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外來工意外離世 捐出器官救7人

來源: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發表時間:2019-01-05 09:59
參與器官摘取的全體醫務人員向李林洪遺體默哀致敬
李林洪的父母、妻子、朋友與李林洪做最後的告別

文/記者 豐西西 通訊員 許咏怡

圖/記者 周巍

1月4日淩晨5時許,四川人李仲權最後一次見到了兒子李林洪。23歲的李林洪躺在手術床上,如嬰兒般沉睡。此時的他已被確定為腦死亡,再也聽不到家人傷心的呼喚。

“兒啊,這是爸爸最後一次親你了,你一路走好。”輕吻兒子的臉頰,李仲權淚如決堤。他的身邊,妻子范正英、兒媳岑瑜早已泣不成聲。

5時30分許,家人們一同扶送著李林洪的手術床進入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器官捐獻手術室。在這裏,李林洪捐出了心、肺、肝、雙腎、胰臟和雙側眼角膜,大愛善舉將救7人。

●小夥昏厥腦死亡:“一次離開竟成永別”

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告別。

2018年12月29日清晨,和往常一樣,李林洪早早就出門上班。半年前,他一歲多的兒子被查出脊柱側彎,醫生説等到孩子兩歲後再做手術,治療費用近20萬元。靠著打工為生的李家並沒有這麼多積蓄。從那時起,李林洪更加拼命地幹活,下班後還兼職做外賣小哥。

誰也不曾想到,這一次離開,竟成永別。“老鄉告訴我,發現孩子的時候,他已經倒在地上了。”李仲權至今都想不清楚,這個孝順懂事、要自己扛起兒子治療費的孩子,這個不久前才給他發微信問春節何時放假的孩子,怎麼就突然倒下了呢?

在當地醫院急救後,被診斷為“特重型顱腦外傷”的李林洪轉入廣醫二院ICU。“(2018年12月)30日起,情況就惡化了,醫生説情況很不樂觀,就算有奇跡出現,孩子也是植物人。”李仲權説。

奇跡沒有發生。2019年1月3日,李林洪被確定為腦死亡。

●家人悲痛不已:“最後一次親你了”

21歲的妻子岑瑜倚著墻蹲在地上,試圖藏起一張滿是淚痕的臉。她至今未能接受丈夫無法再醒來的事實。

岑瑜説,2014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上相識,樂觀善良的李林洪讓她印象深刻。“第一眼就互相有了好感,很快就在一起了。”把自己裹在黑色羽絨服裏的她,用顫抖的手點開了手機相冊,裏面全是昔日和丈夫的合影。“這是去海邊,這是孩子剛滿月時照的,這是他為孩子挑玩具……”她一張又一張地翻看著,記憶在拼湊。2018年6月,年幼的寶寶被醫生診斷為脊柱側彎,需要準備高昂治療費,丈夫和她商量著,一定要好好賺錢,給寶寶最好的醫療和教育,可如今,一切承諾都隨他而去了。

岑瑜的手機視頻裏,兒子牙牙學語叫“爸爸”。看著視頻,岑瑜淚如雨下。她輕輕地説:“希望他成為孩子的榜樣,以後孩子説起自己的父親時會感到驕傲。”

李仲權的眼裏也噙滿淚水。對于兒子李林洪,他心懷愧疚。21歲就出來打工的他,在兒子出生後鮮有時間陪伴,可兒子沒有抱怨。“為了生計,沒辦法。他18歲那年考學沒考上,我就把他帶在身邊學手藝,他沒少挨我的罵。”李仲權説,這些年來,兒子一邊打工賺錢,一邊幫著父母照顧年幼的弟弟,非常孝順。

在兒子進入器官捐獻手術室前,李仲權輕輕地親吻了他。“上一次親他還是他一歲多的時候,”李仲權輕輕地對兒子説,“兒啊,這是爸爸最後一次親你了,你一路走好。”

兒子出事後,母親范正英一夜蒼老,40來歲的她變得憔悴不已。她始終不願相信,兒子就這麼離開了。這個一直讓她省心的孩子從小就喜歡和她在一起,“每年生日我都陪著他過,他孝順又懂事,吃飯都要給我夾菜,生怕我沒有吃好。”范正英淚如雨下,悲痛哽咽道。

●父親致信受捐者:“一定要好好的”

1月3日下午,器官協調員陳麗嘗試著和李林洪的家人聊起了器官捐獻事宜。令她驚訝的是,這個家境困難、靠打工為生的家庭在短暫商量後,就同意了捐獻事宜。

“腦死亡了,再拖下去,孩子也是死亡。我不願他就這麼離開。如果器官捐獻能夠救更多人,讓他用另一種方式活下來,讓其他人活得好,我們就願意。”李仲權坦言,一家人也有過顧慮,在老家,許多鄉親接受不了器官捐獻,“按照老家的風俗,人走了不能‘缺東西’,否則就是對死者不敬。可是,他人已經不在了,如果器官能幫助到其他人,就有意義。”“我相信,兒子也一定願意幫助更多病人”。

1月4日,在廣醫二院,李林洪捐獻了心臟、肝臟、肺、胰臟、雙腎、雙側眼角膜,大愛善舉幫助5名器官終末期患者重獲新生、幫助2名視障患者重見光明。

得知這一消息,李仲權感到欣慰:“生命很珍貴,那7個家庭也十分不容易。”

對兒子器官捐獻的受者,樸實的李仲權寫下這麼一段話:“致最親愛的陌生人:祝願你們身體健康,快快樂樂,感謝你們延續我孩子的生命,祝你們永遠幸福。非常感謝你們,一定要好好的。這是我(的)內心話,發自心靈深處。”

【相關新聞】

廣東82歲女醫生逝世,生前立遺囑捐出全部器官

“為醫學研究 做最後的貢獻”

2018年12月28日下午,廣東省人民醫院門診樓白求恩廳,伴隨著《送別》的歌聲,不少醫護人員和患者正送別一位和藹可親的女醫生——廣東省人民醫院心內科資深主任、廣東省女醫師協會首任會長、我國心臟康復領域的拓荒者孫家珍。

去年11月26日,這位82歲的老人永遠離開人世。生前,她為我國的心臟康復事業作出重要貢獻;身後,她將包括角膜在內的組織、器官捐獻,用作醫學和研究教育用途。

孫家珍原是廣東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副所長、心內科主任醫師、廣東省人民醫院資深主任。自1963年大學畢業後到廣東省人民醫院工作,她行醫50多年,在臨床一線工作40多年。

上世紀70年代,廣東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學科帶頭人禤湘耀教授提出發展康復醫學,並有意把心臟康復專業的建設交給孫家珍。1986年,在世衛組織的資助下,省醫選派孫家珍赴新加坡學習心臟康復。學成歸來的孫家珍帶頭組建廣東省心血管病研究所肇慶市第二人民醫院聯合心臟康復中心,填補廣東省心臟康復領域的空白。1989年,廣東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心臟康復病區正式成立,這是我國最早成立的有心臟康復專業人員隊伍的心臟康復病區之一,並在全國首創心臟外科康復治療。

在患者眼裏,孫家珍是仁心仁術的醫者。年幼時就被診斷為先天性心臟病的瓊姨,從上世紀60年代末就遇到了孫家珍。從前期的藥物治療,到上世紀90年代在穗進行外科手術,孫家珍一直是瓊姨的“健康守護者”。

瓊姨説,她至少被孫家珍從“死神”手裏“搶”回來兩次。一次是她在外科手術後生命垂危,孫家珍一次次的電擊除顫、心臟按壓,循環了25次才救回;一次是在2003年,她出現心臟驟停,又是孫家珍為其安裝了起搏器方才轉危為安。

她們延續了50多年的醫患深情。“她待我如女兒,每一次都和我説要保重身體,可她自己卻‘走’了。”瓊姨泣不成聲。

在孫家珍生命最後的日子裏,她立下遺囑,捐贈全身器官,為患者和醫學研究做最後的貢獻。如今,她的眼角膜捐獻給了患者,目前已成功為一名角膜白斑的55歲女患者實施手術。

記者 豐西西 通訊員 靳婷 張藍溪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23歲外來工意外離世 捐出器官救7人
金羊網  作者:豐西西  2019-01-05
參與器官摘取的全體醫務人員向李林洪遺體默哀致敬
李林洪的父母、妻子、朋友與李林洪做最後的告別

文/記者 豐西西 通訊員 許咏怡

圖/記者 周巍

1月4日淩晨5時許,四川人李仲權最後一次見到了兒子李林洪。23歲的李林洪躺在手術床上,如嬰兒般沉睡。此時的他已被確定為腦死亡,再也聽不到家人傷心的呼喚。

“兒啊,這是爸爸最後一次親你了,你一路走好。”輕吻兒子的臉頰,李仲權淚如決堤。他的身邊,妻子范正英、兒媳岑瑜早已泣不成聲。

5時30分許,家人們一同扶送著李林洪的手術床進入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器官捐獻手術室。在這裏,李林洪捐出了心、肺、肝、雙腎、胰臟和雙側眼角膜,大愛善舉將救7人。

●小夥昏厥腦死亡:“一次離開竟成永別”

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告別。

2018年12月29日清晨,和往常一樣,李林洪早早就出門上班。半年前,他一歲多的兒子被查出脊柱側彎,醫生説等到孩子兩歲後再做手術,治療費用近20萬元。靠著打工為生的李家並沒有這麼多積蓄。從那時起,李林洪更加拼命地幹活,下班後還兼職做外賣小哥。

誰也不曾想到,這一次離開,竟成永別。“老鄉告訴我,發現孩子的時候,他已經倒在地上了。”李仲權至今都想不清楚,這個孝順懂事、要自己扛起兒子治療費的孩子,這個不久前才給他發微信問春節何時放假的孩子,怎麼就突然倒下了呢?

在當地醫院急救後,被診斷為“特重型顱腦外傷”的李林洪轉入廣醫二院ICU。“(2018年12月)30日起,情況就惡化了,醫生説情況很不樂觀,就算有奇跡出現,孩子也是植物人。”李仲權説。

奇跡沒有發生。2019年1月3日,李林洪被確定為腦死亡。

●家人悲痛不已:“最後一次親你了”

21歲的妻子岑瑜倚著墻蹲在地上,試圖藏起一張滿是淚痕的臉。她至今未能接受丈夫無法再醒來的事實。

岑瑜説,2014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上相識,樂觀善良的李林洪讓她印象深刻。“第一眼就互相有了好感,很快就在一起了。”把自己裹在黑色羽絨服裏的她,用顫抖的手點開了手機相冊,裏面全是昔日和丈夫的合影。“這是去海邊,這是孩子剛滿月時照的,這是他為孩子挑玩具……”她一張又一張地翻看著,記憶在拼湊。2018年6月,年幼的寶寶被醫生診斷為脊柱側彎,需要準備高昂治療費,丈夫和她商量著,一定要好好賺錢,給寶寶最好的醫療和教育,可如今,一切承諾都隨他而去了。

岑瑜的手機視頻裏,兒子牙牙學語叫“爸爸”。看著視頻,岑瑜淚如雨下。她輕輕地説:“希望他成為孩子的榜樣,以後孩子説起自己的父親時會感到驕傲。”

李仲權的眼裏也噙滿淚水。對于兒子李林洪,他心懷愧疚。21歲就出來打工的他,在兒子出生後鮮有時間陪伴,可兒子沒有抱怨。“為了生計,沒辦法。他18歲那年考學沒考上,我就把他帶在身邊學手藝,他沒少挨我的罵。”李仲權説,這些年來,兒子一邊打工賺錢,一邊幫著父母照顧年幼的弟弟,非常孝順。

在兒子進入器官捐獻手術室前,李仲權輕輕地親吻了他。“上一次親他還是他一歲多的時候,”李仲權輕輕地對兒子説,“兒啊,這是爸爸最後一次親你了,你一路走好。”

兒子出事後,母親范正英一夜蒼老,40來歲的她變得憔悴不已。她始終不願相信,兒子就這麼離開了。這個一直讓她省心的孩子從小就喜歡和她在一起,“每年生日我都陪著他過,他孝順又懂事,吃飯都要給我夾菜,生怕我沒有吃好。”范正英淚如雨下,悲痛哽咽道。

●父親致信受捐者:“一定要好好的”

1月3日下午,器官協調員陳麗嘗試著和李林洪的家人聊起了器官捐獻事宜。令她驚訝的是,這個家境困難、靠打工為生的家庭在短暫商量後,就同意了捐獻事宜。

“腦死亡了,再拖下去,孩子也是死亡。我不願他就這麼離開。如果器官捐獻能夠救更多人,讓他用另一種方式活下來,讓其他人活得好,我們就願意。”李仲權坦言,一家人也有過顧慮,在老家,許多鄉親接受不了器官捐獻,“按照老家的風俗,人走了不能‘缺東西’,否則就是對死者不敬。可是,他人已經不在了,如果器官能幫助到其他人,就有意義。”“我相信,兒子也一定願意幫助更多病人”。

1月4日,在廣醫二院,李林洪捐獻了心臟、肝臟、肺、胰臟、雙腎、雙側眼角膜,大愛善舉幫助5名器官終末期患者重獲新生、幫助2名視障患者重見光明。

得知這一消息,李仲權感到欣慰:“生命很珍貴,那7個家庭也十分不容易。”

對兒子器官捐獻的受者,樸實的李仲權寫下這麼一段話:“致最親愛的陌生人:祝願你們身體健康,快快樂樂,感謝你們延續我孩子的生命,祝你們永遠幸福。非常感謝你們,一定要好好的。這是我(的)內心話,發自心靈深處。”

【相關新聞】

廣東82歲女醫生逝世,生前立遺囑捐出全部器官

“為醫學研究 做最後的貢獻”

2018年12月28日下午,廣東省人民醫院門診樓白求恩廳,伴隨著《送別》的歌聲,不少醫護人員和患者正送別一位和藹可親的女醫生——廣東省人民醫院心內科資深主任、廣東省女醫師協會首任會長、我國心臟康復領域的拓荒者孫家珍。

去年11月26日,這位82歲的老人永遠離開人世。生前,她為我國的心臟康復事業作出重要貢獻;身後,她將包括角膜在內的組織、器官捐獻,用作醫學和研究教育用途。

孫家珍原是廣東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副所長、心內科主任醫師、廣東省人民醫院資深主任。自1963年大學畢業後到廣東省人民醫院工作,她行醫50多年,在臨床一線工作40多年。

上世紀70年代,廣東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學科帶頭人禤湘耀教授提出發展康復醫學,並有意把心臟康復專業的建設交給孫家珍。1986年,在世衛組織的資助下,省醫選派孫家珍赴新加坡學習心臟康復。學成歸來的孫家珍帶頭組建廣東省心血管病研究所肇慶市第二人民醫院聯合心臟康復中心,填補廣東省心臟康復領域的空白。1989年,廣東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心臟康復病區正式成立,這是我國最早成立的有心臟康復專業人員隊伍的心臟康復病區之一,並在全國首創心臟外科康復治療。

在患者眼裏,孫家珍是仁心仁術的醫者。年幼時就被診斷為先天性心臟病的瓊姨,從上世紀60年代末就遇到了孫家珍。從前期的藥物治療,到上世紀90年代在穗進行外科手術,孫家珍一直是瓊姨的“健康守護者”。

瓊姨説,她至少被孫家珍從“死神”手裏“搶”回來兩次。一次是她在外科手術後生命垂危,孫家珍一次次的電擊除顫、心臟按壓,循環了25次才救回;一次是在2003年,她出現心臟驟停,又是孫家珍為其安裝了起搏器方才轉危為安。

她們延續了50多年的醫患深情。“她待我如女兒,每一次都和我説要保重身體,可她自己卻‘走’了。”瓊姨泣不成聲。

在孫家珍生命最後的日子裏,她立下遺囑,捐贈全身器官,為患者和醫學研究做最後的貢獻。如今,她的眼角膜捐獻給了患者,目前已成功為一名角膜白斑的55歲女患者實施手術。

記者 豐西西 通訊員 靳婷 張藍溪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