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通緝》第一集《引領》

來源:央視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1-11 10:22

  【資料:十九大之後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一組】

  新聞播報:2017年12月1日,潛逃9年的“百名紅通人員”周驥陽被緝捕歸案,意味著“百名紅通人員”已經半數到案。

  2017年12月6日,“百名紅通人員”李文革回國投案,到案人數迅速實現從“到半”至“過半”的轉變。

  2018年1月24日,“百名紅通人員”胡玉興回國投案。

  2018年6月20日,“百名紅通人員”袁梅回國投案。

  2018年7月28日,“百名紅通人員”張勇光主動回國投案並退贓。

  2018年12月14日,“百名紅通人員”蔣雷回國投案,那麼這是第55名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

  2018年12月28日,“百名紅通人員”王清偉回國投案自首,這是第56名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

  解説詞:從2015年中國向全球公布百名紅色通緝令人員名單以來,外逃腐敗案件嫌疑人歸案的消息頻繁傳來。黨的十九大以來,已經又有8名“百名紅通人員”歸案。這從一個側面,顯示著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反腐敗鬥爭永遠在路上的決心。

  解説詞:黨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重大判斷。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在新時代,黨要團結帶領人民進行偉大鬥爭、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必須毫不動搖堅持和完善黨的領導,毫不動搖把黨建設得更加堅強有力。

  習近平:人民最痛恨腐敗現象,腐敗是我們黨面臨的最大威脅。要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持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不管腐敗分子逃到哪裏,都要緝拿歸案、繩之以法。

  解説詞: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黨和國家工作全局出發,把全面從嚴治黨納入戰略布局。在國內正風肅紀、反腐懲貪的同時,海外追逃追贓是反腐敗工作的另一個重要戰場,兩個戰場同時發力,共同形成反腐敗的完整鏈條。各級黨委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自覺服從服務于反腐敗工作大局,扎實推進國際追逃追贓工作。2014年以來,截至2018年12月,共從120多個國家和地區追回外逃人員5000多名,其中“百名紅通人員”56人,追回贓款100多億元。

  【資料:“百名紅通”頭號嫌犯楊秀珠回國投案自首】

  解説詞:楊秀珠,在“百名紅通人員”中名列榜首;浙江省建設廳原副廳長,涉嫌在土地開發、項目推進、建築面積增加、配套費減免等事項上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賄賂,同時涉嫌貪污公款,案發後于2003年4月出逃,歷時13年7個月,先後逃亡中國香港、新加坡、法國、荷蘭、意大利、加拿大和美國,最終于2016年11月15日回國投案。

  【字幕:浙江省女子監獄】

  解説詞:2018年,我們見到了正在服刑的楊秀珠。當年,她曾經聲稱“死也要死在美國”,為什麼最終會回國投案,讓許多人好奇。但這的確是楊秀珠自己反復考量後的選擇。

  楊秀珠(“百名紅通人員”1號):在外面,這個苦楚,你們在國內的是領受不了的,我們在外面是知道的。逃亡的人抓緊回來,沒有必要了。反正一個事情,該認的罪就認。

  解説詞:如今的楊秀珠覺得選擇外逃是個錯誤,但當年她並不是這樣想,而是用盡一切辦法,想擺脫追逃的腳步。

  【字幕:荷蘭】

  解説詞:荷蘭,是楊秀珠滯留時間最長的國家。楊秀珠當年出逃時,在新加坡、加拿大、美國都有親屬,但她卻藏身在沒有任何親屬的荷蘭,這給追逃工作組尋找她的去向增加了難度。

  郭建強(浙江省公安廳工作人員):她出逃一定有人幫助,有人辦理,哪些人可能會幫她,就這麼分析來做的。

  解説詞:當時楊秀珠去向不明,工作組分析,有幾名華僑商人通過楊秀珠在溫州拿過土地,幫助她外逃的人可能就在其中。按照這個思路摸排下去,果然發現是一名項目上得到過楊秀珠“照顧”的華僑,幫助她藏身在荷蘭鹿特丹。中國立即提請荷蘭協助拘捕和遣返。2005年6月,荷蘭警方拘捕了楊秀珠,但楊秀珠提出上訴,並申請避難。

  黃光榮(浙江省檢察院工作人員):我們不停地給荷蘭警方提供我們的證據,有一些她國內犯罪的一些證據,想督促他們把她給遣返回來。

  解説詞:從2005年到2014年,楊秀珠案件在阿姆斯特丹法院等荷蘭多家法院多次審理,但她自己回憶在荷蘭的生活,逍遙法外的日子其實也並不逍遙。過去身為領導幹部的她,曾經在中餐館去做幫工,倒不是生活困難,只是因為孤獨寂寞。

  楊秀珠:孤獨感很厲害。倒啤酒,端端碗這都有的。要不然我一個老太婆,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因為荷蘭我沒有親戚,給他們幫幫忙,跟他們多講幾句溫州話,多講幾句中國話,就是這個意思。

  解説詞:雖然遣返停滯,但荷蘭也始終沒有批準楊秀珠的避難申請,她沒有合法身份,也被荷蘭限制出境。楊秀珠就在這種狀態下在荷蘭滯留了11年。直到2014年,這種僵局終于被打破,破局的原因,是中國國際追逃追贓工作發生了根本變化。

  【字幕: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

  解説詞:2014年1月的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對于追逃追贓工作來説意義重大。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對追逃追贓工作作出了方向性的引領。

  習近平:國際追逃工作要好好抓一抓,各有關方面要加大交涉力度,不能讓外國成為一些腐敗分子的避罪天堂,腐敗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們追回來繩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切斷腐敗分子的後路。

  解説詞:過去,一些腐敗分子向海外一逃了之,這樣的現象讓百姓深惡痛絕。如果不能斬斷腐敗分子外逃的後路,必將直接影響整個反腐敗工作的成效。黨中央充分認識到了這個問題的重要性,把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提升到國家政治和外交層面,納入反腐敗工作總體部署,為開展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指明了方向。

  臘翊凡(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局長):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是我們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只有我們切斷了腐敗分子外逃的後路,才會形成有效的遏制。

  解説詞:2015年4月,中國向全球公布“百名紅通人員”名單,這既是向外逃腐敗分子發出的最後通牒,也是向國際社會展現決心的重要宣示。

  傅奎(湖南省委常委、紀委書記 省監委主任 時任中央紀委國際合作局局長):腐敗分子外逃,我們要公開曝光,點名道姓。必須要有破釜沉舟一追到底的這種氣概。公布這100個就是給自己挂牌,就是立下軍令狀。

  解説詞:對于這種前所未有的決心和力度,感受最直接的或許就是被追逃對象。2014年,楊秀珠在荷蘭的處境發生了急劇變化。荷蘭警方再次將她拘捕,送到了位于荷蘭北部格羅寧根市的一處移民收容所。一直關注國內追逃形勢的楊秀珠感到,這並不是避難申請成功的前兆,而是有可能被遣返的跡象。她的感覺沒有錯,正是由于中國加大力度進行推動,荷蘭已經作出遣返的決定。

  解説詞:就在遣返令下達前夕,楊秀珠鋌而走險,在關係人的幫助下從收容所出逃。她持一本假護照,故意設計了極其復雜的逃亡路線,先到法國,再到意大利,再到加拿大,最終目的地是美國。

  楊秀珠:他們安排一個中國老太太跟我差不多年齡,調身份調護照的時候,把我的照片放進去。當時只想到了紐約再説。

  解説詞:為了躲避追查,楊秀珠逃亡的最後一程是選擇乘坐火車,從加拿大多倫多到美國紐約。她自認為無人察覺,還讓親屬故意放出她還在荷蘭的風聲。她並不知道,她在逃亡途中,追逃工作組也在緊張地展開調查,她到達紐約時,工作組也已經查清了她的去向。

  郭建強:因為我們有一個時差問題,跟歐洲,她那邊是白天,我們這裏是半夜了。吃飯、睡覺幾乎都盯著那邊,打地鋪。一有情況就報告,直通北京。

  解説詞:楊秀珠很早就在美國鋪路,她有不少親屬在紐約,親屬名下也有不少資産。她的一個弟弟家住長島,這個區域屬于富人區,離市中心有一定距離,楊秀珠到紐約後就藏身在弟弟家。而另一邊,中國已經向美國通報,並提供了楊秀珠相關犯罪證據,開展司法合作。美方進行調查後,在長島將她拘捕。兩國經過磋商,美方同意立即遣返。楊秀珠已經被送上遣返航班,中方已經作好了接機的準備,但就在此時,出現了意外。

  蔡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副局長):7月份,對楊秀珠進行第一次強制遣返,在這個過程當中,楊秀珠強烈反抗,用頭撞墻,表示自己死都要死到美國。

  解説詞:楊秀珠決定從荷蘭來美國時,認為中美法律制度差異較大,想象中國要從這裏遣返她會更難,肯定可以滯留下來生活。她很快故伎重施,聘請律師上訴,向美國申請避難。她沒有想到,遣返雖然暫時中止,但她並沒能獲得保釋,而是一直被拘押在監獄。從始至終,她沒有如願在紐約過上安定舒適的日子,這座大都市的繁華都與她無關。

  蔡為:她在美國沒有過幾天好日子,待了四十多天,就被美國抓起來了,然後一直在監獄裏面。

  解説詞:楊秀珠的誤判,或許是因為她忘記了一點:反對腐敗,是全世界共同的價值觀。雖然意識形態和法律體係的差異有時會給執法合作帶來一些困難,但只要貪腐證據確鑿,沒有任何國家會成為犯罪分子的避罪天堂。中國把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鮮明地擺到國際社會的聚光燈下,佔據了國際道義制高點,獲得了廣泛支持。

  徐宏(外交部條法司司長):習近平總書記是親自對外做工作,他和很多國家領導人,在會談的時候,都會談到追逃追贓工作,使國際社會高度重視這個問題,都得到了非常積極的回應。很多國家都表示,不會成為腐敗分子的避罪天堂。

  解説詞: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不論是出訪,還是出席國際會議;不論是元首會談,還是接受採訪、發表演講,在各種重大外交活動中近百次談論反腐敗問題,一再闡釋中國的理念和主張。楊秀珠是“百名紅通”1號,突破該案對追逃追贓具有標志性意義,習近平總書記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多個外交場合會面時,每次都談到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問題,也不止一次地談及楊秀珠等重點個案。

  解説詞:兩國領導人的共識,為執法合作奠定了堅實的政治基礎。2014年12月,在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會議上,中美雙方共同確定了五起重點案件,楊秀珠案就是其中之一。

  戴維·魯納(時任美國國務院反腐敗事務協調人):兩國高層領導人對此進行了大量探討,在兩位領導人的關心下,我們和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進行協作,共同創建了反腐敗工作組,我們還致力于強化合作關係,消除逃犯避罪天堂,推動逃犯遣返、資産追回等領域的工作。

  解説詞:“百名紅通人員”的曝光,也讓追逃追贓工作得到了各國輿論和民眾的支持。楊秀珠逃到紐約後,當地華人就有人舉報,上世紀90年代她就以親戚名義,花幾十萬美金在曼哈頓中心區置辦了一座五層小樓,後來以數百萬美金高價轉賣。美國各華人社團也發出明確倡議,但凡發現外逃腐敗分子立即舉報。

  梁冠軍(美國美東華人社團聯合總會主席):絕大部分的華僑華人有一個共同的想法,就是貪腐來的資産,來到這裏享福,他們就對你有排斥在外的一個感覺。如果是街坊知道了,他可能也會去舉報。

  解説詞:楊秀珠被關押在紐約附近的新澤西州哈德遜懲教中心,她在裏面也能從一些渠道感受到外面形勢的變化。隨著時間推移,她發現甚至親屬的態度也漸漸發生變化,從最初支持她上訴,到試探著勸她放棄,到後來,甚至不願再為她提供律師費和生活費。這種變化,和中美聯手針對楊秀珠洗錢行為開展刑事調查直接相關。

  蔡為:在美國司法部的安排下,我們與美國紐約南區的檢察官辦公室,進行了面對面的溝通,向美方提供了我們掌握的證據材料,支持美方對楊秀珠提起刑事訴訟。

  解説詞: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被稱為是美國的王牌反洗錢調查機構,司法部安排他們承辦此案,體現了美國對此案的充分重視。跨國洗錢雖然調查難度高,但有了兩國的通力合作,許多難點都迎刃而解。

  冉剛(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工作人員):楊秀珠到美國之後,事實上也是有人資助的,我們就針對這些開展了調查,調查完了之後,後來還原了整個事實,證明所有的資助她的錢,還是來源于她當年的贓款,從資金入手,把所有的案件,相當于給辦活了。

  解説詞:這種情況下,親屬和關係人自然不敢再為楊秀珠提供資金支持。而且,查實楊秀珠洗錢行為意味著她違反了美國法律,即便不遣返在美國也要坐牢,這對楊秀珠打擊不小。而新的打擊又接踵而至,2015年9月,楊秀珠的另一個弟弟楊進軍被美國強制遣返回中國。楊進軍外逃14年,涉嫌犯罪的行為和楊秀珠案密切相關。這讓楊秀珠滯留美國的信心開始動搖,她試探性地讓親屬聯係了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表示有自首的想法,但提出了一係列無理要求。

  楊澤銳(時任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工作人員):她提出來説,我要回去不坐牢,不審判。這個怎麼做得到呢?我們講紅通一號,你回去還把你當嘉賓接待回去,那絕對不是,你是逃犯。

  解説詞:而最終攻破楊秀珠心理防線的一次打擊,是在2016年7月。楊秀珠雙眼患有疾病需要手術,她也一直以此為由在申請保外就醫,律師告訴她這種情況通常都能獲得保釋。2016年7月1日,哈德遜懲教中心讓她收拾物品,告知她要離開這裏了,她以為保釋成功了。沒想到隨後她被送上飛機,經過四個多小時的飛行,降落在了休斯敦。

  解説詞:休斯敦屬于得克薩斯州,位于美國南部的墨西哥灣之畔,和紐約所處的東海岸距離遙遠。楊秀珠從機場直接被送到了另一所監獄:休斯敦合同監獄。滿心期盼著保釋,盼來的卻是轉監,讓楊秀珠感到了絕望。

  楊秀珠:我兩只眼睛是黃斑變性,兩只眼睛都看不到,對面都看不清楚。所以應該講我有條件要提出來,早點讓我出去,也一年多了,差不多兩年了,他沒有叫我釋放,就把我轉到休斯敦。

  解説詞:之所以楊秀珠被轉監,正是因為她提出需要就醫,而這所監獄醫療條件非常完善。但這讓楊秀珠清楚地認識到:保釋看起來是無望的,在美國只能繼續待在監獄裏。當時她申請避難的案子還在審理中,通知她到紐約移民法庭出庭,但她自己覺得繼續下去意義不大了。

  楊秀珠:説明天要上法庭了,到紐約,我不去。我律師説,你幹嗎,你過來。我説算了,我吃不消了。我説在休斯敦解決掉,我正式提出來我要回家,我要回國了。

  解説詞:楊秀珠讓親屬再次聯係了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表示有誠意自首,希望領事館來進行領事探視。領事館同意前往探視。

  楊澤銳:她説她的親人跟她説,你要是不回去,你在這裏永無寧日,沒有一天日子好過,我説一定是這樣的,她説馬上要失明了,而且越來越嚴重,我們答應她,你回來的第二天,我們就安排你去杭州的醫院,這個是人道的原因,我們都能答應的。

  解説詞:隨後,楊秀珠放棄申請避難。當年11月16日,她投案自首回到中國,經審判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追繳貪污、受賄所得人民幣2640萬元。

  解説詞:楊秀珠作為“百名紅通”一號,她的歸案帶來強烈的震懾效應。不只是楊秀珠,還有不少“百名紅通人員”也相繼歸案,這讓仍然在這些國家的外逃人員看到:他們自認為安全的避罪天堂其實並不安全。中國與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瑞士等重點國家的反腐敗合作機制都在逐步完善,成功案例不斷出現,閆永明案就是又一個范例。

  解説詞:閆永明,“百名紅通人員”第5號,吉林通化金馬藥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涉嫌侵佔公司資金約1.8億元人民幣。2001年11月,閆永明化名“劉陽”潛逃,先是前往澳大利亞,隨後以虛假身份取得新西蘭國籍。擁有了合法身份讓閆永明感覺很安全,他在新西蘭繼續經商,生活堪稱高調。

  【字幕:新西蘭 奧克蘭】

  解説詞:有“帆船之都”美譽的奧克蘭,經濟發達、環境怡人,連續多年被評為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之一。閆永明多年就在這座城市過著優裕的生活,是當地的富豪。

  常寧(公安部經偵局工作人員):(展示新西蘭報紙報道)一個擁有多重身份名字的人。就是説百萬富翁閆永明(劉陽、閆永明、比爾劉)他用了很多的名字。這是他在奧克蘭皇後大道的公寓樓,他在公寓樓的頂層,一層都是他的。

  解説詞:2005年中國就與新西蘭開展司法合作,提供了閆永明是以虛假身份入籍新西蘭的證據,請求進行非法移民遣返,但訴訟持續到2012年,當地法院判決閆永明的新西蘭身份有效,這意味著遣返這條路被堵死,追逃遭遇挫折。

  常寧:這個照片,他從奧克蘭高等法庭出來的時候,跟我們説他打官司沒有輸的時候,都是贏。

  解説詞:當時春風得意的閆永明不會想到,不久的將來,中新反腐敗合作將開啟全新的階段。2013年10月,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期間,習近平總書記與時任新西蘭總理約翰·基會談,約翰·基表示新方願與中方開展反腐敗追逃追贓合作。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訪問新西蘭期間,雙方就中新執法合作達成重要共識。2015年兩國領導人在國際場合會見,也再次談及反腐敗工作。

  解説詞:閆永明案正是兩國合作的重點案件之一。遣返的路走不通,中方轉換思路,提供證據證明閆永明帶到新西蘭的錢是違法所得,推動新西蘭以洗錢罪起訴閆永明,為此新西蘭警方多次應邀來到中國實地調查取證。

  卡瑞格·漢密爾頓(新西蘭警察署調查官):新西蘭需要從中方得到與指控有關的證據。所以我們真的去了中國,去了吉林通化。閆永明案的調查活動規模非常龐大,時間跨度很大,涉及為數眾多的財務材料、財務記錄和文件等,和我們打交道的中方人員都具有嫻熟的業務素養和專業能力,工作態度客觀公正,和他們共事是一次愉快的經歷。

  解説詞:中方扎實的證據得到了認可,2014年,新西蘭警方向法院申請,向閆永明發出了全球資産凍結令。這意味著閆永明全球所有資産都不能再動用。

  常寧:4300多萬新元,凍結之後,他的生活來源,就是新警方每個月給他一部分生活費。那這對于一個做生意的人來講,等于就寸步難行。

  解説詞:生意停擺,只能靠有限生活費度日,這讓習慣了富豪生活的閆永明感到相當難受。而“百名紅通”的公布也讓他的真實身份、犯罪歷史都公開曝光,置于輿論和公眾的審視之下。

  周雷(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工作人員):新西蘭媒體也關注到了,所以媒體也深挖閆永明背後的事,一下曝光了很多以往的種種劣跡,包括在天空塔一擲千金的豪賭,讓他不僅在華人圈,在西方人的圈子裏都是壓力空前加大。

  周暐(奧克蘭總領館副總領事):曾經他在82分鐘當中,輸掉了將近500萬新元,這件事情在當時也是成為各大媒體的一個熱點新聞。

  解説詞:如果一個人的資産被曝光是違法所得,還高調地揮霍享受,不論在哪個國家,都必然遭到反感和排斥。2015年,新西蘭方面正式起訴閆永明涉嫌洗錢罪,一旦法院判決罪名成立,他的資産將被全部沒收。到這時候,閆永明實在坐不住了。他一方面向新西蘭警方表示希望庭外和解,一方面通過新西蘭警方告知中方想要面談。2016年5月,中方派出工作組前往新西蘭,雙方第一次面對面,閆永明提出可以認罪退贓,但不能回國。

  常寧:他説我把錢拿回去,你要撤銷我的紅通。我們很堅定,很堅決地跟他説,只有回去才是唯一的出路。

  【字幕:奧克蘭康迪斯酒店】

  解説詞:閆永明雖然還想討價還價,但他其實也意識到,想逃避罪責已經不可能。2016年裏,追逃工作組共三次應閆永明請求前往新西蘭,每次都和他密集地進行多場對話。追逃工作組立場是閆永明必須簽訂承諾書,認罪退贓並回國接受審判,閆永明態度則一再反復。

  常寧:經常是頭一天坐在這裏面談得很好,説得很好,回去睡一覺,第二天全部推翻了。這個時候我們就明確跟他講,不想再跟你周旋了。

  解説詞:追逃工作組給了閆永明最後期限,一旦過了期限終止對話,他將失去自首從寬的機會。而在閆永明和追逃工作組對話期間,新方指控他洗錢罪一案也多次審理,法庭上出示的詳實證據,讓閆永明意識到再強大的律師團隊也無能為力了。在這種情況下,他終于下了決定。

  常寧:我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們一直在跟他談。後來他回去了,結果到了晚上9點多鐘他又來到我們的駐地找我們,我們就在駐地的大廳裏面,這個時候我認為是他心理鬥爭最激烈的時候。

  周雷:他很焦灼,滿頭大汗,在康迪斯酒店那個大廳裏面,從大堂這邊跑出去那邊跑進來,跑了好長時間,我覺得可能都有倆小時,就是很緊張。他走來走去由他走,我們等他作出決定,該談的都談了。

  解説詞:在酒店大堂裏,這種特殊的對峙一直持續到淩晨兩點,閆永明忽然停止了焦躁的走動,表示他決定在認罪承諾書上簽名。

  常寧:我記得很清楚的一個動作,他好像長出了一口氣説,我簽吧這個字。

  周雷:最後一刻他出具承諾書以後他心裏也釋然了,也不像原來那麼焦灼了,就靜靜地等著了,真的。

  解説詞:由于閆永明已經獲得新西蘭國籍,新西蘭的案件也還在審理中,他回中國自首有一係列法律障礙,但中新雙方基于高度信任的合作願望,經過協商,制定了兩國法律框架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2016年11月,潛逃海外15年的閆永明終于回國自首,在中國土地上接受法律審判。審判之後按照中新雙方商定程序,中方將閆永明再次送回新西蘭,繼續接受新西蘭法律審判。

  邁克·布什(新西蘭警察總監):隨著雙方合作的深入,雙方找到了越來越多的途徑來促進不同司法框架間的合作。新西蘭堅決不會成為腐敗分子的避風港,不論他們來自哪個國家。我們要確保能夠辨識、逮捕、審判這些人,並將他們竊取的財産物歸原主。

  解説詞:新西蘭法庭最終判決閆永明洗錢罪成立,他的資産被全部沒收,並繳納巨額罰金,折合人民幣總共兩個多億,其中1.3億贓款被返還中國。加上此前通過不同方式繳納的違法所得和罰金,中國共計追回贓款人民幣2.82億元。

  周雷:我們創造了很多新的模式,包括人贓俱獲,罪罰兼備,包括對閆永明贓款和罰金的分享模式,包括閆永明在中新兩國都接受審判接受處罰。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就把中新雙方合作偵辦閆永明案件作為一個最佳實踐提供給國際組織,由他們向成員單位進行介紹。

  解説詞:腐敗是各國政府面臨的共同挑戰,中國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理念和實踐,為全球反腐敗治理貢獻著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中國也在各種國際和地區會議上主動設置反腐敗議題,推動相關國際規則的完善,推動國際反腐敗新秩序的建立。

  劉建超(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 時任中央紀委國際合作局局長):要構建國際反腐敗新秩序,我覺得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提法。那麼建立這樣的一個新秩序,實際上是對現有的秩序的一種完善,是一個更加公平,是各國反腐敗的訴求都能夠得到關注的,並且各個國家反腐敗工作都能得到國際社會配合和協助的這樣的一種機制,或者這樣一種秩序。

  【字幕:2014年11月 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解説詞: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通過了《北京反腐敗宣言》,其中體現了中國的有關主張,對于推動亞太地區反腐敗合作朝追逃追贓等務實合作方向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字幕:2016年9月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

  解説詞:2016年,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通過的《反腐敗追逃追贓高級原則》是又一個重要成果,其中開創性地寫入了“零容忍、零漏洞、零障礙”理念,它將為未來二十國之間開展反腐敗合作提供更多支撐,將從中受益的不僅是中國。

  解説詞:中國反腐敗國際合作的倡議得到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響應,國際反腐敗合作不斷向縱深發展。2017年5月,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達成加強反腐敗領域合作等多項共識;2017年11月,第20次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發表《中國─東盟關于全面加強有效反腐敗合作聯合聲明》;2018年7月,金磚國家領導人就加強反腐敗國際合作達成重要共識並寫入《金磚國家領導人約翰內斯堡宣言》。

  解説詞:反腐敗國際合作多邊機制成果豐碩,與多個重點國家的雙邊合作也不斷深化,有的成為雙邊關係的亮點,有力配合了國家整體外交。元首外交為國際追逃追贓奠定了政治基礎,引領反腐敗國際合作深入開展,也為追逃追贓重點個案突破創造了條件。

  解説詞:2018年7月11日,從美國達拉斯飛來的航班,載著最新一個回國投案人員降落在首都機場。這個身穿灰色運動服的男人是17年前一起驚天大案的主犯,17年後終于從美國被押解回國。對于中美執法合作17年的變遷,他作為涉案當事人,有著最直觀的感受。

  解説詞:許超凡,中國銀行廣東省開平支行前任行長,2001年10月外逃。當時和他一同外逃的,還有接任他的兩任行長:余振東和許國俊。三任行長相互勾結掩護,貪污挪用4.85億美元,這起建國以來最大的銀行資金盜用案震驚全國,而許超凡正是三人中的主犯。中國銀行發現巨額虧空後立刻展開全行追查,許超凡聞訊當即通知余振東和許國俊,三人一同先逃到中國香港,再飛往加拿大,再轉機飛往最終目的地:美國。

  解説詞:外逃美國,是他們早就精心鋪好的後路,在此之前,他們已通過假離婚等手段,把妻子兒女都轉移到了美國。在他們看來,中美之間沒有引渡條約,之前也沒有聽説過有人從美國被抓回來,逃往美國是最安全的。

  許超凡(紅通人員):在當時來説,兩個國家之間的執法合作,各個方面都有一定的困難,這是我自己的一個想法。把我抓回來,這個難度會更大。

  【字幕:美國 拉斯維加斯】

  解説詞:一到美國,許超凡等人立即前往拉斯維加斯日夜豪賭。之前他們把巨額資金也轉移到了美國、加拿大、中國香港的多個賬戶,其中一部分存在賭場貴賓賬戶,這些錢無法提現,只能通過賭錢取出,目的是把黑錢洗白。然而很快他們發現,不論是賭場的錢還是其它賬戶的錢,一周之後全部被凍結。

  張曉鳴(司法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沒有引渡條約,但是這不意味著中美之間沒有合作的空間。開平案件發案的時候,2001的3月,中國與美國關于刑事司法協助協定正式生效。

  解説詞:這是中美有史以來第一個司法合作協定,開平支行案也就此成為協定生效後兩國執法合作第一案。中方迅速依據協定向美國提請協助,使得許超凡等人相關賬戶迅速被凍結。按照美國法律,必須有證據表明他們在美國境內觸犯了美國法律,美國才能對他們拘捕和起訴,中方于是向美方提供了多方面證據。

  周楠生(廣東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時任廣東省檢察院工作人員):非法入境、婚姻欺詐、洗錢。他們之前已經先跟妻子假離婚,讓他們妻子去找一個美國人結婚,假結婚後先拿到美國的綠卡,然後再跟假結婚的配偶離婚再復婚。他們這些行為屬于他們美國可以追究的刑事罪行,所以他們才依據這些對他們進行拘捕跟起訴。

  解説詞:美國司法部在全國發出通緝令,三家人只能分頭踏上逃亡之路,余振東前往洛杉磯,許超凡和許國俊則選擇逃往美國中部的小城市。橫貫美國的66號公路,在美國文化中被稱為美國夢的起點,但當許超凡他們沿著這條路向中部逃亡時,才清醒地感到了現實和夢境的差距。

  許超凡:都是在不斷地逃亡之中,待一段時間,然後就覺得這個地方不行,很危險。要再到一個地方,到了另外一個地方,還是覺得心裏面不踏實,然後再到其它地方去。

  解説詞:許超凡在美國中部多個小鎮搬來搬去,他使用假身份,全力隱藏行蹤,然而,人生活在世界上總會留下痕跡。美國警方經過不懈地追查,在許超凡逃亡三年後,2004年10月終于在俄克拉荷馬州一個小鎮將他拘捕。

  許超凡:我覺得美國政府不會抓我,當時我是這麼一個想法。但是情況還是不一樣。突然間就來了幾個美國FBI的一些探員,來核實我的身份,就這樣把我跟我老婆就抓起來了。

  解説詞:許超凡是三個人中最後被找到的。他被捕前一個月,許國俊在堪薩斯州的一個小鎮被捕,余振東則更早就已經落網。由于他們的行為嚴重觸犯了美國法律,美國要對他們起訴並判刑。

  張曉鳴:包括他們的夫人一共六個人,站在美國政府的法律立場觀點上看,這個犯罪集團是嚴重地違反了美國的刑事法律,美國政府的起訴書,對這個犯罪集團一共是15個罪名,每個人名下大概是5到6個罪名。

  解説詞:從中方立場來説,他們應當回到中國接受法律處罰。沒有引渡條約的情況下,中美經過反復磋商形成了一個雙方認可的方案。美國司法體係裏有一個“辯訴交易”,也就是説犯罪嫌疑人如果主動認罪,配合調查,可以從輕處理。美方告知許超凡等人,如果他們主動認罪並同意立即遣返回中國,將在雙方法律框架內獲得從輕判決;而如果不同意立即遣返,他們在美國犯下的也是重罪,將在美國受審並服刑,但這只是為違反美國法律的行為服刑,未來刑滿之後,中國有權繼續對他們在中國涉嫌的罪行進行追訴和審判。面對這個提議,三個人作出了不同的選擇。

  段大啟(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副局長):許超凡是主謀,其次是許國俊,余振東更多的是協從、是幫助。他在這三個人裏面罪行是比較輕的,他首先就承認了自己犯罪的事實,接受遣返中國的要求。

  解説詞:2004年,余振東成為第一個從美國直接遣返回中國的職務犯罪嫌疑人。他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目前他已經服完刑出獄,開始了新的生活,他也很慶幸自己當年作出了回國的選擇。

  余振東:美國那邊也是坐牢,這邊也是坐牢,還不如就在中國坐牢就解決了嘛,因為美國那邊坐,你解決了美國那部分,中國這部分還要追訴你的,你還沒解決。

  解説詞:許超凡和許國俊則拒絕遣返,選擇在美國受審。2009年5月,拉斯維加斯聯邦法院一審判決許超凡入獄25年,許國俊入獄22年,兩人的妻子也都判入獄8年。許超凡提出上訴希望減少刑期,但終審結果仍然維持原判。

  許超凡:當時還有一個僥幸的心理,覺得也不一定能夠罪名都成立,可能有些罪可以拿掉,但最終的結果還是全部都定罪了,就判我25年,當時是蒙了,怎麼會那麼重的一個判刑。

  【字幕:美國 埃爾帕索】

  解説詞:埃爾帕索是位于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的一座城市,一道邊境線之隔就是墨西哥的華雷斯城。許超凡服刑的地方,就在埃爾帕索市的拉圖納監獄。雖然他在美國也要多年坐牢,但是,讓他早日回到中國接受審判,仍然是中方不會放棄的目標。2014年,許超凡案也被列入中美執法合作的五起重點案件,中方會同美方前往監獄和許超凡面對面,再次告知他在美國服完刑也還要面對中國法律的懲處,勸誡他不要再消耗時間和執法成本,早日接受遣返是最明智的選擇。但許超凡此時仍然心存幻想。

  許超凡:還是有點兒僥幸的心理,就是説如果我繼續這樣待下去,説不好,我在美國這邊服刑完了之後,我就算了,我就可以在美國待下去了。

  蔡為:他拒不接受,而且還很囂張,説我知道我是你們重點的追逃對象,但是我如果配合你們,我回去,頂多坐兩年牢。他這種態度,顯然我們不能接受。我跟他説你不把握這次機會,一定會後悔。

  解説詞:一年之後,許超凡果然後悔了。2015年9月,他的妻子鄺婉芳在美國服刑期滿後,立即被強制遣返回中國,這對于本來寄希望刑滿後留在美國的許超凡,無異于一記重擊。2016年,他通過律師表示希望再次和中方工作組見面,有意接受遣返。

  許超凡:就是説有點後悔了,為什麼不早一點走余振東這樣的一條路呢?多折騰十幾年,就是這麼一個想法。

  解説詞:到了這一步,一切其實已經只是時間問題。2018年7月,許超凡最終回國自首。開平支行案目前已經追回贓款20多億人民幣,3名嫌疑人中只有許國俊仍在美國羈押,中方將繼續和美方合作將其遣返回國,並對他在中國涉嫌的罪行進行追訴。這一案件見證了中美17年執法合作的變遷。

  解説詞:在全球化時代,各國之間政治、經濟、科學、文化等各領域的互動越來越頻繁,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從未像如今這樣鮮明。腐敗問題跨境也是這個時代的新挑戰之一,需要各國同心協力,以切實行動增進合作,讓犯罪者付出應有的代價,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中國共産黨在努力構建國內清明政治環境的同時,也願攜手世界各國,在各個領域共同致力于全球良善治理。

  【字幕:2017年12月,中國共産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議】

  習近平:面向未來,中國共産黨願同世界各國政黨加強往來,分享治黨治國經驗,開展文明交流對話,增進彼此戰略信任,同世界各國人民一道,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攜手建設更加美好的世界。

編輯: alan
數字報
《紅色通緝》第一集《引領》
央視網  作者:  2019-01-11

  【資料:十九大之後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一組】

  新聞播報:2017年12月1日,潛逃9年的“百名紅通人員”周驥陽被緝捕歸案,意味著“百名紅通人員”已經半數到案。

  2017年12月6日,“百名紅通人員”李文革回國投案,到案人數迅速實現從“到半”至“過半”的轉變。

  2018年1月24日,“百名紅通人員”胡玉興回國投案。

  2018年6月20日,“百名紅通人員”袁梅回國投案。

  2018年7月28日,“百名紅通人員”張勇光主動回國投案並退贓。

  2018年12月14日,“百名紅通人員”蔣雷回國投案,那麼這是第55名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

  2018年12月28日,“百名紅通人員”王清偉回國投案自首,這是第56名歸案的“百名紅通人員”。

  解説詞:從2015年中國向全球公布百名紅色通緝令人員名單以來,外逃腐敗案件嫌疑人歸案的消息頻繁傳來。黨的十九大以來,已經又有8名“百名紅通人員”歸案。這從一個側面,顯示著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反腐敗鬥爭永遠在路上的決心。

  解説詞:黨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重大判斷。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在新時代,黨要團結帶領人民進行偉大鬥爭、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必須毫不動搖堅持和完善黨的領導,毫不動搖把黨建設得更加堅強有力。

  習近平:人民最痛恨腐敗現象,腐敗是我們黨面臨的最大威脅。要堅持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堅持重遏制、強高壓、長震懾,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不管腐敗分子逃到哪裏,都要緝拿歸案、繩之以法。

  解説詞: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黨和國家工作全局出發,把全面從嚴治黨納入戰略布局。在國內正風肅紀、反腐懲貪的同時,海外追逃追贓是反腐敗工作的另一個重要戰場,兩個戰場同時發力,共同形成反腐敗的完整鏈條。各級黨委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牢固樹立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自覺服從服務于反腐敗工作大局,扎實推進國際追逃追贓工作。2014年以來,截至2018年12月,共從120多個國家和地區追回外逃人員5000多名,其中“百名紅通人員”56人,追回贓款100多億元。

  【資料:“百名紅通”頭號嫌犯楊秀珠回國投案自首】

  解説詞:楊秀珠,在“百名紅通人員”中名列榜首;浙江省建設廳原副廳長,涉嫌在土地開發、項目推進、建築面積增加、配套費減免等事項上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賄賂,同時涉嫌貪污公款,案發後于2003年4月出逃,歷時13年7個月,先後逃亡中國香港、新加坡、法國、荷蘭、意大利、加拿大和美國,最終于2016年11月15日回國投案。

  【字幕:浙江省女子監獄】

  解説詞:2018年,我們見到了正在服刑的楊秀珠。當年,她曾經聲稱“死也要死在美國”,為什麼最終會回國投案,讓許多人好奇。但這的確是楊秀珠自己反復考量後的選擇。

  楊秀珠(“百名紅通人員”1號):在外面,這個苦楚,你們在國內的是領受不了的,我們在外面是知道的。逃亡的人抓緊回來,沒有必要了。反正一個事情,該認的罪就認。

  解説詞:如今的楊秀珠覺得選擇外逃是個錯誤,但當年她並不是這樣想,而是用盡一切辦法,想擺脫追逃的腳步。

  【字幕:荷蘭】

  解説詞:荷蘭,是楊秀珠滯留時間最長的國家。楊秀珠當年出逃時,在新加坡、加拿大、美國都有親屬,但她卻藏身在沒有任何親屬的荷蘭,這給追逃工作組尋找她的去向增加了難度。

  郭建強(浙江省公安廳工作人員):她出逃一定有人幫助,有人辦理,哪些人可能會幫她,就這麼分析來做的。

  解説詞:當時楊秀珠去向不明,工作組分析,有幾名華僑商人通過楊秀珠在溫州拿過土地,幫助她外逃的人可能就在其中。按照這個思路摸排下去,果然發現是一名項目上得到過楊秀珠“照顧”的華僑,幫助她藏身在荷蘭鹿特丹。中國立即提請荷蘭協助拘捕和遣返。2005年6月,荷蘭警方拘捕了楊秀珠,但楊秀珠提出上訴,並申請避難。

  黃光榮(浙江省檢察院工作人員):我們不停地給荷蘭警方提供我們的證據,有一些她國內犯罪的一些證據,想督促他們把她給遣返回來。

  解説詞:從2005年到2014年,楊秀珠案件在阿姆斯特丹法院等荷蘭多家法院多次審理,但她自己回憶在荷蘭的生活,逍遙法外的日子其實也並不逍遙。過去身為領導幹部的她,曾經在中餐館去做幫工,倒不是生活困難,只是因為孤獨寂寞。

  楊秀珠:孤獨感很厲害。倒啤酒,端端碗這都有的。要不然我一個老太婆,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因為荷蘭我沒有親戚,給他們幫幫忙,跟他們多講幾句溫州話,多講幾句中國話,就是這個意思。

  解説詞:雖然遣返停滯,但荷蘭也始終沒有批準楊秀珠的避難申請,她沒有合法身份,也被荷蘭限制出境。楊秀珠就在這種狀態下在荷蘭滯留了11年。直到2014年,這種僵局終于被打破,破局的原因,是中國國際追逃追贓工作發生了根本變化。

  【字幕: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

  解説詞:2014年1月的十八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對于追逃追贓工作來説意義重大。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對追逃追贓工作作出了方向性的引領。

  習近平:國際追逃工作要好好抓一抓,各有關方面要加大交涉力度,不能讓外國成為一些腐敗分子的避罪天堂,腐敗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們追回來繩之以法,5年、10年、20年都要追,切斷腐敗分子的後路。

  解説詞:過去,一些腐敗分子向海外一逃了之,這樣的現象讓百姓深惡痛絕。如果不能斬斷腐敗分子外逃的後路,必將直接影響整個反腐敗工作的成效。黨中央充分認識到了這個問題的重要性,把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提升到國家政治和外交層面,納入反腐敗工作總體部署,為開展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指明了方向。

  臘翊凡(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局長):國際追逃追贓工作,是我們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只有我們切斷了腐敗分子外逃的後路,才會形成有效的遏制。

  解説詞:2015年4月,中國向全球公布“百名紅通人員”名單,這既是向外逃腐敗分子發出的最後通牒,也是向國際社會展現決心的重要宣示。

  傅奎(湖南省委常委、紀委書記 省監委主任 時任中央紀委國際合作局局長):腐敗分子外逃,我們要公開曝光,點名道姓。必須要有破釜沉舟一追到底的這種氣概。公布這100個就是給自己挂牌,就是立下軍令狀。

  解説詞:對于這種前所未有的決心和力度,感受最直接的或許就是被追逃對象。2014年,楊秀珠在荷蘭的處境發生了急劇變化。荷蘭警方再次將她拘捕,送到了位于荷蘭北部格羅寧根市的一處移民收容所。一直關注國內追逃形勢的楊秀珠感到,這並不是避難申請成功的前兆,而是有可能被遣返的跡象。她的感覺沒有錯,正是由于中國加大力度進行推動,荷蘭已經作出遣返的決定。

  解説詞:就在遣返令下達前夕,楊秀珠鋌而走險,在關係人的幫助下從收容所出逃。她持一本假護照,故意設計了極其復雜的逃亡路線,先到法國,再到意大利,再到加拿大,最終目的地是美國。

  楊秀珠:他們安排一個中國老太太跟我差不多年齡,調身份調護照的時候,把我的照片放進去。當時只想到了紐約再説。

  解説詞:為了躲避追查,楊秀珠逃亡的最後一程是選擇乘坐火車,從加拿大多倫多到美國紐約。她自認為無人察覺,還讓親屬故意放出她還在荷蘭的風聲。她並不知道,她在逃亡途中,追逃工作組也在緊張地展開調查,她到達紐約時,工作組也已經查清了她的去向。

  郭建強:因為我們有一個時差問題,跟歐洲,她那邊是白天,我們這裏是半夜了。吃飯、睡覺幾乎都盯著那邊,打地鋪。一有情況就報告,直通北京。

  解説詞:楊秀珠很早就在美國鋪路,她有不少親屬在紐約,親屬名下也有不少資産。她的一個弟弟家住長島,這個區域屬于富人區,離市中心有一定距離,楊秀珠到紐約後就藏身在弟弟家。而另一邊,中國已經向美國通報,並提供了楊秀珠相關犯罪證據,開展司法合作。美方進行調查後,在長島將她拘捕。兩國經過磋商,美方同意立即遣返。楊秀珠已經被送上遣返航班,中方已經作好了接機的準備,但就在此時,出現了意外。

  蔡為(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副局長):7月份,對楊秀珠進行第一次強制遣返,在這個過程當中,楊秀珠強烈反抗,用頭撞墻,表示自己死都要死到美國。

  解説詞:楊秀珠決定從荷蘭來美國時,認為中美法律制度差異較大,想象中國要從這裏遣返她會更難,肯定可以滯留下來生活。她很快故伎重施,聘請律師上訴,向美國申請避難。她沒有想到,遣返雖然暫時中止,但她並沒能獲得保釋,而是一直被拘押在監獄。從始至終,她沒有如願在紐約過上安定舒適的日子,這座大都市的繁華都與她無關。

  蔡為:她在美國沒有過幾天好日子,待了四十多天,就被美國抓起來了,然後一直在監獄裏面。

  解説詞:楊秀珠的誤判,或許是因為她忘記了一點:反對腐敗,是全世界共同的價值觀。雖然意識形態和法律體係的差異有時會給執法合作帶來一些困難,但只要貪腐證據確鑿,沒有任何國家會成為犯罪分子的避罪天堂。中國把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鮮明地擺到國際社會的聚光燈下,佔據了國際道義制高點,獲得了廣泛支持。

  徐宏(外交部條法司司長):習近平總書記是親自對外做工作,他和很多國家領導人,在會談的時候,都會談到追逃追贓工作,使國際社會高度重視這個問題,都得到了非常積極的回應。很多國家都表示,不會成為腐敗分子的避罪天堂。

  解説詞: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不論是出訪,還是出席國際會議;不論是元首會談,還是接受採訪、發表演講,在各種重大外交活動中近百次談論反腐敗問題,一再闡釋中國的理念和主張。楊秀珠是“百名紅通”1號,突破該案對追逃追贓具有標志性意義,習近平總書記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多個外交場合會面時,每次都談到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問題,也不止一次地談及楊秀珠等重點個案。

  解説詞:兩國領導人的共識,為執法合作奠定了堅實的政治基礎。2014年12月,在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會議上,中美雙方共同確定了五起重點案件,楊秀珠案就是其中之一。

  戴維·魯納(時任美國國務院反腐敗事務協調人):兩國高層領導人對此進行了大量探討,在兩位領導人的關心下,我們和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進行協作,共同創建了反腐敗工作組,我們還致力于強化合作關係,消除逃犯避罪天堂,推動逃犯遣返、資産追回等領域的工作。

  解説詞:“百名紅通人員”的曝光,也讓追逃追贓工作得到了各國輿論和民眾的支持。楊秀珠逃到紐約後,當地華人就有人舉報,上世紀90年代她就以親戚名義,花幾十萬美金在曼哈頓中心區置辦了一座五層小樓,後來以數百萬美金高價轉賣。美國各華人社團也發出明確倡議,但凡發現外逃腐敗分子立即舉報。

  梁冠軍(美國美東華人社團聯合總會主席):絕大部分的華僑華人有一個共同的想法,就是貪腐來的資産,來到這裏享福,他們就對你有排斥在外的一個感覺。如果是街坊知道了,他可能也會去舉報。

  解説詞:楊秀珠被關押在紐約附近的新澤西州哈德遜懲教中心,她在裏面也能從一些渠道感受到外面形勢的變化。隨著時間推移,她發現甚至親屬的態度也漸漸發生變化,從最初支持她上訴,到試探著勸她放棄,到後來,甚至不願再為她提供律師費和生活費。這種變化,和中美聯手針對楊秀珠洗錢行為開展刑事調查直接相關。

  蔡為:在美國司法部的安排下,我們與美國紐約南區的檢察官辦公室,進行了面對面的溝通,向美方提供了我們掌握的證據材料,支持美方對楊秀珠提起刑事訴訟。

  解説詞: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辦公室,被稱為是美國的王牌反洗錢調查機構,司法部安排他們承辦此案,體現了美國對此案的充分重視。跨國洗錢雖然調查難度高,但有了兩國的通力合作,許多難點都迎刃而解。

  冉剛(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工作人員):楊秀珠到美國之後,事實上也是有人資助的,我們就針對這些開展了調查,調查完了之後,後來還原了整個事實,證明所有的資助她的錢,還是來源于她當年的贓款,從資金入手,把所有的案件,相當于給辦活了。

  解説詞:這種情況下,親屬和關係人自然不敢再為楊秀珠提供資金支持。而且,查實楊秀珠洗錢行為意味著她違反了美國法律,即便不遣返在美國也要坐牢,這對楊秀珠打擊不小。而新的打擊又接踵而至,2015年9月,楊秀珠的另一個弟弟楊進軍被美國強制遣返回中國。楊進軍外逃14年,涉嫌犯罪的行為和楊秀珠案密切相關。這讓楊秀珠滯留美國的信心開始動搖,她試探性地讓親屬聯係了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表示有自首的想法,但提出了一係列無理要求。

  楊澤銳(時任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工作人員):她提出來説,我要回去不坐牢,不審判。這個怎麼做得到呢?我們講紅通一號,你回去還把你當嘉賓接待回去,那絕對不是,你是逃犯。

  解説詞:而最終攻破楊秀珠心理防線的一次打擊,是在2016年7月。楊秀珠雙眼患有疾病需要手術,她也一直以此為由在申請保外就醫,律師告訴她這種情況通常都能獲得保釋。2016年7月1日,哈德遜懲教中心讓她收拾物品,告知她要離開這裏了,她以為保釋成功了。沒想到隨後她被送上飛機,經過四個多小時的飛行,降落在了休斯敦。

  解説詞:休斯敦屬于得克薩斯州,位于美國南部的墨西哥灣之畔,和紐約所處的東海岸距離遙遠。楊秀珠從機場直接被送到了另一所監獄:休斯敦合同監獄。滿心期盼著保釋,盼來的卻是轉監,讓楊秀珠感到了絕望。

  楊秀珠:我兩只眼睛是黃斑變性,兩只眼睛都看不到,對面都看不清楚。所以應該講我有條件要提出來,早點讓我出去,也一年多了,差不多兩年了,他沒有叫我釋放,就把我轉到休斯敦。

  解説詞:之所以楊秀珠被轉監,正是因為她提出需要就醫,而這所監獄醫療條件非常完善。但這讓楊秀珠清楚地認識到:保釋看起來是無望的,在美國只能繼續待在監獄裏。當時她申請避難的案子還在審理中,通知她到紐約移民法庭出庭,但她自己覺得繼續下去意義不大了。

  楊秀珠:説明天要上法庭了,到紐約,我不去。我律師説,你幹嗎,你過來。我説算了,我吃不消了。我説在休斯敦解決掉,我正式提出來我要回家,我要回國了。

  解説詞:楊秀珠讓親屬再次聯係了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表示有誠意自首,希望領事館來進行領事探視。領事館同意前往探視。

  楊澤銳:她説她的親人跟她説,你要是不回去,你在這裏永無寧日,沒有一天日子好過,我説一定是這樣的,她説馬上要失明了,而且越來越嚴重,我們答應她,你回來的第二天,我們就安排你去杭州的醫院,這個是人道的原因,我們都能答應的。

  解説詞:隨後,楊秀珠放棄申請避難。當年11月16日,她投案自首回到中國,經審判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追繳貪污、受賄所得人民幣2640萬元。

  解説詞:楊秀珠作為“百名紅通”一號,她的歸案帶來強烈的震懾效應。不只是楊秀珠,還有不少“百名紅通人員”也相繼歸案,這讓仍然在這些國家的外逃人員看到:他們自認為安全的避罪天堂其實並不安全。中國與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瑞士等重點國家的反腐敗合作機制都在逐步完善,成功案例不斷出現,閆永明案就是又一個范例。

  解説詞:閆永明,“百名紅通人員”第5號,吉林通化金馬藥業有限公司原董事長,涉嫌侵佔公司資金約1.8億元人民幣。2001年11月,閆永明化名“劉陽”潛逃,先是前往澳大利亞,隨後以虛假身份取得新西蘭國籍。擁有了合法身份讓閆永明感覺很安全,他在新西蘭繼續經商,生活堪稱高調。

  【字幕:新西蘭 奧克蘭】

  解説詞:有“帆船之都”美譽的奧克蘭,經濟發達、環境怡人,連續多年被評為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之一。閆永明多年就在這座城市過著優裕的生活,是當地的富豪。

  常寧(公安部經偵局工作人員):(展示新西蘭報紙報道)一個擁有多重身份名字的人。就是説百萬富翁閆永明(劉陽、閆永明、比爾劉)他用了很多的名字。這是他在奧克蘭皇後大道的公寓樓,他在公寓樓的頂層,一層都是他的。

  解説詞:2005年中國就與新西蘭開展司法合作,提供了閆永明是以虛假身份入籍新西蘭的證據,請求進行非法移民遣返,但訴訟持續到2012年,當地法院判決閆永明的新西蘭身份有效,這意味著遣返這條路被堵死,追逃遭遇挫折。

  常寧:這個照片,他從奧克蘭高等法庭出來的時候,跟我們説他打官司沒有輸的時候,都是贏。

  解説詞:當時春風得意的閆永明不會想到,不久的將來,中新反腐敗合作將開啟全新的階段。2013年10月,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會議期間,習近平總書記與時任新西蘭總理約翰·基會談,約翰·基表示新方願與中方開展反腐敗追逃追贓合作。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訪問新西蘭期間,雙方就中新執法合作達成重要共識。2015年兩國領導人在國際場合會見,也再次談及反腐敗工作。

  解説詞:閆永明案正是兩國合作的重點案件之一。遣返的路走不通,中方轉換思路,提供證據證明閆永明帶到新西蘭的錢是違法所得,推動新西蘭以洗錢罪起訴閆永明,為此新西蘭警方多次應邀來到中國實地調查取證。

  卡瑞格·漢密爾頓(新西蘭警察署調查官):新西蘭需要從中方得到與指控有關的證據。所以我們真的去了中國,去了吉林通化。閆永明案的調查活動規模非常龐大,時間跨度很大,涉及為數眾多的財務材料、財務記錄和文件等,和我們打交道的中方人員都具有嫻熟的業務素養和專業能力,工作態度客觀公正,和他們共事是一次愉快的經歷。

  解説詞:中方扎實的證據得到了認可,2014年,新西蘭警方向法院申請,向閆永明發出了全球資産凍結令。這意味著閆永明全球所有資産都不能再動用。

  常寧:4300多萬新元,凍結之後,他的生活來源,就是新警方每個月給他一部分生活費。那這對于一個做生意的人來講,等于就寸步難行。

  解説詞:生意停擺,只能靠有限生活費度日,這讓習慣了富豪生活的閆永明感到相當難受。而“百名紅通”的公布也讓他的真實身份、犯罪歷史都公開曝光,置于輿論和公眾的審視之下。

  周雷(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工作人員):新西蘭媒體也關注到了,所以媒體也深挖閆永明背後的事,一下曝光了很多以往的種種劣跡,包括在天空塔一擲千金的豪賭,讓他不僅在華人圈,在西方人的圈子裏都是壓力空前加大。

  周暐(奧克蘭總領館副總領事):曾經他在82分鐘當中,輸掉了將近500萬新元,這件事情在當時也是成為各大媒體的一個熱點新聞。

  解説詞:如果一個人的資産被曝光是違法所得,還高調地揮霍享受,不論在哪個國家,都必然遭到反感和排斥。2015年,新西蘭方面正式起訴閆永明涉嫌洗錢罪,一旦法院判決罪名成立,他的資産將被全部沒收。到這時候,閆永明實在坐不住了。他一方面向新西蘭警方表示希望庭外和解,一方面通過新西蘭警方告知中方想要面談。2016年5月,中方派出工作組前往新西蘭,雙方第一次面對面,閆永明提出可以認罪退贓,但不能回國。

  常寧:他説我把錢拿回去,你要撤銷我的紅通。我們很堅定,很堅決地跟他説,只有回去才是唯一的出路。

  【字幕:奧克蘭康迪斯酒店】

  解説詞:閆永明雖然還想討價還價,但他其實也意識到,想逃避罪責已經不可能。2016年裏,追逃工作組共三次應閆永明請求前往新西蘭,每次都和他密集地進行多場對話。追逃工作組立場是閆永明必須簽訂承諾書,認罪退贓並回國接受審判,閆永明態度則一再反復。

  常寧:經常是頭一天坐在這裏面談得很好,説得很好,回去睡一覺,第二天全部推翻了。這個時候我們就明確跟他講,不想再跟你周旋了。

  解説詞:追逃工作組給了閆永明最後期限,一旦過了期限終止對話,他將失去自首從寬的機會。而在閆永明和追逃工作組對話期間,新方指控他洗錢罪一案也多次審理,法庭上出示的詳實證據,讓閆永明意識到再強大的律師團隊也無能為力了。在這種情況下,他終于下了決定。

  常寧:我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們一直在跟他談。後來他回去了,結果到了晚上9點多鐘他又來到我們的駐地找我們,我們就在駐地的大廳裏面,這個時候我認為是他心理鬥爭最激烈的時候。

  周雷:他很焦灼,滿頭大汗,在康迪斯酒店那個大廳裏面,從大堂這邊跑出去那邊跑進來,跑了好長時間,我覺得可能都有倆小時,就是很緊張。他走來走去由他走,我們等他作出決定,該談的都談了。

  解説詞:在酒店大堂裏,這種特殊的對峙一直持續到淩晨兩點,閆永明忽然停止了焦躁的走動,表示他決定在認罪承諾書上簽名。

  常寧:我記得很清楚的一個動作,他好像長出了一口氣説,我簽吧這個字。

  周雷:最後一刻他出具承諾書以後他心裏也釋然了,也不像原來那麼焦灼了,就靜靜地等著了,真的。

  解説詞:由于閆永明已經獲得新西蘭國籍,新西蘭的案件也還在審理中,他回中國自首有一係列法律障礙,但中新雙方基于高度信任的合作願望,經過協商,制定了兩國法律框架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案。2016年11月,潛逃海外15年的閆永明終于回國自首,在中國土地上接受法律審判。審判之後按照中新雙方商定程序,中方將閆永明再次送回新西蘭,繼續接受新西蘭法律審判。

  邁克·布什(新西蘭警察總監):隨著雙方合作的深入,雙方找到了越來越多的途徑來促進不同司法框架間的合作。新西蘭堅決不會成為腐敗分子的避風港,不論他們來自哪個國家。我們要確保能夠辨識、逮捕、審判這些人,並將他們竊取的財産物歸原主。

  解説詞:新西蘭法庭最終判決閆永明洗錢罪成立,他的資産被全部沒收,並繳納巨額罰金,折合人民幣總共兩個多億,其中1.3億贓款被返還中國。加上此前通過不同方式繳納的違法所得和罰金,中國共計追回贓款人民幣2.82億元。

  周雷:我們創造了很多新的模式,包括人贓俱獲,罪罰兼備,包括對閆永明贓款和罰金的分享模式,包括閆永明在中新兩國都接受審判接受處罰。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就把中新雙方合作偵辦閆永明案件作為一個最佳實踐提供給國際組織,由他們向成員單位進行介紹。

  解説詞:腐敗是各國政府面臨的共同挑戰,中國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理念和實踐,為全球反腐敗治理貢獻著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中國也在各種國際和地區會議上主動設置反腐敗議題,推動相關國際規則的完善,推動國際反腐敗新秩序的建立。

  劉建超(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 時任中央紀委國際合作局局長):要構建國際反腐敗新秩序,我覺得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提法。那麼建立這樣的一個新秩序,實際上是對現有的秩序的一種完善,是一個更加公平,是各國反腐敗的訴求都能夠得到關注的,並且各個國家反腐敗工作都能得到國際社會配合和協助的這樣的一種機制,或者這樣一種秩序。

  【字幕:2014年11月 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解説詞:2014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通過了《北京反腐敗宣言》,其中體現了中國的有關主張,對于推動亞太地區反腐敗合作朝追逃追贓等務實合作方向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字幕:2016年9月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

  解説詞:2016年,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通過的《反腐敗追逃追贓高級原則》是又一個重要成果,其中開創性地寫入了“零容忍、零漏洞、零障礙”理念,它將為未來二十國之間開展反腐敗合作提供更多支撐,將從中受益的不僅是中國。

  解説詞:中國反腐敗國際合作的倡議得到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響應,國際反腐敗合作不斷向縱深發展。2017年5月,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達成加強反腐敗領域合作等多項共識;2017年11月,第20次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發表《中國─東盟關于全面加強有效反腐敗合作聯合聲明》;2018年7月,金磚國家領導人就加強反腐敗國際合作達成重要共識並寫入《金磚國家領導人約翰內斯堡宣言》。

  解説詞:反腐敗國際合作多邊機制成果豐碩,與多個重點國家的雙邊合作也不斷深化,有的成為雙邊關係的亮點,有力配合了國家整體外交。元首外交為國際追逃追贓奠定了政治基礎,引領反腐敗國際合作深入開展,也為追逃追贓重點個案突破創造了條件。

  解説詞:2018年7月11日,從美國達拉斯飛來的航班,載著最新一個回國投案人員降落在首都機場。這個身穿灰色運動服的男人是17年前一起驚天大案的主犯,17年後終于從美國被押解回國。對于中美執法合作17年的變遷,他作為涉案當事人,有著最直觀的感受。

  解説詞:許超凡,中國銀行廣東省開平支行前任行長,2001年10月外逃。當時和他一同外逃的,還有接任他的兩任行長:余振東和許國俊。三任行長相互勾結掩護,貪污挪用4.85億美元,這起建國以來最大的銀行資金盜用案震驚全國,而許超凡正是三人中的主犯。中國銀行發現巨額虧空後立刻展開全行追查,許超凡聞訊當即通知余振東和許國俊,三人一同先逃到中國香港,再飛往加拿大,再轉機飛往最終目的地:美國。

  解説詞:外逃美國,是他們早就精心鋪好的後路,在此之前,他們已通過假離婚等手段,把妻子兒女都轉移到了美國。在他們看來,中美之間沒有引渡條約,之前也沒有聽説過有人從美國被抓回來,逃往美國是最安全的。

  許超凡(紅通人員):在當時來説,兩個國家之間的執法合作,各個方面都有一定的困難,這是我自己的一個想法。把我抓回來,這個難度會更大。

  【字幕:美國 拉斯維加斯】

  解説詞:一到美國,許超凡等人立即前往拉斯維加斯日夜豪賭。之前他們把巨額資金也轉移到了美國、加拿大、中國香港的多個賬戶,其中一部分存在賭場貴賓賬戶,這些錢無法提現,只能通過賭錢取出,目的是把黑錢洗白。然而很快他們發現,不論是賭場的錢還是其它賬戶的錢,一周之後全部被凍結。

  張曉鳴(司法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沒有引渡條約,但是這不意味著中美之間沒有合作的空間。開平案件發案的時候,2001的3月,中國與美國關于刑事司法協助協定正式生效。

  解説詞:這是中美有史以來第一個司法合作協定,開平支行案也就此成為協定生效後兩國執法合作第一案。中方迅速依據協定向美國提請協助,使得許超凡等人相關賬戶迅速被凍結。按照美國法律,必須有證據表明他們在美國境內觸犯了美國法律,美國才能對他們拘捕和起訴,中方于是向美方提供了多方面證據。

  周楠生(廣東省紀委監委工作人員 時任廣東省檢察院工作人員):非法入境、婚姻欺詐、洗錢。他們之前已經先跟妻子假離婚,讓他們妻子去找一個美國人結婚,假結婚後先拿到美國的綠卡,然後再跟假結婚的配偶離婚再復婚。他們這些行為屬于他們美國可以追究的刑事罪行,所以他們才依據這些對他們進行拘捕跟起訴。

  解説詞:美國司法部在全國發出通緝令,三家人只能分頭踏上逃亡之路,余振東前往洛杉磯,許超凡和許國俊則選擇逃往美國中部的小城市。橫貫美國的66號公路,在美國文化中被稱為美國夢的起點,但當許超凡他們沿著這條路向中部逃亡時,才清醒地感到了現實和夢境的差距。

  許超凡:都是在不斷地逃亡之中,待一段時間,然後就覺得這個地方不行,很危險。要再到一個地方,到了另外一個地方,還是覺得心裏面不踏實,然後再到其它地方去。

  解説詞:許超凡在美國中部多個小鎮搬來搬去,他使用假身份,全力隱藏行蹤,然而,人生活在世界上總會留下痕跡。美國警方經過不懈地追查,在許超凡逃亡三年後,2004年10月終于在俄克拉荷馬州一個小鎮將他拘捕。

  許超凡:我覺得美國政府不會抓我,當時我是這麼一個想法。但是情況還是不一樣。突然間就來了幾個美國FBI的一些探員,來核實我的身份,就這樣把我跟我老婆就抓起來了。

  解説詞:許超凡是三個人中最後被找到的。他被捕前一個月,許國俊在堪薩斯州的一個小鎮被捕,余振東則更早就已經落網。由于他們的行為嚴重觸犯了美國法律,美國要對他們起訴並判刑。

  張曉鳴:包括他們的夫人一共六個人,站在美國政府的法律立場觀點上看,這個犯罪集團是嚴重地違反了美國的刑事法律,美國政府的起訴書,對這個犯罪集團一共是15個罪名,每個人名下大概是5到6個罪名。

  解説詞:從中方立場來説,他們應當回到中國接受法律處罰。沒有引渡條約的情況下,中美經過反復磋商形成了一個雙方認可的方案。美國司法體係裏有一個“辯訴交易”,也就是説犯罪嫌疑人如果主動認罪,配合調查,可以從輕處理。美方告知許超凡等人,如果他們主動認罪並同意立即遣返回中國,將在雙方法律框架內獲得從輕判決;而如果不同意立即遣返,他們在美國犯下的也是重罪,將在美國受審並服刑,但這只是為違反美國法律的行為服刑,未來刑滿之後,中國有權繼續對他們在中國涉嫌的罪行進行追訴和審判。面對這個提議,三個人作出了不同的選擇。

  段大啟(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副局長):許超凡是主謀,其次是許國俊,余振東更多的是協從、是幫助。他在這三個人裏面罪行是比較輕的,他首先就承認了自己犯罪的事實,接受遣返中國的要求。

  解説詞:2004年,余振東成為第一個從美國直接遣返回中國的職務犯罪嫌疑人。他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目前他已經服完刑出獄,開始了新的生活,他也很慶幸自己當年作出了回國的選擇。

  余振東:美國那邊也是坐牢,這邊也是坐牢,還不如就在中國坐牢就解決了嘛,因為美國那邊坐,你解決了美國那部分,中國這部分還要追訴你的,你還沒解決。

  解説詞:許超凡和許國俊則拒絕遣返,選擇在美國受審。2009年5月,拉斯維加斯聯邦法院一審判決許超凡入獄25年,許國俊入獄22年,兩人的妻子也都判入獄8年。許超凡提出上訴希望減少刑期,但終審結果仍然維持原判。

  許超凡:當時還有一個僥幸的心理,覺得也不一定能夠罪名都成立,可能有些罪可以拿掉,但最終的結果還是全部都定罪了,就判我25年,當時是蒙了,怎麼會那麼重的一個判刑。

  【字幕:美國 埃爾帕索】

  解説詞:埃爾帕索是位于美國和墨西哥邊境的一座城市,一道邊境線之隔就是墨西哥的華雷斯城。許超凡服刑的地方,就在埃爾帕索市的拉圖納監獄。雖然他在美國也要多年坐牢,但是,讓他早日回到中國接受審判,仍然是中方不會放棄的目標。2014年,許超凡案也被列入中美執法合作的五起重點案件,中方會同美方前往監獄和許超凡面對面,再次告知他在美國服完刑也還要面對中國法律的懲處,勸誡他不要再消耗時間和執法成本,早日接受遣返是最明智的選擇。但許超凡此時仍然心存幻想。

  許超凡:還是有點兒僥幸的心理,就是説如果我繼續這樣待下去,説不好,我在美國這邊服刑完了之後,我就算了,我就可以在美國待下去了。

  蔡為:他拒不接受,而且還很囂張,説我知道我是你們重點的追逃對象,但是我如果配合你們,我回去,頂多坐兩年牢。他這種態度,顯然我們不能接受。我跟他説你不把握這次機會,一定會後悔。

  解説詞:一年之後,許超凡果然後悔了。2015年9月,他的妻子鄺婉芳在美國服刑期滿後,立即被強制遣返回中國,這對于本來寄希望刑滿後留在美國的許超凡,無異于一記重擊。2016年,他通過律師表示希望再次和中方工作組見面,有意接受遣返。

  許超凡:就是説有點後悔了,為什麼不早一點走余振東這樣的一條路呢?多折騰十幾年,就是這麼一個想法。

  解説詞:到了這一步,一切其實已經只是時間問題。2018年7月,許超凡最終回國自首。開平支行案目前已經追回贓款20多億人民幣,3名嫌疑人中只有許國俊仍在美國羈押,中方將繼續和美方合作將其遣返回國,並對他在中國涉嫌的罪行進行追訴。這一案件見證了中美17年執法合作的變遷。

  解説詞:在全球化時代,各國之間政治、經濟、科學、文化等各領域的互動越來越頻繁,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從未像如今這樣鮮明。腐敗問題跨境也是這個時代的新挑戰之一,需要各國同心協力,以切實行動增進合作,讓犯罪者付出應有的代價,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中國共産黨在努力構建國內清明政治環境的同時,也願攜手世界各國,在各個領域共同致力于全球良善治理。

  【字幕:2017年12月,中國共産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議】

  習近平:面向未來,中國共産黨願同世界各國政黨加強往來,分享治黨治國經驗,開展文明交流對話,增進彼此戰略信任,同世界各國人民一道,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攜手建設更加美好的世界。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