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天內歷經10次搶救 2018年廣東首位H5N6病患康復出院

來源: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發表時間:2019-01-09 08:32
金羊網記者豐西西 通訊員 林偉吟 劉文琴 張陽

廣州青年小張從未想過,自己會經歷這樣一場“生死搶救”。

2018年9月,廣東發現首例 H5N6禽流感病例。經過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醫護人員兩個月的全力救治,患者小張于11月28日康復出院。今年1月8日,小張回醫院復診,現在的他精神狀態良好,一口氣能爬6層樓。這樣的康復結果讓所有參與治療的醫護人員們倍感欣慰。

在小張的主診醫生、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呼吸內科主任江山平看來,患者小張是幸運的,因為據文獻記載,人感染 H5N6死亡率高達73%。

小張究竟是如何從H5N6病毒手中“死裏逃生”的?1月8日,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副院長劉超教授帶領整個治療團隊,講述了這場長達62天的“生死搶救”。

去年 11 月,小張在病床上度過自己的 23 歲生日 受訪者供圖

年輕人感染凶險病毒,醫院全力搶救

1月8日,在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年輕的小張回憶起自己這段遭遇,有些恍惚。

2018年9月24日是中秋節,小張的父親買了一隻活雞,但在小張的記憶中,他並沒有與活禽直接接觸。也就是在那一天,小張感覺昏昏沉沉,很快就發起燒來,最高時還達到了40℃,並伴有畏寒、全身肌肉酸痛、乏力、流鼻涕等症狀。於是,他到廣州白雲區當地醫院就醫。當時醫生認為小張患上了“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用藥後無效果,依然反覆發熱。

9月27日,在家人的陪伴下,他來到了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急診科就診,此時的他已經出現發熱且呼吸困難的症狀,這讓現場不少醫護人員捏了一把汗———這是典型的重症肺炎症狀!經過詳細問診和檢查後,醫院將小張的咽拭子標本送至廣東省疾控中心進行排查。

9月29日,接省疾控中心通知,小張標本初步檢測結果為禽流感。此時小張出現呼吸衰竭,胸片肺部病變進展快,雙肺被積液“填滿”。“雙肺就像海綿吸滿了水”,劉超教授這樣描述。不僅如此,小張還出現了多器官受損,以及橫紋肌溶解綜合徵等症狀,病情十分危急。醫院緊急成立了搶救治療小組,“動用院內一切力量,盡最大努力搶救這個年輕人。”擔任搶救治療小組的劉超至今記憶猶新,當時已經用上了達菲等特效藥予以抗病毒治療,卻並無效果,小張的病情迅速惡化。

9月30日,小張陷入感染性休克,並轉入 ICU治療。為了防止交叉感染,醫院騰出整個呼吸內科 ICU作為隔離病房搶救小張。當天下午,省疾控中心確認,小張的咽拭子標本為 H5N6陽性,2018年廣東首例人感染 H5N6病例。

歷經10次搶救,醫生保住他的命

確診 H5N6禽流感,對於治療的專家們而言是喜也是憂:喜的是,終於確認了病毒;憂的是,這種病毒實在太強大。據文獻記載,2014年-2018年世界衛生組織共接到報告人感染 H5N6病例共22例,其中有16人死亡,死亡率高達73%。

“能不能打贏它?一定要打贏它!”劉超坦言,因為常規抗病毒治療無果,當時治療小組壓力巨大。而此時的小張呼吸已經嚴重困難了,醫生果斷為其插管並予以呼吸機治療,讓他的病情稍微穩定。

10月1日,小張的血氧和指尖血氧飽和度再度急劇下降,頸部及雙側胸膨脹,“是嚴重的縱膈氣腫!”整個病房瀰漫著緊張的氣息,醫生當機立斷,在病床邊局麻下完成皮下氣腫切開排氣,可小張依舊處於“危險期”。

10月3日,小張出現煩躁不安的症狀,指尖血氧飽和度再度下降,心率、血壓驟然上升,醫生再次施救,將他從“鬼門關”上拉了回來。

10月4日,小張的病情再度惡化,雙肺出現瀰漫性滲出,呼吸機已經無法維持,醫院果斷為小張使用體外生命支援技術—體外膜肺氧合(ECMO)。“他的雙肺基本全白,在以前,他是必死無疑了,不過我們用ECMO代替了心肺功能,幫助他度過最艱難的危險期。”該院 ICU (南院區)主任王吉文説,小張先後經歷了10次搶救,醫院先後組織12次全院 MDT (多學科大會診 ),30多名專家圍繞小張的病情深入討論,制定治療方案。

冒險啟用抗腫瘤藥物,最終戰勝病毒

命保住了,不等於病治好了。另一邊,江山平等專家在持續查詢文獻,尋找對抗病毒的辦法。此時,小張的肺部炎症已經非常嚴重,常規的抗病毒藥物被證明無效,專家們把目光盯上了一種抗腫瘤藥物西羅莫司。據介紹,這種藥在免疫調節方面作用明顯,因此經常用於器官移植中作為免疫抑製劑使用。但它卻從未被用於H5N6病例的治療。

江山平表示,這並非隨意選擇。他查詢了大量文獻發現,“病毒複製過程中需要 PI3K-AKT信號通路,西羅莫司可以干預這個通路。而且,國外已有細胞試驗、動物實驗證明,這種藥物在抗病毒方面有效。”江山平坦言,但這就是一次冒險,“如果不成功,這樣的責任誰來擔?”

有人願意和他一起冒險。該院院長宋爾衛教授和副院長劉超教授最終拍板,“試一試。”這個決定猶如給了江山平一劑“強心針”。他帶著團隊給小張用藥。很快,患者病情開始緩解。10月10日,咽拭子病毒檢測呈陰性。10月16日,小張撤下了 ECMO!10月19日,昏迷多天的小張甦醒。

“病情在逐漸恢復!當時的冒險是值得的!”看著小張病情明顯好轉,治療小組松了一口氣。但警報依然未解除。10月22日,小張再次出現縱膈皮下氣腫復發,醫生再度緊急處理;10月23日,在他的痰液中培養出了細菌,這也意味著病毒感染的同時合併了細菌感染,治療小組再次予以抗感染治療……一次又一次的驚險,一次又一次被安全度過,年輕的小張不曾想到,他的生命曾被這麼多人與死神“爭奪”,並成功搶回。

11月16日,醫生為小張封閉氣管套管;11月19日,小張可以下床活動了;11月26日,護理團隊陪伴病床上的小張度過了他23歲的生日;11月28日,在父母的陪伴下,小張康復出院。出院時,他親筆寫下一封感謝信,感謝了所有關心和照顧他的人們,他多次感謝醫護人員,“我是家中獨子,幸而有你們,我才得以重生,與家人團聚。”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62天內歷經10次搶救 2018年廣東首位H5N6病患康復出院
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2019-01-09
金羊網記者豐西西 通訊員 林偉吟 劉文琴 張陽

廣州青年小張從未想過,自己會經歷這樣一場“生死搶救”。

2018年9月,廣東發現首例 H5N6禽流感病例。經過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醫護人員兩個月的全力救治,患者小張于11月28日康復出院。今年1月8日,小張回醫院復診,現在的他精神狀態良好,一口氣能爬6層樓。這樣的康復結果讓所有參與治療的醫護人員們倍感欣慰。

在小張的主診醫生、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呼吸內科主任江山平看來,患者小張是幸運的,因為據文獻記載,人感染 H5N6死亡率高達73%。

小張究竟是如何從H5N6病毒手中“死裏逃生”的?1月8日,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副院長劉超教授帶領整個治療團隊,講述了這場長達62天的“生死搶救”。

去年 11 月,小張在病床上度過自己的 23 歲生日 受訪者供圖

年輕人感染凶險病毒,醫院全力搶救

1月8日,在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年輕的小張回憶起自己這段遭遇,有些恍惚。

2018年9月24日是中秋節,小張的父親買了一隻活雞,但在小張的記憶中,他並沒有與活禽直接接觸。也就是在那一天,小張感覺昏昏沉沉,很快就發起燒來,最高時還達到了40℃,並伴有畏寒、全身肌肉酸痛、乏力、流鼻涕等症狀。於是,他到廣州白雲區當地醫院就醫。當時醫生認為小張患上了“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用藥後無效果,依然反覆發熱。

9月27日,在家人的陪伴下,他來到了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急診科就診,此時的他已經出現發熱且呼吸困難的症狀,這讓現場不少醫護人員捏了一把汗———這是典型的重症肺炎症狀!經過詳細問診和檢查後,醫院將小張的咽拭子標本送至廣東省疾控中心進行排查。

9月29日,接省疾控中心通知,小張標本初步檢測結果為禽流感。此時小張出現呼吸衰竭,胸片肺部病變進展快,雙肺被積液“填滿”。“雙肺就像海綿吸滿了水”,劉超教授這樣描述。不僅如此,小張還出現了多器官受損,以及橫紋肌溶解綜合徵等症狀,病情十分危急。醫院緊急成立了搶救治療小組,“動用院內一切力量,盡最大努力搶救這個年輕人。”擔任搶救治療小組的劉超至今記憶猶新,當時已經用上了達菲等特效藥予以抗病毒治療,卻並無效果,小張的病情迅速惡化。

9月30日,小張陷入感染性休克,並轉入 ICU治療。為了防止交叉感染,醫院騰出整個呼吸內科 ICU作為隔離病房搶救小張。當天下午,省疾控中心確認,小張的咽拭子標本為 H5N6陽性,2018年廣東首例人感染 H5N6病例。

歷經10次搶救,醫生保住他的命

確診 H5N6禽流感,對於治療的專家們而言是喜也是憂:喜的是,終於確認了病毒;憂的是,這種病毒實在太強大。據文獻記載,2014年-2018年世界衛生組織共接到報告人感染 H5N6病例共22例,其中有16人死亡,死亡率高達73%。

“能不能打贏它?一定要打贏它!”劉超坦言,因為常規抗病毒治療無果,當時治療小組壓力巨大。而此時的小張呼吸已經嚴重困難了,醫生果斷為其插管並予以呼吸機治療,讓他的病情稍微穩定。

10月1日,小張的血氧和指尖血氧飽和度再度急劇下降,頸部及雙側胸膨脹,“是嚴重的縱膈氣腫!”整個病房瀰漫著緊張的氣息,醫生當機立斷,在病床邊局麻下完成皮下氣腫切開排氣,可小張依舊處於“危險期”。

10月3日,小張出現煩躁不安的症狀,指尖血氧飽和度再度下降,心率、血壓驟然上升,醫生再次施救,將他從“鬼門關”上拉了回來。

10月4日,小張的病情再度惡化,雙肺出現瀰漫性滲出,呼吸機已經無法維持,醫院果斷為小張使用體外生命支援技術—體外膜肺氧合(ECMO)。“他的雙肺基本全白,在以前,他是必死無疑了,不過我們用ECMO代替了心肺功能,幫助他度過最艱難的危險期。”該院 ICU (南院區)主任王吉文説,小張先後經歷了10次搶救,醫院先後組織12次全院 MDT (多學科大會診 ),30多名專家圍繞小張的病情深入討論,制定治療方案。

冒險啟用抗腫瘤藥物,最終戰勝病毒

命保住了,不等於病治好了。另一邊,江山平等專家在持續查詢文獻,尋找對抗病毒的辦法。此時,小張的肺部炎症已經非常嚴重,常規的抗病毒藥物被證明無效,專家們把目光盯上了一種抗腫瘤藥物西羅莫司。據介紹,這種藥在免疫調節方面作用明顯,因此經常用於器官移植中作為免疫抑製劑使用。但它卻從未被用於H5N6病例的治療。

江山平表示,這並非隨意選擇。他查詢了大量文獻發現,“病毒複製過程中需要 PI3K-AKT信號通路,西羅莫司可以干預這個通路。而且,國外已有細胞試驗、動物實驗證明,這種藥物在抗病毒方面有效。”江山平坦言,但這就是一次冒險,“如果不成功,這樣的責任誰來擔?”

有人願意和他一起冒險。該院院長宋爾衛教授和副院長劉超教授最終拍板,“試一試。”這個決定猶如給了江山平一劑“強心針”。他帶著團隊給小張用藥。很快,患者病情開始緩解。10月10日,咽拭子病毒檢測呈陰性。10月16日,小張撤下了 ECMO!10月19日,昏迷多天的小張甦醒。

“病情在逐漸恢復!當時的冒險是值得的!”看著小張病情明顯好轉,治療小組松了一口氣。但警報依然未解除。10月22日,小張再次出現縱膈皮下氣腫復發,醫生再度緊急處理;10月23日,在他的痰液中培養出了細菌,這也意味著病毒感染的同時合併了細菌感染,治療小組再次予以抗感染治療……一次又一次的驚險,一次又一次被安全度過,年輕的小張不曾想到,他的生命曾被這麼多人與死神“爭奪”,並成功搶回。

11月16日,醫生為小張封閉氣管套管;11月19日,小張可以下床活動了;11月26日,護理團隊陪伴病床上的小張度過了他23歲的生日;11月28日,在父母的陪伴下,小張康復出院。出院時,他親筆寫下一封感謝信,感謝了所有關心和照顧他的人們,他多次感謝醫護人員,“我是家中獨子,幸而有你們,我才得以重生,與家人團聚。”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