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啃下最後“硬骨頭” 虎門二橋500工人春節留守發起“百日衝刺”

來源:金羊網 作者:程行歡 發表時間:2019-01-31 08:48


主橋鋼橋面環氧瀝青鋪裝工程圓滿完成 記者黃巍俊攝

500工人春節繼續留守發起開通前“百日衝刺”

金羊網訊 記者程行歡、通訊員岳路建報道:歷經101天的緊張施工,30日羊城晚報記者在現場見證了虎門二橋項目兩座超千米級主橋鋼橋面環氧瀝青鋪裝工程圓滿完成。“這一工程的完工,意味著有相當大的把握可以實現5月1日前通車的目標。”廣東省公路建設有限公司虎門二橋分公司副總經理李彥兵向記者表示。啃下了這塊最難的“硬骨頭”後,駐守大橋的500位工人決定在春節前堅守崗位,發起了虎門二橋工程的最後“百日衝刺”。

解決了世界性技術難題

30日早上11點左右,虎門二橋大沙水道橋的橋面上機械轟鳴,兩臺攤鋪機緩緩駛離瀝青面,七臺震蕩壓路機整齊有序,進行著左幅環氧瀝青上面層施工的最後一循環碾壓工序。

虎門二橋路面工程是世界上單體熱拌環氧瀝青鋪裝面積最大的工程,也是虎門二橋路面工程“最難啃的硬骨頭”。在鋼橋面上鋪裝瀝青,就如同在玻璃上鋪築橡皮泥,既要保證層間黏結抗剪,又要兼顧鋼板的協同抗變形性能,是世界性技術難題。該工程由被稱為“橋鋪精英”的廣東省長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承建,虎門二橋的建設者在國際上首次自主研發了環氧樹脂涂布係統、環氧恒溫房和環氧樹脂投放、混溶、泵送、攪拌智能化一體設備,完善了整套熱拌環氧瀝青鋪裝設備配套,為虎門二橋鋼橋面瀝青鋪裝高質量、高標準、高效率完成打下堅實基礎,有力推動了技術進步。

大量建設者奮戰在前線

馬林和張順先,是虎門二橋路面鋪裝工程的核心人物。湊巧的是,兩人在同一個學校學習,同屬一個老師門下,都是博士畢業。鋼橋面鋪裝對天氣的要求極為嚴苛,必須有連續三天以上的晴天才能開展施工,而對氣象預測最準確的是當天淩晨。張順先和師兄馬林在忙完一整天的工作下來已經淩晨一點多,第二天四五點就起床查看天氣情況,並和項目部討論開工計劃。

除了兩位博士,還有大量奮戰在其他大橋戰線的普通建設者。程凱與劉婷夫妻倆已經有3年沒有回老家安徽過年了,三歲的寶寶也留在了老家。2016年他們有了寶寶後送回了老家撫養,媽媽劉婷每年見兒子不到半個月,而爸爸程凱就只能在視頻裏見見兒子了。

“2016年港珠澳大橋工程大幹,我沒有回家。2017年年底從港珠澳大橋轉過來,本來想著可以休息一下,但虎門二橋項目工期一提再提,回家的日期一推再推。”程凱説,春節也是他們倆最忙碌的一段工作時間,一開始家人還有點失落,但現在他們已經習慣了,支持他們留下來早日把大橋建完。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新春走基層】啃下最後“硬骨頭” 虎門二橋500工人春節留守發起“百日衝刺”
金羊網  作者:程行歡  2019-01-31


主橋鋼橋面環氧瀝青鋪裝工程圓滿完成 記者黃巍俊攝

500工人春節繼續留守發起開通前“百日衝刺”

金羊網訊 記者程行歡、通訊員岳路建報道:歷經101天的緊張施工,30日羊城晚報記者在現場見證了虎門二橋項目兩座超千米級主橋鋼橋面環氧瀝青鋪裝工程圓滿完成。“這一工程的完工,意味著有相當大的把握可以實現5月1日前通車的目標。”廣東省公路建設有限公司虎門二橋分公司副總經理李彥兵向記者表示。啃下了這塊最難的“硬骨頭”後,駐守大橋的500位工人決定在春節前堅守崗位,發起了虎門二橋工程的最後“百日衝刺”。

解決了世界性技術難題

30日早上11點左右,虎門二橋大沙水道橋的橋面上機械轟鳴,兩臺攤鋪機緩緩駛離瀝青面,七臺震蕩壓路機整齊有序,進行著左幅環氧瀝青上面層施工的最後一循環碾壓工序。

虎門二橋路面工程是世界上單體熱拌環氧瀝青鋪裝面積最大的工程,也是虎門二橋路面工程“最難啃的硬骨頭”。在鋼橋面上鋪裝瀝青,就如同在玻璃上鋪築橡皮泥,既要保證層間黏結抗剪,又要兼顧鋼板的協同抗變形性能,是世界性技術難題。該工程由被稱為“橋鋪精英”的廣東省長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承建,虎門二橋的建設者在國際上首次自主研發了環氧樹脂涂布係統、環氧恒溫房和環氧樹脂投放、混溶、泵送、攪拌智能化一體設備,完善了整套熱拌環氧瀝青鋪裝設備配套,為虎門二橋鋼橋面瀝青鋪裝高質量、高標準、高效率完成打下堅實基礎,有力推動了技術進步。

大量建設者奮戰在前線

馬林和張順先,是虎門二橋路面鋪裝工程的核心人物。湊巧的是,兩人在同一個學校學習,同屬一個老師門下,都是博士畢業。鋼橋面鋪裝對天氣的要求極為嚴苛,必須有連續三天以上的晴天才能開展施工,而對氣象預測最準確的是當天淩晨。張順先和師兄馬林在忙完一整天的工作下來已經淩晨一點多,第二天四五點就起床查看天氣情況,並和項目部討論開工計劃。

除了兩位博士,還有大量奮戰在其他大橋戰線的普通建設者。程凱與劉婷夫妻倆已經有3年沒有回老家安徽過年了,三歲的寶寶也留在了老家。2016年他們有了寶寶後送回了老家撫養,媽媽劉婷每年見兒子不到半個月,而爸爸程凱就只能在視頻裏見見兒子了。

“2016年港珠澳大橋工程大幹,我沒有回家。2017年年底從港珠澳大橋轉過來,本來想著可以休息一下,但虎門二橋項目工期一提再提,回家的日期一推再推。”程凱説,春節也是他們倆最忙碌的一段工作時間,一開始家人還有點失落,但現在他們已經習慣了,支持他們留下來早日把大橋建完。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