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 一抓到底正風紀

來源:央視新聞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1-10 08:30

△視頻: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 一抓到底正風紀

美麗秦嶺,違建別墅不斷蔓延。中央要求必須整治,地方政府敷衍了事,形式主義走過場,官僚主義不作為。總書記作出六次重要批示指示,扭住不放清頑疾,親力親為治亂象,一抓到底正風紀。

2018年7月以來,“秦嶺違建別墅拆除”備受社會關注。中央、省、市三級打響秦嶺保衛戰,秦嶺北麓西安段共有1194棟違建別墅被列為查處整治對象。

近年來,習近平總書記對秦嶺違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問題和秦嶺生態環境保護先後六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這次拆違整治,中央指派中紀委副書記、國家監委副主任徐令義擔任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

徐令義:為什麼黨中央的明確要求,在一些地方貫徹落實得不認真、不徹底?表態的調門很高,落實的效果差,甚至陽奉陰違?歸結起來就是違建別墅它是一個表像,不講政治是根本。

地方上的違章建築何以驚動中央?習近平總書記為何四年來就同一問題作出六次重要批示指示?秦嶺違建別墅這一沉疴頑疾始終得不到解決的背後,反映了怎樣的政治問題?

秦嶺是中國南北地理分界線,更是涵養八百里秦川的一道生態屏障,具有調節氣候、保持水土、涵養水源、維護生物多樣性等諸多功能。

從西安市區開車半個多小時就到了秦嶺北麓山腳下,沿途隨處可見“保護秦嶺,整治違建”的標語,當地人説,在這次整治之前,進山的必經之路上多是別墅樓盤的銷售廣告。

記者:你們判斷這些房子幹什麼用的?

村民:當時建的時候都知道,是蓋的別墅。

記者:也是眼瞅著別墅蓋起來了?

村民:蓋得密密麻麻,那麼大一片,你肯定對這個生態環境還是有影響的。

記者:那個別墅建起以後你們進去看過嗎?

村民:進去看過。人家説這一套房要賣一千多萬,1700(萬)1800(萬)。

一段時間以來,秦嶺北麓不斷出現違規、違法建設的別墅,中央雖然三令五申、地方也出臺多項政策法規,要求保護好秦嶺生態環境,但是還是有很多人盯上了秦嶺的好山好水,試圖將“國家公園”變為“私家花園”,嚴重破壞了生態環境。

2014年3月,秦嶺違建別墅破壞生態環境情況再次被媒體曝光。

董軍:秦嶺北麓違章建築的問題,反映到政府、反映到上級來的這種問題也是比較多。那個時候只是認識到,它是一種建設上的違規行為,還把它沒有上升到整個生態環境保護這樣一個高度來認識。

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更是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治國理政的重要戰略位置,形成並積極推進“五位一體”總體佈局。

2014年5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就秦嶺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別墅問題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陜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負責同志關注此事。

劉小燕:(2014年)5月15日,省委辦公廳收到中辦督察室轉來的總書記的重要批示。時任省委的主要領導批示:由省委督察室會同西安市,儘快查清向中央報送材料。

記者:就這個事,陜西省委有沒有在省委的常委會上傳達學習?

劉小燕:當時沒有,就是當時時任主要領導批示。

接到總書記的重要批示,時任陜西省委主要領導沒有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傳達學習,也沒有進行專題研究,只是簡單地批示省委督察室會同西安市委儘快查清、向中央報送材料。時任省政府主要領導也只是進行了圈閱。

5月17日,時任陜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批轉時任西安市市長董軍閱處。

董軍:看到以後,我就在承辦的文件單上我又批了一段話,意思要求相關區縣按照總書記的要求,全力抓好落實。

5月19日上午,西安市政府按日常工作安排召開了市政府常務會。會議間隙,時任市長董軍將長安區、戶縣等區縣領導召集到會議室外的走廊,簡單作了口頭佈置。

董軍:現在看來,確實是政治站位不高,而且工作也很不到位。

對中央的工作部署、對總書記的重要批示,陜西省和西安市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層層空轉。這為後來秦嶺違建別墅整而未治、禁而不絕埋下了隱患。

陳章永:總書記的第一次重要批示在省市區三級主要領導的層層批示中空轉,這也暴露出一個當時的(省市)兩級主要領導,對貫徹落實總書記批示,思想上是極不重視的。

在對相關區縣領導作了口頭佈置後,董軍在隨後召開的市政府常務會上沒有傳達、學習總書記的重要批示,以至於參會的常務副市長岳華峰直到一個月後才聽説此事。

記者:六月份你才知道?

岳華峰:到六月份左右,我作為市政府的班子成員,要參加相應的會議,通過參加會議才聽到了怎麼調查啊、總書記怎麼批的這些事。

記者:市裏面的常務會也沒有正式提過這個事嗎?

岳華峰:我印象(中)常務會沒有傳達過,也沒有給我們安排任務。

記者:沒有正式就這個批示本身傳達過?

岳華峰:對,或者説沒有進行專門研究。

董軍:我只是把它作為一個具體的專項的工作來對待,所以沒有在常務會上專門來組織學習和傳達。

雖然早在2014年5月17日,西安市就接到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批示件,但是,直到20多天后的6月10日,才成立“秦嶺北麓違建整治調查小組”,由一位退居二線的市政府諮詢員擔任組長。

喬徵:我可以盡我的能力,去幹我應該幹的工作。但要動用西安的所有政治資源、所有人力資源,也可能我這個職務就達不到能力標準了。因為我是個諮詢員,又是退居二線,所有參加我小組的(成員)都是副手。

陳章永:西安市成立這樣的工作組,是顯而易見完成不了如此艱巨繁重的整治任務的;另外一方面,西安市這樣的做法,是違反黨內的政治規矩的。對總書記的重要批示,主要領導應該親力親為,這是我們黨內的一條最基本的政治規矩。但是事實上,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也好、西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也好,沒有按照這樣的規矩和要求來貫徹執行。

調查小組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對違建別墅進行了清查,並在7月向市裏進行了反饋:經過全面清查和各區縣黨政領導層層簽字背書確認,違建別墅底數已徹底查清,共計202棟。

記者:作為當年調查組的組長,市裏面在向上級彙報的時候説,經過全面清查已經徹底查清,共計202棟。

喬徵:在我們現在工作期間,我們對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查處,有各區縣黨政一把手簽字,並且通過舉報電話的進行反覆(核實),拿出來的是這個數據。

記者:我想確認一下,您本人有沒有就這個數字,做過一些核查?

董軍:沒有,沒有(對)把它做過系統的、全面的核查。

事實上,秦嶺違建別墅的實際數字遠遠超過202棟,早在該數據出爐時,就有上千棟連片違建別墅被遺漏在外。那麼,這個202棟的數據是怎麼查出來的呢?

從上個世紀末開始,秦嶺因豐富的自然和人文歷史資源吸引了很多投資項目,這些項目佔地少則幾十畝、多則上千畝。

到了2003年,陜西省禁止任何人在秦嶺北麓從事房地産開發、修建商品房和私人別墅,但在西安市委市政府保留的一些文化旅遊項目中,還是被開了口子。

王永康:特別是2014年之前,市委市政府都決定保留了一批所謂的旅遊項目。但是通過市、區、縣、規劃、國土部門一路放水,逐漸把旅遊項目演變成為房産和別墅項目。

顯然,這些連片別墅即使用各種方式辦全了手續、辦齊了證照,但根子上仍是違章建築。這次清查,西安市卻將這些連片別墅都排除在外了。

陳章永:這個標準的制定,我們認為還是不嚴肅、還是不恰當,那不嚴肅不恰當的依據在哪呢?就沒有做到全覆蓋,沒有按照他們剛開始提出來的拉網式地調查。

記者:當時不管怎麼説,也很高調地做了一些調查。

陳章永:這202棟違建別墅大多數是農民自建的違建別墅。比如這其中有20棟,就是由國土部門已經作出行政處罰的農民違建的自建房,所以説這202棟違建別墅,事實上就是一個拼湊而成的結果。

拿著這樣一個清查結果,2014年7月,西安市委向陜西省委彙報:秦嶺違建別墅完全查清,共有202棟。省委對此照單全收。202棟的數據沿用了四年,直到2018年7月中央派出工作組專項整治前。

記者:省委是否做了進一步的核查?

劉小燕:這個從現在看應該是沒有,後來的實際情況證明不是只有這202棟,遠遠大於這個,所以如果核查的話,肯定就不會出現這個問題。

區縣報市裏、市裏報省裏、省裏報中央,陜西省委報告裏寫的“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只是表面文章。

記者:所以説實際上,(省委)是把西安市委市政府的報告內容基本上作為相同的內容直接呈報?

劉小燕:上報給中央的材料應該要認真地核實,但是實際上沒有核實,是在西安市報的材料的基礎上完成的,是省委的報告,但是是西安市的內容,這個是存在嚴重的官僚主義。

雖然陜西省在2014年8月向黨中央報告説,秦嶺違建別墅的數量已經查清。但是,習近平總書記在當年的10月13日,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務必高度重視,以堅決的態度予以整治,以實際行動遏止此類破壞生態文明的問題蔓延擴散”。

對於生態文明建設這一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對總書記帶有嚴厲批評的重要批示,陜西省委、西安市委仍然沒有引起真正重視。時任陜西省委主要負責同志在省委常委會上,僅提了原則性要求,要求西安市認真落實。

在西安市,時任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將原先的調查組升格為調查處置組,點名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岳華峰擔任組長。

岳華峰:(魏民洲他)説請岳華峰,你作為常務副市長,你來當這個組長。

記者:你説沒有事前跟你商量,所以你很意外嗎?

岳華峰:我很意外。我當時就給他談了我的看法,我説這是總書記親自批示的事,是一個重大的政治任務,我覺得應該由他來當組長。

記者:你明確跟他本人説了嗎?

岳華峰:我明確跟他本人説了。因為市委書記是作為市委主要領導同志、是一把手,為什麼我們現在佈置一些重要工作,經常要求一把手親自抓?一把手挂帥?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你一把手不挂帥,大家就覺得這個工作,沒那麼重要。

記者:當時由岳華峰來做處置小組的組長,這是怎麼考慮的?這個人事安排?

魏民洲:我當時考慮拆建這個事情,(是)經濟方面的、違建的,你政府必須站到前面去。我覺得岳華峰責任心也可以,就是這樣來考慮。

魏民洲,時任陜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2018年11月因犯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魏民洲:還是當時沒有認識到生態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就是認識的高度沒有到。那就是降格了、降級了、層層衰減了。

在清查階段,大量違建別墅被排除在外;到了整治階段,西安市依然把整治範圍機械地框定在前期確定的202棟之內。在這期間,魏民洲頻頻出現在西安媒體上。

魏民洲:11月3日把沒收的、整改的全部弄完,手續辦完。

2014年11月14日,西安市委向陜西省委報告稱:202棟違建已全部處置到位,其中拆除145棟,沒收57棟,比原計劃提前17天。

記者:畢竟後來查出是存在虛假整治的,對“202棟全部整治到位”這樣一個提法本身,有沒有做一些相關的檢查、核實?

魏民洲:也派過督察組去督察過,但是並沒有把202棟都走完。

清查不實,整治不實,監督檢查也不實。雖然陜西省領導批示要求省環保廳等部門成立督察組予以嚴格督辦,但最後僅由省環保廳一名副廳長帶隊,用一天時間看了四個違建點。

記者:整個調查、督察過程當中去現場督察有幾天時間?

李敬喜:一天,去了三個縣四個點。

記者:都沒有提到核實這個數字的問題?

李敬喜:沒有。(領導)是叫你去督察督辦,我給自己找這些事幹啥?就是看他們拆還是沒拆、落實了還是沒落實。

記者:其實核查組的目的本身就是為了查實這些數字?

李敬喜:總共202棟,後面寫的是結果啥,這些都有。但是我們要看的這幾個點,這幾個點,違規違法建築就是拆了,好像感覺都是真實的了。

雖然只是針對202棟違建別墅進行的整治,雖然整治得並不徹底,但這並不影響當時的西安市主要領導在《陜西日報》聯合發表署名文章,宣稱“以積極作為、勇於擔當的態度,徹底查清了違法建築底數,違法建築整治工作全部完成”。

陳章永:你西安市民明明看到在秦嶺山腳下,大量的違建別墅正在搞建設;明明看到在電視裏、在馬路邊,大量的別墅廣告正在搞促銷,而當時西安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在媒體上宣傳“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已經得到了徹底整治”,顯然這樣虛假的宣傳報道,是嚴重損害了黨委政府和領導幹部在人民群眾中的形象,而且我認為是嚴重地影響了黨委政府在人民群眾中的公信力。

整治弄虛作假,督察走馬觀花,材料不加辨別——陜西省委在接到西安市報送材料的當天,就以省委名義向中央報告稱:“202棟違建別墅已得到徹底處置”。

喬徵:至於後頭給中央彙報徹底整治完了,這些話都不實,絕對不實。

劉小燕:整個這個過程,注重了作批示、上報材料、實際抓落實不到位,這個可以説是典型的形式主義,所以這個教訓非常深刻。

陳章永:就(是)沒有把工作做紮實、沒有把措施落到底。你的監督檢查是怎麼來開展的?有沒有到現場對下一級提供的這些數據?你有沒有點對點地去做抽查核實?

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發現,在2014年號稱整治完畢的202棟違建別墅中,實際上只進行了部分處置:號稱全部拆除的別墅中有17棟拆除不徹底;號稱沒收的47棟一直未履行任何實質性收歸國有手續,只是在門上貼了封條。

陳章永:陜西省委在貫徹落實總書記的第二次重要批示過程當中,給人的印像是:會議有傳達,領導有批示、工作有督察、結果有報告。但通過深入調查,我們發現:這些傳達、督察、報告當中,存在著嚴重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的問題。

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所到之處,雖然會議一場接著一場開,文件一份接著一份傳,卻是表態多、行動少、説一套做一套。

記者:看他們整個過程的時候你還會發現:有一些高級幹部批示他也做了,也開會加以佈置了,好像該做的也都做了,但是會發現,問題沒有得到徹底全面解決。

謝春濤:我覺得這就反映出我們一些領導幹部的工作作風有嚴重問題,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問題。我們有一些領導佈置了,下面也反饋了,在他看來好了就可以交差了,把這個報告轉上去就完了。

徐令義:一些領導幹部,也沒有到過違建別墅的現場搞調查研究,對發生在眼皮底下的嚴重問題全然不知,有的還弄虛作假,真是形式主義害死人;官僚主義的作風,也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

陜西省和西安市對秦嶺違建別墅始終不查實情、不出實招、不辦實事、不求實效,卻熱衷於造聲勢出風頭。針對這樣的問題,從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又作過三次重要批示指示。其中,

2016年2月,在對祁連山自然保護區和木裏礦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作重要批示中,就專門提到秦嶺北麓西安境內圈地建別墅問題,並且強調“對此類問題,就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徹底解決、絕不放手”。

謝春濤:一個問題反覆批示,説明(總書記)他抓住不放、扭住不放,一定要有一個好的結果。

不過,陜西省委並沒有全面理解總書記“扭住不放、一抓到底”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

從2015年2月到2018年7月的近三年半時間裏,陜西省委共召開151次常委會、50次專題會,省政府共召開73次常務會,沒有一次專門研究怎樣做到“不徹底解決、絕不放手”。

劉小燕:實際上,對違建別墅這個問題,沒有把它作為一項專項重點的工作去落實。

記者:具體安排和落實?

劉小燕:這個是有安排,但是這個沒有做到總書記(説的)“扭住不放、一抓到底”,我想還是基於錯誤地認為秦嶺北麓202棟違建別墅,已經清理整治任務完成了。

記者:實際上有關祁連山批示的時候,提到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是第四次了,這個時候,看到這樣的批示,您自己當時有沒有這樣的想法,就是説親自到違建別墅的現場去看一下?然後了解一下,到底它的現狀是怎麼樣的、整治情況效果怎麼樣?

上官吉慶:當時我們認為違規建別墅問題經過2014年的集中專項整治,基本上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

上官吉慶,2016年2月至2018年11月任西安市市長,2018年11月5號辭去西安市市長職務,受到留黨察看兩年處分,降為副廳級非領導職務。

上官吉慶:在貫徹總書記2016年這個批示的時候,僅僅是從鞏固成果這個角度去看待這項工作的,沒有重新地全面地來審視一下。

對問題視而不見、搞整改避重就輕、擺功績誇大其詞,省市的做法,使得區縣更加膽大妄為,戶縣、長安區甚至將別墅建設當成年度重點項目大力推進,産生邊整治、邊違建、禁而不絕的破窗效應。省市的做法,也讓一些幹部趁機把官商勾結的蓋子捂得嚴嚴實實。

徐令義:違建別墅能大行其道,一些領導幹部和管理部門的幹部與開發商官商勾結、權錢交易是重要的原因。

顯然,這些違建別墅群安然盤踞的根源,不僅在巍巍秦嶺腳下,更在某些官員的私欲裏。

張永潮:你收了人家的錢就要給人家辦事,嘴就不好開了。因此這就導致了心裏明白、事情比較難執行下去,最後自己執行的時候,就打了折扣。

張永潮,時任戶縣縣長。2018年11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陜西省紀委監委對其立案審查。

記者:受到請托以後給他們辦事?

張永潮:把權力和開發商的利益一旦結合,就把該給人民辦事、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大事情,就撂到一邊了。就以自己的那種私利,和自己的那種私欲膨脹,這個就佔了上風了。

張永潮承認:陜西省和西安市對違建別墅清查整治走過場讓他在當時僥倖過關。

記者:實際上後來你知道有很多小尾巴留下來了,你覺得心裏踏實了嗎?

張永潮:這些東西都很清楚,市上都沒有追究這個事。剛好我在這裡也有問題,我的問題也很嚴重,那不處理最好,這是我當時的心理活動。

和紅星:這就是拿了人家的錢了,有的時候再去查處,好像心裏面有這種,你已經走上犯罪的道路了,也就沒有再去下決心、再去做這件事情去了。

和紅星,時任西安市秦嶺辦主任。2018年11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陜西省紀委監委對其立案審查。

記者:就是違建別墅後來再增加、整而未治,你覺得在這裡面,你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起了一個什麼樣的作用?

和紅星:我懺悔。在這裡邊,沒有盡到我自己的責任,確定感受到自己在這裡邊,一個是沒有管好,二是收人家的錢以後也放鬆了。所以我感到我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中央工作組發現,2014年對202棟違建別墅整治之後,秦嶺北麓仍然不斷出現違規新建別墅達六百餘棟之多,像群賢別業、達觀天下、草堂山居、山水草堂等別墅項目,甚至成為西安房地産的高端代表。

陳章永:從我們這次調查來看,更重要的存在的問題,是管黨治黨方面存在寬鬆軟。大量的違建別墅,也成了一些幹部腐敗的重災區,這也是違建別墅清查不徹底、整而未治、禁而不絕的一個重要原因。

上千棟違建別墅就分佈在西安市郊環山路一帶,對於發生在眼皮子底下的違建,西安市委市政府為什麼也沒有予以關注呢?

上官吉慶:怕這些問題延續這麼些年了,背後肯定有這樣那樣複雜的人際關係,要拆這個別墅,肯定要傷害某些人的利益等等。人家都多少年了,這些問題都存在下來了,你能把這個問題能解決到一個什麼程度?當然我也有一個活思想,覺得這些事情是在我之前的事情,多少有一點新官怕理舊帳。

陳章永:就是新官不理舊帳,認為這個事,前任已經做了,而且已經有了結論,就算是已經過了。所以説,説到底還是一個政績觀的問題。對於這個群眾反映強烈的、矛盾比較集中的、問題比較突出的問題、事情,不願擔當、不敢擔責。

既然秦嶺中仍然存在大量的違建別墅,就會有端倪不時冒出來。2016年12月,胡和平在暗訪時發現,秦嶺翠華山湖景酒店存在違規建設問題。

胡和平:這個建築(規劃)一千多平米,但實際上他們後來建設的遠不止一千平米,大概已經建到一萬左右了。

記者:那一次您暗訪時發現的問題,算不算一個有可能發現這個頑疾的切入口?

胡和平:從這個情況應該能意識到:這麼大體量的違建的酒店都在那,熱火朝天地在那幹,那麼其他的問題也是存在的。但是我自己沒有像總書記要求的那樣“扭住不放 一抓到底”,緊緊地把這件事情盯住。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要推動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新格局。為了藍天、碧水、凈土,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對一些地方出現的破壞生態環境事件作出批示,要求不徹底解決絕不松手。

比如:陜西延安削山造城、千島湖飲水保護區違規填湖、青海木裏煤田超採破壞植被、新疆卡拉麥裏保護區“縮水”給煤礦讓路、內蒙古阿拉善盟騰格裏工業園區的環境污染、湖南洞庭湖私人圍堰等。

謝春濤:我們看最近幾年來,總書記親自就一些地方生態環境遭到破壞,就多次批示了。他強調要用最嚴格的制度、最嚴格的法律,來抓生態文明的保護。所以我們看在這個問題上他態度一貫、他態度堅決,而且親力親為。

事實證明,正是由於習近平總書記對於秦嶺違建別墅問題的扭住不放、親力親為,才開啟了2018年7月對秦嶺違建別墅徹底整治。

2018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對秦嶺違建別墅再作批示:“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這是總書記針對這個問題的第六次重要批示指示。

徐令義:總書記要求從政治紀律查起,抓住了問題的要害。違建別墅的發生和演變,最重要的原因在於:有關黨組織的政治建設缺失缺位、軟弱無力,有關領導幹部對政治紀律缺乏敬畏,政治規矩、意識淡薄。

《中國共産黨章程》第39條規定:“黨的紀律是黨的各級組織和全體黨員必須遵守的行為規則,黨組織必須嚴格執行和維護黨的紀律,共産黨員必須自覺接受黨的紀律的約束”。

習近平:嚴明黨的紀律,首要的就是嚴明政治紀律。黨的紀律是多方面的,但政治紀律是最重要的、最根本的、最關鍵的紀律。遵守黨的政治紀律,是遵守黨的全部紀律的重要基礎,是維護黨的團結統一的根本保證。

習近平總書記還特別指出:各級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必須在守紀律、講規矩上作表率,必須把紀律和規矩放在前面。

徐令義:政治紀律、政治規矩是具體的,是以人和事構成的。主要是看行動、看效果,而不是光看表態,更不能空喊口號。

謝春濤:習近平總書記為什麼反覆強調政治紀律、政治規矩?其實就是要解決一個令行禁止的問題,中央就必須有權威,我們必須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在全黨的核心地位,必須堅決維護黨中央的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中央作出的決策,就必須得到有效執行。

2018年7月下旬,中央專門派出專項整治工作組入駐陜西,與當地省、市、區三級政府聯合開展針對秦嶺違建別墅的整治行動。

胡和平:我們確實也深感自責、內疚、慚愧。通過這件事情,我們確確實實感受到:講政治、遵守政治紀律、政治規矩,是非常具體的、是實實在在的。那麼通過這件事,我們要深刻反思,我們也痛定思痛、痛下決心,知錯改錯、知恥後勇。

2018年7月31日起,一場雷厲風行的專項整治行動在秦嶺北麓西安境內展開:違法建設別墅查清一棟拆一棟,然後復綠復耕。

記者:現在我看好像是變了一個公園是不是?

村民:現在把這一塊,轉變成和諧公園了,從路上往北邊一看,這個視線也開闊,感覺也沒有那麼壓抑。

記者:您後來也去過嗎?

村民:去了,現在栽上樹了,栽上草了,全部栽樹栽草了,現在綠水青山多好啊。

清查出1194棟違建別墅;其中依法拆除1185棟、依法沒收9棟;網上流傳甚廣的支亮別墅(實為陳路)全面拆除復綠;依法收回國有土地4557畝、 退還集體土地3257畝;實現了從全面拆除到全面復綠;一些黨員幹部因違紀違法被立案調查。

徐令義:這次專項整治,的確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紀法效果和社會效果。最根本的原因,在於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批示,産生了強大的政治威力。

2018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強調要加強黨的政治建設,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克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反對空談、倡導實幹,紮實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

徐令義:總書記始終堅持問題導向,敢於擔當負責。不僅這次的專項整治是這樣,黨的十八大以來都是這樣。不管是查處腐敗問題,還是糾正“四風”,總書記都是以頑強的意志品質和歷史政治擔當,對存在的問題,始終扭住不放 、一抓到底,不解決問題、絕不放手。我認為這是習近平總書記鮮明的執政風格,也是全面從嚴治黨之所以成效卓著的最根本的原因。

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2018年12月25日至26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會強調:全黨要樹牢“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堅決同破壞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行為作鬥爭。

胡和平: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的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是黨內的最高政治原則。

王永康:要用我們的實際行動,堅決反對不敬畏、不在乎、裝樣子、喊口號的問題。

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是空喊口號,而是重在落實、令行禁止,在貫徹執行中央決策部署上不打折扣、不搞變通。

實事求是,不圖虛名,不務虛功,以釘釘子精神將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找準方向,用足力度,全黨才能形成更加強健的有機整體,才能帶領全國人民風雨兼程、披荊斬棘,實現偉大夢想。

編輯: 寶厷
數字報
【視頻】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 一抓到底正風紀
央視新聞  作者:  2019-01-10

△視頻:秦嶺違建別墅整治始末 一抓到底正風紀

美麗秦嶺,違建別墅不斷蔓延。中央要求必須整治,地方政府敷衍了事,形式主義走過場,官僚主義不作為。總書記作出六次重要批示指示,扭住不放清頑疾,親力親為治亂象,一抓到底正風紀。

2018年7月以來,“秦嶺違建別墅拆除”備受社會關注。中央、省、市三級打響秦嶺保衛戰,秦嶺北麓西安段共有1194棟違建別墅被列為查處整治對象。

近年來,習近平總書記對秦嶺違建別墅嚴重破壞生態問題和秦嶺生態環境保護先後六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這次拆違整治,中央指派中紀委副書記、國家監委副主任徐令義擔任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

徐令義:為什麼黨中央的明確要求,在一些地方貫徹落實得不認真、不徹底?表態的調門很高,落實的效果差,甚至陽奉陰違?歸結起來就是違建別墅它是一個表像,不講政治是根本。

地方上的違章建築何以驚動中央?習近平總書記為何四年來就同一問題作出六次重要批示指示?秦嶺違建別墅這一沉疴頑疾始終得不到解決的背後,反映了怎樣的政治問題?

秦嶺是中國南北地理分界線,更是涵養八百里秦川的一道生態屏障,具有調節氣候、保持水土、涵養水源、維護生物多樣性等諸多功能。

從西安市區開車半個多小時就到了秦嶺北麓山腳下,沿途隨處可見“保護秦嶺,整治違建”的標語,當地人説,在這次整治之前,進山的必經之路上多是別墅樓盤的銷售廣告。

記者:你們判斷這些房子幹什麼用的?

村民:當時建的時候都知道,是蓋的別墅。

記者:也是眼瞅著別墅蓋起來了?

村民:蓋得密密麻麻,那麼大一片,你肯定對這個生態環境還是有影響的。

記者:那個別墅建起以後你們進去看過嗎?

村民:進去看過。人家説這一套房要賣一千多萬,1700(萬)1800(萬)。

一段時間以來,秦嶺北麓不斷出現違規、違法建設的別墅,中央雖然三令五申、地方也出臺多項政策法規,要求保護好秦嶺生態環境,但是還是有很多人盯上了秦嶺的好山好水,試圖將“國家公園”變為“私家花園”,嚴重破壞了生態環境。

2014年3月,秦嶺違建別墅破壞生態環境情況再次被媒體曝光。

董軍:秦嶺北麓違章建築的問題,反映到政府、反映到上級來的這種問題也是比較多。那個時候只是認識到,它是一種建設上的違規行為,還把它沒有上升到整個生態環境保護這樣一個高度來認識。

生態興則文明興,生態衰則文明衰。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更是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治國理政的重要戰略位置,形成並積極推進“五位一體”總體佈局。

2014年5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就秦嶺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別墅問題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陜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負責同志關注此事。

劉小燕:(2014年)5月15日,省委辦公廳收到中辦督察室轉來的總書記的重要批示。時任省委的主要領導批示:由省委督察室會同西安市,儘快查清向中央報送材料。

記者:就這個事,陜西省委有沒有在省委的常委會上傳達學習?

劉小燕:當時沒有,就是當時時任主要領導批示。

接到總書記的重要批示,時任陜西省委主要領導沒有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傳達學習,也沒有進行專題研究,只是簡單地批示省委督察室會同西安市委儘快查清、向中央報送材料。時任省政府主要領導也只是進行了圈閱。

5月17日,時任陜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批轉時任西安市市長董軍閱處。

董軍:看到以後,我就在承辦的文件單上我又批了一段話,意思要求相關區縣按照總書記的要求,全力抓好落實。

5月19日上午,西安市政府按日常工作安排召開了市政府常務會。會議間隙,時任市長董軍將長安區、戶縣等區縣領導召集到會議室外的走廊,簡單作了口頭佈置。

董軍:現在看來,確實是政治站位不高,而且工作也很不到位。

對中央的工作部署、對總書記的重要批示,陜西省和西安市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層層空轉。這為後來秦嶺違建別墅整而未治、禁而不絕埋下了隱患。

陳章永:總書記的第一次重要批示在省市區三級主要領導的層層批示中空轉,這也暴露出一個當時的(省市)兩級主要領導,對貫徹落實總書記批示,思想上是極不重視的。

在對相關區縣領導作了口頭佈置後,董軍在隨後召開的市政府常務會上沒有傳達、學習總書記的重要批示,以至於參會的常務副市長岳華峰直到一個月後才聽説此事。

記者:六月份你才知道?

岳華峰:到六月份左右,我作為市政府的班子成員,要參加相應的會議,通過參加會議才聽到了怎麼調查啊、總書記怎麼批的這些事。

記者:市裏面的常務會也沒有正式提過這個事嗎?

岳華峰:我印象(中)常務會沒有傳達過,也沒有給我們安排任務。

記者:沒有正式就這個批示本身傳達過?

岳華峰:對,或者説沒有進行專門研究。

董軍:我只是把它作為一個具體的專項的工作來對待,所以沒有在常務會上專門來組織學習和傳達。

雖然早在2014年5月17日,西安市就接到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批示件,但是,直到20多天后的6月10日,才成立“秦嶺北麓違建整治調查小組”,由一位退居二線的市政府諮詢員擔任組長。

喬徵:我可以盡我的能力,去幹我應該幹的工作。但要動用西安的所有政治資源、所有人力資源,也可能我這個職務就達不到能力標準了。因為我是個諮詢員,又是退居二線,所有參加我小組的(成員)都是副手。

陳章永:西安市成立這樣的工作組,是顯而易見完成不了如此艱巨繁重的整治任務的;另外一方面,西安市這樣的做法,是違反黨內的政治規矩的。對總書記的重要批示,主要領導應該親力親為,這是我們黨內的一條最基本的政治規矩。但是事實上,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也好、西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也好,沒有按照這樣的規矩和要求來貫徹執行。

調查小組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對違建別墅進行了清查,並在7月向市裏進行了反饋:經過全面清查和各區縣黨政領導層層簽字背書確認,違建別墅底數已徹底查清,共計202棟。

記者:作為當年調查組的組長,市裏面在向上級彙報的時候説,經過全面清查已經徹底查清,共計202棟。

喬徵:在我們現在工作期間,我們對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查處,有各區縣黨政一把手簽字,並且通過舉報電話的進行反覆(核實),拿出來的是這個數據。

記者:我想確認一下,您本人有沒有就這個數字,做過一些核查?

董軍:沒有,沒有(對)把它做過系統的、全面的核查。

事實上,秦嶺違建別墅的實際數字遠遠超過202棟,早在該數據出爐時,就有上千棟連片違建別墅被遺漏在外。那麼,這個202棟的數據是怎麼查出來的呢?

從上個世紀末開始,秦嶺因豐富的自然和人文歷史資源吸引了很多投資項目,這些項目佔地少則幾十畝、多則上千畝。

到了2003年,陜西省禁止任何人在秦嶺北麓從事房地産開發、修建商品房和私人別墅,但在西安市委市政府保留的一些文化旅遊項目中,還是被開了口子。

王永康:特別是2014年之前,市委市政府都決定保留了一批所謂的旅遊項目。但是通過市、區、縣、規劃、國土部門一路放水,逐漸把旅遊項目演變成為房産和別墅項目。

顯然,這些連片別墅即使用各種方式辦全了手續、辦齊了證照,但根子上仍是違章建築。這次清查,西安市卻將這些連片別墅都排除在外了。

陳章永:這個標準的制定,我們認為還是不嚴肅、還是不恰當,那不嚴肅不恰當的依據在哪呢?就沒有做到全覆蓋,沒有按照他們剛開始提出來的拉網式地調查。

記者:當時不管怎麼説,也很高調地做了一些調查。

陳章永:這202棟違建別墅大多數是農民自建的違建別墅。比如這其中有20棟,就是由國土部門已經作出行政處罰的農民違建的自建房,所以説這202棟違建別墅,事實上就是一個拼湊而成的結果。

拿著這樣一個清查結果,2014年7月,西安市委向陜西省委彙報:秦嶺違建別墅完全查清,共有202棟。省委對此照單全收。202棟的數據沿用了四年,直到2018年7月中央派出工作組專項整治前。

記者:省委是否做了進一步的核查?

劉小燕:這個從現在看應該是沒有,後來的實際情況證明不是只有這202棟,遠遠大於這個,所以如果核查的話,肯定就不會出現這個問題。

區縣報市裏、市裏報省裏、省裏報中央,陜西省委報告裏寫的“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只是表面文章。

記者:所以説實際上,(省委)是把西安市委市政府的報告內容基本上作為相同的內容直接呈報?

劉小燕:上報給中央的材料應該要認真地核實,但是實際上沒有核實,是在西安市報的材料的基礎上完成的,是省委的報告,但是是西安市的內容,這個是存在嚴重的官僚主義。

雖然陜西省在2014年8月向黨中央報告説,秦嶺違建別墅的數量已經查清。但是,習近平總書記在當年的10月13日,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務必高度重視,以堅決的態度予以整治,以實際行動遏止此類破壞生態文明的問題蔓延擴散”。

對於生態文明建設這一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對總書記帶有嚴厲批評的重要批示,陜西省委、西安市委仍然沒有引起真正重視。時任陜西省委主要負責同志在省委常委會上,僅提了原則性要求,要求西安市認真落實。

在西安市,時任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將原先的調查組升格為調查處置組,點名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岳華峰擔任組長。

岳華峰:(魏民洲他)説請岳華峰,你作為常務副市長,你來當這個組長。

記者:你説沒有事前跟你商量,所以你很意外嗎?

岳華峰:我很意外。我當時就給他談了我的看法,我説這是總書記親自批示的事,是一個重大的政治任務,我覺得應該由他來當組長。

記者:你明確跟他本人説了嗎?

岳華峰:我明確跟他本人説了。因為市委書記是作為市委主要領導同志、是一把手,為什麼我們現在佈置一些重要工作,經常要求一把手親自抓?一把手挂帥?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你一把手不挂帥,大家就覺得這個工作,沒那麼重要。

記者:當時由岳華峰來做處置小組的組長,這是怎麼考慮的?這個人事安排?

魏民洲:我當時考慮拆建這個事情,(是)經濟方面的、違建的,你政府必須站到前面去。我覺得岳華峰責任心也可以,就是這樣來考慮。

魏民洲,時任陜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書記,2018年11月因犯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魏民洲:還是當時沒有認識到生態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就是認識的高度沒有到。那就是降格了、降級了、層層衰減了。

在清查階段,大量違建別墅被排除在外;到了整治階段,西安市依然把整治範圍機械地框定在前期確定的202棟之內。在這期間,魏民洲頻頻出現在西安媒體上。

魏民洲:11月3日把沒收的、整改的全部弄完,手續辦完。

2014年11月14日,西安市委向陜西省委報告稱:202棟違建已全部處置到位,其中拆除145棟,沒收57棟,比原計劃提前17天。

記者:畢竟後來查出是存在虛假整治的,對“202棟全部整治到位”這樣一個提法本身,有沒有做一些相關的檢查、核實?

魏民洲:也派過督察組去督察過,但是並沒有把202棟都走完。

清查不實,整治不實,監督檢查也不實。雖然陜西省領導批示要求省環保廳等部門成立督察組予以嚴格督辦,但最後僅由省環保廳一名副廳長帶隊,用一天時間看了四個違建點。

記者:整個調查、督察過程當中去現場督察有幾天時間?

李敬喜:一天,去了三個縣四個點。

記者:都沒有提到核實這個數字的問題?

李敬喜:沒有。(領導)是叫你去督察督辦,我給自己找這些事幹啥?就是看他們拆還是沒拆、落實了還是沒落實。

記者:其實核查組的目的本身就是為了查實這些數字?

李敬喜:總共202棟,後面寫的是結果啥,這些都有。但是我們要看的這幾個點,這幾個點,違規違法建築就是拆了,好像感覺都是真實的了。

雖然只是針對202棟違建別墅進行的整治,雖然整治得並不徹底,但這並不影響當時的西安市主要領導在《陜西日報》聯合發表署名文章,宣稱“以積極作為、勇於擔當的態度,徹底查清了違法建築底數,違法建築整治工作全部完成”。

陳章永:你西安市民明明看到在秦嶺山腳下,大量的違建別墅正在搞建設;明明看到在電視裏、在馬路邊,大量的別墅廣告正在搞促銷,而當時西安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在媒體上宣傳“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問題已經得到了徹底整治”,顯然這樣虛假的宣傳報道,是嚴重損害了黨委政府和領導幹部在人民群眾中的形象,而且我認為是嚴重地影響了黨委政府在人民群眾中的公信力。

整治弄虛作假,督察走馬觀花,材料不加辨別——陜西省委在接到西安市報送材料的當天,就以省委名義向中央報告稱:“202棟違建別墅已得到徹底處置”。

喬徵:至於後頭給中央彙報徹底整治完了,這些話都不實,絕對不實。

劉小燕:整個這個過程,注重了作批示、上報材料、實際抓落實不到位,這個可以説是典型的形式主義,所以這個教訓非常深刻。

陳章永:就(是)沒有把工作做紮實、沒有把措施落到底。你的監督檢查是怎麼來開展的?有沒有到現場對下一級提供的這些數據?你有沒有點對點地去做抽查核實?

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發現,在2014年號稱整治完畢的202棟違建別墅中,實際上只進行了部分處置:號稱全部拆除的別墅中有17棟拆除不徹底;號稱沒收的47棟一直未履行任何實質性收歸國有手續,只是在門上貼了封條。

陳章永:陜西省委在貫徹落實總書記的第二次重要批示過程當中,給人的印像是:會議有傳達,領導有批示、工作有督察、結果有報告。但通過深入調查,我們發現:這些傳達、督察、報告當中,存在著嚴重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的問題。

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所到之處,雖然會議一場接著一場開,文件一份接著一份傳,卻是表態多、行動少、説一套做一套。

記者:看他們整個過程的時候你還會發現:有一些高級幹部批示他也做了,也開會加以佈置了,好像該做的也都做了,但是會發現,問題沒有得到徹底全面解決。

謝春濤:我覺得這就反映出我們一些領導幹部的工作作風有嚴重問題,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問題。我們有一些領導佈置了,下面也反饋了,在他看來好了就可以交差了,把這個報告轉上去就完了。

徐令義:一些領導幹部,也沒有到過違建別墅的現場搞調查研究,對發生在眼皮底下的嚴重問題全然不知,有的還弄虛作假,真是形式主義害死人;官僚主義的作風,也到了非改不可的時候。

陜西省和西安市對秦嶺違建別墅始終不查實情、不出實招、不辦實事、不求實效,卻熱衷於造聲勢出風頭。針對這樣的問題,從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又作過三次重要批示指示。其中,

2016年2月,在對祁連山自然保護區和木裏礦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作重要批示中,就專門提到秦嶺北麓西安境內圈地建別墅問題,並且強調“對此類問題,就要扭住不放、一抓到底,不徹底解決、絕不放手”。

謝春濤:一個問題反覆批示,説明(總書記)他抓住不放、扭住不放,一定要有一個好的結果。

不過,陜西省委並沒有全面理解總書記“扭住不放、一抓到底”的重要批示指示精神。

從2015年2月到2018年7月的近三年半時間裏,陜西省委共召開151次常委會、50次專題會,省政府共召開73次常務會,沒有一次專門研究怎樣做到“不徹底解決、絕不放手”。

劉小燕:實際上,對違建別墅這個問題,沒有把它作為一項專項重點的工作去落實。

記者:具體安排和落實?

劉小燕:這個是有安排,但是這個沒有做到總書記(説的)“扭住不放、一抓到底”,我想還是基於錯誤地認為秦嶺北麓202棟違建別墅,已經清理整治任務完成了。

記者:實際上有關祁連山批示的時候,提到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是第四次了,這個時候,看到這樣的批示,您自己當時有沒有這樣的想法,就是説親自到違建別墅的現場去看一下?然後了解一下,到底它的現狀是怎麼樣的、整治情況效果怎麼樣?

上官吉慶:當時我們認為違規建別墅問題經過2014年的集中專項整治,基本上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

上官吉慶,2016年2月至2018年11月任西安市市長,2018年11月5號辭去西安市市長職務,受到留黨察看兩年處分,降為副廳級非領導職務。

上官吉慶:在貫徹總書記2016年這個批示的時候,僅僅是從鞏固成果這個角度去看待這項工作的,沒有重新地全面地來審視一下。

對問題視而不見、搞整改避重就輕、擺功績誇大其詞,省市的做法,使得區縣更加膽大妄為,戶縣、長安區甚至將別墅建設當成年度重點項目大力推進,産生邊整治、邊違建、禁而不絕的破窗效應。省市的做法,也讓一些幹部趁機把官商勾結的蓋子捂得嚴嚴實實。

徐令義:違建別墅能大行其道,一些領導幹部和管理部門的幹部與開發商官商勾結、權錢交易是重要的原因。

顯然,這些違建別墅群安然盤踞的根源,不僅在巍巍秦嶺腳下,更在某些官員的私欲裏。

張永潮:你收了人家的錢就要給人家辦事,嘴就不好開了。因此這就導致了心裏明白、事情比較難執行下去,最後自己執行的時候,就打了折扣。

張永潮,時任戶縣縣長。2018年11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陜西省紀委監委對其立案審查。

記者:受到請托以後給他們辦事?

張永潮:把權力和開發商的利益一旦結合,就把該給人民辦事、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的大事情,就撂到一邊了。就以自己的那種私利,和自己的那種私欲膨脹,這個就佔了上風了。

張永潮承認:陜西省和西安市對違建別墅清查整治走過場讓他在當時僥倖過關。

記者:實際上後來你知道有很多小尾巴留下來了,你覺得心裏踏實了嗎?

張永潮:這些東西都很清楚,市上都沒有追究這個事。剛好我在這裡也有問題,我的問題也很嚴重,那不處理最好,這是我當時的心理活動。

和紅星:這就是拿了人家的錢了,有的時候再去查處,好像心裏面有這種,你已經走上犯罪的道路了,也就沒有再去下決心、再去做這件事情去了。

和紅星,時任西安市秦嶺辦主任。2018年11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陜西省紀委監委對其立案審查。

記者:就是違建別墅後來再增加、整而未治,你覺得在這裡面,你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起了一個什麼樣的作用?

和紅星:我懺悔。在這裡邊,沒有盡到我自己的責任,確定感受到自己在這裡邊,一個是沒有管好,二是收人家的錢以後也放鬆了。所以我感到我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中央工作組發現,2014年對202棟違建別墅整治之後,秦嶺北麓仍然不斷出現違規新建別墅達六百餘棟之多,像群賢別業、達觀天下、草堂山居、山水草堂等別墅項目,甚至成為西安房地産的高端代表。

陳章永:從我們這次調查來看,更重要的存在的問題,是管黨治黨方面存在寬鬆軟。大量的違建別墅,也成了一些幹部腐敗的重災區,這也是違建別墅清查不徹底、整而未治、禁而不絕的一個重要原因。

上千棟違建別墅就分佈在西安市郊環山路一帶,對於發生在眼皮子底下的違建,西安市委市政府為什麼也沒有予以關注呢?

上官吉慶:怕這些問題延續這麼些年了,背後肯定有這樣那樣複雜的人際關係,要拆這個別墅,肯定要傷害某些人的利益等等。人家都多少年了,這些問題都存在下來了,你能把這個問題能解決到一個什麼程度?當然我也有一個活思想,覺得這些事情是在我之前的事情,多少有一點新官怕理舊帳。

陳章永:就是新官不理舊帳,認為這個事,前任已經做了,而且已經有了結論,就算是已經過了。所以説,説到底還是一個政績觀的問題。對於這個群眾反映強烈的、矛盾比較集中的、問題比較突出的問題、事情,不願擔當、不敢擔責。

既然秦嶺中仍然存在大量的違建別墅,就會有端倪不時冒出來。2016年12月,胡和平在暗訪時發現,秦嶺翠華山湖景酒店存在違規建設問題。

胡和平:這個建築(規劃)一千多平米,但實際上他們後來建設的遠不止一千平米,大概已經建到一萬左右了。

記者:那一次您暗訪時發現的問題,算不算一個有可能發現這個頑疾的切入口?

胡和平:從這個情況應該能意識到:這麼大體量的違建的酒店都在那,熱火朝天地在那幹,那麼其他的問題也是存在的。但是我自己沒有像總書記要求的那樣“扭住不放 一抓到底”,緊緊地把這件事情盯住。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要推動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的新格局。為了藍天、碧水、凈土,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對一些地方出現的破壞生態環境事件作出批示,要求不徹底解決絕不松手。

比如:陜西延安削山造城、千島湖飲水保護區違規填湖、青海木裏煤田超採破壞植被、新疆卡拉麥裏保護區“縮水”給煤礦讓路、內蒙古阿拉善盟騰格裏工業園區的環境污染、湖南洞庭湖私人圍堰等。

謝春濤:我們看最近幾年來,總書記親自就一些地方生態環境遭到破壞,就多次批示了。他強調要用最嚴格的制度、最嚴格的法律,來抓生態文明的保護。所以我們看在這個問題上他態度一貫、他態度堅決,而且親力親為。

事實證明,正是由於習近平總書記對於秦嶺違建別墅問題的扭住不放、親力親為,才開啟了2018年7月對秦嶺違建別墅徹底整治。

2018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對秦嶺違建別墅再作批示:“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這是總書記針對這個問題的第六次重要批示指示。

徐令義:總書記要求從政治紀律查起,抓住了問題的要害。違建別墅的發生和演變,最重要的原因在於:有關黨組織的政治建設缺失缺位、軟弱無力,有關領導幹部對政治紀律缺乏敬畏,政治規矩、意識淡薄。

《中國共産黨章程》第39條規定:“黨的紀律是黨的各級組織和全體黨員必須遵守的行為規則,黨組織必須嚴格執行和維護黨的紀律,共産黨員必須自覺接受黨的紀律的約束”。

習近平:嚴明黨的紀律,首要的就是嚴明政治紀律。黨的紀律是多方面的,但政治紀律是最重要的、最根本的、最關鍵的紀律。遵守黨的政治紀律,是遵守黨的全部紀律的重要基礎,是維護黨的團結統一的根本保證。

習近平總書記還特別指出:各級領導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必須在守紀律、講規矩上作表率,必須把紀律和規矩放在前面。

徐令義:政治紀律、政治規矩是具體的,是以人和事構成的。主要是看行動、看效果,而不是光看表態,更不能空喊口號。

謝春濤:習近平總書記為什麼反覆強調政治紀律、政治規矩?其實就是要解決一個令行禁止的問題,中央就必須有權威,我們必須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在全黨的核心地位,必須堅決維護黨中央的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中央作出的決策,就必須得到有效執行。

2018年7月下旬,中央專門派出專項整治工作組入駐陜西,與當地省、市、區三級政府聯合開展針對秦嶺違建別墅的整治行動。

胡和平:我們確實也深感自責、內疚、慚愧。通過這件事情,我們確確實實感受到:講政治、遵守政治紀律、政治規矩,是非常具體的、是實實在在的。那麼通過這件事,我們要深刻反思,我們也痛定思痛、痛下決心,知錯改錯、知恥後勇。

2018年7月31日起,一場雷厲風行的專項整治行動在秦嶺北麓西安境內展開:違法建設別墅查清一棟拆一棟,然後復綠復耕。

記者:現在我看好像是變了一個公園是不是?

村民:現在把這一塊,轉變成和諧公園了,從路上往北邊一看,這個視線也開闊,感覺也沒有那麼壓抑。

記者:您後來也去過嗎?

村民:去了,現在栽上樹了,栽上草了,全部栽樹栽草了,現在綠水青山多好啊。

清查出1194棟違建別墅;其中依法拆除1185棟、依法沒收9棟;網上流傳甚廣的支亮別墅(實為陳路)全面拆除復綠;依法收回國有土地4557畝、 退還集體土地3257畝;實現了從全面拆除到全面復綠;一些黨員幹部因違紀違法被立案調查。

徐令義:這次專項整治,的確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果、紀法效果和社會效果。最根本的原因,在於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批示,産生了強大的政治威力。

2018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強調要加強黨的政治建設,嚴明黨的政治紀律,克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反對空談、倡導實幹,紮實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

徐令義:總書記始終堅持問題導向,敢於擔當負責。不僅這次的專項整治是這樣,黨的十八大以來都是這樣。不管是查處腐敗問題,還是糾正“四風”,總書記都是以頑強的意志品質和歷史政治擔當,對存在的問題,始終扭住不放 、一抓到底,不解決問題、絕不放手。我認為這是習近平總書記鮮明的執政風格,也是全面從嚴治黨之所以成效卓著的最根本的原因。

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必從嚴。2018年12月25日至26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會強調:全黨要樹牢“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堅決同破壞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行為作鬥爭。

胡和平: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的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是黨內的最高政治原則。

王永康:要用我們的實際行動,堅決反對不敬畏、不在乎、裝樣子、喊口號的問題。

同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不是空喊口號,而是重在落實、令行禁止,在貫徹執行中央決策部署上不打折扣、不搞變通。

實事求是,不圖虛名,不務虛功,以釘釘子精神將全面從嚴治黨引向深入。找準方向,用足力度,全黨才能形成更加強健的有機整體,才能帶領全國人民風雨兼程、披荊斬棘,實現偉大夢想。

編輯: 寶厷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