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天經濟正在發力 “廣州藍”出鏡率奇高幸福感爆表

來源:金羊網 作者:劉雲 發表時間:2019-01-04 09:05


“廣州藍”常刷屏

人與城都在為“抬頭可見藍天”而努力

文/金羊網記者 劉雲

圖/金羊網記者 陳秋明

2018年頭11月,廣州空氣質量達標267天。2019年1月1日,“廣州空氣質量實時發布係統”發布數據顯示,全市平均空氣質量指數為“40”,空氣質量級別為“優”。在廣州,抬頭可見藍天,是一種幸福。

你一定發現:藍天白雲在廣州的“出鏡率”越來越高,“存在感”越來越強。在這樣一個優美的環境中生活工作,廣州人的幸福感相當高。權威部門的統計結果,也印證了公眾的切身感受——

監測數據顯示,廣州的空氣質量一年比一年好,2013年空氣質量達標天數260天,達標天數比例為71.2%;2014年為282天,達標天數比例為77.5%;2015年為312天,達標天數比例為85.5%,這一亮眼數據,在5個國家中心城市中持續處于領先地位。2017年,在國家《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國發〔2013〕37號,簡稱“大氣十條”)考核收官之年,廣州市全面完成國家“大氣十條”空氣質量改善終期考核目標任務,PM2.5年均濃度在國家“大氣十條”收官之年達標。

要説廣州挺好,“廣州藍”必不可少。近年來,“廣州藍”在社交媒體中刷屏,頻率越來越快,顯示廣州空氣向好向善,而這樣的變化,除了氣象條件的“天時地利”,人與城的努力也分不開。

舊時印象·灰

想遇好天氣,基本靠風吹

2003-2005年期間,廣州民眾和媒體也曾普遍不滿空氣質量標準,要求政府治理灰霾。

大氣環境是一個動態平衡體係,容量並不是無限的。廣州的大氣環境,6年前就處在這樣一個臨界點——一條設計通行能力為1萬輛車的道路,在9999輛的時候路還能走動,到第1萬輛剛好達到設計能力,但是到了10001輛的時候就再也走不動,等于零,而不是“增加萬分之一”。那時的廣州,由于社會經濟總量、人口數量、交通流量以及發展需求量巨大,污染物排放量基數較高,且位于廣東省地理位置中心、珠三角腹地,污染物擴散、稀釋條件不如沿海城市。網民曾笑談:想遇好天氣,基本靠風吹。

梁桂雄,廣州市首個空氣質量預報首席預報員。作為一名有著32年經驗的環境監測“老兵”,他見證了廣州這座城:如何從缺設備、缺人才、缺技術的艱難環境中走過來,一步步“摸底”城市污染源並建立起環境監測與預警預報體係的過程。

2009年,廣州在全國第一個建立空氣質量預報員制度。也正是這一年,廣州開始係統觀測藍天,成為國內最早開展藍天觀測的城市。

2010年前後,梁桂雄主持建立了空氣質量預測預報係統,那時,廣州可以提前24~72小時預報重污染天氣,以及時啟動污染天氣污染減排措施。這一成果在2010年廣州亞運會期間成功應用。還記得,亞運會開幕前兩天,廣州市出現不利污染天氣條件。天空灰蒙蒙的,專家都憂心忡忡,擔心亞運會開幕前無法呈現“廣州藍”?可梁桂雄很自信地説:只要加強常規的污染控制措施,就不需要啟動極端的應急措施。

這樣的判斷,是依據發言前一天晚上,梁桂雄花幾個小時詳細分析的近期廣州空氣質量變化、做各種天氣形勢圖而得出的結果。果然,亞運會開幕日,空氣質量達到良好,美麗的“廣州藍”如期出現。

2004年,廣州街坊經常在街頭“嘆”汽車廢氣

如今現象·藍

空氣質量轉好,組合拳給力

梁桂雄説,廣州空氣變好的根本原因,還是“人和”的結果,“近年來廣州下大力氣治理空氣污染,成績斐然,各項污染指標得以持續改善。”

在廣州市環境保護局局長楊柳看來,廣州空氣質量的逐年改善,得益于科學決策和一直堅持的“減煤、控車、降塵、少油煙”治理思路,是全市各界共同努力的結果,而周邊城市的協同治理也做出了不可忽視的貢獻。

早在2012年,廣州市引進國內外知名專家團隊為空氣治理出謀劃策,開展PM2.5來源解析、大氣污染物源清單建設、臭氧生成機理分析等科學研究。根據專家團隊的調查,交通排放、能源(燃煤電廠)、工業爐窯,這三種污染的佔比都在20%~25%之間,總體上三種加起來佔到污染來源的70%以上。

2013年3月19日,廣州市在對空氣污染防治工作進行充分調研的基礎上,對2016年和2020年近期、遠期工作進行全面部署。根據PM2.5的初步源解析結果,提出以“減煤、控車、降塵、少油煙”為總體思路,大力控制工業、機動車、揚塵、油氣等重點污染源。

同年,國務院出臺大氣“國十條”,廣州按照最新要求,在原有方案上修訂形成了《廣州市大氣污染綜合防治工作方案(2014—2016年)》,部署10大防治行動、57項具體措施、8個方面保障措施和3000多項具體任務向空氣污染“宣戰”,廣州“十二五”空氣污染防治工作由此駛上快車道。

環境好了,廣州空氣讓人心醉,在藍天白雲的背後,是堅持不懈的治污努力。連續數年,廣州市針對空氣整治打出的控工地揚塵、淘汰黃標車、整治小鍋爐、整改燃煤電廠、産業轉型升級、清潔能源推廣等組合拳,讓空氣質量實實在在地得到了改善,對市民生活、城市建設、商貿發展的助推作用,也顯而易見。

明天更好

藍天經濟正在發力

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曾經一度被認為是魚與熊掌的關係,二者不可兼得。但伴隨著社會的發展和進步,保護環境就是保護生産力,改善環境就是發展生産力等理念,日益深入人心。

在打造“廣州藍”的這幾年,廣州積極探索推動新業態發展,新産業展現活力、新業態蓬勃發展,正逐步成為推動經濟向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力量。

在産業結構和消費需求升級帶動下,新産品産量快速增長。2017年廣州市汽車産量310.81萬輛,比1978年(0.23萬輛)增長1350.3倍。新能源汽車、光電子器件、液晶顯示屏、工業自動調節儀表與控制係統、工業機器人等新興産品産量均保持較快增長。民用無人機、環保、醫療設備等一批成長中的高新技術産品規模逐漸擴大。

以色列前工貿部首席科學家蘇格·基萊特曼博士,多年前選擇在廣州國際生物島設立中以生物産業基金,“生物産業對空氣及環境選擇十分苛刻,越來越多的生物專家來到廣州,也是對廣州越來越好的空氣質量以及生態環境的認同。我願意向國際同行介紹她,來這裏推動生物醫藥的發展。”

“生活在廣州,幸福就是這麼簡單。”市民劉小姐向記者曬出了2018年11月24日參加廣州五公裏彩色跑時拍攝的廣州美景:藍天白雲、陽光和煦、城美人和,廣州二沙島公園裏,隨處可見人們享受著溫暖陽光、幸福寫在臉上的圖畫。

過去的一年,廣州市民和來穗的中外賓客都普遍讚嘆,廣州的“天更藍了”“水更清了”,在白雲山、海珠湖等景點,在藍天白雲的滿分背景下,隨手自拍一張都是刷爆朋友圈的大作。

“‘廣州藍’既是城市軟實力的重要體現,更是城市吸引力的重要加分項。我們每一個人在暢享‘廣州藍’的同時,也要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保護環境,讓廣州更加美、‘廣州藍’更加藍。”廣州市政協委員、廣州市廣播電視臺主持人帥亦雯如是表示。

挺好數據

減煤+控車 環保出成績

●“十二五”期間,在“減煤”方面,廣州有38臺燃煤發電機組完成治理設施提標改造,並在全國率先應用低低溫靜電除塵技術;

●在“控車”方面,“十二五”期間,廣州共淘汰黃標車及老舊車18.3萬輛,超額完成國家、省下達的淘汰任務;

●在企業的“退二進三”方面,據2016年3月的統計,廣州環保類“退二”名單內的223家企業中,195家完成搬遷、停産或關閉。廣州水泥廠的搬遷,西村地區的市民不再忍受粉塵污染之苦;昊天化工廠搬遷和員村熱電廠的停産,天河員村地區又催生出一個CBD……


編輯: 智韜
數字報
藍天經濟正在發力 “廣州藍”出鏡率奇高幸福感爆表
金羊網  作者:劉雲  2019-01-04


“廣州藍”常刷屏

人與城都在為“抬頭可見藍天”而努力

文/金羊網記者 劉雲

圖/金羊網記者 陳秋明

2018年頭11月,廣州空氣質量達標267天。2019年1月1日,“廣州空氣質量實時發布係統”發布數據顯示,全市平均空氣質量指數為“40”,空氣質量級別為“優”。在廣州,抬頭可見藍天,是一種幸福。

你一定發現:藍天白雲在廣州的“出鏡率”越來越高,“存在感”越來越強。在這樣一個優美的環境中生活工作,廣州人的幸福感相當高。權威部門的統計結果,也印證了公眾的切身感受——

監測數據顯示,廣州的空氣質量一年比一年好,2013年空氣質量達標天數260天,達標天數比例為71.2%;2014年為282天,達標天數比例為77.5%;2015年為312天,達標天數比例為85.5%,這一亮眼數據,在5個國家中心城市中持續處于領先地位。2017年,在國家《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國發〔2013〕37號,簡稱“大氣十條”)考核收官之年,廣州市全面完成國家“大氣十條”空氣質量改善終期考核目標任務,PM2.5年均濃度在國家“大氣十條”收官之年達標。

要説廣州挺好,“廣州藍”必不可少。近年來,“廣州藍”在社交媒體中刷屏,頻率越來越快,顯示廣州空氣向好向善,而這樣的變化,除了氣象條件的“天時地利”,人與城的努力也分不開。

舊時印象·灰

想遇好天氣,基本靠風吹

2003-2005年期間,廣州民眾和媒體也曾普遍不滿空氣質量標準,要求政府治理灰霾。

大氣環境是一個動態平衡體係,容量並不是無限的。廣州的大氣環境,6年前就處在這樣一個臨界點——一條設計通行能力為1萬輛車的道路,在9999輛的時候路還能走動,到第1萬輛剛好達到設計能力,但是到了10001輛的時候就再也走不動,等于零,而不是“增加萬分之一”。那時的廣州,由于社會經濟總量、人口數量、交通流量以及發展需求量巨大,污染物排放量基數較高,且位于廣東省地理位置中心、珠三角腹地,污染物擴散、稀釋條件不如沿海城市。網民曾笑談:想遇好天氣,基本靠風吹。

梁桂雄,廣州市首個空氣質量預報首席預報員。作為一名有著32年經驗的環境監測“老兵”,他見證了廣州這座城:如何從缺設備、缺人才、缺技術的艱難環境中走過來,一步步“摸底”城市污染源並建立起環境監測與預警預報體係的過程。

2009年,廣州在全國第一個建立空氣質量預報員制度。也正是這一年,廣州開始係統觀測藍天,成為國內最早開展藍天觀測的城市。

2010年前後,梁桂雄主持建立了空氣質量預測預報係統,那時,廣州可以提前24~72小時預報重污染天氣,以及時啟動污染天氣污染減排措施。這一成果在2010年廣州亞運會期間成功應用。還記得,亞運會開幕前兩天,廣州市出現不利污染天氣條件。天空灰蒙蒙的,專家都憂心忡忡,擔心亞運會開幕前無法呈現“廣州藍”?可梁桂雄很自信地説:只要加強常規的污染控制措施,就不需要啟動極端的應急措施。

這樣的判斷,是依據發言前一天晚上,梁桂雄花幾個小時詳細分析的近期廣州空氣質量變化、做各種天氣形勢圖而得出的結果。果然,亞運會開幕日,空氣質量達到良好,美麗的“廣州藍”如期出現。

2004年,廣州街坊經常在街頭“嘆”汽車廢氣

如今現象·藍

空氣質量轉好,組合拳給力

梁桂雄説,廣州空氣變好的根本原因,還是“人和”的結果,“近年來廣州下大力氣治理空氣污染,成績斐然,各項污染指標得以持續改善。”

在廣州市環境保護局局長楊柳看來,廣州空氣質量的逐年改善,得益于科學決策和一直堅持的“減煤、控車、降塵、少油煙”治理思路,是全市各界共同努力的結果,而周邊城市的協同治理也做出了不可忽視的貢獻。

早在2012年,廣州市引進國內外知名專家團隊為空氣治理出謀劃策,開展PM2.5來源解析、大氣污染物源清單建設、臭氧生成機理分析等科學研究。根據專家團隊的調查,交通排放、能源(燃煤電廠)、工業爐窯,這三種污染的佔比都在20%~25%之間,總體上三種加起來佔到污染來源的70%以上。

2013年3月19日,廣州市在對空氣污染防治工作進行充分調研的基礎上,對2016年和2020年近期、遠期工作進行全面部署。根據PM2.5的初步源解析結果,提出以“減煤、控車、降塵、少油煙”為總體思路,大力控制工業、機動車、揚塵、油氣等重點污染源。

同年,國務院出臺大氣“國十條”,廣州按照最新要求,在原有方案上修訂形成了《廣州市大氣污染綜合防治工作方案(2014—2016年)》,部署10大防治行動、57項具體措施、8個方面保障措施和3000多項具體任務向空氣污染“宣戰”,廣州“十二五”空氣污染防治工作由此駛上快車道。

環境好了,廣州空氣讓人心醉,在藍天白雲的背後,是堅持不懈的治污努力。連續數年,廣州市針對空氣整治打出的控工地揚塵、淘汰黃標車、整治小鍋爐、整改燃煤電廠、産業轉型升級、清潔能源推廣等組合拳,讓空氣質量實實在在地得到了改善,對市民生活、城市建設、商貿發展的助推作用,也顯而易見。

明天更好

藍天經濟正在發力

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曾經一度被認為是魚與熊掌的關係,二者不可兼得。但伴隨著社會的發展和進步,保護環境就是保護生産力,改善環境就是發展生産力等理念,日益深入人心。

在打造“廣州藍”的這幾年,廣州積極探索推動新業態發展,新産業展現活力、新業態蓬勃發展,正逐步成為推動經濟向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力量。

在産業結構和消費需求升級帶動下,新産品産量快速增長。2017年廣州市汽車産量310.81萬輛,比1978年(0.23萬輛)增長1350.3倍。新能源汽車、光電子器件、液晶顯示屏、工業自動調節儀表與控制係統、工業機器人等新興産品産量均保持較快增長。民用無人機、環保、醫療設備等一批成長中的高新技術産品規模逐漸擴大。

以色列前工貿部首席科學家蘇格·基萊特曼博士,多年前選擇在廣州國際生物島設立中以生物産業基金,“生物産業對空氣及環境選擇十分苛刻,越來越多的生物專家來到廣州,也是對廣州越來越好的空氣質量以及生態環境的認同。我願意向國際同行介紹她,來這裏推動生物醫藥的發展。”

“生活在廣州,幸福就是這麼簡單。”市民劉小姐向記者曬出了2018年11月24日參加廣州五公裏彩色跑時拍攝的廣州美景:藍天白雲、陽光和煦、城美人和,廣州二沙島公園裏,隨處可見人們享受著溫暖陽光、幸福寫在臉上的圖畫。

過去的一年,廣州市民和來穗的中外賓客都普遍讚嘆,廣州的“天更藍了”“水更清了”,在白雲山、海珠湖等景點,在藍天白雲的滿分背景下,隨手自拍一張都是刷爆朋友圈的大作。

“‘廣州藍’既是城市軟實力的重要體現,更是城市吸引力的重要加分項。我們每一個人在暢享‘廣州藍’的同時,也要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保護環境,讓廣州更加美、‘廣州藍’更加藍。”廣州市政協委員、廣州市廣播電視臺主持人帥亦雯如是表示。

挺好數據

減煤+控車 環保出成績

●“十二五”期間,在“減煤”方面,廣州有38臺燃煤發電機組完成治理設施提標改造,並在全國率先應用低低溫靜電除塵技術;

●在“控車”方面,“十二五”期間,廣州共淘汰黃標車及老舊車18.3萬輛,超額完成國家、省下達的淘汰任務;

●在企業的“退二進三”方面,據2016年3月的統計,廣州環保類“退二”名單內的223家企業中,195家完成搬遷、停産或關閉。廣州水泥廠的搬遷,西村地區的市民不再忍受粉塵污染之苦;昊天化工廠搬遷和員村熱電廠的停産,天河員村地區又催生出一個CBD……


編輯: 智韜
新聞排行版