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打工又種養 扶貧幹部帶領貧困戶走出困境收入一年翻幾番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2-04 10:28

■一家人手持春聯拍了張照,記錄辭舊迎新的時刻。

■鄧俊光的走地雞很搶手,供不應求。

【開欄語】

2019,中國脫貧攻堅進入關鍵之年,貧困人員無時不在感知來自黨和政府,來自社會各界的關切。

在廣東,全省各級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向貧困村選派第一書記,派出駐鎮(街道)工作組、駐村工作隊。每位扶貧幹部,都在為村裏的相對貧困人口輸出脫貧力量,他們和自己堅守著的一方水土、一群人,有著深深的情意和動人的故事。

2019,我們的報道將對準基層精準扶貧的創新實踐,客觀展示貧困地區發生的喜人變化,讓公眾“看見”貧困人口的笑容,“聞到”貧困村的“年味兒”。讓讀者品味小幸福,見證大時代。讓我們,知其所想,圓其所願。

【新春亮相】

晨光熹微中,鄧俊光輕手輕腳地起身、洗漱。幾分鐘後,他折返到臥室門口,側耳聽到妻兒的勻稱呼吸,微微一笑,把門帶上。

昨日,農歷臘月廿九,鄧俊光給自己安排了一堆事兒,趕在家人起床前做,“孩子媽太辛苦,今天才休息,讓他們多睡一會兒。”掃院子、擦玻璃、洗衣服……清晨氣溫並不高,鄧俊光卻忙得滿頭大汗。

早晨8時,妻子和一雙兒女走進客廳,齊刷刷瞪大眼睛,“爸爸太能幹了!”13歲的小寧(化名)抱住鄧俊光的胳膊,左右晃個不停。

一個小時後,在一塵不染的客廳裏,一家四口手持對聯拍了張照。鄧俊光妻子手裏拿的是左聯:福照家門萬事興;右聯則由他展開:喜居寶地千年旺;小寧和弟弟站在父母中間,把橫幅橫在胸前:萬象更新。

【脫貧故事】

沒有心貼心的幫扶,哪有我們今天的好生活?

鄧俊光憨厚壯實,一臉笑容。他是三個孩子的父親,大女兒在廣州鐵路機械學校讀書,今年寒假一直留在廣州打工,“孩子很懂事,知道妹妹治病需要錢,所以想多做幾天,趕在年三十回來。”鄧俊光説,這幾天,小寧和弟弟輪番給姐姐打電話,催她回家過年。

讓姐姐牽挂在心的是小寧。兩年前,患有重型地中海貧血的小寧在廣州做過造血幹細胞移植手術,為她捐獻骨髓的,就是姐姐。術後三年的康復期,小寧還需要一大筆錢來定期復查和排鐵。

2016年是小寧擺脫重病的重生之年,也是佛岡縣大埔村貧困戶鄧俊光人生出現轉折的關鍵節點,彼時,脫貧攻堅的嘹亮號角響徹大江南北,作為省定貧困村的大埔村,迎來廣州市港務局的扶貧工作隊,“沒有國家的扶貧政策,沒有港務局心貼心的幫扶,哪有我們今天的好生活?”談及過往,鄧俊光感慨萬千。

女兒大病拖垮家庭經濟

十多年前,鄧俊光不僅不窮,還是村裏第一批蓋新房的“能人”。他與妻子都勤勞肯幹,婚後一直在縣城打工,靠自己的努力攢出修房子的錢,一家人風風光光地住進了新宅。那時的鄧俊光對未來的生活有無限向往。“我在工地做高空作業,風險大,但工資相對高,我想努力幹幾年,以後可以攢些本錢做點生意。”

但世事無常。2013年,7歲的小寧突然蒼白乏力,連走路上學的力氣都沒有。從鎮到縣,再到廣州,輾轉了幾家醫院,小寧在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被確診患有重型地中海貧血。

鄧俊光恨不得撕碎診斷書,他不相信,一向健康的女兒怎麼能跟難纏的血液病扯上關係?他的僥幸心理被南方醫院的復診結果碾碎,“看到確診報告上寫著同樣的病名,我整個人都蒙了”。

日復一日的排鐵,月復一月的輸血,年復一年的復查。鄧俊光夫婦被徹底拖垮。

2015年底,入不敷出的鄧家被當地民政部門核定為因病返貧的低保家庭,一家三代六口人,吃飯都要靠低保金。“我們還在打工,但掙的錢只夠給孩子吃排鐵藥,為了省下女兒輸血的錢,我一直堅持獻血。”鄧俊光説。

夫妻倆也想為小寧做造血幹細胞移植,但25萬元的手術費和術後20萬元的抗排斥治療費用,像冰冷的涼水,一次又一次澆滅他們的希望。

扶貧幹部帶領他走出困境

2016年5月6日,廣州市港務局扶貧幹部黎卓明進駐大埔村。作為扶貧工作隊隊長,黎卓明走村串戶,細細摸查大埔村貧困戶的基本情況。“小寧的身體狀況,還有鄧俊光的精神狀況,當時都很糟。”對初次入戶的情景,黎隊長記憶猶新。

他説,一個農村家庭,整整三年獨自支撐著地貧孩子的昂貴醫療費,何其艱難!他看到的鄧俊光,雖然神色憔悴,但對小寧照顧有加,絲毫不敢懈怠,“那種無可奈何的沉重的父愛,非常令人感動。”

工作隊協助鄧俊光辦理和落實了大病醫保救助,並積極轉發小寧在線上發起的籌款項目,幾乎是港務局每個人,都在發動朋友圈裏的親友援手救助。

2016年9月9日,安靜的移植倉內,一份來自姐姐、十點全合的骨髓注入小寧體內。

術後,小寧的狀況很平穩,現在已經讀五年級的她,活波開朗,成績優異。“家裏三個孩子,都親身經歷過苦難,看到改變,都非常感恩。”鄧俊光説,小寧常跟父母説,以後也要上大學做幹部,像黎隊長那樣去窮人家,幫助他們。

鄧俊光告訴新快報記者,扶貧幹部不僅扶他走過最艱難的關口,還給他發放雞苗,鼓勵他養殖增收。“我們兩口子的工資,加上1000只雞賣出去的收入,去年一年,總收入接近10萬元。”當然,小寧還在持續排鐵,鄧俊光的開銷還是很大,“但是做手術欠的債都已經還清了,以後的日子會越來越好!”

【同題問答】

新的一年最希望親人都健康

新快報:2018年你記憶最深、感受最強烈的一件事是什麼?

鄧俊光:記憶最深的是廣州市港務局副局長徐紅雨來看我,她已經來過三次,前幾天來,還給三個孩子每人送了一份禮物,每人包了一個紅包。小寧一直纏著徐副局長聊天,她現在越來越自信,看到她這樣,我特別高興。

新快報:2018年你最想對誰説聲“謝謝”,為什麼?

鄧俊光:我80多歲的媽媽。沒有媽媽,就沒有我,只要她活著,能看到她,就要説“謝謝”。

新快報:新春在即,今年的年貨準備和春節安排,與往年相比有何不同?

鄧俊光:我們一家人到縣城買年貨,吃的用的,都比去年多,花了1000多元。三個小孩都有新衣服,雖然只有80多元一套,但他們特別喜歡。

新快報:你的新春夢想是什麼?

鄧俊光:我想給小寧和弟弟一人買一輛單車。

新快報:新的一年,你最想對自己,對親人説什麼?

鄧俊光:對自己,還是要説加油。對親人,就希望他們健康,尤其是小寧,一定要完全康復。

新快報: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脫貧攻堅的關鍵一年,你對祖國有什麼祝福和期待?

鄧俊光:祝福祖國更強大,也祝福和我一樣的貧困人員,早日脫貧致富。

採寫:記者 潘芝珍 

攝影:記者 王飛

編輯:海輝
數字報
【新春走基層】打工又種養 扶貧幹部帶領貧困戶走出困境收入一年翻幾番
金羊網  作者:  2019-02-04

■一家人手持春聯拍了張照,記錄辭舊迎新的時刻。

■鄧俊光的走地雞很搶手,供不應求。

【開欄語】

2019,中國脫貧攻堅進入關鍵之年,貧困人員無時不在感知來自黨和政府,來自社會各界的關切。

在廣東,全省各級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向貧困村選派第一書記,派出駐鎮(街道)工作組、駐村工作隊。每位扶貧幹部,都在為村裏的相對貧困人口輸出脫貧力量,他們和自己堅守著的一方水土、一群人,有著深深的情意和動人的故事。

2019,我們的報道將對準基層精準扶貧的創新實踐,客觀展示貧困地區發生的喜人變化,讓公眾“看見”貧困人口的笑容,“聞到”貧困村的“年味兒”。讓讀者品味小幸福,見證大時代。讓我們,知其所想,圓其所願。

【新春亮相】

晨光熹微中,鄧俊光輕手輕腳地起身、洗漱。幾分鐘後,他折返到臥室門口,側耳聽到妻兒的勻稱呼吸,微微一笑,把門帶上。

昨日,農歷臘月廿九,鄧俊光給自己安排了一堆事兒,趕在家人起床前做,“孩子媽太辛苦,今天才休息,讓他們多睡一會兒。”掃院子、擦玻璃、洗衣服……清晨氣溫並不高,鄧俊光卻忙得滿頭大汗。

早晨8時,妻子和一雙兒女走進客廳,齊刷刷瞪大眼睛,“爸爸太能幹了!”13歲的小寧(化名)抱住鄧俊光的胳膊,左右晃個不停。

一個小時後,在一塵不染的客廳裏,一家四口手持對聯拍了張照。鄧俊光妻子手裏拿的是左聯:福照家門萬事興;右聯則由他展開:喜居寶地千年旺;小寧和弟弟站在父母中間,把橫幅橫在胸前:萬象更新。

【脫貧故事】

沒有心貼心的幫扶,哪有我們今天的好生活?

鄧俊光憨厚壯實,一臉笑容。他是三個孩子的父親,大女兒在廣州鐵路機械學校讀書,今年寒假一直留在廣州打工,“孩子很懂事,知道妹妹治病需要錢,所以想多做幾天,趕在年三十回來。”鄧俊光説,這幾天,小寧和弟弟輪番給姐姐打電話,催她回家過年。

讓姐姐牽挂在心的是小寧。兩年前,患有重型地中海貧血的小寧在廣州做過造血幹細胞移植手術,為她捐獻骨髓的,就是姐姐。術後三年的康復期,小寧還需要一大筆錢來定期復查和排鐵。

2016年是小寧擺脫重病的重生之年,也是佛岡縣大埔村貧困戶鄧俊光人生出現轉折的關鍵節點,彼時,脫貧攻堅的嘹亮號角響徹大江南北,作為省定貧困村的大埔村,迎來廣州市港務局的扶貧工作隊,“沒有國家的扶貧政策,沒有港務局心貼心的幫扶,哪有我們今天的好生活?”談及過往,鄧俊光感慨萬千。

女兒大病拖垮家庭經濟

十多年前,鄧俊光不僅不窮,還是村裏第一批蓋新房的“能人”。他與妻子都勤勞肯幹,婚後一直在縣城打工,靠自己的努力攢出修房子的錢,一家人風風光光地住進了新宅。那時的鄧俊光對未來的生活有無限向往。“我在工地做高空作業,風險大,但工資相對高,我想努力幹幾年,以後可以攢些本錢做點生意。”

但世事無常。2013年,7歲的小寧突然蒼白乏力,連走路上學的力氣都沒有。從鎮到縣,再到廣州,輾轉了幾家醫院,小寧在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被確診患有重型地中海貧血。

鄧俊光恨不得撕碎診斷書,他不相信,一向健康的女兒怎麼能跟難纏的血液病扯上關係?他的僥幸心理被南方醫院的復診結果碾碎,“看到確診報告上寫著同樣的病名,我整個人都蒙了”。

日復一日的排鐵,月復一月的輸血,年復一年的復查。鄧俊光夫婦被徹底拖垮。

2015年底,入不敷出的鄧家被當地民政部門核定為因病返貧的低保家庭,一家三代六口人,吃飯都要靠低保金。“我們還在打工,但掙的錢只夠給孩子吃排鐵藥,為了省下女兒輸血的錢,我一直堅持獻血。”鄧俊光説。

夫妻倆也想為小寧做造血幹細胞移植,但25萬元的手術費和術後20萬元的抗排斥治療費用,像冰冷的涼水,一次又一次澆滅他們的希望。

扶貧幹部帶領他走出困境

2016年5月6日,廣州市港務局扶貧幹部黎卓明進駐大埔村。作為扶貧工作隊隊長,黎卓明走村串戶,細細摸查大埔村貧困戶的基本情況。“小寧的身體狀況,還有鄧俊光的精神狀況,當時都很糟。”對初次入戶的情景,黎隊長記憶猶新。

他説,一個農村家庭,整整三年獨自支撐著地貧孩子的昂貴醫療費,何其艱難!他看到的鄧俊光,雖然神色憔悴,但對小寧照顧有加,絲毫不敢懈怠,“那種無可奈何的沉重的父愛,非常令人感動。”

工作隊協助鄧俊光辦理和落實了大病醫保救助,並積極轉發小寧在線上發起的籌款項目,幾乎是港務局每個人,都在發動朋友圈裏的親友援手救助。

2016年9月9日,安靜的移植倉內,一份來自姐姐、十點全合的骨髓注入小寧體內。

術後,小寧的狀況很平穩,現在已經讀五年級的她,活波開朗,成績優異。“家裏三個孩子,都親身經歷過苦難,看到改變,都非常感恩。”鄧俊光説,小寧常跟父母説,以後也要上大學做幹部,像黎隊長那樣去窮人家,幫助他們。

鄧俊光告訴新快報記者,扶貧幹部不僅扶他走過最艱難的關口,還給他發放雞苗,鼓勵他養殖增收。“我們兩口子的工資,加上1000只雞賣出去的收入,去年一年,總收入接近10萬元。”當然,小寧還在持續排鐵,鄧俊光的開銷還是很大,“但是做手術欠的債都已經還清了,以後的日子會越來越好!”

【同題問答】

新的一年最希望親人都健康

新快報:2018年你記憶最深、感受最強烈的一件事是什麼?

鄧俊光:記憶最深的是廣州市港務局副局長徐紅雨來看我,她已經來過三次,前幾天來,還給三個孩子每人送了一份禮物,每人包了一個紅包。小寧一直纏著徐副局長聊天,她現在越來越自信,看到她這樣,我特別高興。

新快報:2018年你最想對誰説聲“謝謝”,為什麼?

鄧俊光:我80多歲的媽媽。沒有媽媽,就沒有我,只要她活著,能看到她,就要説“謝謝”。

新快報:新春在即,今年的年貨準備和春節安排,與往年相比有何不同?

鄧俊光:我們一家人到縣城買年貨,吃的用的,都比去年多,花了1000多元。三個小孩都有新衣服,雖然只有80多元一套,但他們特別喜歡。

新快報:你的新春夢想是什麼?

鄧俊光:我想給小寧和弟弟一人買一輛單車。

新快報:新的一年,你最想對自己,對親人説什麼?

鄧俊光:對自己,還是要説加油。對親人,就希望他們健康,尤其是小寧,一定要完全康復。

新快報: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是脫貧攻堅的關鍵一年,你對祖國有什麼祝福和期待?

鄧俊光:祝福祖國更強大,也祝福和我一樣的貧困人員,早日脫貧致富。

採寫:記者 潘芝珍 

攝影:記者 王飛

編輯:海輝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