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違建”為何驚動中央?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1-09 09:48

  2018年7月以來,“秦嶺違建別墅拆除”備受關注,有1194棟違建別墅被整治。

  從2014年5月到2018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先後六次就“秦嶺違建”作出批示指示。這次拆違整治,由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擔任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

  2014年5月13日,總書記作出第一次批示,要求陜西省委省政府關注秦嶺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別墅問題。

  然而,省裏沒有對總書記的重要批示精神進行傳達學習,西安市也直到20多天後的6月10日才成立調查組,讓退居二線的市政府咨詢員喬徵擔任組長。

  時任西安市市政府咨詢員 喬徵:因為我是個咨詢員,又是退居二線,所有參加我小組的(成員)都是副手。要動用西安的所有政治資源、所有人力資源,也可能我這個職務達不到能力標準。

  2014年7月,調查小組向市裏反饋:違建別墅底數已徹底查清,共計202棟。隨後,202棟這個數字就從市裏報省裏、省裏報中央,一路暢行。事實上,秦嶺違建別墅遠遠不止202棟,由于陜西省和西安市嚴重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導致一千多棟的違建別墅在當時被漏報。

  2014年10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又作出第二次重要批示,但陜西省和西安市還是沒有引起真正重視。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八監督檢查室主任 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副組長 陳章永:會議有傳達、領導有批示、工作有督察、結果有報告。但通過深入調查,我們發現,這些傳達、督察、報告當中,存在著嚴重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的問題。

  從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又針對秦嶺違建別墅作過三次重要批示指示。但陜西省和西安市仍然沒有做到總書記要求的“不徹底解決、絕不放手”。

  時任西安市市長 上官吉慶:怕這些問題延續這麼些年了,背後肯定有這樣那樣復雜的人際關係。

  2018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對秦嶺違建別墅作出第六次批示:“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當月下旬,中央專門派出中紀委領銜的專項整治工作組入駐陜西,展開針對秦嶺違建別墅的整治行動。

  中央紀委副書記 國家監委副主任 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 徐令義:違建別墅的發生和演變,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有關黨組織的政治建設缺失缺位、軟弱無力,有關領導幹部對政治紀律缺乏敬畏,政治規矩、意識淡薄。

  地方上的違章建築為何驚動中央?總書記為何四年裏就同一問題作出六次批示?秦嶺違建別墅頑疾得不到解決的背後,反映了怎樣的政治問題?請關注央視綜合頻道1月9日20:00點檔綜合頻道首播、新聞頻道21:30點檔重播的新聞專題片《一抓到底正風紀》。

編輯:木東
數字報
“秦嶺違建”為何驚動中央?
央視新聞客戶端  作者:  2019-01-09

  2018年7月以來,“秦嶺違建別墅拆除”備受關注,有1194棟違建別墅被整治。

  從2014年5月到2018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先後六次就“秦嶺違建”作出批示指示。這次拆違整治,由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擔任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

  2014年5月13日,總書記作出第一次批示,要求陜西省委省政府關注秦嶺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別墅問題。

  然而,省裏沒有對總書記的重要批示精神進行傳達學習,西安市也直到20多天後的6月10日才成立調查組,讓退居二線的市政府咨詢員喬徵擔任組長。

  時任西安市市政府咨詢員 喬徵:因為我是個咨詢員,又是退居二線,所有參加我小組的(成員)都是副手。要動用西安的所有政治資源、所有人力資源,也可能我這個職務達不到能力標準。

  2014年7月,調查小組向市裏反饋:違建別墅底數已徹底查清,共計202棟。隨後,202棟這個數字就從市裏報省裏、省裏報中央,一路暢行。事實上,秦嶺違建別墅遠遠不止202棟,由于陜西省和西安市嚴重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導致一千多棟的違建別墅在當時被漏報。

  2014年10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又作出第二次重要批示,但陜西省和西安市還是沒有引起真正重視。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八監督檢查室主任 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副組長 陳章永:會議有傳達、領導有批示、工作有督察、結果有報告。但通過深入調查,我們發現,這些傳達、督察、報告當中,存在著嚴重的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的問題。

  從2015年2月到2018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又針對秦嶺違建別墅作過三次重要批示指示。但陜西省和西安市仍然沒有做到總書記要求的“不徹底解決、絕不放手”。

  時任西安市市長 上官吉慶:怕這些問題延續這麼些年了,背後肯定有這樣那樣復雜的人際關係。

  2018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對秦嶺違建別墅作出第六次批示:“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當月下旬,中央專門派出中紀委領銜的專項整治工作組入駐陜西,展開針對秦嶺違建別墅的整治行動。

  中央紀委副書記 國家監委副主任 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 徐令義:違建別墅的發生和演變,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有關黨組織的政治建設缺失缺位、軟弱無力,有關領導幹部對政治紀律缺乏敬畏,政治規矩、意識淡薄。

  地方上的違章建築為何驚動中央?總書記為何四年裏就同一問題作出六次批示?秦嶺違建別墅頑疾得不到解決的背後,反映了怎樣的政治問題?請關注央視綜合頻道1月9日20:00點檔綜合頻道首播、新聞頻道21:30點檔重播的新聞專題片《一抓到底正風紀》。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