、共同發展。西部地區産業支撐帶動能力不強,自身造血功能比較弱,靠過去單一的、短期的、救濟式的送錢送物難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西部地區資源富集、投資需求旺盛、消費增長潛力巨大、市場廣闊,這對東部地區發展來説是重要機遇,可以動員東部地區企業廣泛參與。

  ——《在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上的講話》(2016年7月20日)

  激發內生動力,調動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積極性。“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貧窮不是不可改變的宿命。人窮志不能短,扶貧必先扶志。沒有比人更高的山,沒有比腳更長的路。要做好對貧困地區幹部群眾的宣傳、教育、培訓、組織工作,讓他們的心熱起來、行動起來,引導他們樹立“寧願苦幹、不願苦熬”的觀念,自力更生、艱苦奮鬥,靠辛勤勞動改變貧困落後面貌。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我要強調一點,扶貧資金是貧困群眾的“救命錢”,一分一厘都不能亂花,更容不得動手腳、玩貓膩!要加強扶貧資金陽光化管理,加強審計監管,集中整治和查處扶貧領域的職務犯罪,對擠佔挪用、層層截留、虛報冒領、揮霍浪費扶貧資金的,要從嚴懲處!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抓好黨建促脫貧攻堅,是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重要經驗,群眾對此深有感觸。“幫錢幫物,不如幫助建個好支部”。要把夯實農村基層黨組織同脫貧攻堅有機結合起來。在鄉鎮層面,要著力選好貧困鄉鎮一把手、配強領導班子,使整個班子和幹部隊伍具有較強的帶領群眾脫貧致富能力。在村級層面,要注重選派一批思想好、作風正、能力強的優秀年輕幹部和高校畢業生到貧困村工作,根據貧困村的實際需求精準選配第一書記、精準選派駐村工作隊。要完善村級組織運轉經費保障機制,通過財政轉移支付和黨費支持等辦法,保障村幹部報酬、村辦公經費和其他必要支出。要探索各類黨組織結對共建,通過貧困村同城鎮居委會、貧困村同企業、貧困村同社會組織結對等多種共建模式,為扶貧帶去新資源、輸入新血液。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越是進行脫貧攻堅戰,越是要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脫貧攻堅戰考驗著我們的精神狀態、幹事能力、工作作風,既要運籌帷幄,也要衝鋒陷陣。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堅定信心、勇于擔當,把脫貧職責扛在肩上,把脫貧任務抓在手上,拿出“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氣概,鼓起“不破樓蘭終不還”的勁頭,攻堅克難,乘勢前進。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解決好“怎麼扶”的問題。開對了“藥方子”,才能拔掉“窮根子”。要按照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的具體情況,實施“五個一批”工程。

  一是發展生産脫貧一批。扶貧不是慈善救濟,而是要引導和支持所有有勞動能力的人,依靠自己的雙手開創美好明天。對貧困人口中有勞動能力、有耕地或其他資源,但缺資金、缺産業、缺技能的,要立足當地資源,宜農則農、宜林則林、宜牧則牧、宜商則商、宜遊則遊,通過扶持發展特色産業,實現就地脫貧。對這類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要把脫貧攻堅重點放在改善生産生活條件上,著重加強農田水利、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和技術培訓、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建設,特別是要解決好入村入戶等“最後一公裏”問題。要支持貧困地區農民在本地或外出務工、創業,這是短期內增收最直接見效的辦法。勞務輸出地政府和輸入地政府,對貧困人口外出務工要多想辦法、多做實事。

  二是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存條件惡劣、自然災害頻發的地方,通水、通路、通電等成本很高,貧困人口很難實現就地脫貧,需要實施易地搬遷。這是一個不得不為的措施,也是一項復雜的係統工程,政策性強、難度大,需要把工作做深做細。各地在移民搬遷中幾乎都遇到了一個問題,就是越貧困的農戶越拿不出錢,結果就越享受不到政府補助。要通過整合相關項目資源、提高補助標準、用好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鉤政策、發放貼息貸款等方式,拓寬資金來源渠道,解決好扶貧搬遷所需資金問題。要做好規劃,合理確定搬遷規模,區分輕重緩急,明確搬遷目標任務和建設時序,按規劃、分年度、有計劃組織實施。要根據當地資源條件和環境承載能力,科學確定安置點,盡量搬遷到縣城和交通便利的鄉鎮及中心村,促進就近就地轉移,可以轉為市民的就轉為市民。要想方設法為搬遷人口創造就業機會,保障他們有穩定的收入,同當地群眾享受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務,確保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一些貧困群眾雖然生活艱難,但故土難離觀念很重。要堅持群眾自願、積極穩妥,尊重群眾意願,加強思想引導,不搞強迫命令。

  三是生態補償脫貧一批。在生存條件差、但生態係統重要、需要保護修復的地區,可以結合生態環境保護和治理,探索一條生態脫貧的新路子。不少地方既是貧困地區,又是重點生態功能區或自然保護區,還是少數民族群眾聚居區,如西藏、四省藏區、武陵山區、滇黔桂部分貧困地區等。要加大貧困地區生態保護修復力度,增加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擴大政策實施范圍。要加大貧困地區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力度,對貧困地區二十五度以上的基本農田,可以考慮納入退耕還林范圍,並合理調整基本農田保有指標。中央財政用于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的生態補償資金使用不夠精準,有些被省裏截留平均分配了,有些撥付到縣裏後被挪作其他用途了。要做些改革,比如,結合建立國家公園體制,可以讓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就地轉成護林員等生態保護人員,從生態補償和生態保護工程資金中拿出一點,作為他們保護生態的勞動報酬。

  四是發展教育脫貧一批。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智。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治本之策。目前,一些貧困地區教育發展面臨很大困難,由于各種原因,貧困家庭孩子輟學失學還比較多,“讀書無用論”觀點也有所蔓延,不少貧困家庭子女受教育程度同普通家庭的差距在擴大。貧困地區教育事業是管長遠的,必須下大氣力抓好。脫貧攻堅期內,職業教育培訓要重點做好。一個貧困家庭的孩子如果能接受職業教育,掌握一技之長,能就業,這一戶脫貧就有希望了。國家教育經費要繼續向貧困地區傾斜、向基礎教育傾斜、向職業教育傾斜,特崗計劃、國培計劃同樣要向貧困地區基層傾斜。要幫助貧困地區改善辦學條件,加大支持鄉村教師隊伍建設力度,建立省級統籌鄉村教師補充機制。要探索率先從建檔立卡的貧困家庭學生開始實施普通高中教育免學(雜)費,落實中等職業教育免學(雜)費政策,實行大城市優質學校同貧困地區學校結對等幫扶政策。要對農村貧困家庭幼兒特別是留守兒童給予特殊關愛,探索建立貧困地區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係。近年來,在農村留守兒童中發生的一連串令人痛心的事件警醒我們,扶貧政策從設計到落實都要更加人性化、更加精細化,讓貧困家庭孩子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

  五是社會保障兜底一批。目前,貧困人口中完全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有二千萬至二千五百萬人。到二〇二〇年難免還有這樣的貧困人口,要由社會保障來兜底。這就涉及農村扶貧標準和農村低保標準相銜接的問題。目前,農村扶貧標準由國家統一確定,而農村低保標準則由地方確定,相當多地方兩個標準有一定差距。要統籌協調農村扶貧標準和農村低保標準,按照國家扶貧標準綜合確定各地農村低保的最低指導標準,低保標準低的地區要逐步提高到國家扶貧標準,實現“兩線合一”,發揮低保線兜底作用。還要加大其他形式的社會救助力度,對因災等造成的臨時貧困群眾要及時給予救助,加強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和城鄉居民養老保險、五保供養等社會救助制度的統籌銜接。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解決好“扶持誰”的問題。扶貧必先識貧。建檔立卡在一定程度上摸清了貧困人口底數,但這項工作要進一步做實做細,確保把真正的貧困人口弄清楚。只有這樣,才能做到扶真貧、真扶貧。要提高統計數據質量,既不要遺漏真正的貧困人口,也不要把非貧困人口納入扶貧對象。要把貧困人口、貧困程度、致貧原因等搞清楚,以便做到因戶施策、因人施策。甘肅等地在建檔立卡的基礎上繪制貧困地圖,全面準確掌握貧困人口規模、分布以及居住條件、就業渠道、收入來源、致貧原因等情況,挂圖作業,按圖銷號,做到一戶一本臺賬、一戶一個脫貧計劃、一戶一套幫扶措施,倒排工期,不落一人。這樣的探索符合精準扶貧要求,應該積極提倡。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新時期脫貧攻堅的目標,集中到一點,就是到二〇二〇年實現“兩個確保”:確保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確保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實現這一目標,意味著我國要比世界銀行確定的在全球消除絕對貧困現象的時間提前十年。黨中央在這個問題上是下了決心的。全黨同志務必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決策部署上來、統一到實現“兩個確保”的目標上來,決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地區、一個貧困群眾。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現在,中國在扶貧攻堅工作中採取的重要舉措,就是實施精準扶貧方略,找到“貧根”,對症下藥,靶向治療。我們堅持中國制度的優勢,構建省市縣鄉村五級一起抓扶貧,層層落實責任制的治理格局。我們注重抓六個精準,即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確保各項政策好處落到扶貧對象身上。我們堅持分類施策,因人因地施策,因貧困原因施策,因貧困類型施策,通過扶持生産和就業發展一批,通過易地搬遷安置一批,通過生態保護脫貧一批,通過教育扶貧脫貧一批,通過低保政策兜底一批。我們廣泛動員全社會力量,支持和鼓勵全社會採取靈活多樣的形式參與扶貧。

  ——《攜手消除貧困,促進共同發展》(2015年10月16日),《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年版,第720頁

編輯:木東
數字報
習近平談精準扶貧:開對了“藥方子”,才能拔掉“窮根子”
人民網-中國共産黨新聞網  作者:  2019-02-18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圍繞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發表的一係列重要論述,立意高遠,內涵豐富,思想深刻,全面回答了我國經濟發展怎麼看、怎麼幹的重大問題,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導意義。

  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編輯了《習近平關于社會主義經濟建設論述摘編》,摘選了習近平同志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至二〇一七年三月十二日期間的講話、報告、指示等一百二十多篇重要文獻,分十個專題,共計四百九十四段論述。其中許多論述是第一次公開發表。該書第七篇重點闡述“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部分精彩論述如下:

  到二〇二〇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是我們黨立下的軍令狀。脫貧攻堅越往後,難度越大,越要壓實責任、精準施策、過細工作。要繼續選派好駐村幹部,整合涉農資金,改進脫貧攻堅動員和幫扶方式,扶持誰、誰來扶、怎麼扶、如何退,全過程都要精準,有的需要下一番“繡花”功夫。防止返貧和繼續攻堅同樣重要,已經摘帽的貧困縣、貧困村、貧困戶,要繼續鞏固,增強“造血”功能,建立健全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堅決制止扶貧工作中的形式主義。

  ——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四川代表團審議時的講話(2017年3月8日),《人民日報》2017年3月9日

  “出水才見兩腿泥”。扶貧工作必須務實,脫貧過程必須扎實,扶真貧、真扶貧,脫貧結果必須真實,讓脫貧成效真正獲得群眾認可、經得起實踐和歷史檢驗,決不搞花拳繡腿,決不擺花架子。要實施最嚴格的考核評估,開展督查巡查,對不嚴不實、弄虛作假的,要嚴肅問責。

  ——《在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2017年2月21日)

  我講過,擺脫貧困首要並不是擺脫物質的貧困,而是擺脫意識和思路的貧困。扶貧必扶智,治貧先治愚。貧窮並不可怕,怕的是智力不足、頭腦空空,怕的是知識匱乏、精神委頓。脫貧致富不僅要注意“富口袋”,更要注意“富腦袋”。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要在發展經濟的基礎上,向教育、文化、衛生、科技等領域合作拓展,貫徹“五位一體”總體布局要求。要繼續發揮互派幹部等方面的好經驗、好做法,把東部地區理念、人才、技術、經驗等要素傳播到西部地區,促進觀念互通、思路互動、技術互學、作風互鑒。西部地區要徹底拔掉窮根,必須把教育作為管長遠的事業抓好。東部地區要在基礎教育、職業教育、高等教育等方面,通過聯合辦學、設立分校、擴大招生、培訓教師等多種方式給予西部地區更多幫助。還要注意解決好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東部地區可以通過援建醫院、培訓醫生、遠程診療、健康快車等幫助西部地區。

  ——《在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上的講話》(2016年7月20日)

  新形勢下,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要注意由“輸血式”向“造血式”轉變,實現互利雙贏、共同發展。西部地區産業支撐帶動能力不強,自身造血功能比較弱,靠過去單一的、短期的、救濟式的送錢送物難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西部地區資源富集、投資需求旺盛、消費增長潛力巨大、市場廣闊,這對東部地區發展來説是重要機遇,可以動員東部地區企業廣泛參與。

  ——《在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上的講話》(2016年7月20日)

  激發內生動力,調動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積極性。“只要有信心,黃土變成金。”貧窮不是不可改變的宿命。人窮志不能短,扶貧必先扶志。沒有比人更高的山,沒有比腳更長的路。要做好對貧困地區幹部群眾的宣傳、教育、培訓、組織工作,讓他們的心熱起來、行動起來,引導他們樹立“寧願苦幹、不願苦熬”的觀念,自力更生、艱苦奮鬥,靠辛勤勞動改變貧困落後面貌。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我要強調一點,扶貧資金是貧困群眾的“救命錢”,一分一厘都不能亂花,更容不得動手腳、玩貓膩!要加強扶貧資金陽光化管理,加強審計監管,集中整治和查處扶貧領域的職務犯罪,對擠佔挪用、層層截留、虛報冒領、揮霍浪費扶貧資金的,要從嚴懲處!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抓好黨建促脫貧攻堅,是貧困地區脫貧致富的重要經驗,群眾對此深有感觸。“幫錢幫物,不如幫助建個好支部”。要把夯實農村基層黨組織同脫貧攻堅有機結合起來。在鄉鎮層面,要著力選好貧困鄉鎮一把手、配強領導班子,使整個班子和幹部隊伍具有較強的帶領群眾脫貧致富能力。在村級層面,要注重選派一批思想好、作風正、能力強的優秀年輕幹部和高校畢業生到貧困村工作,根據貧困村的實際需求精準選配第一書記、精準選派駐村工作隊。要完善村級組織運轉經費保障機制,通過財政轉移支付和黨費支持等辦法,保障村幹部報酬、村辦公經費和其他必要支出。要探索各類黨組織結對共建,通過貧困村同城鎮居委會、貧困村同企業、貧困村同社會組織結對等多種共建模式,為扶貧帶去新資源、輸入新血液。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越是進行脫貧攻堅戰,越是要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脫貧攻堅戰考驗著我們的精神狀態、幹事能力、工作作風,既要運籌帷幄,也要衝鋒陷陣。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堅定信心、勇于擔當,把脫貧職責扛在肩上,把脫貧任務抓在手上,拿出“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氣概,鼓起“不破樓蘭終不還”的勁頭,攻堅克難,乘勢前進。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解決好“怎麼扶”的問題。開對了“藥方子”,才能拔掉“窮根子”。要按照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的具體情況,實施“五個一批”工程。

  一是發展生産脫貧一批。扶貧不是慈善救濟,而是要引導和支持所有有勞動能力的人,依靠自己的雙手開創美好明天。對貧困人口中有勞動能力、有耕地或其他資源,但缺資金、缺産業、缺技能的,要立足當地資源,宜農則農、宜林則林、宜牧則牧、宜商則商、宜遊則遊,通過扶持發展特色産業,實現就地脫貧。對這類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要把脫貧攻堅重點放在改善生産生活條件上,著重加強農田水利、交通通信等基礎設施和技術培訓、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建設,特別是要解決好入村入戶等“最後一公裏”問題。要支持貧困地區農民在本地或外出務工、創業,這是短期內增收最直接見效的辦法。勞務輸出地政府和輸入地政府,對貧困人口外出務工要多想辦法、多做實事。

  二是易地搬遷脫貧一批。生存條件惡劣、自然災害頻發的地方,通水、通路、通電等成本很高,貧困人口很難實現就地脫貧,需要實施易地搬遷。這是一個不得不為的措施,也是一項復雜的係統工程,政策性強、難度大,需要把工作做深做細。各地在移民搬遷中幾乎都遇到了一個問題,就是越貧困的農戶越拿不出錢,結果就越享受不到政府補助。要通過整合相關項目資源、提高補助標準、用好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挂鉤政策、發放貼息貸款等方式,拓寬資金來源渠道,解決好扶貧搬遷所需資金問題。要做好規劃,合理確定搬遷規模,區分輕重緩急,明確搬遷目標任務和建設時序,按規劃、分年度、有計劃組織實施。要根據當地資源條件和環境承載能力,科學確定安置點,盡量搬遷到縣城和交通便利的鄉鎮及中心村,促進就近就地轉移,可以轉為市民的就轉為市民。要想方設法為搬遷人口創造就業機會,保障他們有穩定的收入,同當地群眾享受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務,確保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一些貧困群眾雖然生活艱難,但故土難離觀念很重。要堅持群眾自願、積極穩妥,尊重群眾意願,加強思想引導,不搞強迫命令。

  三是生態補償脫貧一批。在生存條件差、但生態係統重要、需要保護修復的地區,可以結合生態環境保護和治理,探索一條生態脫貧的新路子。不少地方既是貧困地區,又是重點生態功能區或自然保護區,還是少數民族群眾聚居區,如西藏、四省藏區、武陵山區、滇黔桂部分貧困地區等。要加大貧困地區生態保護修復力度,增加重點生態功能區轉移支付,擴大政策實施范圍。要加大貧困地區新一輪退耕還林還草力度,對貧困地區二十五度以上的基本農田,可以考慮納入退耕還林范圍,並合理調整基本農田保有指標。中央財政用于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的生態補償資金使用不夠精準,有些被省裏截留平均分配了,有些撥付到縣裏後被挪作其他用途了。要做些改革,比如,結合建立國家公園體制,可以讓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就地轉成護林員等生態保護人員,從生態補償和生態保護工程資金中拿出一點,作為他們保護生態的勞動報酬。

  四是發展教育脫貧一批。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智。教育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治本之策。目前,一些貧困地區教育發展面臨很大困難,由于各種原因,貧困家庭孩子輟學失學還比較多,“讀書無用論”觀點也有所蔓延,不少貧困家庭子女受教育程度同普通家庭的差距在擴大。貧困地區教育事業是管長遠的,必須下大氣力抓好。脫貧攻堅期內,職業教育培訓要重點做好。一個貧困家庭的孩子如果能接受職業教育,掌握一技之長,能就業,這一戶脫貧就有希望了。國家教育經費要繼續向貧困地區傾斜、向基礎教育傾斜、向職業教育傾斜,特崗計劃、國培計劃同樣要向貧困地區基層傾斜。要幫助貧困地區改善辦學條件,加大支持鄉村教師隊伍建設力度,建立省級統籌鄉村教師補充機制。要探索率先從建檔立卡的貧困家庭學生開始實施普通高中教育免學(雜)費,落實中等職業教育免學(雜)費政策,實行大城市優質學校同貧困地區學校結對等幫扶政策。要對農村貧困家庭幼兒特別是留守兒童給予特殊關愛,探索建立貧困地區學前教育公共服務體係。近年來,在農村留守兒童中發生的一連串令人痛心的事件警醒我們,扶貧政策從設計到落實都要更加人性化、更加精細化,讓貧困家庭孩子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

  五是社會保障兜底一批。目前,貧困人口中完全或部分喪失勞動能力的有二千萬至二千五百萬人。到二〇二〇年難免還有這樣的貧困人口,要由社會保障來兜底。這就涉及農村扶貧標準和農村低保標準相銜接的問題。目前,農村扶貧標準由國家統一確定,而農村低保標準則由地方確定,相當多地方兩個標準有一定差距。要統籌協調農村扶貧標準和農村低保標準,按照國家扶貧標準綜合確定各地農村低保的最低指導標準,低保標準低的地區要逐步提高到國家扶貧標準,實現“兩線合一”,發揮低保線兜底作用。還要加大其他形式的社會救助力度,對因災等造成的臨時貧困群眾要及時給予救助,加強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和城鄉居民養老保險、五保供養等社會救助制度的統籌銜接。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解決好“扶持誰”的問題。扶貧必先識貧。建檔立卡在一定程度上摸清了貧困人口底數,但這項工作要進一步做實做細,確保把真正的貧困人口弄清楚。只有這樣,才能做到扶真貧、真扶貧。要提高統計數據質量,既不要遺漏真正的貧困人口,也不要把非貧困人口納入扶貧對象。要把貧困人口、貧困程度、致貧原因等搞清楚,以便做到因戶施策、因人施策。甘肅等地在建檔立卡的基礎上繪制貧困地圖,全面準確掌握貧困人口規模、分布以及居住條件、就業渠道、收入來源、致貧原因等情況,挂圖作業,按圖銷號,做到一戶一本臺賬、一戶一個脫貧計劃、一戶一套幫扶措施,倒排工期,不落一人。這樣的探索符合精準扶貧要求,應該積極提倡。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新時期脫貧攻堅的目標,集中到一點,就是到二〇二〇年實現“兩個確保”:確保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確保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實現這一目標,意味著我國要比世界銀行確定的在全球消除絕對貧困現象的時間提前十年。黨中央在這個問題上是下了決心的。全黨同志務必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決策部署上來、統一到實現“兩個確保”的目標上來,決不能落下一個貧困地區、一個貧困群眾。

  ——《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的講話》(2015年11月27日)

  現在,中國在扶貧攻堅工作中採取的重要舉措,就是實施精準扶貧方略,找到“貧根”,對症下藥,靶向治療。我們堅持中國制度的優勢,構建省市縣鄉村五級一起抓扶貧,層層落實責任制的治理格局。我們注重抓六個精準,即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確保各項政策好處落到扶貧對象身上。我們堅持分類施策,因人因地施策,因貧困原因施策,因貧困類型施策,通過扶持生産和就業發展一批,通過易地搬遷安置一批,通過生態保護脫貧一批,通過教育扶貧脫貧一批,通過低保政策兜底一批。我們廣泛動員全社會力量,支持和鼓勵全社會採取靈活多樣的形式參與扶貧。

  ——《攜手消除貧困,促進共同發展》(2015年10月16日),《十八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中),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年版,第720頁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