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人大代表和省政協委員建議:提高兒科夜診、急診診療費用,直接補貼給醫生

來源: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發表時間:2019-01-28 09:29

記者 豐西西

2018年年初,一場流感“壓倒”兒科,兒科醫生數量短缺、待遇低、工作超負荷等話題引起廣東省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們的高度關注,在當年的省兩會上,他們紛紛發聲,為破解兒科所面臨的“困境”提供思路和幫助。

如今又到流感高發季,兒科還撐得住嗎?記者了解到,過去一年裏,廣東省在提高兒科服務能力上作出了許多努力,省人大代表和省政協委員們對此怎麼看?省兩會期間,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

現狀:兒科醫生短缺

省政協委員、廣東省婦幼保健院副院長陳運彬繼續關注兒科醫生短缺問題。他指出,據衛生部門公布的統計數據,2018年廣東省孕婦住院分娩活産數約173萬人,在全國名列前茅。相對應的則是不斷流失的兒科醫生數量。中國兒科資源現狀調研報告顯示:2011-2014年,中國兒科醫師流失人數為14310人。其中,廣東省兒科醫生流失總人數為1949人。

省政協委員陳高燕同樣關注兒科醫生短缺問題。她指出,目前我國每千名兒童的兒科醫生數約為0.43人,這意味著每個兒科醫生要照顧近4000名兒童,即使在醫療條件相對較好的廣東,兒科醫生數量仍然不足,兒科急診平均候診時間均達到四個小時或以上,兒科門診人滿為患,一名兒科醫生甚至一天要接診一百多個患兒。

“兒科醫生資源短缺,最明顯體現在兒科的急診、夜診。”省人大代表、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主任夏慧敏告訴記者,最近是流感高發季,他所在的醫院夜診患者、急診病人數量和去年流感季同期相比,每天增加了400-500名病人。為此,醫院如今在每天夜班增加了3-5名醫生,周末也增加了資深兒科醫生坐診。

建議:增加醫生補貼

“兒科醫生勞動強度大,工作負擔重,獲得的回報卻比較低。”夏慧敏表示,這造成了兒科醫生的流動性也較大。

夏慧敏表示,去年廣州市政府出臺了一些措施解決兒科“燃眉之急”,如提高兒科床位補貼、兒科醫生崗位補貼,鼓勵其他科室的醫生往兒科轉崗等。他所在的醫院也通過讓兒科醫生在夜診、急診加班,提高夜班費、加班費和急診崗位津貼等方式,引導更多兒科醫生填補崗位。

夏慧敏建議,提高兒科夜診、急診的診療費用,將提高的費用直接補貼給醫生;對兒科等特殊崗位、緊缺崗位的醫生而言,他們周末、夜診、急診的工作量應算入加班補貼,而不是放在醫院津貼總量中,“目前政府考核醫院時,把加班費用算入津貼總量,這樣一來,醫院就沒有了足夠的空間補貼兒科醫生。”

陳運彬建議,合理調整兒科醫療服務價格,在調整項目上做到全省各地基本統一。在每年各級公立醫院“績效考核”工作中,將兒科醫務人員收入水平作為考核指標之一;各地在財政上給予兒科扶持政策,條件可行時可直接對兒科醫務人員給予一定補貼。

陳高燕建議,將兒科設置與發展納入醫療機構校驗、綜合醫院建設發展目標和管理評價體係、院長責任目標考核體係及醫院評審評價體係,為兒科發展提供和創造條件;她還建議設立專項兒科醫生培養基金,選送優秀的兒科醫生,特別是中青年的兒科醫生、長期在基層醫院工作的兒科醫生參加有實效的專業培訓,甚至鼓勵出國培訓。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省人大代表和省政協委員建議:提高兒科夜診、急診診療費用,直接補貼給醫生
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2019-01-28

記者 豐西西

2018年年初,一場流感“壓倒”兒科,兒科醫生數量短缺、待遇低、工作超負荷等話題引起廣東省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們的高度關注,在當年的省兩會上,他們紛紛發聲,為破解兒科所面臨的“困境”提供思路和幫助。

如今又到流感高發季,兒科還撐得住嗎?記者了解到,過去一年裏,廣東省在提高兒科服務能力上作出了許多努力,省人大代表和省政協委員們對此怎麼看?省兩會期間,記者就此進行了採訪。

現狀:兒科醫生短缺

省政協委員、廣東省婦幼保健院副院長陳運彬繼續關注兒科醫生短缺問題。他指出,據衛生部門公布的統計數據,2018年廣東省孕婦住院分娩活産數約173萬人,在全國名列前茅。相對應的則是不斷流失的兒科醫生數量。中國兒科資源現狀調研報告顯示:2011-2014年,中國兒科醫師流失人數為14310人。其中,廣東省兒科醫生流失總人數為1949人。

省政協委員陳高燕同樣關注兒科醫生短缺問題。她指出,目前我國每千名兒童的兒科醫生數約為0.43人,這意味著每個兒科醫生要照顧近4000名兒童,即使在醫療條件相對較好的廣東,兒科醫生數量仍然不足,兒科急診平均候診時間均達到四個小時或以上,兒科門診人滿為患,一名兒科醫生甚至一天要接診一百多個患兒。

“兒科醫生資源短缺,最明顯體現在兒科的急診、夜診。”省人大代表、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主任夏慧敏告訴記者,最近是流感高發季,他所在的醫院夜診患者、急診病人數量和去年流感季同期相比,每天增加了400-500名病人。為此,醫院如今在每天夜班增加了3-5名醫生,周末也增加了資深兒科醫生坐診。

建議:增加醫生補貼

“兒科醫生勞動強度大,工作負擔重,獲得的回報卻比較低。”夏慧敏表示,這造成了兒科醫生的流動性也較大。

夏慧敏表示,去年廣州市政府出臺了一些措施解決兒科“燃眉之急”,如提高兒科床位補貼、兒科醫生崗位補貼,鼓勵其他科室的醫生往兒科轉崗等。他所在的醫院也通過讓兒科醫生在夜診、急診加班,提高夜班費、加班費和急診崗位津貼等方式,引導更多兒科醫生填補崗位。

夏慧敏建議,提高兒科夜診、急診的診療費用,將提高的費用直接補貼給醫生;對兒科等特殊崗位、緊缺崗位的醫生而言,他們周末、夜診、急診的工作量應算入加班補貼,而不是放在醫院津貼總量中,“目前政府考核醫院時,把加班費用算入津貼總量,這樣一來,醫院就沒有了足夠的空間補貼兒科醫生。”

陳運彬建議,合理調整兒科醫療服務價格,在調整項目上做到全省各地基本統一。在每年各級公立醫院“績效考核”工作中,將兒科醫務人員收入水平作為考核指標之一;各地在財政上給予兒科扶持政策,條件可行時可直接對兒科醫務人員給予一定補貼。

陳高燕建議,將兒科設置與發展納入醫療機構校驗、綜合醫院建設發展目標和管理評價體係、院長責任目標考核體係及醫院評審評價體係,為兒科發展提供和創造條件;她還建議設立專項兒科醫生培養基金,選送優秀的兒科醫生,特別是中青年的兒科醫生、長期在基層醫院工作的兒科醫生參加有實效的專業培訓,甚至鼓勵出國培訓。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